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零九章 另一半问题
    “这是……这是出了什么事?”

    当肖远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适应与清醒之后,就立刻看到了房间里乱得不成样子。

    自己的弟弟坐在了床头上哭,妹妹则坐在了自己面前的柜子里拼命揉着眼睛,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恐惧的发抖。自己如今正趴在了地上,后背处感觉生疼,骨架像散了。

    而自己的女秘书,则是抱着大腿,腿上的鲜血浸湿了丝袜,晕了过去。

    几个保镖都躲在门外,头也不敢露,只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先生,千万不要为了爱情做傻事……”

    “我们理解所有真爱的形式,真的,青港没有歧视……”

    “……”

    “这究竟是怎么了?”

    他愕然的转过头,就见陆辛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他手里拿着一把枪,脑袋微微的垂着,看不见脸,只能感觉到他很失落。

    “陆……陆大师,这是怎么了?”

    肖远直觉头痛的厉害,刚才一瓶白兰地灌下去,又猛得惊醒,脑袋还有些晕。

    尤其是看到了这房间里乱成这样,心里更是涌出了一团恐慌。

    “嗯?”

    听到他的叫喊,陆辛才像是反应过来,缓缓抬起了头。

    肖远看到他也像是经过了片刻的适应,然后才从恍惚之中清醒,眼神有了焦点。

    ……

    ……

    “不要叫我大师。”

    陆辛看了一眼周围,慢慢的将枪收了起来,长长吁了口气。

    “啊这……”

    肖远又惊又恐:“陆哥,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我年龄比你小。”

    陆辛轻声回答,道:“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呀,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

    “这……这是事情解决了的样子吗?”

    肖远都懵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正哭的极为大声的弟弟妹妹,又看了一眼昏迷不醒,身边流了一滩血的秘书,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子,只感觉像是更严重了啊……

    “刚才我帮你解决你的问题时,你这位秘书……”

    陆辛像是已经恢复了平静,慢慢向肖远解释道:“她大概一直喜欢你,又误会了什么,所以最关键的时候,她将房卡给了你的弟弟妹妹,因此他们在你做那个噩梦的时候,冲了进来,差点将你的噩梦变成了现实……为了解决你的问题,我只好做出了一点应对……”

    说着,他看了秘书腿上的枪伤一眼,脸色也没什么变化。

    只是微微一顿,道:“下手好像有点重了。”

    “虽然你在说着下手重了的话,但我却感觉你并不是真的觉得下手重了……”

    肖远下意识的闪过了这个念头,但也很快就明白了陆辛平静的讲述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梦里的场景,他还记忆极深,一想到刚才自己做那些事情的时候,甚至差一点真的伤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他又惊恐又后怕,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狠狠看向了秘书。

    但看到她拖着伤腿昏迷在地上的一幕,却并不忍心说什么。

    反而立刻向门外大喊:“你们快进来,没事了,快送她去医院……”

    听见了肖远的喊声,保镖里有一个大着胆子露了个头,一见肖远已经醒来,陆辛也好端端坐在了椅子上,枪也已经收起,这才大着胆子冲了进来,抬起女秘书就赶紧向外跑去。

    肖远又喊:“四个人抬一个吗?再过来两个,把唯唯和童童带出去。”

    保镖们急忙又空了两个过来带正在大哭的弟弟妹妹,见他们实在吓坏了,肖远也是满脸焦急,想向他们做个鬼脸逗笑他们,但妹妹一看他的鬼脸,吓得一声尖叫,哭的更惨了。

    “唉……”

    肖远又急又无奈,狠狠拍了一下额头。

    陆辛看着四个保镖乱成一团的样子,也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还是支援小组处理起来利索啊……

    这四个保镖紧张到手忙脚乱的样子,让人感觉他们甚至没有长手。

    微微定了一下神,他向门外看去,就见一片乱糟糟的。

    酒店里不少房客被惊动,这时候正从门里偷偷探出了脑袋来查看。

    下面的服务员与酒店的保安,也有不少人赶了上来,慌慌张张的在远处围观着。

    外面,更可以听到隐隐的警铃声。

    ……

    ……

    虽然自己也处于极度的迷茫之中,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准备处理这些事。

    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情,陆辛向这时候也明显有些慌的肖远说道:“估计后面会有一些麻烦事,需要你在后面帮着收拾一下,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今晚应该不会再做恶梦了。”

    肖远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激动:“就这样……解决啦?”

    “应该说,解决了一半。”

    陆辛向他点了一下头,道:“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不过我需要先打个电话。”

    看着肖远一脸紧张的表情,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道:“你先应付一下后面的事。”

    说着话,就拿起了自己的袋子,向门外走去。

    ……

    ……

    来到了酒店拐角,比较僻静的地方,陆辛确定了周围不会有人听到,拨出了电话。

    “已经确定了,他确实受到了污染,或者说影响。”

    能力者与污染源对人的影响,本质上是一样的。

    只不过,一个有意,一个无意,因此述说的时候,也稍微区分一下比较好。

    “好的!”

    韩冰那边传来键盘敲击的声音,然后道:“单兵先生,那边怎么这么乱?”

    “出了一点小问题,我开了一枪。”

    陆辛轻声解释。

    韩冰顿时微微有些紧张:“单兵先生,你有没有事?”

    陆辛道:“我没事。”

    韩冰又道:“对方怎么样?”

    “她受了点伤。”

    “……”

    韩冰很明显的松了口气,道:“好的,我会处理。”

    很快,她那边就传来了敲击键盘与文件传输等杂音,四五秒钟后,她再次拿起了电话:

    “已经做了沟通,单兵先生,现在可以向我简述事情发生的经过了。”

    “我按照之前的计划,观察他睡眠之后的状态……”

    陆辛慢慢的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道:“问题比较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在我阻止了他时,他身上的造梦者遗留的精神力,似乎想影响到我,将我也拉入梦境,不过……”

    “它很快就消失了。”

    顿了一顿,才补充道:“现在我们肖副总的身上,已经观察不到半点精神力量的残留。”

    “消失?”

    韩冰认真的听着,中间没有打断,直到陆辛讲完,才道:“是你清理的吗?”

    陆辛否认:“我没有伤害它。”

    “若是这样的话,那是它自己的力量消散?”

    韩冰没有起疑,慢慢分析道:“正常来说,造梦系能力者遗留在受害者身体里,对他进行持续性暗示的力量,本身是极为弱小的,精神量级一般不会超过一百,甚至有可能只有几十,或是更低。所以,在它试图影响能力者的时候,便会加速了自己的消耗过程……”

    “……”

    “嗯。”

    陆辛微一沉吟,觉得韩冰分析的有些不对,慢慢道:“他好像没那么弱……”

    微一转念,又摇了摇头,惋惜的道:“算了,确实挺弱的。”

    电话另一端的韩冰头顶,很明显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号。

    陆辛不在这种问题上纠结,想了一下,道:“这个能力者其实还有些古怪,有一些事我也没那么确定,所以报告可以稍等一下,等我完全把它比较奇怪的地方摸清了再说。”

    “好的。”

    韩冰感受到了陆辛的谨慎,道:“单兵先生打算怎么调查?”

    陆辛道:“当然是直接把他找出来,当面问了。”

    “……”

    虽然配合了这么久,韩冰还是用了一点时间才理解了陆辛简单粗暴的解谜方式,顿了一下之后,笑着道:“这样确实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单兵先生刚才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这也是我现在想说的。”

    陆辛摇了一下头,才意识到韩冰听不见,道:“我刚才没有发现那个造梦者。”

    “如今正在影响他的,只是一种残留的精神力量。”

    “在这种精神力量完全消耗之后,我甚至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什么痕迹了。”

    “……”

    “如果是这样,那说明那个造梦者对自己的力量掌控的非常熟练。”

    韩冰声音微微一顿,道:“这也是问题比较复杂的地方。造梦系的能力比较诡异,很难发现痕迹,而且,他们可以通过心理暗示等等,使得自己及时远离目标,遥控杀人,如果他留的痕迹比较浅的话,我们甚至难以分清那是受害者自己的梦境,还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想找出来他来,并不容易。”

    “……”

    因为已经提前对“造梦系”能力者的资料进行了深入的熟悉,所以这话陆辛可以理解。

    这就像是下毒,解毒是一回事,找出下毒者,又是另一回事。

    “单兵先生,其实你的任务已经可以算是完成了。”

    电话里,韩冰微微一顿之后,也继续道:“找出那个造梦系能力者,会是一件非常复杂而繁锁的事情,可能需要大量的数据排查,所以我建议直接移交给总部,请调查小组来做。”

    “……”

    “这个……”

    陆辛像是纠结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决定:“还是我来做吧。”

    “嗯?”

    韩冰的声音微微有些疑惑:“单兵先生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

    陆辛慢慢道:“有一点思路,应该是可以行得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