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三十章 工作不一样
    “怎么会出了这种事?”

    沈部长大步匆匆,走进了另外一间办公室。

    这时他的脸色铁青,在自己忙于负责海上国专家团队来访的安保事宜时,忽然有另外一件紧急事务等自己过来处理,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事情,但越是这样,越说明了事情的紧急。

    这个办公室明显是临时准备出来的。

    但墙上悬挂的液晶显示屏,却比青港城东门钢铁吊桥位置的还多。

    上面,皆是密密麻麻的画面,其中,有的是身穿防护服的武装人员封锁一栋大楼的举动,有的是被抓捕的人惊恐挣扎大喊的画面,也有的是一间间审训室里,被抓捕的人痛哭的场景。

    这样的画面排布在一起,让人从心理上,就感觉到了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是特清部的陈大校……”

    早就等在了这个房间里的工作人员,立刻汇报道:“她已经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向接近一百个主城公民下达了抓捕命令,并且封锁了三栋大楼,两个商场,一个行政厅……”

    说到这里,他都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口水,才道:“而这,还没有结束。”

    “如今,特清部可以直接调动的武装人员,以及奉命配合她们行动的警卫厅警员,都已经接到了特清部的命令,加入到了对目标的抓捕与审讯、关押隔离工作之中,人手严重不足。”

    “现在,她已经向上面提交了对于这次异常事件的报告,并请求得到城防部的支援。”

    “……”

    “抓了这么多人……”

    性烈如火的沈部长,在这时候脾气居然奇异的压制了下来,道:“什么原因?”

    “在她提交的紧急报告上,说的是不明来历的异常污染。”

    工作人员将一份报告放到了自己手上的文件最上方,方便沈部长随时拿过去翻阅,但口中却在快速而完整的汇报:“所有她现在正在抓捕的人,都被怀疑受到了某种异常污染。”

    沈部长脸色深沉,一把拿过了文件。

    工作人员继续汇报:“此事件已经同时发往了苏先生与最高行政厅。”

    “但如今面临的问题是,因为事发突然,而且这些被抓捕的人中,也有不少都是行政官官员的家属,或是城里各大集团企业的人,现在特清部还没有办法给他们一个解释。”

    “如今,这些人已经感受到了害怕,通过各种渠道投诉与要求放人。”

    “行政厅的电话几乎都要被打爆,警卫厅门前也已经有人聚集起来要求放人。”

    “如果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

    “让他们闭嘴。”

    沈部长回答的异常坚决:“无论是谁,受到了污染,都照抓不误!”

    “是……”

    工作人员咽了口口水,道:“可问题在于,我们……无法证明他们受到了污染。”

    “嗯?”

    沈部长猛得抬头,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

    ……

    “组……组长,抓捕的人太多了……”

    青港主城城心,最繁华的大道上,早就已经赶了过来,与陆辛汇合的陈菁,正紧紧的攥着对讲机,沉默的看着眼前好几处已经引发了恐慌的抓捕场面,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

    在她身边,一位全身武装的战士都有些担心:“继续抓捕,就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权限。”

    陈菁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是看向了前面的车。

    在那辆车里,陆辛正静静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将所有他看到的人指了出来。

    这已经不是陈菁自己可以转达的,所以她直接安排了一个信息分析小组,代为记录。

    只要被他指出来的人,就会立刻抓捕。

    这本来是一个很合理的工作安排,只是没人想到,需要抓的人这么多……

    而面对着手下人的担心,陈菁也清楚的意识到了问题重点在哪里。

    她转过身,低声问道:“对这些被抓捕的异常者,审讯结果怎么样?”

    “没有结果……”

    手底下的武装人员道:“所有被抓捕的人,都进行了加急的检测与审讯。但却发现,他们都看不出半点异常,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力量方面的检测,都没有出现超出正常值的波动,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抓捕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而这,也是我们感觉到担心的地方……”

    “主城的人和卫星城不一样,我们无论是抓捕,还是询问,都起码需要一个理由。”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质疑我们为什么要抓人。”

    “就连行政厅,都已经快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

    “找不到异常的地方……”

    陈菁一时沉默,没有多说话。

    她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问题会出在哪里。

    包括之前抓捕肖远的后妈陆唯唯开始,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征兆。陆唯唯没有异常,连最擅长分辨这一块的看门狗都看不出来,但是,陆辛可以看出她的异常,并且在抓捕之后,经过了审讯,也确实发现了陆唯唯曾经接触过疑似与污染事件有关的“神秘许愿事件”。

    但陆唯唯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且是刚刚得到了入住主城资格的人。

    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已经抓捕的近百人,而且,还有很多的人,没有抓捕成功。

    短短两个小时之间,许愿事件,就已经成了可以波及整个主城的大乱。

    而直到这时,她还没有找到证据。

    ……

    “对他们有没有接触许愿事件的审讯,得到了什么结果?”

    陈菁快速而冷静的发问。

    “审讯出了几个,承认确实曾经接触过类似的许愿事件。”

    手下人汇报:“但更多的人矢口否认,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或是设备,一一验证他们的真伪。甚至现在还有大量的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审讯。只凭之前关于神秘许愿事件的调查报告,与现有的几份审讯报告,很难说服行政厅与城防部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一来,我特清部能够调动的人,如今大部分都在东海大酒店,负责高级人材培训会议的安保工作。二来,我们也不能再抓了,我们已经影响到了主城的运转,继续抓的话……”

    他沉默了一下,才道:“有可能会让别人认为我们怀有异心。”

    “……”

    陈菁沉默了下来,慢慢道:“城防部怎么说?”

    “还没有给出答复。”

    “我知道了。”

    陈菁轻轻点头,然后向着前方那辆已经停下的车子走了过去。

    ……

    ……

    “为什么不继续抓了?”

    这时候的陆辛,正坐在了副驾驶位置,看着前方繁华的街道。

    他看到,身上有着怪异的人越来越多了。

    感觉中,自己就好像已经进入了一处恐怖的乐园,满大街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自己身边虽然有着有不少人,但与这庞大的怪物数量比起来,却少得可怜,根本无法撼动它们。

    尤其是,在这种混乱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时,他意识到车子停了下来。

    于是,他正在认真的一个一个,把那些人指出来的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

    “单兵,还有多少异常者未被抓捕?”

    陈菁的身影,出现在了副驾驶的外面,目光冷静的看着陆辛。

    “还有很多,前面那个正在拿着数码相机拍摄抓捕场面的人男生就是一个。”

    陆辛老老实实的回答,尽量解释的清楚:“而且,随着我们进入城心位置,遇到的人越多,我看到的有异常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在我现在看到的前方,就有十几个人明显有着这样的问题。这还是第一次有异常出现在我面前,这么多人,这么近,却只是看着他……”

    陈菁微一沉默,道:“除了看见,你还有没有别的凭证?”

    陆辛摇头:“没有。”

    陈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道:“如果只是看见,很难说服其他人。现在我们抓捕的人已经很多,而且无论通过任何一种检测方式,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常。所以,现在我想向你确认一下,你现在……对你直接看到的这些身上有异常的人,确定他们受污染的把握有多少?”

    陆辛似乎有些不解,转头看了陈菁一眼。

    迎着陈菁那张将所有负面情绪都移除了的脸,他缓缓点头,道:“你们是不相信我吗?”

    陈菁忽然有些紧张。

    “我可以理解。”

    陆辛接着开口,甚至脸上也露出了温的笑容:

    “最一开始出现家人的时候,我自己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不然的话,别人为什么看不到,只有我能看到?”

    “现在也是一样。”

    “如果我看到了他们的异常,但你们却检测不出异常的话,你们会怀疑我也是合理的。”

    “只是对于你现在问我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

    “……”

    说着话时,他抬头看向了前方,道:“毕竟,发现异常,并指出他们出来,是我的工作。”

    “但是相不相信我,可是你们领导的工作啊……”

    “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