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压力疏导与排谴课程(二更)
    于晨曾经参加过的压力排谴与疏导课教室,位于主城西部的一栋大厦十七层,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来到了大厦前停下。正好是一个司机交接,换另一个司机过来的时间。

    “你在这里等我吧,我上去看一眼就下来。”

    陆辛提上了自己的袋子,准备下车,同时向车厢里的娃娃说了一声。

    娃娃脸上没有表情,很自然的站了起来,像是准备下车。

    “嗯?”

    陆辛明显有些意外,看着这个垂下了头不说话的女孩。

    频道里,陈菁只好解释:“娃娃听到了她不喜欢的话时,会装作听不见。”

    “嗯……”

    陆辛只好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女孩:“你把她说的这么笨,其实也不笨啊……”

    “……还会装傻。”

    “……”

    陈菁沉默了一下,道:“娃娃本来就不笨,只是不擅长与人交流。”

    “好吧……”

    陆辛开始了认真的考虑:“如果带着她,会不会对我的工作造成影响?”

    “不会的。”

    陈菁轻轻笑了一声,道:“别忘了,娃娃本身也是一位任务完成度很高的能力者。”

    “这个……”

    陆辛心里产生了一些怀疑,道:“她也可以进行特别污染事件的调查?”

    “当然不能。”

    陈菁笑了笑,道:“但娃娃会很安静,不对你的调查任务造成影响与阻碍。”

    “很多时候,你可以理解为,娃娃是一个处理特殊污染事件时,最可靠的打手……”

    “……”

    花了几秒时间,陆辛才接受了“娃娃”=“打手”这个设定。

    没办法,只能带着了。

    “娃娃如果要跟随你进行调查任务的话,那你需要记住:”

    陈菁也考虑了一下,又耐心的提醒着保姆业务并不熟练的陆辛:“理论上讲,只有在一定距离内,没有障碍的情况下,看到了娃娃的脸,才会出现异样的情绪。但是,有证据表明,与娃娃在一定范围内接触太久,大约是一个小时左右,也有一定的几率受到她的影响。”

    “所以,尽量提醒娃娃,在遇到人时,用伞遮住自己的脸,这一点她自己也知道。”

    “另外一点,如果有人被娃娃吸引,主动接近,或跟随,需要及时阻止。”

    “三,尽量不要喝斥娃娃……”

    陆辛听着,顿时微微有些紧张:“喝斥了会怎样?”

    陈菁顿了一下,道:“她会伤心。”

    “……好吧!”

    陆辛只好答应了下来,嘟嚷着:“你们让这么危险的人处理污染事件,真的好吗?”

    “其实只要遵守与娃娃相处的原则,她失控风险是非常低的……”

    陈菁耐心的解释,其实她想说,你的失控风险评估比娃娃还要高,但是忍住了。

    ……

    ……

    陆辛推开了车厢镶嵌着防弹玻璃的侧门,轻轻跳了下来。

    感觉头顶的阳光照了下来,很舒服。

    背后,有轻盈的落地声响起,然后是从后背处传来的一丝丝清凉感觉。

    娃娃跟着他走了下来,而且没有再飘着,双脚落地。

    “走吧!”

    陆辛向娃娃笑了笑,率先向大厦里面走去。

    先行的服务人员,应该已经跟这里打过了招呼,所以陆辛几乎丝毫不废力,就来到了全部闲置的电梯旁边,按下上升键,与娃娃一起进入了电梯,并且直向十七楼升了上去。

    到了七楼时,电梯微停,有人等在了这里。

    不过陆辛向对方和气的一笑,道:“我们有事,请你等下一趟吧。”

    对方是个打扮的很嘻哈风的男孩子,顿时有些急眼,嚷道:“凭什么啊?”

    陆辛从袋子拿出了枪,给他看了一眼。

    男孩子哆嗦了一下,道:“我不急。”

    “谢谢。”

    陆辛向他道谢,然后按上了关门开关。

    电梯继续向上升去,娃娃有些好奇的向陆辛看了过来。

    “没事,放心。”

    陆辛友好的向她笑了笑,轻声安抚。

    娃娃点了点头,然后垂下了脑袋,就那么静静的倚在电梯壁上。

    ……

    ……

    “先生你好,我一直在等你……啊!”

    到了十七楼,便已经有一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等在了这里。他满脸堆笑,脸上泛着些许油腻的光,本来他脸上带着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客气,但见到陆辛时,却一下子僵住了。

    陆辛看了眼前这个人一眼,也有些意外:“你居然还开辅导班?”

    那个中年的胖子脸上的肉明显抖了一下:“这是刚开展不久的新业务……”

    然后他看向了陆辛:“单兵先生,你怎么来了主城……那十万报酬我已经给你汇过去了。”

    陆辛道:“我知道,谢谢你。”

    眼前这个中年胖子,居然是陆辛打过交道的熟人。

    当初在二号卫星城,陆辛的第一个私活就是从他这里接到的。

    这个人很不错,与自己有一个ZIPPO打火机的交情。

    “看样子你还记得他。”

    频道里,陈菁笑着道:

    “当初这个人给你介绍了许家父女的业务,后来引出了一连串的污染事件,因此,城防部对他们进行了严厉的调查,他的很多上线与同事,都因为一些解释不清的事被关了起来。”

    “只有他干净,只是问询过几次就放了出来。”

    “原本沈部长是打算直接取缔这所有的机构,甚至对他们进行记忆清洗。”

    “但在白教授的建议下,沈部长接受了这些人的存在。”

    “毕竟,精神污染事件层出不穷,占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极大的。”

    “仅凭特清部,以及归属特清部调谴的调查小组,很难每件事都处理的面面俱到。”

    “所以,他们的存在,相当于对我们工作的一个补充。”

    “……”

    陆辛点头,然后向中年胖子道:“进去看看吧!”

    “好,好……”

    中年胖子,是一个待人接物,都非常大方自然的人,但在陆辛面前,却有些慌。

    一边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一边在前面引路。

    不过走了几步之后,他故意放慢了脚步,转身敬了陆辛一根烟,然后顺势齐肩向前走。

    “谢谢。”

    陆辛接过了烟,并顺手拿出了ZIPPO打火机。

    这个胖子看得一阵牙疼。

    “单兵先生,我们现在做的可都是合法生意……”

    一边走,他一边有些心虚的介绍道:“当然以前也是合法的,只是在上报这个环节,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疏漏……唉,也是因为这个疏漏,我上面的好几个人都已经去开荒了……”

    “现在,我们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工作模式。”

    “一边,遵循城防部的指示,为大众免费提供精神辅导与一些简单的精神污染预防工作,算是造福社会。另一方面,也是深入大众之中,一有不好的苗头,立马跟上面汇报……”

    “就比如,上次警卫厅的人一来,我们全部都配合调查,证实没有问题……”

    “……”

    听着这个胖子的话,陆辛微微皱了下眉头,坦然向胖子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啊?”

    胖子大吃了一惊,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怎么会?”

    陆辛诧异道:“那为什么我感觉你有些心虚?”

    胖子额头上的冷汗滚下来了一层,我是心虚嘛,我明明是害怕!

    ……

    ……

    还好陆辛只是对他的异常反应,提出了合理性的怀疑,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边留意着身边的娃娃,免得她不小心露出了自己的脸,一边向前走去。

    很快,他便在走廊的尽头,一扇自动感应的玻璃门后,看到了那个做心理辅导的教室。

    教室里人很多,大都是一些妆容精致的中年女子。

    其中,也可以看到一些精神较差的年青男孩子,和一些坐的板板正正的女孩。

    前面,是一个硕大的写字板,正有一位穿着衬衫,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在向他们授课:

    “精神方面的疾病,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误区,不要将精神病,当成是一句骂人的话,也不要将它当成是一种难以启齿的事情,其实这与感冒、发烧,脚气,是同样的症状。”

    “这就是一种病,需要调养,治疗,更需要正视它。”

    “……”

    下面的人做什么的都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了进去。

    刘胖子擦了擦汗,向陆辛道:“听听,讲的多好?”

    陆辛点了一下头,从教室的门口,向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他就默默的退了回来。

    “这就要走了吗?”

    刘胖子明显松了口气,拿出一包烟来让给陆辛,脸上已经堆起了要送客的笑脸。

    “还要等一会。”

    陆辛平静的接过了烟,但没有立刻就点上,而是扶了一下戴在左耳上的耳机,道:

    “陈组长,这里有问题,我看到了两个精神有异样的人。”

    “请问,我是直接将她们清理掉,还是先带回去?”

    “……”

    “什么?”

    刘胖子呆了一下,脸色异常的古怪。

    “……确定?”

    似乎是因为陆辛的口吻太正常的缘故,陈菁都反应了一下,才急忙问了出来。

    陆辛再次向教室内看了一眼,道:“确定。”

    “控制局面,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陈菁的声音明显焦急了起来,可以听到她在那里立刻下令:“特谴小队,立刻上去。”

    “通知城防部,立刻封锁整个大楼。”

    “还愣着做什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