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四千字)
    不了解荒野的人,独自一人离开高墙城,当然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但陆辛想着,自己已经有过一次出城的经验了,那应该就不能算是太危险了。

    第一次出城,外面给自己留的印象还好,虽然黑水镇子确实显得乱了一些,但镇子上的蛇爷很讲道理,待人也热情,不仅配合了自己的工作,临走的时候还送了不少土特产。

    就算是开心小镇……

    ……这个就算了,开心小镇这样的地方,能避开还是要避开。

    ……

    “眼镜。”

    骑在摩托车上,驶出了钢铁吊桥。

    陆辛望着前方一路蜿蜒扭曲向了未知处的道路,轻声喊出了几个字:“地图。”

    眼镜的左边镜片上弹跳出一堆数据,然后向中心集中,最后交汇成了无数线条与方格。

    这是一幅庞大的地图,几乎囊括了整个北方大地。

    地图先是不停的缩小,然后形成了一个箭头,初始是青港城,终点是中心城。

    又自动开始放大,变成了1比100的比例,清晰的绿色线条,一直延续向前,指明道路。

    “真先进……”

    陆辛嘟嚷了一声,然后启动了车子。

    上一次他与壁虎一起出城,用的还是青港的军事地图。

    但这一次,有了这副“凝视”眼镜,就更省心了。

    韩冰帮自己做了数据,最后录入到眼镜的系统之中,可以及时调用。

    据韩冰所说,这个数据,不仅可以帮自己规划最佳路线,还会标识出途中会经过的聚集点与废弃城市,以及这些城市或是聚集点的危险等级,方便自己避开,或是及时补充物资。

    对于在荒野上行走的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为如果在半路上没油了的话,是需要自己推着车走好久好久的。

    当然,陆辛还是准备了一份纸质地图,以免眼镜丢了。

    除了地图之外,韩冰也告诉陆辛,作为他的信息对接专员,她会一直将电话带在旁边,无论什么时候,任何时间,只要陆辛遇到问题,都可以给她打电话过来,请求信息支持。

    想想还挺感动的。

    ……

    “呼……”

    青港城主城的某间会议室里,白教授通过显示屏,看着陆辛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他摘下眼镜,揉了一下眉心,道:“现在你们心里什么感觉?”

    苏先生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很想知道他去干什么,又不想知道他去干什么。”

    “嘟……”

    那是沈部长直接扣下了电话的声音。

    白教授笑着戴上了眼镜,道:“老沈这是急着登上战舰了吗?居然连句话也不说……”

    “他可能只是不喜欢这种结果不确定,又完全无能为力的事情而已,偏偏你还要问他。”

    苏先生笑了笑,道:“去往海上国的先谴队已经传递了消息回来,你知道结果了吗?”

    白教授点了下头,道:“是不是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

    “何止不一样?”

    频道里,苏先生叹了一声,道:

    “我们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战争,但先谴队到了海上国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准备抵抗。”

    “他们的情况,根本就已经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在先谴队表明了身份之后,他们第一件事,便是拿出了叶老与那位能力者的通缉令,与他们划清界限,并且强烈表达了想要加入我们青港的意愿……”

    “我才明白,原来那老头子,果真对自己够狠。”

    “……”

    这些事似乎出人意料,但白教授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的神色,道:“所以,如果老舰长成功,海上国就会正式入侵,接管青港,如果老舰长失败,他们就立刻集体归降,加入青港?”

    “这位老舰长,果然是在用自己的命,替海上国谋取最后的一线希望啊……”

    “不过,他们就不担心,青港会因此生恨,对海上国的平民展开疯狂报复?”

    “……”

    “他们想的很周全,各方面的消息早就传递出去了。”

    “如果青港真这么做了,会受到比这场袭击还要大的名誉上的损失……”

    苏先生平静道:“另外,纵然青港心里对他们确实有恨意,但面对一群手里连枪都没有妇孺老弱,我们也实在下不了手,那位老舰长应该也是摸透了这一点,才决定放手一搏。”

    “这算是,欺负我们讲理?”

    “……”

    “只剩了妇孺老弱?”

    白教授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捕捉到了重点。

    苏先生在频道里,低低叹了口气,道:“对,剩下的那些,我想应该已经不算是人了……”

    “这就是那位老舰长所说的诅咒吗?”

    苏先生很快就想到了关键,轻轻叹息了一声。

    然后他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老舰长很大方啊,一下子给了我们这么多研究材料……”

    “……”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羊儿的凶残难以想象……”

    一边小声的唱着歌,陆辛一边驾驶着摩托走在了小路上。

    他这是在学壁虎,通过唱歌打发路上的无聊。

    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唱的不如壁虎那么有激情,歌词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上次和壁虎一起出城,妈妈和妹妹还坐在了后座上,大家可以一起说话聊天,看妹妹被甩出去,但这一次,无论是妈妈,还是妹妹,都没有陪着自己赶路。

    可能是因为这辆摩托车已经装得满满当当的缘故吧,后座放了物品箱,两侧也分别挂着机械狗和武器箱。妈妈要坐车的话,就只能盘腿坐在后座了。

    她明显是很嫌弃这种不优雅的坐姿的。

    至于妹妹,原本她可以坐在车把上,但她最近好像因为有了新玩具,也不黏着自己了。

    于是,说好一家人去探亲的,结果就剩了自己骑着小摩托嘟嘟嘟的赶路。

    现在他走的是一条运输车队经常走的路,因为往来车辆太多,而维修又有些跟不上的缘故,道路开裂、坎坷,车开的快了就扬起一片土,把自己银亮色的保检杠都蒙上了一层灰,道路两边倒是郁郁葱葱的野草与成排的高大树木,但是静得只有自己摩托车的发动机声。

    ……

    一千四百公里……

    这是地图上显示的青港到中心城的距离。

    之前韩冰帮自己做的规划中,她建议自己每天最多跑四百公里,就要找地方休息。

    荒野之中赶路,不能太急躁,不然会出事。

    照这样算,自己差不多要四天左右才能赶到中心城,冷不丁一算还好。

    至于到了中心城之后怎么做,陆辛还没想过。

    他手头上,如今只有一个找到了那个叫陈勋的人的地址,而这个地址,还是之前那什么“潜行者”找到他时的旧地址,现在想必已经人去楼空了,但陆辛相信自己可以找到他。

    至于中心城,作为十二个高墙城联盟的中心点,月蚀研究院的所在地,也是如今高墙城联盟的中心,最繁华的高墙城之一。陆辛觉得,那里的人一定也会很讲道理,虽然自己一个人就这么跑过去找人,但那里,或许会有很多乐意帮助自己,给自己提供便利的人。

    ……

    到了中午时间,陆辛在一片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周围巡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捡了一些干柴,用打火机点燃了,将一个便携式小铝锅架在火上,给自己煮了锅泡面。

    里面挖进去了一大块牛肉罐头。

    吃完之后,他喝了点水,拿土填上了火堆,收拾了器具,继续赶路。

    虽然是第一次出城,但他还记得上一次出城时壁虎教给他的注意事项,执行的很认真。

    下午到了四五点钟时,陆辛开始在地图上搜索能够过夜的地方。

    据说,红月升起之后,荒野之中时常会出现一些神秘的东西,让人遇到难以理解的危险。

    所以,在荒野里赶路的人,最好在红月升起之前,就先找好地方驻扎下来。

    虽然陆辛觉得这样的说法的不怎么符合科学定理,但还是遵守了这条荒野赶路的原则。

    再说,赶路到了四五点钟,就提前找地方休息,是韩冰帮自己做的计划。

    对这个计划,也是有科学依据的。

    自己不需要休息,摩托车也需要休息啊……

    ……

    他的摩托车油箱经过了改装,装满油后,差不多是十升,能够支撑自己跑三百公里左右。此外,自己又带了一个大约十五升的油桶,全部加上,就可以支撑自己跑七百多公里。

    理论上,陆辛中途只需要找地方加一次油就可以。

    但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水。

    摩托车单车出行,负重量是经过了仔细计算的,所以他只带了三瓶一升装的瓶装水。

    中午煮面用了一大半,牛肉罐头吃多了,又有点渴,干脆给喝完了。

    剩下两瓶水肯定不够的,要找地方补充。

    自己这一路上过来,倒是没有看到什么水源,况且就算找到了,过滤也很麻烦。

    所以,找到一个聚集点,休息并补充水源,是最好的选择。

    ……

    “眼镜,显示周围的聚集点……”

    随着陆辛的声音落下,眼镜上的画面开始变化了起来。

    很快,就显示出了两三个不同的点,有的闪烁着红光,有的闪烁着绿光,有的是黑点。

    这代表着不同的危险程度,闪烁红光的,肯定有武装力量盘踞。

    黑点的,那没有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并且随时准备好开火与减员,便不要想着进去。

    陆辛是去探亲的,又不是打仗,于是他直接选择了闪烁着的绿光。

    距离这里三十公里左右,差不多能在夜幕降临前赶到。

    ……

    嘟嘟嘟嘟……

    摩托车发出着单调的轰鸣,陆辛直接找了一条小路,从大路上拐了下去。

    前往这处聚集点的路,出人意料的难走,满是坑洼与碎石子。如果自己这辆摩托车,不是特清部研发,用了防钉子的轮胎,陆辛都担心路上的锋利石子会让自己爆胎。

    中间有一段路,他甚至是直接开进了干涸的河床里,然后又推着车子上去的。

    就算是正常的小道上行走,也经过了几处幽暗的森林。

    荒野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森林,经过三十年的疯长,每一处废弃村庄都变成了这样。

    幽森,诡异,厚重,不知道里面蛰伏着什么。

    偏偏,几乎所有的小路,都要么是从这里面穿过,要么是贴着这些地方穿过。

    不过,陆辛总算还是很幸运的,在夜幕降临前的最后时刻,顺利来到了那处聚集点附近。

    ……

    远远看去,发现那是一个窝在山底下的小小村落。

    周围被开垦出来的农田,显示这里确实有人居住,但是远远的看去,不见一点灯火,只有高大浓密的树木遮蔽了所有,就和自己沿途遇到的那些幽暗村庄森林,看不出任何不同。

    “绿化的真好……”

    陆辛感慨,然后嘟嘟嘟的开着摩托车行驶了进去,来到了漆黑安静的村间小路上。

    “有人吗?”

    他停下了车,一脚蹬地,向着两侧黑洞洞的房屋喊着:“我是过来借宿的。”

    周围安安静静的。

    只有头顶上的红月,洒在了这片安静的小村庄上头。

    周围的树木茂密生长,在红月之下,显得有种张牙舞爪般的感觉。

    “吱啊……”

    黑暗里,忽然有一声突兀的惨叫传来,撕心裂肺,刺人耳膜。

    陆辛忙转过身,就看到在旁边一个破旧的房屋顶上,妹妹不知何时出现了。

    她面无表情的抱着那只惨叫鸡,身边还跟着一只没皮的小狗。

    惨叫鸡已经像是撕碎了重新缝起来的,上面有密密的针脚,还明显有些错位扭曲。

    按理说,重新缝合之后,应该就不会再叫了。

    但妹妹这只,不但会叫,而且明显叫的更凄惨了,让人听着像是在哭……

    妹妹一脸冷漠的捏着惨叫鸡,向下面的房间看了看,撇了撇嘴。

    ……

    “妹妹就是妹妹,还知道关键时候来给自己报信……”

    陆辛确定了这个房间里有人,于是直接向那个方向喊道:“有人在吗?”

    “老乡们别害怕,我从青港过来的,就住一晚,明天就走了。”

    “……”

    “唰”“唰”

    这时候,道路两边,都出现了悉悉碎碎的声音。

    有佝偻着身子的人,从黑暗中出现,一眼看过去,起码有几十个,都沉默的看着陆辛。

    他们看起来很奇特,眼睛在黑暗里,像是隐隐发光。

    “果然有人……”

    陆辛心情变好了些,而且这么多人一起过来迎接自己,还挺热情的。161604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