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单兵小队出动(一更)
    “跟陈组长比起来,肖副总这个领导确实差了一点……”

    陆辛心里感慨着这位领导的魄力,慢慢翻阅着刚刚发过来的第二步筛选结果。

    陆唯唯接触的那个女人,于晨,是一位主城常见的家庭主妇。

    她没有进入公司工作,主要的任务就是照顾孩子,只是,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读高中,所以她空闲时间比较多。时常与朋友聚会,或是参加一些活动。

    “将许愿的事情传递给她的,应该就在这些交际网里了吧?”

    陆辛细细的看去,初一眼,就感觉信息异常的庞大。

    这样庞大的信息,根本不可能是几个小时之内就调查出来的。

    哪怕主城有着众多的摄像头与完整的居民信息登记也做不到。

    所以,很有可能是在这个叫于晨的女人家里出事之后,便由主城警卫厅调查过一遍,那时候就整理好了这些资料,如今与陆唯唯的事件有了交集,就直接将这些结果调了出来。

    虽然看到了这样繁杂的资料,总是让人下意识想退却,但陆辛耐着性子研究了下去。

    不过,仔细看过之后,陆辛便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初一看时,觉得这位于晨的资料很繁杂,关系网络看的让人头疼。

    但一番研究筛选,就会发现她真正交际的人其实并不多。

    简单来说,看起来很忙,朋友没几个。

    “每周两次瑜伽馆……”

    “习惯约朋友逛街,但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逛街……”

    “喜欢参加企业里中层干部太太们的聚会,但并不很融入那个圈子……”

    “……”

    陆辛一点点的翻阅了过去,心里想着,哪些交集,最有可能让她接触到“许愿事件”。

    “在主城调查异常事件,也有一些必须注意的地方。”

    陈菁的声音,在频道里响了起来。

    看起来,在陆辛翻看这些资料时,她也在看,并且适时的提醒:

    “对于主城来说,秩序与安全大于一切,所以,我们的调查应该更为细致。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在找到可疑线索之后,用最快的方式找到源头,然后以雷霆之势将其清理。”

    “便如这位名叫于晨的女性,她接触到的圈子其中就牵扯到了很多人,若在卫星城,我们可以将这所有人都控制起来,挨个审问,但在主城,就需要注意我们这样做的影响。”

    “所以,对他们的调查与询问,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

    “当然,实际上于晨出事之后,警卫厅之前已经逐个询问过他们,并无异常发现。”

    “……”

    陆辛点着头,继续向下看去,正在划动屏幕的手指,忽然微微一停。

    画面停留在了于晨参与的一个活动之中,活动本身还用红框给框了起来。

    “压力排谴与疏导课程?”

    资料上显示,于晨出事之前,对这个活动很感兴趣,一个星期起码参加两次。

    “这是青港针对特殊污染事件的防范而推行的系列工作之一。”

    陈菁慢慢解释:“已经有足够资料表明,压力与情绪是引发精神异常的常见诱因之一。所以,如何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帮助民众排谴压力,疏导心理,也是很重要的课题。”

    “其中,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的娱乐文化推广是一种,这种心理疏导课程也是一种。”

    “课程的主要内容,其实就是通过一些隐晦的方式,告之大众精神污染的存在,并让她们逐步的学习如何排谴与抵抗。你也知道,民众的情绪最难掌控,精神污染事件公诸于众,有极大概率引发异常的混乱,所以,这等于是在用不告知其真相的方式,教他们保护自己。”

    “这样的课程,在主城已经推广了有段时间,正准备推向各大卫星城。”

    “也因为这种课程在城防部的监管之下,也受到特清部的关注,所以,反而是嫌疑最小的一种。”

    “……”

    陆辛并没有多说什么,微微一顿之后,道:“我可以去看看吗?”

    “……可以。”

    陈菁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答应。

    这不是第一次她作为信息分析专员与陆辛通过这种方式对话。

    只不过,当时调查041——特殊污染事件时,陆辛是个新手,所以她更多的是指导。

    而这一次,她是真正的作为一个信息分析专员,顶替的是韩冰,所以,以辅助为主。

    信息专员可以提供信息分析支持,给出建议,但不可越俎代庖。

    ……

    ……

    “从日程安排来看,于晨参加的压力排谴与疏导课程,明天上午十点钟就有一课。”

    “你是希望将相关人员带到警卫厅来询问,还是明天上课时过去?”

    “……”

    陈菁的做法总有着一股子大气,比如这种一言不合就要把人全带过来询问……

    陆辛吁了口气,道:“还是明天上课时过去吧!”

    自己现在也没有计划,更没什么证据,只是要看看而已。

    直接带过来,就闹得太大了。

    “好的,明天上午八点三十分,我会安排车辆在楼下等你。”

    陈菁利索的做出了安排。

    这也让陆辛感觉出了陈菁和韩冰的不同,韩冰给自己建议之后,自己可以商量一下。

    比如说他感觉八点三十分是不是可以改成八点等等。

    但是陈菁毕竟是领导,陆辛就没敢提……

    ……

    ……

    第二天,早上七点整,安全屋的窗帘,自动打开,阳光洒进了安全屋。

    陆辛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

    与此同时,他看到那张大大的床上,娃娃也同一时间坐了起来。

    “早啊……”

    陆辛向她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拿起了自己的袋子,去外面的卫生间洗漱。

    娃娃下意识就想跟过来,但陆辛阻止了她,并指了一下她的卫生间,耐心的告诉她:“你在这里洗漱,我去外面洗漱,待会我就回来了……”并向她诚恳的保证:“我真的回来。”

    娃娃静静的看着陆辛,像是理解了,脸上露出了一个笑脸。

    十分钟后,陆辛回来,看到娃娃已经换回了黑色的秋衣秋裤,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见到他回来,她向旁边让了让。

    陆辛坐在了她身边,打开了电视,开始一起静静的看电视。

    “尿频尿急怎么办?”

    “安康医院,欢迎您……”

    “……”

    七点三十分,有三个穿着厚重防护服的人乘坐电梯来到了这一层。

    他们推着一辆银色的小车走进了安全屋,先是给陆辛和娃娃,一人面前摆放了一份早餐,然后一个人开始收拾房间,另外两个人,一个帮着娃娃梳头,另一个开始检查她的裙子。

    陆辛的早餐,乃是一份豆浆油条,三个茶叶蛋,用纸盒整齐的装着,看着很有食欲。

    这是他特别要求的。

    娃娃的早餐,则是一种白色的软糯米糕,但是外面没有那层容易沾手的粉状物。

    这是她的常规早餐。

    ……

    ……

    “娃娃随着年龄增长,已经在服务团队的引导下,学会了简单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比如回到安全屋后,脱下厚重臃肿的裙子,睡觉之前刷牙洗脸,洗澡换睡衣,早上起来洗漱过后,换上一套全新的打底衫与裤袜,并且等着服务团队的人来给她穿上衣服。”

    陈菁早已在频道之中等待,而且完全听不出她的声音里有疲惫感:“但是,娃娃仍然应付不了太过麻烦的事情,所以,仍然需要这个专业的服务团队帮她进行生活方面的照顾。”

    “原本她们的任务范畴只是在饮食起居与安全方面。”

    “但时间长了,服务团队甚至还会了给她梳头以及设计好看的裙子……”

    “……”

    陆辛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那个趁着娃娃专心看电视,利索的把她的头发挽成了丸子的服务人员。

    他们三个人都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典型的支援小队的特征。

    而他们做的事……

    ……嗯,也很符合自己一向对支援小队的认知,啥都会。

    ……

    因为这也是自己任务的一部分,所以陆辛也认真的观察着他们的工作

    同时听着频道里的陈菁给自己讲解:“娃娃外出的话,三种东西是必然要准备的。”

    “首先,就是她平时穿的衣服。”

    “类似的衣服有七套,风格都是欧式的宫延装扮。之所以选择这种装扮,一是因为这种装饰用料够足。二是因为当初在几种风格里面,娃娃对这种风格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

    “我怀疑当时是因为她一直在看一些迪士尼风格动画片的缘故……”

    “这些衣服,最外层是一种新型的玻璃纤维经软化处理之后编织而成的布料,与我们平时穿的防护服材质相同,只是更柔软,也轻盈得多。这种衣料,可以帮助她隔绝部分精神力量的散发,不至于让她在外出的时候,不经意间,就影响到了靠近她的路人与工作人员。”

    “需要准备的第二件东西,就是她戴在了头发上的小樱桃发卡。这个发卡内,藏有一个微型的精神波动检测器,这个检测器调高了它的报警数值,平时不会有反应。只有当娃娃的精神力量释放强大到了一定程度时,才会发出自动警报,同时播放一首娃娃喜欢的音乐。”

    “这可以提醒周围人做出反应,并让娃娃在某种程度上,下意识的收敛自己的精神力量。

    “针对这一原则,曾经有人想过,可以用这种方法,一步步引导娃娃完全收敛自己的精神辐射力量,就像是通过电击反应,让小白鼠学会如何经过一个复杂的机关程序。”

    “但这种方法已经被否决了。”

    “……”

    听到了这句话,陆辛也下意识点了下头。

    转头看了一眼一边捏着糯米糕,一边认真看着电视机里前列腺广告的娃娃,他觉得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有人真想像对待小白鼠一样来对待这样一个女孩,自己肯定会不高兴。

    娃娃察觉到了陆辛的目光,转头看向了他,思索之后,将手里的糯米糕递了过来……

    陆辛看着她吃了一半的糯米糕,没接,但是撕了根油条给她。

    娃娃凑过脑袋来,小心的咬了一口,露出了并不喜欢的表情,却还是吃了下去。

    在后面刚给娃娃梳了一个放在理发店起码值十块钱的发型的服务人员,明显呆了一下。

    “第三个需要准备的,便是一款特制玻璃材质的隐形眼镜。”

    频道里的陈菁,不知道这些细节,还在细细的讲给陆辛听:“娃娃给周围人带来的负面影响,大体分为三种,一是在没有阻隔的情况下,只要处于一定范围内,就会受到她的影响。”

    “一种是直视她的脸庞时,会主动受到影响。”

    “还有一种,就是她通过目光,直视某个人时,对方也会受到强烈的影响。”

    “这款隐形眼镜,就是针对这一特点配备的。”

    “有了这三项保护举措后,娃娃基本上可以在街道上,像常人一样正常的行走,而不造成对周围的影响……当然了,这只是理论上,我们的原则是,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好吧……”

    陆辛对此表示理解。

    ……

    ……

    吃过早餐之后,陆辛与娃娃下楼,就见楼下空无一人,但已经准备好了一辆高大的厢车。

    车厢经过了改造,周围全是玻璃,而且布置了暖色调的装饰。

    车前,有一个同样全副武装的人,负责开车。

    陈菁继续介绍:“开车的人是娃娃专属服务团务的司机,不仅穿着最为专业的防护服,而且提前服用了控制自身情绪的药物,但按照规定,他只会驾驶三十分钟,就要换成别人。”

    “其他的服务团队人员,会时刻跟在你们周围,若有需要,将会在一分钟内出现。”

    “……”

    “真麻烦啊……”

    陆辛听着这一条条细致到严苛的规定,不仅感叹了一声。

    坐在了他对面的女孩,忽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陆辛有些尴尬,忙指着前面开车的服务人员道:“我说的是他。”

    服务人员稳稳的开动了车辆,从后视镜里看向了陆辛的目光,多少有些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