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两个女人的争夺(这章纯是为了求票!)
    陆辛站在了红月下的街道上,看着眼前怪异的场景,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没见过这种场景,也拿不准,自己究竟该帮谁。

    这时候吸引了他目光的,便是那个在村子里的街道上跳舞的女人。

    陆辛以前跟着老院长,欣赏过不少他所谓的“高级艺术”,但是那时候的陆辛,以及他的小伙伴们,都不太理解老院长盯着一群穿了白色超短裙的女人踮着脚尖跳舞有啥好看的。

    心里还鄙视过老院长。

    但在这时候,看着这个女人的舞蹈,陆辛却渐渐明白了什么。

    这个女人的舞蹈,仿佛在讲述着什么。

    她通过自己的身体,传达了某种信息,给正在看着这场表演的陆辛。

    ……

    那是一个虽然出生在了灾变后的世界,仍然心怀热情的姑娘。

    她痴迷于舞蹈,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高墙城的明星。

    于是,她与一群游走于各大高墙城之间表演的歌舞剧团演员,趁着如今的局势比较稳定,一起出发,坐着大篷车,行走过一个个的高墙城,去迎接她们那一场又一场的表演……

    荒野上的生活充满了不便,很累,赚钱又少。

    但这群人,却都很开心,憧憬着自己会成为新一代的巨星,被无数人追捧。

    但是这样的梦想,却在一个夜晚被打破。

    有骑士团袭击了她们的在荒野扎营的歌舞剧团,只为了抢劫他们的一点点物资。

    在她们一开始扎营的时候,是打听过,周围没有骑士团的。

    当然,她们没想过,骑士团本来就可以是任何人。

    她们的团长以及剧团里所有的人都被杀掉,而她自己,则因为长的漂亮,幸运或者不幸的,被这个骑士团带了回来,来到了这个村庄,或者说是老窝,成为了其中一个人的战利品。

    ……

    她的舞姿变得扭曲怪诞,充满着痛苦的感觉。

    通过她的舞姿,陆辛仿佛看到了她被人日夜凌侮殴打的样子,感受到她心里不停递增涌动着的痛苦,他看到了她拼命想要逃离,但一次次被人抓了回来,又遭受更大痛苦的模样。

    她的腿出现了反关节的扭曲,那是有人害怕她逃走,打断了她的腿。

    她身上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滑落,露出了修长而迷人的身体。

    但是那身体上,却到处都是点点烟痕,还有一些火燎与针刺的伤疤。

    那是有人对她的不听话,施加的惩罚。

    凌乱的头发猛得向上甩起,露出了她充满刀痕的脸,那是有人担心她被别人看上,抢走。

    丑极了。

    ……

    她的舞姿开始变得扭曲而诡异,从痛苦之中,蕴酿出了一种凶狠。

    那是她决定要报复。

    哪怕是腿已经被打断了,她也要舞蹈,承受着那种已经超出极限的痛苦,因为她知道,自己必须吸引人,因为脸被毁了,身体也变得污浊不堪,所以自己拥有的,就只有舞蹈。

    仿佛一辈子的热情,都没有比现在更强烈,她在痛苦之中,学会了这种诡异的舞蹈。

    所有人都被她迷住了。

    她靠这种舞蹈,成为了这个村子里的大明星。

    有人为了让她满意,去抢更多东西,招惹了更强大的聚集点,结果被打死。

    有人为了争夺她的归属权,亲兄弟之间斗殴而死。

    不停的有男人因为她而死,而她又不停的被其他的男人霸占。

    她冷眼看着这些人的丑态,让他们争夺,让他们厮杀,让他们做出那种惨绝人寰的事。

    这是她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

    ……

    “呼……”

    陆辛轻轻吁了口气,抬手搓了一把自己的脸。

    他已经明白了这个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舞者仍然倾诉着她的故事,红月下的身姿,将情绪一点一点推向至高处。

    老太太也已经声嘶力竭,甚至哀求般的求自己的小孙子停下来。

    舞者是痛苦的,她也是痛苦的。

    她恨那个害死了自己四个儿子的女人,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的四个儿子对她已经很好了,至于抢劫歌舞剧团,打断这个女人腿的事,这又能怎么样呢,其他地方,不也这么干的吗?

    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流落到这个村子里的吗?

    尤其是这时候,她只想着救下自己的小孙子而已啊……

    ……

    只不过,陆辛明白,所有受到了这个女人影响的,没有无辜的。

    那个小孩子的舞姿,看样子是在学着那位舞者,但却可以表达出另外一种情绪。

    舞蹈中的人,都是诚实的。

    原来哪怕是这个小孙子,十三四岁的他,也曾经痴迷她的身体,并无数次钻进她的窝棚。

    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他在这个村子里,实力比较弱,还没有占据她的资格。

    他的欲望与贪念,不输于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以及村里的任何人。

    或许,舞者心里最痛恨的也是他。

    正是这个小孩子,喜欢平时蹲在山头上,看着周围的一切。

    当初,也是他看到了歌舞剧团在旁边扎营,当他拖着自己本来就有些残疾的身子,来到了歌舞剧团时,这位舞者,还好心的给了他一些吃的,看着他有些惊恐畏惧的离开。

    那时候坐在了躺椅上,长发如瀑的她。

    并不知道,旁边的草丛里,那双贪婪的眼睛,一直舍不得离开。

    至于这位老人,她则是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拯救自己的小孙子,因为她确信,当自己的小孙子,病被治好了,身体变得壮了,就会比自己的四个儿子还厉害,会再次成为村长。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小孙子。

    所以当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开始被那个女人迷惑住时,她也在保护自己的小孙子。

    那个女人得到了全村人供养,他们抢走了所有的粮食,自己就想办法喂他。

    她咬着牙,忍着一口气,不肯认输。

    所以,她即便已经饿死,下半个身体的肉都没有了,她也仍然活着。

    ……或者,是她认为自己活着。

    每当红月升起,这个女人用她的舞姿征服整个村子时,她就会出来阻止。

    她们争夺着这个村子的所有权……

    这是一团乱麻。

    ……

    “哥哥,你要怎么办呢?”

    妹妹的声音,不知何时都显得有些低落。

    她伸出小手,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低头看着陆辛说道。

    “我什么都不想做。”

    陆辛过了好一会,才轻声回答:“打断别人的表演,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

    说完了这些话,他默默的转身,来到了房屋之前,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推着车子来到了路的中间,当他打算发动车子,远离这场舞蹈的时候,他又心里觉得缺了一些什么。

    于是,他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那位舞者,轻轻鼓掌。

    “啪啪啪……”

    这是作为观众,应有的礼貌。

    ……

    “呜……”

    发动机轰鸣,车前射出了两道白光,陆辛骑车向前驶去。

    在他的身后,那场诡异而怪诞的舞蹈还在继续。

    老太太声嘶力竭的咒骂声,已经变成了哀求声,她的脊椎也几乎被扯断。

    其实从村子里的人,还有她小孙子身上的变化,就可以看得出来,在这场争执之中,她还是输了,一天输的比一天厉害,被那些人逼到了绝境,村子的边缘,只是她不肯服输罢了。

    这一夜,她们的争夺,终于迎来了尾声。

    那个女人的舞蹈,已经接近了完美……一种诡异的完美。

    而她,却已经开始力竭。

    “啪”“啪”“啪”

    红月下的舞蹈,已经再次趋向了完美的统一。

    她的脊椎,已经被无数疯狂扭动的村里人挣断,一截一截掉落。

    她的双臂,也崩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但她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的小孙子舞姿渐渐与那位舞者同步,渐渐变成她的人,这种整齐划一的舞蹈,仿佛有着某种诡异的力量,像是无形的刀,将她的身体,割得鲜血淋漓。

    最终,舞者的动作忽然出现了某种诡异而协调的完美,达到了巅峰。

    也在这时候,小孙子的舞姿跟上了她,他丑陋的脸上,露出了某种痴迷而狂热的表情。

    这种表情永远的留在了他的脸上,动作也停下,仿佛变成了雕塑。

    一个麻花状的雕塑。

    “喀”“喀”“喀”

    整个村子里,所有的人动作都跟着停下,动作凝固不动。

    若非要形容,那是一种所有人,都像是花朵一样绽放,并停留下来的状态。

    他们都保持了自己优雅的舞姿,并永远留在了这个状态。

    美好从此淹没了这个村庄。

    那位长发披面的舞者,静静的看着骑车而去的陆辛,有亮晶晶的眼泪滚落了下来。

    那是唯一一个杀掉了她现在的男人,但却没想继续占有她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欣赏了自己的表演,给了自己掌声的人。

    ……

    “喀喀喀……”

    她的动作缓缓停下,身体里的骨骼,一点点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身体微微蹲下,两只手伸向旁边,仿佛撩着看不见的裙子。

    她向陆辛离开的方向缓缓低头。

    动作优雅,向那位唯一的观众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