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第一扇门后(五更)
    惨白的灯光,安静的走廊。

    浅绿色的木门。

    因为有了上一次被强制性进入潜意识梦境的经验,所以这一次陆辛在被扯入梦境时,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他直接就放开了自己的潜意识,由着对方的能力侵入。因此,在感觉周围的画面变得稳定而清晰起来时,他也非常顺利的,再次来到了那条,神秘而苍白的走廊。

    进入这个梦境的第一时间,陆辛就是伸手向后抓去。

    他抓住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转头时,就看到了一个水汪汪的无助眼神。

    这是那只有着造梦系力量的怪物。

    因为之前陆辛曾经在肖副总的身上,看到了造梦系的力量,那么,他也很确定,在这个海上国的S级能力者引出来的精神怪物里面,也必然会有一只类似的,造梦系的怪物。

    所以他一直在耐心的等。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这个热心肠的好人。

    所以要赶紧抓住它。

    ……

    ……

    惟一的问题是,那只精神怪物整个都是懵的。

    它有些不理解,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那么吓人?

    更不理解的是,明明是在自己构建出来的梦境里,对方却比自己还熟练?

    而当它意识到了不对劲,想要逃走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抓住了。

    动作有力而温柔,既怕自己跑了,又怕不小心弄死自己。

    在外界,一片混乱之中,陆辛闭着眼睛,站在了无数的精神怪物之中。

    怪物纤细而柔软的触手,接触到了陆辛的太阳穴上,然后陆辛的手又紧紧的攥着它。

    周围的影子起起伏伏,仿佛心情异常的复杂。

    妈妈在精神怪物的群体之中,静静的看着入梦的陆辛,表情有些朦胧。

    ……

    ……

    还是那种扭曲的而压抑的空气,空间深处,仿佛有无数只眼睛,在恐惧的看着自己。

    鼻端有若隐若现的血腥气。

    各种奇怪的声音,在不停的响彻在自己的耳边。

    陆辛强行压下了自己心里的冲动,他让自己保持平静,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他没有耽误时间,直接推开那扇木门,进入了一个有着大量房间的走廊,然后快步经过了那些不管有着什么样的奇怪,但都已经空了的房间,来到最后三间仍紧闭着的房门前。

    第一个房间的门仍然紧紧闭着,里面光线很暗。

    向里张去,仍然可以看到撕碎的玩具,与绫乱的手术台。

    想起了上一次进入梦境时,在这扇门后看到的,那双倒吊着的,只有眼白的眼睛。

    陆辛深深吁了口气,压下心里仿佛已经快要溢出来的紧张。

    然后他握住了这个房间的把手,用力推开。

    “唰!”

    在陆辛随着自己推开这扇门的动作,进入了这个房间时,一片白光迎面而来。

    陆辛的脑袋里,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待到这种耀眼的白光散去,陆辛才慢慢的看清楚了这个房间里的画面。

    他看到,这是一间忙碌的手术室,有着惨白的灯光,与各种精密的仪器。无数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在这个房间里,忙碌的来回走着。周围机器的滴滴声,以及这些人偶尔的交谈,让这个房间里,充满了一种焦急而压抑的氛围,让人的心脏感觉异常难受。

    “汇报十七号实验体生命特征。”

    “一切稳定,甚至还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真离谱,切成这样了,生命特征反而更好,这还是人吗?”

    “……”

    在这些人莫名有些刺耳的声音里,陆辛的目光穿过他们,看到了一张手术台。

    手术台上,躺着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孩。她的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管,穿着一件沾满了血污的白裙子。头发绫乱,有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打湿了她的头发。

    她的胸膛已经被切开,很多突兀的伤口,出现在了她身体的各个部分。

    最离谱的是,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她的身体,双手与双脚,居然还被固定在了手术台上。

    “我们需要找到她可以自如控制自身、伤口快速复原的原因。”

    “这根本已经不像人了啊,看着她爬在墙上的样子,我还以为是遇到了贞子……”

    “贞子之所以恐怖,就是因为她是鬼,拥有超乎常人的力量。”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开这些力量的秘密。”

    “……”

    陆辛的大脑,忽然出现了微微的晕眩,太阳穴有种突突跳动,搅动大脑的感觉。

    感觉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

    自己不像是在梦里,而是处于真实的世界。

    “嘀嘀……”

    忽然之间,有刺耳的仪器警报声响了起来。

    “哎呀不好……”

    有护士吃惊人的声音响起:“麻醉效果失效了,她居然提前醒过来了……”

    “要不要再次进行麻醉?”

    “……”

    房间里,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托了一下镜框,冷漠的说道:“不可以,实验已经开始进行,基础数据已经记录,这时候再度注入麻醉剂,会影响到我们的检测结果……”

    有人吃了一惊:“那怎么办?”

    “实验继续。”

    中年男子冷静回答:“反正她现在没有挣脱的可能,还可以顺便检测她对疼痛的感知度。”

    “是,手术加快。”

    房间里,瞬间响起了女孩的惨叫声,与手术刀划过皮肤的嗤啦声。

    ……

    一种无法形容的愤怒,忽然冲击进入了陆辛的脑海。

    很久以来,他都没有再感受到过那种清晰的感觉。那是仿佛可以直接将自己焚烧干净的愤怒,瞬间便攫住了大脑,将一切的平静打碎,他口中发出了比野兽还要恐怖的大叫。

    他拼命向前冲去,双手笨拙的挥舞。

    他想要将这个房间里,所有人都抓住,撕碎,想将这一切都消灭的干干净净……

    “嗤啦……”

    他伸手抓过去时,所有的画画都开始崩碎。

    就好像,自己的手,是抓在了电视显示屏上,抓碎了屏幕。

    一切的画面与人物都开始扭曲,破碎,并且消失。

    最后留在了陆辛视野里的,是那个手术台上,女孩惊恐而又无助的眼神。

    ……

    ……

    “呼……”

    陆辛猛得抬头,就看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正立于东海大酒店楼下。

    在他手里,正捏着那只白色的虚影。

    这时候,那只大眼睛的好心肠精神怪物,已经消底消失了。

    这只白色的虚影,也已经变得黯淡破败。

    他像是一团发皱的白纸,已经被自己撕得破破烂烂。

    “滋……”

    他脸上戴的眼镜,左眼处的镜框位置,开始出现了红色的“警告”两个字。

    与此同时,陆辛能够感受到眼镜的镜框,正在变得冰冷,似乎自己的体内,正有某种异样的情绪,在飞快的抽离。他脑海里,不停的出现一种红月下的疯狂世界,快节奏的闪烁。

    这使得他那种无法遏止的怒火,正在飞快的涌向某个地方。

    就像是着火的人,跌入了一片冰湖之中。

    身上的火焰正在被吸走,熄灭。

    半晌之后,陆辛平静了下来,他轻轻摘下了眼镜,打量了这红色木质的镜框,设计的看似拙朴,但又在很多地方,表现出来了一种奇怪的科技感的眼镜,心里确定了什么。

    半晌之后,他再次将这个眼镜戴上了。

    沉默着,他抬起头来。

    头顶上的红月,这时候显得出奇的圆,明明这个日子,不该是圆月的时候。

    但在红月异常鲜艳的光芒下,陆辛的影子也出奇的大,且黑暗。

    “该高调的结束了……”

    陆辛心里默默的想着,转身向高楼上走去。

    随着他登向高处,身体后面,被红月照出来的影子面积,也成倍成倍的增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