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代号为“暴君”(二合一求月票)
    “咻咻咻……”

    同样也是在妈妈们伸出剪刀,剪断了某种联系的时候,那红斗篷的精神怪物,顿时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空气里有无数绷紧的细丝猛烈收回时划破空气出现的声音,那红斗篷的精神怪物原本站在了大楼的旁边一动不动的身躯,也出现了明显的摇晃,像失去了束缚。

    再下一刻,像是反弹一下,这精神怪物的身上,再一次释放出了剧烈的波动。

    与之前那种每隔一分钟左右释放一次的波动不同。

    这一次的波动,明显强烈了很多,而且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红色光芒。

    就像是那些构成了它的丝线,同时活了过来,并且疯狂的涌向四面八方。

    但在这种蕴含着可怕能力的冲击散向四面八方时,它们最先遇到的,是妈妈。

    无数个妈妈,站在了周围的楼底,地下,公寓的玻璃窗后面,废弃的汽车顶上,商场旁边的咖啡店里,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点。在红月的照耀下,她笑的温柔而且迷人,所有的冲击力冲到了她的身上时,都像是遇到了一种无法突破的墙,然后被她们给阻挡了下来。

    这些丝线无法冲过她的位置,反而被撞的倒卷了回去。

    这里面甚至看不出力量冲撞的痕迹,只是顺其自然,因为她在,所以过不去。

    这怪物身上的丝线,无法再与这座城里的其他人产生联系。

    ……

    除了陆辛。

    陆辛就站在大楼楼顶,距离这只怪物最近。

    所以他非但受到了冲击,甚至受到了比原本更多的冲击,最一开始,只是有一条丝线连系在了他的身上,但这时候,却一下子有无穷无尽的丝线,同时扑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

    那是一种空虚到了极致,便让人感觉痛苦的感觉。

    这种痛苦不真实,不是什么真正存在的伤口,也不是因为受到了什么事情的打击。

    它就是一种无法言明的空虚。

    让人感觉整个人像是飘在半空,落不着实地。

    这样的情绪,每一秒钟,都会融掉自己所有对这个世界的渴望。

    而失去了所有的渴望,想到的便只有一个结果。

    死亡!

    空虚到了极致,死亡反而是唯一让自己感觉真实的东西。

    就连陆辛都生出了这么一点想法,想要将手伸进袋子,去掏出一把枪来。

    然后,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

    “呼……”

    感受着这种强烈的情绪冲击,陆辛轻轻发出了一声满是绝望的叹息。

    他没有再请求妈妈过来帮自己的忙,因为他已经有了别的决定。

    在他的心里,有一扇门。

    原本,陆辛只会到了完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打开它。

    但这一次,陆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打开了它。

    所以,在这无穷的丝线,刚刚笼罩住了陆辛,空虚感将其淹没时,他身后那道被红月照射出来的影子,就已经变得异常的黑暗,仿佛将周围的阴影,全部吸收了过来,两倍甚至三倍五倍,十倍于其他阴影的黑暗,出现在了他的影子里,周围一下子多了种阴森森的感觉。

    那道影子,忽然有一双眼睛睁开了开来,异常的血红。

    “嘣嘣嘣……”

    在这影子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连串细密而清脆的声音在陆辛周围响起。

    那是所有连系在了陆辛身上的丝线,同时崩断。

    已经笼罩在陆辛身上的被崩断,正在冲击过来的也被弹开,在这一片看起来可怕而汹涌的冲击中,陆辛的影子睁开眼的一刻,所有的力量,都被隔绝,绕着他向两侧流了过去。

    似乎是一种极为私密的态度,不允许任何其他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范围。

    “呵呵呵呵呵……”

    干巴巴的笑声响起了来,那道影子,猛然之间站起,仿佛要包裹到陆辛身上。

    但这一次,陆辛忽然转过了身来,俯视着自己的影子。

    他戴着眼睛的目光,显得太过平静,所以,那个被他看住的影子也像是出现了片刻的犹豫,没有直接将他包裹住,而是暂时性的,压抑住了不停涌动的力量,继续留在了地面上。

    血红色的眼睛直视着陆辛的眼睛。

    “这一次是需要你来帮忙的。”

    陆辛看着自己的影子,平静的说道。

    他的耳中,仿佛听到了空洞洞的笑声,充满了不屑。

    而且地上那影子,像是黑色的潮水一样涌动着,颤抖上,似乎要蔓延并包裹住陆辛。

    “你别这样笑。”

    陆辛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你这样的笑声,会让我觉得相信你是件错误的事情。”

    影子的头部位置,眼睛里的血红色似乎更浓郁。

    陆辛可以听到有声音压抑着怒气,冷笑:“你真的会相信我?”

    “当然,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陆辛耐心的说道:“一家人,总是要相互扶持的,彼此提防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其实我也知道,只要有机会,你就会离开这个家,我也无数次的想过,逃离这个家,但最终,你没得到机会,我也决定接受自己的家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么提防着彼此?”

    “我们换一种更好的相处方式,一起帮助彼此,不是更好吗?”

    他说出了最后这句话时,显得非常真诚。

    就连那影子,也沉默了半晌,背后的红月投下来的光芒,将这影子勾勒的异常清晰,如果仔细看去,便可以看到这影子里面,有着一片一片的,像是波涛一样的黑色涟漪。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因为你得到了第二阶段的关键物品,有了底气吗?”

    影子沉默了良久之后,忽然声音更为剧烈,有着更强的怒意。

    “不是。”

    陆辛摇头,道:“我是为了更好的跟你交流,跟家人相处,才追求的第二阶段。”

    “我因为相信你,才跟你说这些。”

    “而我相信你,便是因为,每次接近了你,我都会感受到你的感受……”

    陆辛慢慢说着,目光看向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我在你身上感受到的不是愤怒。”

    他顿了顿,道:“是痛苦。”

    “那种痛恨自己无力,痛恨自己是废物的痛苦。”

    “……”

    影子忽然像是怒浪一样掀了起来,足足暴涨了两三米高,直接将陆辛笼罩在了里面,这巨大的声势,直接将身后的红斗篷精神怪物辐射过来的力量都冲击得向着另外两个方向扩散了过去,影子站了了起来,缠住了陆辛的脖子,血红色的眼睛与他相对,似乎要将他撕碎。

    “你胡说八道……”

    “你是个废物,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

    陆辛忍受着影子里传递过来的躁狂与愤怒,以及潮水般的痛苦的意志,保持着自己的平和,道:“我可能知道的确实很少,毕竟我连很多记忆都消失了,家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我仔细的想过,总算是确定,自己还有一种东西是真的。”

    他指向了自己的心口。

    因为影子这时候有大部分与他重叠,所以他指向自己的心口,也就指向了影子的心口。

    他道:“我的感觉是真的。”

    这话里的真诚,让影子的狂躁平复了稍许,但还是颤抖个不停。

    “所以,我才要跟你说这番话。”

    陆辛放下了手,平静而认真的向影子看了过去:“我会真正的把你当成是家人,与你互相帮助,感受你的感受,排谴你的痛苦,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足够的力量,我会帮你摆脱这种痛苦,就算我有没有这种力量,也会一直努力去做,做那些家人应该去做的事情……”

    “你呢?”

    他的脸色太过平静,反而渐渐变成了一种接近于冷漠的表情,眼睛里有种异样的光芒:

    “我现在,真的是非常真诚的请求你,希望你可以像个真正的家人一样……”

    他微微咬着牙,盯着自己的影子,表情有些阴森,话语却很温柔:

    “你是愿意答应我,还是……”

    “……硬要搞得一家人都不痛快呢?”

    ……

    ……

    “嗡……”

    红斗篷的精神怪物,摇摇晃晃,微微睁开了眼睛。

    一只苍白的手掌,沉重而缓慢的提了起来,向着陆辛抓下。

    很明显,刚才陆辛对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情绪的排斥,吸引到了他的注意。

    他身躯一百二三十米高,手掌也大的出奇。

    沉重而缓慢的抬起,抓向了楼顶的陆辛,就直接将空中的红月也挡住了。

    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被一种绝望而深沉的精神力量构成。带着一种让人从心底感觉到绝望的气息,从半空之中,向着陆辛,或者说大楼楼顶抓了下来。

    这时候的陆辛,背对着红月,也背对着这只红斗篷的精神怪物。

    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自己脚下,那一条被红月拉长的扭曲变形的影子上面。

    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精神怪物的攫捕。

    呼喇喇……

    顶楼上的泥灰与水砖,被这红斗篷的精神怪物盖落过来的大手,所引动的杂乱精神力量,揭去了一层又一层,平整的楼顶,一下子变得坑坑洼洼,破烂不堪,直接掀到了陆辛身边。

    下方,正死皮赖脸抱住了这只怪物的妹妹,有些担心的向上面看了过来。

    大楼对面,一栋三层小楼的窗户后面,妈妈的眼神也像是有些担忧。

    不过她担心的不是陆辛,而是另外一件事。

    ……

    “嗤!”

    就在那只精神怪物即将抓到了陆辛头顶上时,陆辛转过了身来。

    仿佛被这一片凌乱的精神力摧动起来的力量吓到,所以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抵挡。

    他的手与红色斗篷的怪物那只手相比,差距悬殊到了极点,当然挡不住。

    但是在他抬起手来时,身后的黑色影子也动了。

    他身后那一条有着一双血红色眼睛的影子不停的变大,而像是活物一般,直立了起来,随着他的抬手动作,那只影子,也跟着抬起了手,直接撑在了精神怪物的大手之下。

    然后,整栋大楼发出了令人牙酸的钢筋混凝土扭曲的声音。

    所有的玻璃,在这一瞬间,同时爆碎开来,碎片四溅。

    精神怪物的大手,被陆辛的影子挡了下来。

    在黑色影子的笼罩下,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红斗篷的精神怪物,眼睛里布满血丝。

    红斗篷的精神怪物,似乎没有一般的精神怪物那种灵动,只有一种空虚到了极致的漠然。

    但是迎着陆辛的目光,一种毕竟属于活物的特性,还是让它下意识的开始收回自己的手,这或许是基于一种执念,毕竟只有收回了自己的手,它才再次抬起手,向陆辛挥落。

    但当它开始抬起自己的手时,却发现手掌已经抬不起来了。

    站在了楼顶的陆辛,用自己的影子,挡住了这一只虚幻的手掌,仔细看的话,却又不是挡住,而是黑色的影子,与红色的手掌接触,有丝丝缕缕的黑影,渗进了对方的手里。

    “去你妈的空虚……”

    陆辛忽然开口,声音空洞,却有着一种兴奋而残忍的感觉。

    紧接着,他忽然向后一拉,将那只影子的手臂扯了过来。

    因为力量够大的缘故,甚至连那一只足有一百二三十米的精神怪物,也已经被他拉扯的微微一动,好似一个趔趄。

    紧接着,陆辛身边的影子,像是有无数的光源在变化。

    影子随之变得扭曲,而且不停的膨胀起来。

    原本位于陆辛身后的影子,忽然转向了前方,直接铺到了红斗篷精神怪物的身上。

    因为红斗篷的精神怪物,实在太大,即便是这影子,也无法完全的覆盖住它。

    但这已经够了。

    影子覆盖了过去,笼罩住了红斗篷精神怪物的一只手臂。

    从手掌到肩胛骨位置,完整的手臂。

    而影子的顶端,还依稀能分辨出,是一个人形,只是那人形,这时候已经抬起了手,手里延伸出了一个长条形的东西,如果从形状来看,会发现,这像是一柄用来做菜的刀……

    陆辛抬手,向前挥出。

    影子也随着他的动作,挥出了手里的刀。

    “嗤啦”

    那红斗篷的怪物,长达几十米,粗也有三四米的胳膊,忽然就整个的从它巨大的身躯之上分离,轻轻的向下跌落了下来,有种活性正在从这条胳膊上面飞快消失的感觉……

    “咯咯咯咯……”

    下面传来了兴奋的笑声。

    那是刚才一直在重复着污染这只精神怪物,然后又被这只精神怪物弹飞的妹妹。

    她看到了这只精神怪物的胳膊正在跌落,顿时兴奋的向空中冲了上来。

    用力的张开怀抱,将这条手臂抱住。

    再下一刻,这条手臂已经迅速变得扭曲,上面出现了无数道缝缝补补的痕迹。

    “这个好玩……”

    妹妹兴奋的大叫,双手抱着这条手臂,用力向红斗篷的怪物身上抽打了过去。

    “嗡……”

    被打中的地方,红斗篷怪物的身躯,明显出现了扭曲。

    “呵呵呵呵……”

    陆辛眼睛血红的盯住了红斗篷的精神怪物,周围的影子张牙舞爪,凌乱不堪。

    他指着红斗篷的精神怪物,狠狠骂道:“废物!”

    “啪……”

    那红斗篷的怪物,仿佛察觉到了陆辛,或说陆辛身上那黑色影子的可怕。

    它仍是漠然的注视着前方,但是在他被斩断的肩胛骨位置,顿时有很多红色的触手延伸了出来,就像是一丝丝的碎肉。只是这些碎肉,每一根都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力。

    它们蛇一般的缠绕向了陆辛的影子,仿佛要钻进影子里。

    但是没有用。

    所有触碰到了黑色影子的碎肉,都瞬间变得枯萎,甚至是痛苦的痉挛。

    “呼喇喇……”

    红斗篷的怪物,伸出了另一只手臂,重重的向着楼顶上的陆辛拍了下来。

    似乎是因为陆辛给他带来了真正的痛苦,所以他的愤怒比之前更重,而且他也成功的,结结实实的将陆辛拍中,连陆辛,带影子,全部覆盖在了里面,扭曲的空气挤压到了一定程度,然后又爆碎开来。巨大的精神力之间的摩擦波纹,似乎可以将任何实体的东西绞碎。

    碎屑纷飞,狂风袭卷。

    他的手掌拍落,然后收回,等着烟尘散去。

    然后它就看到,巨大的顶楼,被他拍垮了两层,只有支棱着的几根泥柱孤伶伶的立着。

    陆辛就站在了其中一根泥柱上。

    他抬头看向了这只精神怪物,脸上仍然带着笑容。

    他刚才被那庞大的精神扫中,但却没有一点异样的反应,像是完全不受影响。

    只是因为周围影物的变化,他的影子反而更凌乱,覆盖的面更广了。

    地形越复杂,影子的面积就越广。

    “呵呵呵呵呵……”

    陆辛忽然发出了空洞的笑声,周围那古怪而庞大的影子,同时向前涌了出去。

    这一次,影子分散的更大,覆盖的面也更广。

    陆辛挥舞起手里并不存在的刀,然后一刀刀的砍落。

    令人头皮发麻的剁骨头声音,在东海大酒店的位置响起,陆辛,或说他的影子,砍的很是认真,每一刀剁下,似乎都能准确的剁在这只红斗篷怪物的精神体最为结实的地方。

    一刀不行就两刀,一直到把这最为结实的地方,剁出了裂隙,又将裂隙变成了分离。

    “嗤!”

    黑色的影子蔓延到了红斗篷怪物的另一条胳膊位置,然后剁骨头的声音大作。

    它的另一条胳膊也跌落了下来。

    黑色的影子蔓延到了他的双腿位置,两条腿忽然从中折断。

    在这黑色的影子蔓延到了红斗篷怪物的脖子位置时,红斗篷怪物的脑袋也落了下来。

    这一只红色使徒,正在被他的影子肢解。

    轰隆!

    庞大的身躯,也必然有着庞大的质量。

    当陆辛身边黑色的影子蔓延了过来,将它整个身体肢解的四分五裂时,它的身体,开始像一栋数十层的大厦一样崩塌,一截一截的坠落。

    断裂与倾塌之时迸发出来的精神力量,将东海大酒店一层一层的钢化玻璃,震成了碎渣。

    无论泥石还是钢铁,都出现了异样的扭曲。

    在崩塌的红色使徒面前,陆辛站在了酒店的楼顶,低头俯视着它。

    高高在上,而且脸色有些鄙弃。

    ……

    ……

    “那是什么……”

    听到了东海大酒店位置忽然响起来的爆鸣响声,苏先生与沈部长脸都微微发白了。

    只有白教授,看似平静的脸上,却有压抑不住的激动:“那是,我对单兵最大的期待……”

    “代号为‘暴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