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加更求月票)
    “看门狗?”

    这个特殊的称谓,让陆辛感觉到了一点好奇。

    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然后他立刻感觉到,就在这车站大厅的深处,刚才自己走过来的方向,传来了一道灼人的目光,陆辛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就看到,刚才自己经过的通道里面,有种隐约的压迫感传来,然后慢慢的,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皮衣的身影从人群中走来。

    “嘭”“嘭”“嘭”“嘭”

    男人沉重的脚步声,像是踏在了人的心口,能够引得人的心脏与其同时跳动。

    陆辛不由抬起了头来,就看到,从通道走了过来的男人,生得极有威慑力。他的身高,恐怕要超过两米五,身上穿着纯黑的阔大立领皮风衣,脚下穿着厚重的马靴,也是纯黑色。

    头顶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牛仔帽,脸上也戴了黑色口罩,外加一个黑色的墨镜。

    他从人群中走来,比所有的人都高了半个身子,像是一座移动的保垒。

    周围来来回回,不知有多少人,这时候能下意识的感受到了压迫感,微微向远处让去。

    排队出站的人流,明显出现了一个弧形,像是被他的气质压出来的。

    只是不知为什么,这些明显感觉到了这种压力的人,却没有一个下意识回头看看的。

    就好像,他们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压力,却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就连陆辛也觉得诧异,刚才通过通道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里面有这个人。

    按理说,他身材这么显眼,无论在哪里,自己肯定能发现的。

    ……

    ……

    “什么事?”

    保垒一样的男人来到了陆辛与陈菁的面前,低声开口,声音带着很强的回音。

    在陆辛好奇的打量着他时,陈菁已经取出了一个平板电脑,并且在上面翻了几翻,然后抬头向这个男人看了过来,道:“你应该漏了一个人。有个女人有异常,一个星期前进入了主城,你一直没有发现她,直到今天,才由我们特清部的单兵,发现了她的某些异常。”

    黑色的口罩与墨镜,使得这个男人整张脸都被藏了起来,也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

    对于陈菁的话,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的道:“不可能。”

    “是真的。”

    陆辛转身,向肖远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就是那个女人,穿灰风衣那个。”

    “在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你们在关注她。”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都没有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冷淡道:“她不是能力者。”

    “可是她确实做了影响到别人的事情。”

    陆辛抬头看着他,耐心解释道:“所以你应该看走眼了。”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陆辛。

    以他看起来接近三米的身高,确实需要低头来看陆辛。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被那种黑色而冷硬的衣服所包裹,完全看不到他真实的样子,只是,明显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尤其是被他近距离看着的时候,就像是被一片黑暗笼罩。

    他像是自身就带了某种阴影,可以直接遮住所有的光,让人陷入恐慌。

    有那么一瞬,陆辛都感觉自己心脏缩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陆辛就反应了过来:这人也是自己的同事呀,为什么要怕他?

    于是他脸上露出一个客气的微笑,向这个男人也看了过去。

    他还很友好的向他点了下头,然后向男人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单兵。”

    “……”

    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沉默了,看着陆辛伸出来的手。

    好半晌,他也伸出了手,与陆辛握了一下。

    ……

    ……

    陈菁在旁边看着“看门狗”与陆辛一上一下的对视,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

    对这样的事情,她似乎见过不止一遍,甚至比这更精彩的也见过,所以一点不慌。

    而且她也发现,面对看门狗身上那种能够让人心脏都骇到停止的气质,陆辛似乎一点也没感受到。

    这就让她觉得更好笑了。

    看到单兵与这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握手的样子,她忍不住笑道:“好了,也不用争了。”

    “身为能力者,为这种事情争辩,简直太蠢了。”

    一边笑,她一边向那个女人看了过去:“你们究竟谁说对了,直接过去问问不就好了?”

    陆辛点了下头,道:“好。”

    领导都发话了,而且说的有道理,自己怎么可能不答应。

    看门狗也沉默了一下,径直转身,向前走去。

    陆辛留意到,他向前走去时,微微抬了一下手。

    在他手掌落下的一瞬间,这人流拥挤的车站广场周围,立刻就有许多全副武装,身上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出现,并从四面八方,收网一样,迅速拉紧,向肖远一家人围了过去。

    “主城对防御这一块,一直做的很用心。”

    陈菁一边和陆辛跟了过去,一边解释道:“东西两个出入口,都有很强的安保措施,也有直属于城防部的能力者在这里值勤。上次那个幽灵,就是在打算潜入主城的时候,被看门狗发现,只是还没来得及捉他,他就害怕了,没有再试图进入主城,而是立刻返回。”

    “走吧,咱们也去看看。”

    说着话时,便已经和陆辛一起,跟着向前走了过去。

    这时候的肖远一家人,在会合之后,已经打算一起离开,但却在出口位置,被四面八方的身穿黑色制服的武装人员包围,面对那一排一排的黑色枪口,他们一家人吓得面如土色。

    “啊这……这是怎么啦?”

    肖远一家人又惊又惧,肖远更是高举双手,叫道:“我箱子里啥也没有……”

    “最多……就是几本漫画……”

    “……”

    看门狗没有没有说话,只是在几米外静静的看着。

    那群持枪的武装人员里,则有一个队长模样的人上前了一步,枪口紧紧的对准了肖远的后妈,沉声道:“你不要紧张,现在我们只是有些事,需要你们配合我们处理一下……”

    肖远与他的爸爸,脸色都变得惊恐,同时转头看向了她。

    而这个模样清丽,但容颜却很憔悴的女人,却是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陆辛这时候已经将袋子提在了手里,一见不对,就准备向这个女人冲上来。

    她的样子很可怕,相信也不会太好对付。

    只不过,就连陆辛也没想到是,面对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女人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苍白,就连她背后那根鲜红的脊椎与恶毒的脑袋,都已经消失不见,仿佛陆辛看到的只是幻觉。

    她只是身子有些发软,微微晃了一下,喃喃道:“果然来了,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躲不过……毕竟那样的事情……”

    “……”

    说着话时,她已经将两只手举了起来,抱在脑后,并低声抽泣了起来。

    “啊这……”

    不远处,看着这个女人被身边的人拷上,然后戴上了能力抑制器,防护面罩,带走……

    陆辛已经有些懵了。

    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都还没有做,事情就结束了?

    ……

    ……

    “走吧。”

    见陆辛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陈菁直接就转过了身,笑道:“不论她究竟是不是能力者,现在都逃脱不了了,城防部的审讯比我们严厉的多,我们只要等结果就好了。”

    陆辛只好点了下头。

    但看着那个女人被带走的样子,他还是觉得不太甘心,思索片刻,他忽然走向前来,迎着肖远又疑惑,又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目光,陆辛直接越过了他,来到了肖远父亲面前。

    老头正一脸的慌乱:“这……究竟,咋啦?”

    陆辛认真看了一下这个老头,微微有些失望,拉过了他的手掌,握了一下:

    “你好肖总。”

    “见到你很高兴。”

    “肖总再见。”

    “……”

    然后他才转过身子,跟陈菁往站外走去。

    老肖总这时候已经懵了,呆呆的看着有人将自己的妻子带走,又看着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过来跟自己友好的握手,转身离开,这时候只下意识的问出了一句话:“他……他是谁?”

    肖远也是懵着,这一连串的事让他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

    好半晌才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如果我说,他是咱们公司的一个小员工……”

    “你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