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零五章 无实物表演(一更)
    走出警卫厅的时候,陆辛已经吃过了一份红烧肉盖面,也做好了应对这次任务的准备。

    不仅尽可能多的了解了造梦系能力者的资料,还申请了两颗特殊子弹。

    自己如今已经是三级人才,可以申请这种子弹了。

    通过对造梦系能力方面的突击培训,他了解到:影响类的能力者,之所以不好对付,就是因为这一类的能力者,几乎很少与人正面交手。他们那种防不胜防的诡异能力,却让他们成为了异常可怕的存在,很多时候,对方被他们折磨到死,都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

    在特清部的规定中,蜘蛛系一般不会单独接触类似的事情,因为太吃亏。

    就算要接,也一定会配备特殊子弹,尽量弥补一下不足。

    陆辛可以接下来,大概与他如今资料已经变更的原因有关。

    虽然很多人都已知道了他不是单纯的蜘蛛系,但特殊子弹,也是准备一下比较好。

    ……

    ……

    一下来,就看到肖副总正坐在车头上,拿着一个面包在啃。

    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上面倒是吃饭了,但这位肖副总还饿着呢。

    他也真是够有诚意,等了这么久,都不肯离开,买个面包就凑合一顿饭……不过陆辛很快就发现他的面包跟自己理解的凑合那种,是不一样的,不仅烤的酥黄松软,上面甚至还有果干,抹了奶油,另外还夹了一根肠。

    心情一下子就坦然了,径直走到了车边。

    “陆大师,你有办法了吗?”

    肖副总一看到陆辛过来,急忙将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跑到了这一边来给陆辛开车门。

    “大师?”

    陆辛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对啊……”

    肖副总很喜欢自己这个刚想到的合适的称呼:“您不是懂得处理那种事吗?”

    “这世上是没有鬼的。”

    陆辛认真的向他解释:“所以你想的这种事,肯定不是你遇到的那种事。”

    肖副总愣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听明白了。

    “那么,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殷勤的坐在了驾驶座上,这时候他对陆辛已经非常的尊重了。

    人家不收自己的钱,而且听说了自己有事之后,立马跑到了警卫厅,这肯定是过来查资料的啊,而且一下子查了这么久,估计连饭都没有吃,这样的人,又怎么能不值得自己尊重?

    唯一有点心虚的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在自家公司上班?

    ……

    ……

    “你晚上住在哪里?”

    陆辛想了想,询问这位肖副总。

    “别……别叫我肖总,我叫肖远,你叫我小肖就可以了……”

    肖副总急忙自报了家门,然后才道:“之前我是住在家里的,但是因为我想……想躲着弟弟妹妹,所以就借口工作忙,在蓝山大酒店定了一个套间,只不过,因为我爸妈这几天去了主城办事,正上学的弟弟妹妹又送到这里来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自己回家里去住……”

    “不用了。”

    陆辛想了一下,道:“今天还是去酒店吧!”

    肖副总微微有些紧张,忙低声道:“因为我们要做的事和弟弟妹妹有关吗?”

    陆辛摇了下头,有些奇怪的看着肖副总道:“不是,但你弟弟妹妹跑酒店来找你,你却又扔下他们跑回家了,就不担心你爸爸和阿姨会觉得你是故意扔下他们不管的吗?”

    “……”

    肖远没想到陆辛考虑事情居然这么人性化,只好讷讷点了下头。

    反正他就算回了酒店,也绝对不肯和弟弟妹妹住在一个房间,以免出了事。

    再加上,如今有陆辛在身边,他也确实比较放心。

    车子启动,径直向蓝山大酒店驶来,来到了这里之后,陆辛都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这个地方,他以前倒是经常从前面经过,只是想都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到这样气派的大酒店来住,就更想不到,居然有人可以拿工作忙当成借口,每天都住在这样的酒店里了……

    ……赚的钱能有酒店房间费多吗?

    想着这个问题,他又看了一眼肖远开的车,确定了一个问题。

    ……他应该是有的。

    在卫星城,看人有没有钱,只看一点就够了。

    开的车越不实用,就越有钱。

    就像当初自己和壁虎出城时开的钢铁怪兽,虽然实用,但自己和壁虎应该都不如他有钱。

    ……

    ……

    “小肖总,您终于回来了,萝萝和童童一直要找你呢……”

    肖远与陆辛一前一后走进了酒店时,他的秘书什么的,就急忙迎了上来,着急的询问他这一天去了哪里,既有很多公务等着他处理,又说弟弟妹妹闹了一天,要他陪着出去玩。

    但肖远却没有心情跟他们多说,只是推说自己有正事要做,任何事情都等到明天处理。

    另外,走了没几步,又让人送些吃的,和两瓶红酒到房间里来。

    他还考虑着,陆大师到现在都没吃过饭呢……

    不过他这个举动,顿时让秘书有些狐疑的向陆辛身上扫了过来,眼神闪烁。

    “难道这……”

    “不会吧……”

    “居然……”

    “……”

    “……”

    “为了让你放心,我现在会给你看我的证件。”

    上了楼之后,关上了房门。

    陆辛看着这个分成了里外两间,既有装饰极为豪华的客厅,又有一个铺设的极为上档次的卧室,另外还有专门的衣帽间以及鞋柜、冰箱、彩电,甚至是一套看起来崭新的数据电子游戏机的酒店套间,也有些惊讶,这只是酒店里的一个房间,但客厅比自己家都大。

    不过他没有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坐了下来之后,便按着标准的流程向肖远出示了证件,道:“你现在遇到的,应该是一起精神污染事件。我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向你解释精神污染是什么,但你只需要知道,我就是处理这种事的人,而你要做的就是完全的配合我……”

    “可以吗?”

    “……”

    看到了陆辛证件上红彤彤的印章,与深刻的钢印,肖远肃然起敬。

    尤其是陆辛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严肃,平静,更是一下子就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

    用力点头,紧张得额头一直冒汗:“知……知道。”

    “好了。”

    陆辛收起了证件,道:“你上床上躺着吧!”

    肖远急忙答应,和着衣服,躺在了床上,身子绷得紧紧的。

    陆辛从自己的袋子里取出了左轮手枪,检查了一遍,又放回去,然后便又将从警卫厅里拿出来的文件取出来,开始一点一点的看着,仔细复习,以免处理的时候出了麻烦。

    肖远在床上绷得像根棍,五分钟过去了,才小声问道:“陆大师,然后呢?”

    陆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你睡啊……”

    肖远都懵了:“睡?”

    “对啊……”

    陆辛没想到这位副总反应怎么这么慢:“你不睡怎么做梦?”

    “啊这……”

    肖远直愣愣的坐了起来,傻傻的看着陆辛:“所以陆大师你的意思是,让我赶紧上床睡觉,然后当我再次做到那个……那个特别可怕的梦的时候,你就可以想办法帮我了?”

    陆辛眉头都皱了起来:“既然知道,你怎么还不睡?”

    肖远搞了个大红脸,又不敢解释什么,默默爬了起来,小声道:“我收拾一下。”

    然后就在陆辛继续看文件的时候,他跑进卫生间里,又是洗澡,又是刷牙,又是换睡衣,又是在身上喷了一点点什么水,这才踢着一双毛绒绒的拖鞋,跑到了床上。嗤溜一声钻进了被子里,拍松了枕头,又喝了一杯水。然后两只手扯着被子,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有钱人的生活都这么麻烦的吗?”

    陆辛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继续转头看文件。

    这时候门铃响了,陆辛过去开门,就见服务员推着一辆银色小推车,上面则放着几个大大小小,扣着不锈钢罩子的杯盘,另外还有一个冰桶,冰桶里面,甚至还放了两瓶酒。

    肖远的秘书就跟在服务员后面,踮着脚尖往里看。

    当她看到肖远已经躺在了床上的时候,“唰”的一声,脸都绿了。

    “谢谢……”

    陆辛想着,如果晚上忙的晚,或许可以吃宵夜,就答应了下来。

    毕竟,因为自己那个电话打的太快,连他本来打算给自己的报酬都……

    ……吃顿宵夜过分吗?

    ……

    ……

    将餐车拉了进来,房门在秘书绝望的眼神里关上,陆辛准备看看都有什么。

    但忽然他感觉有什么不对,猛得转头,就见肖远正缩在了被子,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

    陆辛顿时想到,如果刚才自己直接去揭开盘子了,得多尴尬?

    有些无奈,道:“你怎么还没睡?”

    肖远的声音甚至有些委屈:“不是,我这一下子躺下来,真的睡不着啊?”

    陆辛眉头微微一皱:“你不睡我怎么观察你的状态?”

    肖远不敢还嘴,在床上躺了一会,忽然露出来一点狠劲,猛得从床上跳下来。

    快步走到了餐车旁,郑重的向陆辛点了一下头,道:“就靠你了。”

    然后一把抓起了冰桶里冰镇着的一瓶白兰地。

    利索的拨出了酒塞,一仰头开始咚咚咚的往自己肚子里灌……

    陆辛看得眼都直了,硬是看着他将一瓶酒灌进了肚子里,然后脚步踉跄了一下。

    “就靠……靠您了……”

    肖远的晃了晃,努力将红酒瓶在桌子上摆正,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晃悠回了床上。

    被子也不盖,就那么一趴,不一会,细细的鼾声响了起来。

    “啊这……”

    陆辛回头看了他一眼,在考虑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喝的红酒是不是贵的那瓶?”

    “……”

    这回确定这位副总已经睡着了,陆辛也松了口气。

    又看了一会文件,他摸出了自己的烟盒,从里面拿了一根金色过滤嘴的烟叼上。

    先打开了排气设备,然后站在窗边抽了起来。

    一边抽,一边默默的想着今天了解到的关于“造梦系”能力者的资料,以及自己的计划。

    ……

    ……

    前期的准备很重要,自己要尽可能的不留下遗漏。

    看只看,这位副总什么时候开始进入那个梦境,出现异样了……

    正想着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悉悉碎碎的声音,心间一凛,立刻转过了头。

    然后他就看到,肖副总这时候居然又爬起来了。

    刚想问他为什么还没睡,便又住了口,静静的看着他起了床,赤着脚向前走来,走到了餐桌旁边时,他伸手拿起了银色的餐盖,另一只手,则高高的竖了起来,然后,他用力的向着餐盖“砍”了下去,一下,两下,手掌砍到餐盖上,发出了一种闷闷的“噗噗”声。

    砍完了一个之后,他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又拿起了另一个,继续向下砍去。

    不多时,两个都已经砍完,他就缓缓蹲在了地上,手掌慢慢的向下划动,然后两只手伸了下去,做出了一种正在掏出什么东西的样子,右手向边上旋转一下,像是在拧一个开关。

    两只手做出了冲洗的动作,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非常愉悦的表情……

    ……陆辛微微皱了下眉头,知道他在做什么了。

    他不动声色,静静的看着肖远在清洗干净之后,又做出了仔细分割的动作,然后是装盘,中间甚至还有一个拧开某个小管,往外挤出什么的细微动作,就像一出无实物的表演。

    最后,他坐在了床沿上,脸上露出了激动而满足的表情。

    两只手轻轻握了一下,然后拿起了刀叉,慢慢叉起了点什么,塞进自己嘴巴里。

    他的脸上露出了激动而满足的表情。

    ……

    ……

    “吃生的?”

    陆辛皱起眉头,静静的观察着:

    “从之前这位肖副总的讲述来看,他一开始是被逼着吃掉这些。”

    “但现在,他却是在很愉悦的处理,并且享用,而且动作看起来很熟练……”

    “所以,是他一开始就撒了谎,还是瘾头上来了,就从被动,变成了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