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她又饿了(二更)
    床上的老太太,气的牙齿又已经磨得吱吱作响。

    陆辛却像是没有察觉,摆出了一副专业的讲解态度,道:“大娘,你的小孩真出了问题。”

    “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损伤的特别严重,而且扭曲变形,这是受到了精神污染的特征。”

    “请你相信我的专业,在青港城,我其中一份工作,就是专门处理这样的事。在我看来,现在他受到的影响已经非常严重了,这个村子的条件根本不可能治得好,除非去青港……”

    “……”

    “精神污染?”

    老太太的声音颤着,有些迷茫,又有些关切的重复了这几个字。

    “对的。”

    陆辛点了下头,道:“这是一种新出现的污染症状,精神方面的污染……你能听懂吗?”

    他想解释,但又不抱多少信心。

    当初陈菁解释给自己听,自己都花了一点时间才能理解……

    “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太太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再讲讲……”

    说着,她顿了顿,道:“红月出现之前,我……我是个大学生……”

    “大学生?”

    这话把陆辛听得都愣了一下。

    在他印象中,能上大学的,都是肖副总那样的青年才俊啊……

    自己才只是高中。

    壁虎这样的,好像高中都没有读……

    心里隐隐有些肃然起敬,就认真的看了那个怪小孩一眼。

    在他的视野里,可以明显看出,这个怪小孩,已经出现了一定的畸变,不是他身体上那种人人都可以看出来的,而是精神上的畸变,他的左侧太阳穴位置,长出了一条裂隙。

    当他变得凶狠时,那道裂隙里就会出现一只眼睛。

    陆辛刚才,就是盯着他的这只眼睛,才吓的这个怪小孩不敢把手伸进汤锅里。

    对于特殊污染源与能力者,陆辛已经经过了初级的培训课程。

    只不过,培训课里,并没有像他这种可以直接看见污染的理论,所以陆辛也只好结合了自己可以看见的能力,与培训课里的理论结合着来下判断,认为这个怪小孩受污染很深。

    但是,又还没到失控的程度。

    所以,这时候他应该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候。

    要么成为污染源,要么成为能力者。

    ……但从目前这个情况来看,这个小孩子,明显成为污染源的可能性更大。

    ……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你……请你详细跟我说说……”

    在陆辛细细观察,并且梳理心中的想法时,老太太已经有些紧张了起来。

    “具体怎么回事,应该问你……”

    陆辛想了想,看着老太太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子的?”

    “两……差不多两个月前……”

    老太太声音颤抖着,焦急的说道:

    “村子里,好多人都犯病……都受到了你说的这种污染,但是,他们都没有……没这么严重,就我这小孙子,可怜的小孙子,他就是吃不饱饭,身子不够壮,才这么严重的……”

    “……”

    “两个月前……”

    陆辛沉吟了一下,道:“有没有别的什么事情?”

    看着老太太有些迷茫的表情,他解释道:

    “根据我处理这些事的经验,精神污染的出现一般都会有个比较特殊的开始。”

    “要么就是外来的人,或是什么东西,一下子引发,要么就是你们村子里的某个人出了问题,但他出问题的话,有极大可能,也是经历了某些大变故的,多半让人印象很深……”

    “外来的……”

    老太太顺着陆辛的话想了下去,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力的捶起了床:“有!”

    “是那个女人,那个贱货……”

    “一切都是从她开始的……”

    “……”

    陆辛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等着她说了下去。

    “那个女人,是我儿子从外面捡回来的……”

    老太太咬着牙,眼睛幽幽发着寒光,像是极其厌恶:“我家对她够好了,都没有饿着她,我大儿子还把家里最好的拿给她吃。但是那个女人,就是个祸星,她刚来没多久,我大儿子就在开荒的时候被人打死了。我二儿子要了她,但……但没过几天,二儿子也犯病死了……”

    “我当时就跟老三说啊,不能要她,得埋了她,但老三不听啊……”

    “他跟老四是亲兄弟,结果就为了这个女人动起了刀子。一个被砸破了头,一个肠子都流到了地上,我可怜的老三啊,他当时……他当时就是躺在地上,活活给疼死的啊……”

    “……”

    陆辛只是静静的听着,没说什么。

    “就是这个女人……”

    老太太咬着牙,狠狠叫着:“没有错,就是她来了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染病了……”

    “我……我这就去跟村长说,得弄死她,必须得弄死她……”

    “……”

    到了这时候,陆辛终于有些诧异的开口:“她还活着?”

    “活着,这该死的人还活着……”

    老太太嘶声叫着,似乎连她身边的怪小孩,也给吓到了:

    “这个女人,害死我四个儿子……”

    “一转头,她就勾搭上了村长家的儿子……”

    “臭不要脸,她该死……”

    “……”

    老太太的声音愈发歇斯底里,陆辛掏了掏耳朵,眉头也皱了起来。

    “您先别着急,慢慢的讲讲,讲的越详细,越有利于事情的解决……”

    他温和的向老太太笑了笑,同时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

    一本正经,显得非常专业。

    老太太看着坐在了马扎上准备做记录的他,总觉得有些古怪,但也确实被他温和的表情影响到了,沉默了一会,才森森然的开口,语速确实慢了很多:“那个女人,就是鬼……”

    她的声音,微微颤着,但这不是害怕,而是恨到了极点,牙齿下意识的磨擦:

    “从她来了我们村子,就没发生过好事,她……”

    “她害死我四个儿子,还满村子里勾搭人,甚至……甚至连我这个小孙子也没放过……”

    “你……你若不走,也会被她勾搭……你不知道她有多坏!”

    “现在,满村子里的人都被她迷了,都向着她……”

    “……”

    “你,刚才不还问我们,为什么吃不饱?”

    老太太猛然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脸上的皱纹,像是蚯蚓一样,缓缓的扭曲:“因为,满村子里的好东西,都让她吃了,她吃要吃好的,喝要喝好的,村子里的鸡蛋,猪娃,全让她吃了,村长家的孩子……呸,以前我大儿子才是村长,被他家两个儿子抢了去的……”

    “他们甚至还拿粮食,出去给她换好吃的……”

    “就几亩地,一年能打多少粮食,还要被骑摩托的抢,剩下的……也都败坏光了……”

    “那个女人还不满意,她要吃最好的……”

    “你说……”

    讲到了这里时,她眼睛一下子变得阴森,目光仿佛是阴影,笼罩住了陆辛:

    “所有的粮食,鸡仔,猪羊,都吃光了,他们又会给她吃什么?”

    “……”

    “啊这……”

    陆辛听到了这里,都懵了一下,掀了掀鼻子,自语道:“我说怎么这么香呢……”

    “……”

    老太太沉默了下来,仿佛一下子被陆辛打断了情绪。

    陆辛低头,在小本本上划拉了一会,抬头道:

    “所以,你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吃不上饭的?难怪很多人看起来都营养不。”

    “只不过……”

    他挠了下脑袋,道:“但是肢体不协调的问题又是怎么来的,软骨症吗?”

    “这应该不属于精神污染的范畴,难道还交叉传染了?”

    “是她……”

    老太太也不知是不是越来越感觉陆辛不靠谱,说话的声音低了许多,不再像刚才一样那么有激情,只是嘟嚷着:“都是她,这个女人……她把全村里的人,都给迷惑住了……”

    “她还想骗我的小孙子,但只有我的小孙子,不是她的人……”

    “她休想害我的小孙子……”

    “……”

    “唉……”

    陆辛看着她絮絮叨叨的模样,不好再逼问。

    只是在小本本上写下了“当事人情绪不稳定,无法进行深入调查”之类的话。

    然后他微微陷入了沉思,寻思什么样的污染,才能造成这种情况……

    “嘶啊……”

    也在这时候,妹妹忽然顺着房顶,爬到了门边,倒吊着从门框上面的缝隙里看了出去,然后她的小脸上露出了一种开心又有些坏的表情,转头看向陆辛,用力挤压手里的惨叫鸡。

    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响了起来,十分的凄惨。

    “来了吗?”

    陆辛竖起耳朵,就听到房外不远处,有悉悉碎碎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屋里有灯光,外面却是漆黑一片,看不见事物。

    但陆辛直觉的感到,这时候的房子外面,各个角落,都有人慢慢的浮出了身影。

    他们佝偻着身子,拖着自己的腿,一点一点出现在了红月下。

    可以看到,他们的眼睛,都微微发亮,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有人是绑着匕首的长杆,有人拎着菜刀,有人拿着砖头。

    他们沉默无声,悄悄的向这个房间凑了过来。

    动作缓慢,像是在捕猎的兽。

    ……

    老太太似乎也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你看,那个女人又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