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把人吊在树上的污染源
    “真乖……”

    陆辛蹲下身,摸了摸没皮小狗的脑袋,然后从旁边捡了块石头扔了出去,一指:“去。”

    没皮的小狗沉默着看了陆辛一会,默默的跑出去捡石头了。

    陆辛则将摩托车的脚撑蹬下,从袋子取出了一个小本本,望着眼前一半焦黑,一边死寂的树,以及树下散乱的几具脖子上还套着绳的尸体,开始默默的做起了记录,与一定分析:

    污染源:荒野里的大榕树

    污染方式:让人迷路,类似鬼打墙,并吸引人到树前,自杀

    出现原因:……

    他抬头看了看那棵树。

    树只是普通的树,这一点陆辛可以通过切换到“妈妈的视野”这种方式,来确定这一点。

    切换到“妈妈的视野”时,他会失去那种直接看到精神怪物的能力,但却可以明白普通人眼睛里看到的样子是什么。

    就比如,刚才大树出现变化时,自己的视野看过去,那棵树的每一片叶子上,都出现了一张嘴巴。

    但用妈妈的视野,树仍然还是那棵树,只是树的周围,空气里出现了一些异样的扭曲,就像是这棵树不停的散发出了辐射的力量。

    陆辛可以通过妈妈的视野,理解这些精神体是处于什么状态,对自己有没有敌意等。

    借着这种方式,陆辛也试图分析了一下,这个污染源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一棵树不可能凭白无故的成为污染源。

    那么,究竟是第一个吊在了这棵树上的人,影响了这棵树,使得它成为了一个污染源的寄生体,最终变成了这种古怪的样子,又开始影响周围那些经过的人,还是别的什么呢?

    原因或许有很多,但需要一些更深入的研究与分析。

    这一块,陆辛自己也不是专业的,他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并记录下来而已。

    毕竟,这些记录回头送进了特清部,可都是钱……

    特清部会根据自己提供的这些案例与记录里面的信息重要程度,给自己批报酬的。

    ……

    “啊,叔叔,叔叔……”

    “这是……这是怎么了?”

    也就在陆辛把从遇到鬼打墙,再到找到这棵树之后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记在了小本本上时,那株烧了一半的榕树下,刚才想要把脑袋伸进绳套里的叔侄醒了过来。

    他们先是一阵迷茫,旋及有些惊慌,大叫着爬了起来。

    第一件事,就是提裤子。

    他们的腰带,都搭到了树上,而他们的内裤,正顶在脑袋上,所以……

    陆辛只默默的看了他们一眼,就低下了头,不忍再看。

    那对叔侄,也不愧是在荒野上跑惯了的,与普通人相比,反应算是快的了。

    他们提上了裤子,并清醒过来之后,就看到了旁边烧焦了一半的大树,还看到了地上散乱的枝干上面,各自用一个绳套吊着自己,腐烂程度各不相同的尸体。

    更是看到了系在树干上面的,自己的腰带。

    再联想到自己记忆的最后一幕,他们猛然反应了过来,脸色苍白的厉害。

    “我们……”

    那位叔叔嘴唇嚅动,声音发干:“我们……被鬼迷了?”

    一边的陆辛笑着收起了自己的小本本,道:“刚才说过了呀,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他们的声音引起了这对叔侄的注意,两个人慌张的向他看来。

    喉结紧张的上下滚动:“是……是你救了我们?”

    “……”

    很明显,自己已经把腰带都系在树上了,却忽然获救,这棵树又烧焦了一半。

    那个跟着自己的人,则骑着摩托车好整以暇的呆在不远处,当然是人家救了自己啊。

    “小兄弟,刚才究竟是……”

    叔叔与年轻人对视了一眼,慢慢爬了起来,脸上努力堆出笑容,向陆辛走了过来。

    “是一种污染。”

    陆辛也看向了他们,笑容温和的道:“这棵树,就是一种污染源。刚才的你们,还有我,其实都是被它给污染了,所以才会在周围不停的打转。等到我们慌张或是疲惫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下意识的被它引到这里,然后不由自主的,去和那些挂在了树上的人做邻居……”

    说着,他还看了一眼旁边的树枝上,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人。

    解释的尽可能清楚了,但叔叔和年轻人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还是觉得身上有些不自在。

    但也就在这时,陆辛已经笑着向他们伸出了手,道:“认真介绍一下。”

    “我来自青港,你们知道青港吗?”

    “……我们青港挺好的。”

    “我在青港的时候,就是处理这种事情的。一开始,我只是有些怀疑,本来想详细跟你们讨论一下,但没说清楚,不过我要感谢你们,没有你们帮忙,也不能这么快清理掉它。”

    “……”

    “这……”

    望着陆辛友好的伸出来的手,叔叔心里一阵慌,还是大着胆子跟他握了一下。

    毕竟人家这么热情,不跟他握手好像自己很没有礼貌。

    然后他才咽了口口水,心虚道:“我们……我们帮了啥忙?”

    陆辛认真道:“你们通过被污染的方式,帮我找到了这个污染源的位置。”

    “……”

    叔叔心里觉得有点怪,好像有哪里不对?

    “好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陆辛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从车上迈了下来,道:“可以请你们再帮个忙吗?”

    “啊……”

    叔叔一听帮忙俩字,心里有点慌:“啥……啥事?”

    陆辛看向了那棵大树下,横七竖八,脖子上套着绳索的尸体,道:“把他们处理一下。”

    污染的方式有很多种,一些同化性质的污染源,就是将其他的个体,变成自己的分支与延伸,就像陆辛最早接触的街角咖啡馆一样。

    主体污染源死了,其他受到严重污染的个体就会分散逃离,并有可能发展为新的污染源。

    这样的话,消灭污染源,反而会造成扩散。

    陆辛不知道这棵树,是不是也是类似的性质,但小心一些比较好。

    如果这些吊在了树上的人,也属于这种情况的话,那么将它们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继续影响周围的人,形成其他的污染效果,当然,到时候是鬼打墙或是别的什么,就不知道了。

    于是在陆辛的指示下,这两位叔侄都拿手帕封着嘴巴,将这所有的尸体,一一抬了出来。

    摞成一堆,并且将那棵树还没有被烧焦的半边,折下了一些干枯的树叶,并从周围捡拾过来了很多荒草,一并堆在了这些尸体的旁边,同时没忘了,在周围清理出一片防火区。

    彻底消除这些尸体继续污染的可能性,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最方便的,拿特殊子弹,一人给他们来一下。

    但那样太浪费了。

    另外一种最简单的,就是一把火烧个干净。

    ……

    火势很快起来了,在这黑暗的荒野上,显得有些异样的温暖。

    陆辛与那位叔侄俩都蹲在火堆的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团火燃烧了起来。

    “小兄弟,来一根?”

    那位叔叔拿出了一个烟袋,一叠裁成了长条方块的纸条,捏了一把烟丝放在纸条里,拇指与食指灵巧的一搓,就卷了一个小喇叭,然后沾点唾沫给沾上了,殷勤的递给陆辛。

    陆辛看了一眼被他唾沫沾着的地方,沉默了一下,道:“我有。”

    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银色扁平烟盒,从里面抽出了一根金色过滤嘴的烟,叼在嘴上。

    又用自己的ZIPPO打火机点燃了,慢慢抽着。

    “这烟盒好漂亮啊……火机也很好看……”

    旁边的年轻人看着,眼睛都直了,他那已经有了些风霜之色的稚嫩脸庞上,满满是羡慕。

    “还行吧!”

    陆辛淡淡回答,向他示意了一下:“你也来根?”

    年轻人眼睛一亮:“好啊……”

    陆辛看着他爽快的接过烟盒,并拿了一根点上的样子,沉默了一下,没说什么。

    ……

    三个人抽着烟,蹲在了火堆前看着,叔叔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

    “这种污染,究竟是什么啊?”

    陆辛拿回了自己的烟盒与火机,小心的放回了袋子里,轻声解释道:

    “其实就是一种红月亮事件之后的新型病,会传染,只不过传播的是精神类的疾病。”

    “被传染的人,从外表看起来……普通人从外表看起来,不会发现他们的异常,但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他们的精神状态不对……嗯,你可以把他们理解为精神病人很痛苦的样子!”

    虽然签有保密协议,但如今是在荒野上,陆辛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讲的。

    况且,他觉得跟这些人讲讲,是有利的。

    荒野不像高墙城里,有人一直在关注着这些,保护普通人。

    就像这个污染源,虽然污染效果,并不是特别强,但还是已经害死了很多人。

    从最早的尸首上看,这都已经不知道存在多久了。

    陆辛都不确定,如果这个污染一直在这里,没有人管它,那么,随着它污染的人越来越多,污染能力越来越强,理论上,会不会有一天,它会把全世界的人,都挂在树上?

    ……

    “精神病人……”

    叔叔听着,忽然反应了过来:“啊,那不就是以前出现的那些疯子?”

    陆辛微微一怔,然后点头:“是的。”

    他其实从小到大,没见过几个疯子。上次出城见到一只,还没看清,就被壁虎撞死了。

    大略解释了一些,陆辛便不再多说了。

    ……主要是自己培训的内容也不多,再说就露馅了。

    而且这时候的火堆里,火势也已经小了,里面的尸体自然不可能被这样的火烧成灰,但也都已经干枯焦臭,水份都已经被烤干。这样毫无活性的尸体,便基本上不会再有污染别人的可能了,精神力虽然可以寄生,但也要有一定的活性才行。烧成这样,就寄生不了。

    陆辛将抽到一半的烟碾灭,握在了手里,笑道:“现在应该可以出去啦,我走啦。”

    看着他起身走向了摩托车,打算分道而行的样子。

    “这就走啦?”

    年轻人明显有些不舍。

    叔叔则像是考虑的更多,忽然他站了起来:“小兄弟,等等……”

    陆辛好奇的转头看着他。

    叔叔犹豫了一会,还是一狠心,道:“兄弟,如果你是专门清理这个的,那我们……”

    “我们能不能请你帮忙看个病人?”

    “……”

    “病人?”

    陆辛微微怔了一下,有些好奇:“什么样的病人?”

    中年人像是在犹豫,旁边的年轻人也仿佛猜到了他要说什么,顿时有些紧张,但迎着陆辛好奇的目光,这个中年男人还是一狠心,大着胆子说了出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换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