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它好享受的样子啊
    “那是什么鬼?”

    片刻压寂的沉默后,卡车的驾驶室里,忽然响起一阵骚乱。

    那是夹杂了愤怒的唾骂,压抑的叫喊,手忙脚乱的发动车子等等声音。

    驾驶室里,一大一小叔侄,明显都吓坏了。

    无论是谁,在这样一个诡异而紧张的暗红色夜里,忽然间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看到了这样的一株大树,以及树上吊着的东西……大概都会吓成这个样子。

    可恨的是汽车不知什么时候熄火了,只不停的传出打火声音,车头前的灯光,时明时暗。

    叔侄俩的喘息达到了极点……

    呜……

    像是有夜里的凉风,吹了过来,漫过了周围齐腰深的荒草,像是人的叹息。

    树上吊着的人,身体同时开始慢慢摇晃。

    绳索与树干系着的地方,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他们慢慢转头。

    酱紫色的脸,因为气闷而外伸的舌头,扭曲而痛苦的表情,但偏偏,这种表情像是经过了某种细微的调整,使得他们嘴角都微微向两边咧开,看起来,每个吊着的人都在微笑。

    似乎,吊死的时候,同时有痛苦和愉快,两种感觉出现在了他们身上。

    迎着这些死人的目光,驾驶室里,正惊慌之中的一老一小两人,都慢慢沉默了下来。

    惊恐的叫喊与唾骂,试图启动车子的声音,都慢慢消失。

    他们在驾驶室里,安静的坐了一会之后,分别从两侧推开门下车。

    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这时候的表情,都很木讷。

    眼珠子古怪的向上翻着,只能看出最上面的一点点黑色瞳孔。

    但他们的动作与视物,却似乎不受影响,脚步像是受到了某种韵律的影响,一起向着大树走去。无论是他们迈步的动作,迈动步子的频率,甚至是每一步的距离,都完全一样。

    他们同时走到了大树下,抬起头来,像是在寻找合适自己的位置。

    叔叔先找到了,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少年人也找到了,嘴角咧向两边。

    然后他们就都默默的,解下了自己的腰带……

    ……

    ……

    “真吓人啊……”

    陆辛骑在了摩托车上,静静的看着开始将腰带往树枝上搭的两位叔侄,轻轻感叹。

    同时,他的心里也分析出了具体的逻辑。

    “所以,这棵树,其实是也是一个污染源?”

    “或者说,不是这棵树,而是棵树里,某个未知的东西。”

    “而它的污染逻辑,就是让靠近了它一定范围的人,受到某种神秘的影响,开始在这片区域里打转,当他们累的筋疲力尽,或是开始四处乱闯的时候,就会被吸引到这里来?”

    “来到了这里,就会进入污染的第二个阶段,或说最重要的阶段?

    “……”

    刚才他自己决定了要找这只鬼时,其实就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

    只不过,他骑着摩托车嘟嘟嘟的跑了半天,绕了好几个圈子,油都烧了不少,却始终找不到这个“鬼”,或者说是污染源。

    关于这个原因,他也做了一些分析,自己毫无疑问,是处于一种污染影响之中。

    但是,自己只知道这个污染源就和自己不远,但却无法找到它的位置。

    只有找到了逻辑链,才能够通过对其逻辑的分析,找到污染源。

    这就跟通过洒在了地上的血迹,找到藏身于床底下的变态杀手一个道理……

    ……好吧,这个比喻不是那么妥贴。

    总之,就在陆辛有些心疼自己的油时,他遇到了这对叔侄俩。

    这本身就很怪。

    如果自己一直是在绕圈子的话,那为什么会遇到原本不在这个圈子里的人?

    原因很容易分析出来:

    看起来是在绕圈子,但是自己的路线,还是发生了变化的。

    两个圈子交汇了,自己才会遇到这对叔侄。

    所以,在第二次遇到了他们时,陆辛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的方法。

    污染,都是有目的性的。

    无论是同化,还是某种意义上的吞噬。

    只要有逻辑,那就有逻辑的终点,那个终点,就是目标。

    自己一直找不到污染源,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在这个污染逻辑里,符合它的要求。

    比如说,或许只有可能在周围绕圈子,一直绕到筋疲力竭,精神恍惚,这才时候才会来到污染源的本体前,但自己毕竟年青力壮,精神充沛,所以一直绕啊绕的,就是不达标。

    理论上讲,自己一直绕下去,可能也会找到它。

    但陆辛不想这么耗着,毕竟摩托烧油的。

    所以他决定请求这两位叔侄帮忙,毕竟一看他们的样子,就像是已经绕了很久。

    内裤都套在脑袋上了……

    他们两个,应该是已经接近了标准的,那么只要跟着他们,就能够找到这个污染源吧?

    当然,陆辛也没想到,他们找到的这么快。

    似乎是在遇到了自己之后,他们两个更紧张了,就更快的符合了条件?

    ……

    ……

    “果然还是科学的分析方法最有利于解决问题……”

    心里厘清了头绪时,那两位叔侄,已经惦着脚尖把脑袋往腰带里面套了。

    叔叔个头矮,侄子还好心的扶着他的腰,帮着他往上窜了一下。

    陆辛也就不在继续自己的分析,看了一眼自己摩托车上的一个不停闪烁的红点,心里有了数,便认真的抬头看向了那株大树,左眼上的镜片开始闪烁变化,有数值不停的跳动。

    最终,数值停在了“120”,旁边的红色数字是:二级污染源。

    眼镜检测的,只是它的辐射。

    通过辐射,判断污染源的威胁等级。

    一般情况下,数字越低,污染等级越高,不过,在青港特清部,或说是月蚀研究院建立对这些污染源的评价标准体系时,就已经考虑到,可能会有更多未知的污染源被发现,因此他们反着来,把威胁低的评价为一级,每超出一定量级,就把其威胁等级的数量提一个。

    这样的话,才给评价其他更厉害的污染源,留足了空间。

    在距离它这么近的情况下,辐射只是120的话,那可以大体推断出。

    它真正的精神量级,应该是在一千左右。

    精神辐射的力量,在没有刻意控制的情况下,一般都是自身量级的十分之一。

    ……

    “找到了污染源本体,问题就好解决了……”

    大体明白了它的污染逻辑,也了解到了它的精神量级,陆辛就轻轻松了口气。

    至于解决方法……

    略微一考虑,陆辛就从他的袋子拿出了一把左轮枪,抠下转轮,把上面的一颗普通子弹取了下来。然后换了一颗纯黑色的,表面细腻,看起来像是一种墨质的子弹。

    这是他出城时申请的十颗特殊子弹。

    合上转轮,陆辛抬手瞄准了这棵大树,勾下扳机。

    “呯”

    特殊子弹飞出,结结实实打在了树干上,耀眼的电光,顿时顺着树干蔓延了出去。

    大树像是出现了痛苦难当的颤抖,上面挂着的尸体,纷纷坠落了下来。

    “嗤喀喀……”

    一半的树身,直接被烧成了焦碳。

    但另一半的枝叶,却忽然疯涨了起来。

    像是这么一棵安静的大树,一下子变成了活物,在红月之下,不停的摇摆着枝干,那些树叶上,居然长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嘴巴,像是无数的触手,纷纷向着陆辛伸展了过来。

    “哎呀不好……”

    陆辛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自己该把车停的远一点的,在这样的战斗中,会不会划伤保险杠?

    幸亏也就在他考虑着这个问题时,空气里忽然响起了一声开心的“嘻嘻”笑声。

    陆辛转头,就看到妹妹出现在了旁边的荒草上,眼睛圆圆亮亮,盯着前方。

    “最喜欢妹妹了……”

    陆辛一阵心安,然后催促:“快上啊……”

    父亲和妈妈还是很矜持的,不至于为这点子事出现,也只能催促妹妹了。

    妹妹根本就不动,两只小手臂抱在胸前,骄傲的看了陆辛一眼。

    然后她伸出了一只手,威风的指向前:“狗狗上。”

    “哇哇……”

    陆辛感觉到了自己的眼镜镜眶,微微发凉。

    妹妹的身后,响起凶狠的犬吠,一只没皮的小狗冲了出来,跑过之处,留下了一串血色的脚印,直接冲到了那株已经被烧毁了一半的大树前,然后咧开大嘴,狠狠咬了上去。

    “嗤”“嗤”“嗤”

    陆辛都没想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有这么凶狠的一面。

    它直冲到了大树前,咬住了那棵大树还没有被烧焦的一半,牙齿深入树干里。

    顿时,大树完好的一半,仿佛抽搐一样颤动了起来。

    已经伸展向了陆辛的枝叶,顿时纷纷收了回去,枝条像是细蛇一样,卷住了没皮小狗的脖子,使劲的勒住,深深的勒进了它那时时渗着血水的血肉里,将它扯的四爪离地,吊在了半空,所有的枝叶则同时“咬”在了它的身上,并且像是有生命一般往它身体里钻……

    那场面,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而被吊在了半空中的没皮小狗,则是舒展着身子,咧开了嘴巴,眼睛瞳孔微微放开。

    ……它居然露出了一种特别享受的表情!

    ……

    陆辛都有些懵了:“这狗正经吗?”

    不过仿佛是因为他的怀疑,妹妹已经生气的大叫了一声:“狗狗,不听话!”

    那条没皮的小狗顿时反应了过来,自己可不是过来享福的啊,它的身子一个激灵,身上所有被枝叶勒住,或是钻进去的地方,开始渗出越来越多的血水,这些血水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延着那些枝条开始蔓延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流向了整个没被烧焦的半边大树。

    那半边的大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激烈的抖动着,想要收回自己的枝条。

    但没皮的小狗却死死的扯住了它,不让它接触到自己身体的那些枝条离开,更多的血水渗了出来,飞快的流向了每一条枝叶以及那那半边枝干,仿佛要将这枝干染成红色。

    “喀喀喀……”

    那株大树,很快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活性。

    抖动的枝叶,渐渐僵住,其中还有不少,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

    半边树干,仍然燃烧着,另外一半,则像是完全变成了干枯很久的树木。

    “唰”“唰”“唰”

    在陆辛还没反应过来时,没皮的小狗,已经跑到了自己面前。

    它眼睛又大又无辜,舌头搭在了外面,示好似的,尾巴摇的像风车。

    陆辛认真的看了一眼这条小狗,又看了一眼大树。

    心里渐渐得出了一个答案:“这条狗,果然不是那么的……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