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级警报(月初求月票啦!)
    “这……”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周围空气像是一下子凝固。

    正打算走过来的壁虎与他身边的两个女孩,甚至还有刚打开车门的陈菁,同时脸色大变。

    他们都呆呆的看着那个漂亮到不像真人的女孩,飘到了陆辛的面前,向着他笑,心里就忽然“咯噔”一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旋及一颗心猛得收缩,高高悬了起来。

    “不好……”

    陈菁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沉声大喊:“娃娃离开了安全屋……”

    “所有人立即撤离现场……”

    “所有人注意,绝不可以直视娃娃,立刻撤出百米范围……”

    “……”

    大声喊出了这些话时,陈菁自己也立刻侧过了目光,不直视这个女孩,并迅速向后退去。

    于此同时,她喊出来的话,立刻惊动了周围的许多工作人员。

    他们皆是训练有素,在听到了陈菁的话时,有些甚至来不及理解这话里的意思,就已经开始低着头,只看地面,然后飞快向远处撤离,同时大声重复着她的话,提醒周围同事。

    紧接着,便是听到了通知的广播人员,开始在广播里面大喊:“现发出一级警报。”

    “以东海饭店为中心,封锁周围百米范围。”

    “条件允许者立刻撤出百米范围之外,或是就近选择酒店房间躲避,不可窥探周围。”

    “请注意,这不是演习,一级警报已经发出,所有人立刻躲避!”

    “……”

    哗啦啦,随着广播响起,周围躲避的人群更为快速而有序。

    刚才眼看着要走到这个方向来的壁虎与那两位女孩,第一时间,就已经脸色大变。

    壁虎下意识抬头,看向了飘浮在了陆辛面前,手里撑着洋伞的女孩。

    不过他身边的那个高挑女孩,立刻一巴掌呼在了壁虎的脸上。

    将他打得清醒的同时,也将他的眼睛捂住,并且拖着他向酒店里退去。

    壁虎看起来本想打算挣扎一下,但又很快放心,一脸惬意的被人拖着走……

    与此同时,周围有些反应确实慢了,一时猝不及防,没能来得及离开,这时候正痴痴看向了陆辛面前的娃娃的工作人员,也被一些反应较快的拉住,不管他们的反应,强行拉走。

    ……

    ……

    “这是怎么了?”

    在听到了陈菁的话时,陆辛也在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睛,准备向后退。

    但他只退了一步,后背就靠住了坚硬的金属,这是陈菁载着他过来的吉普车。

    无法再退,耳中只听见周围一阵混乱,旋即是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只能感觉到,自己的面前,像是有一个微有些冰凉的身躯,慢慢的靠近了自己,还能嗅到一些淡淡的香气。

    这种香气,绝不属于花香,或是香水、洗发水等类的香味。

    这是一种独特的香气,有些凉,甜丝丝的。

    他都不用睁眼,就能感觉到,正有一个人的身体,轻轻靠近了自己,几乎贴在脸上。

    ……

    ……

    “快,将酒店周围的所有监控画面都调过来,广播控制权限,也调过来。”

    “监控前的工作人员请注意,保持监控开启,但不要直视监控画面……”

    “穿防护服的武装人员,于百米距离拉起警戒线!”

    与此同时,陈菁已经退到酒店之外,进入了一辆临时的调控车厢之中。

    她眉头已经紧紧闭起,心里满满都是疑惑。

    她无法理解,一向遵守指令的娃娃,怎么会忽然间出现在了陆辛的面前。

    尤其是,娃娃是打破了楼顶安全屋的特制玻璃窗,直接跳下来的。

    这说明她的心情,很迫切?

    此前她们得到过韩冰的汇报,陆辛似乎曾经与娃娃说过一句话,且得到了娃娃的回应。

    这让特清部意识到,娃娃与单兵,有着某种交流的可能性。

    但是,只是交流而已。

    像现在这种,一见到单兵,立刻过来相见的强烈反应,完全出乎了她们的意料。

    ……

    ……

    调控车厢里的一排电脑上,很快出现了东海酒店各个位置摄像头的画面,陈菁沉声下命令道:“不得我的允许,你们都不可以看向电脑画面,如果出了问题,我会立刻向你们开枪。”

    一听她的话,车厢里的另外两位工作人员“唰”的一声转过了头,出了一身冷汗。

    特清部对娃娃,有着一套严谨而细致的规定:

    其中一条便是,不可直视娃娃。

    这种直视,一般指的是在没有障碍物的情况下直视娃娃。

    但是延伸开来,哪怕是通过监视画面,也不确保会不会有人受到“娃娃”的影响。

    陈菁心里思索着所有有关娃娃的线索,拿起了对讲机,迅速的吩咐:

    “警戒线拉起,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百米范围。”

    “狙击手注意,换上特制麻醉弹。”

    “如果有人试图对娃娃造成异常的伤害或是拥抱、追逐等异常举动,立刻开枪……”

    “关键时候,允许立刻击毙。”

    “……单兵除外!”

    ……

    ……

    在陈菁做出一切有效的布控安排时,东海酒店出现异变的消息,也传到了很多人面前。

    如今正在城防部办公室,皱着眉头翻阅他们这次“高级人才培训会议”相关资料及与会人员的沈部长,在接到了这个电话时,气得几乎直接将话筒摔了,愤怒道:“我就知道,他们召开这样的会议,把这么多能力者集中在一起,肯定会出问题,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

    “……这么快就出了问题!”

    说着,他立刻拨通另一个电话:“启动应急程序,整个城东区戒严!”

    “具体准备什么样的防御措施,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

    “按照之前的策略,我们一直试图让娃娃拥有和其他能力者一样的待遇,所以才会提前在东海酒店顶楼,为她打造了一间‘安全屋’,这是为了让她也拥有能力者会议的参与感……”

    “通过之前的表现来看,娃娃喜欢这种参与感。”

    “再者,这么多能力者聚集在东海酒店,谁也不确保会不会出一些掌握之外的问题,因此安排娃娃待在这里,也是作为一种保障手段,随时清除一些会对主城造成危害的因素。”

    “再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娃娃确实曾经对单兵的话作出回应。”

    “所以,特清部的陈教授,也准备在会议中期,寻找时间,让单兵跟她接触一下。”

    “只是出乎了我们所有人意料的是,娃娃对他的反应,如此剧烈。”

    “……”

    特清部的一间研究室内,有人第一时间赶来,对白教授作了汇报。

    白教授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也没急着做出结论。

    他静静思索了一会,放下了手里正在研究的文件,平静道:“继续观察!”

    ……

    ……

    “娃娃,你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吗?”

    “你不应该离开安全屋的,可以请你现在就回去吗?”

    “……”

    陆辛闭着眼睛靠在了车上。

    他静静的听着周围的骚乱渐渐消失,也听到了广播里刚才那紧张的通报。

    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于是就只老老实实的闭着眼睛,倚在了车上等着。

    果然过了没多久,周围渐渐变得安静,然后广播里有声音响了起来。

    这时候的广播里,传出的是陈菁的声音。

    她的话显得很温柔,陆辛都不记得她用这种口吻跟自己说过话。

    但是在陈菁的声音响过之后,周围没有半点动静。

    陆辛能感觉到,那种微微有些发寒的香气,仍然存在自己的鼻尖不远处。

    又过了一会,广播里,陈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单兵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吗?”

    陆辛抬起右手,向空中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陈菁道:“基于某些我们也不知道的原因,娃娃忽然对你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你不必紧张,也不要对娃娃表现出敌意。现在我会问你几个问题,你感受一下,通过手势告诉我……”

    陆辛又抬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他确实没有感觉到紧张,当然也不会对随便对别人露出敌意。

    “现在,你心里有没有感到一些异样……比如,对娃娃的喜欢,或是……”

    广播里,陈菁的问题很慢,也很仔细:“占有她的冲动?”

    陆辛认真感受了一下,抬起手来,用力的摆了摆。

    他真的没有感受到什么。

    “挥手力度不用这么大,你吓到娃娃了……”

    广播里,陈菁的声音响了一声。

    陆辛只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感觉这么闭着眼睛,倚在车上,太尴尬了,干脆两只手揣进了兜里。

    “第二个问题,从娃娃来到你身边,直到现在,你有明显的感觉到情绪的变化吗?”

    陆辛小幅度的摆了摆手。

    “第三个问题,从刚才到现在,娃娃有没有对你说些什么?”

    摆手。

    “第四,我能看到你在闭着眼睛,但刚才你看到过娃娃的脸吗?”

    OK.

    ……

    ……

    调控车里,陈菁的眉头微微凝了起来,她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又看了一下监控调配记录。

    可以确定,从娃娃来到陆辛身前,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左右。

    虽然陆辛这时候正在闭着眼睛,但他也已经与娃娃在没有障碍物的情况下,近距离呆了五分钟。这起码相当于他已经直视过娃娃的眼睛,或是直视过娃娃的脸超过三分钟的效果。

    尤其是,娃娃的负面影响,如今正在愈发加剧。

    所以说,这时候的单兵,应该已经出现了无法抑制的情绪。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

    这种异样的反应,让陈菁沉默了片刻。

    然后,她轻声道:“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

    ……

    “嗯?”

    陆辛听了陈菁的话,微微有些好奇,慢慢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五官精致的挑不出任何一点瑕疵的脸,皮肤白到不真实,脸上看不见任何化妆的痕迹,但皮肤细嫩,嘴唇柔软浅红,眼睛大而无神,睫毛微微的上翘。

    她这张脸就这么看着自己,鼻尖几乎碰到了自己的鼻尖。

    “嘭嘭……”

    陆辛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声。

    在近距离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有种心脏一下子被融化的感觉,内心里生出了无尽的渴望。就好像,自己所有的感情,都变成了实质,全部的心神,都系在了这个女孩身上。

    这让他的感情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然后……

    ……头脑忽然一阵清醒,这种感觉瞬间消散,变得索然无味。

    他脸上露出了友好而平静的笑容,向着娃娃伸出了手:“你好,第二次见面了。”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单兵。”

    PS,给大家推荐一本《无敌反派从月亮炸了开始》,据说风格跟我们的有些类似,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眼,毕竟,有人跟风了,是不是也说明,咱这本书真的火了?

    哈哈哈!

    (以上这段并不会计算在收费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