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可怕的目的(四千字)
    “究竟出什么事啦?”

    陆辛入乡随俗的钻进了老周和小周的帐篷里。

    借着外面的一点微光,他看到这对叔侄两个的脸上,都满满是警惕而恐惧的神色。

    小周的身子,甚至还隐隐能发现在微微的颤抖。

    这种异常反应,也让陆辛警惕了起来,将袋子扯到了自己身前,随时可以掏枪。

    “嘘……”

    老周向陆辛示意,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陆辛闻言,也只好耐住了性子,静静的等着。

    耳中听见,这时候的帐篷外面,已经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刚才正在聊天的,说话的,唱歌的,所有声音都已突然的消失,就算是打呼噜的,这时候也像是被人捏住了鼻子一样……

    整个世界,安静的出奇。

    “嗒嗒嗒……”

    过了好一会,才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如果不是因为周围太安静,这脚步甚至让人很难分辨出来。

    陆辛在老周叔侄紧张的眼神里,凑在了帐篷的缝隙处,向外张望去,就看到远处的服务厅位置,一双长腿出现在了视野里,瘦身的牛仔裤,穿着一双系带的马靴,正是刚才自己见过的车头,这时候她正从服务厅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竹竿,慢悠悠在这片空地上闲逛着……

    可以看到,似乎她走到了每个帐篷前,那个帐篷都微微的颤抖着。

    她就这么若有所思的,每个帐篷前驻足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又慢慢的走开。

    “她是在做什么?”

    陆辛看着这一幕,大为不解,低声询问。

    “这……这是又开始犯病啦……”

    老周的声音里,带了点颤抖,压低了声音道:“每天晚上都犯,而且越来越频繁……”

    “嗯?”

    陆辛心里起了警惕,用很专业的语言道:“具体症状是什么?”

    老周低低的叹了一声,一脸的为难,末了还是压低声音道:“陆先生,这不是我在背后说车头的坏话,实在是希望你能够帮到她……我们这个车头吧,虽然是个女的,但是人特别好,当初是她男人扯起来的车队,但后来她男人出事死了,结果她就把这件事给担了起来。”

    “我们领队,长的漂亮,人又年轻,之前不知惹来多少馋的,但是都被她三拳两脚给收拾了,我们都知道,她惦记着之前的男人呢,根本没心思找别的,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

    说到这里,他声音都微微颤了一下:“在上次送货之后,就……变了。”

    “她平时还跟以前一样,对大家实诚,办事也公道,但是一到了晚上,那就……那就是整个车队里,到处挑人陪着她……陪着她睡啊,整个车队的人现在都被她祸祸一遍了……”

    “……”

    “……什么鬼?”

    陆辛听着都懵了,这个转折有点大。

    “是真的……”

    小周在一边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里泛着泪光,还有些同情的向陆辛道:

    “小陆哥,我觉得你得小心一些,刚才车头看你的眼神就不太对……”

    “……”

    “真的很头疼啊……”

    老周低声叹道:“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这么一个人,现在怎么忽然就变得像条母狼似的,你都不知道,她把我们带进去之后,疯的那个样子,我……我这一辈子,也是什么花样都见识过的,但是她……实在是太吓人了,被她折腾一宿,好几天爬不起来啊……”

    “大家都是在荒野上跑的,本来就累,这样下去,可不是要了老命嘛……”

    “……”

    陆辛听着,整个都有些懵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初他想着,就这?

    不过转念一想,心里倒是警惕了起来。

    一个人,忽然出现这样大的改变,确实值得警惕。

    另外一点就是,类似的污染现状,他也是见过一次的,最后引出来的事情,还很严重。

    难道说,这次遇到的,还是那样的污染?

    只不过,这和换头换身子的说法,又有什么关系?

    ……

    ……

    “嗒嗒嗒……”

    陆辛还没来得及继续问,就听见外面,马靴踩地声越来越清晰。

    最后时,居然一点一点,直向着老周他们搭在了最外围的帐篷走了过来。

    “唰”

    听着外面的马靴踩地声越来越近,老周与周小毛脸色都已变得铁青,咽了几口口水。

    最终,那脚步声慢慢的,来到了他们的帐篷前,停下。

    “啪啪”

    那是竹竿敲打帐篷的声音,旋即车头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睡了没有呀?”

    她的声音本来显得有些嘶哑,这时候却尖起了嗓子,学娇嫩模样。

    听着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老周脸色惨白,看了小周一眼。

    小周立刻喉咙里挤压出了一阵打呼噜的声音。

    “呵呵……”

    帐篷外面的车头冷笑了一声,忽然用力的一抽帐篷,骂道:“少他妈给我装睡,赶紧的,今天跟你们回来的那个小白脸给我送出来……实在不行,你们爷俩和他一起过来……”

    “啊这……”

    老周与小周同时哆嗦了一下。

    老周歉疚的看了陆辛一眼,向帐篷外面道:“车头,人家是我们的恩人,要不……”

    陆辛察觉到了不对,手已经伸进了袋子里。

    外面的车头,丝毫不为所动,冷笑了两声:“你说呢?”

    老周顿时话都说不下去了,他看了陆辛一眼,脸上露出了狠劲,长叹了一声,道:

    “算啦,还是我牺牲一下吧……”

    说着就要撩开帘子出去,旁边的小周一把拉住了他,微微咬牙:“叔叔,不行还是我去。”

    “毕竟……我年轻……”

    “……”

    “不要了。”

    老周慢慢推开了他的手,悲伤的叹道:“正因为你年轻,所以你不懂得保护自己啊……”

    小周已经一脸的感激与同情,声音里带了哭腔:“叔叔,你可一定要保重啊。”

    “婶婶和俩堂妹还等着你回去呢……”

    “……”

    老周也是忧伤的感慨:“这时候就别提你的婶婶了……”

    说着话时,他已经紧了紧腰带,带着一脸的决然,掀开帘子准备出去。

    陆辛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们爷俩,分析他们悲壮的言行下面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内心。

    直到老周颤抖的手,已经要掀开帘子,他才轻轻叹了口气:

    “还是我去吧!”

    “……”

    “啊这……”

    老周懵了一下,傻傻的看着陆辛。

    小周也有些紧张,压低了声音道:“小陆……小陆哥,你可别当好玩,你会后悔的。”

    陆辛微微摇了下头,道:“不是,我是感觉,她确实不正常。”

    说完,他拎上了袋子,向老周小周点了下头,钻了出去。

    ……

    车头正在不远处,手里拿着竹竿,笑眯眯的等着。

    她似乎是有意离远了一些,好让老周小周给陆辛介绍情况。

    见到陆辛出来,她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异色,轻笑着道:“便宜你了……”

    陆辛点了下头,认真道:“去哪?”

    “心急什么?”

    车头嘻嘻的一笑,慢慢转过了身:“跟我走吧!”

    说着,她摇摆着腰肢,款款走在了前面,不得不说,她这一身英气的打扮,再加上修长的双腿,丰满的臀部,这样在前面走了起来时,给人的视觉冲击感还是极大的,诱惑十足。

    但陆辛却不敢有半点放松。

    即使是从他的角度,也感觉现在的车头,跟刚才见的,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自己在她身上,看不到什么精神怪物。

    这只能说明了两点,这个女人的污染,在体内,就像当初接触了油画的许潇潇一样。

    要么,这个女人本身就是能力者,她不怀好意。

    无论是哪种,都比较危险。

    这危险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周围这些车队里无辜的人。

    能力者交手,胜负且不论,让周围的人倒楣,却是再简单不过……

    “呼……”

    他一边让自己保持警惕,一边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那条狗是需要叫出来的,毕竟,它就来自于那幅油画。如果这个女人受到的污染,或是产生的变异,和那幅油画相关,或是类似的话,眼镜狗应该能够帮得上忙。而且,把眼镜狗叫了出来,家人应该也就可以感受到自己此时的紧张,该帮忙的时候,也就会出来帮忙了。

    陆辛已经计算好。

    证实了这个女人有问题之后,一番交手,肯定少不了。

    如果自己不小心杀了她,这支车队,恐怕不会轻易甘休,说不定还要跟他们交手,自己需要在这一群手里有枪的老司机手底下,带着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主要是,很难保证摩托车不受到刮蹭。

    ……

    跟着这个女人,走进了服务厅的时候,陆辛感受到了身后很多同情的目光。

    不过,走进服务厅的瞬间,陆辛也就放松了下来。

    他看到妹妹正趴在了服务厅最前面的一根柱子上首,脑袋朝下,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女人。

    那只没有皮的小狗,在柱子下面,高高鼓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女人。

    妈妈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凳子上坐着,温柔款款。

    身后火堆的光芒,将自己的影子照得明灭不定,像是张牙舞爪,带着种阴寒的气息。

    家人都到齐了,所以……

    ……

    陆辛抬头就看去,就见那位车头,已经走到了帐篷位置。

    她慢慢转头,露出了一个媚眼如丝的表情,手里的竹竿轻轻丢在一旁,便轻轻的解开了自己衣服上面的扣子,身体像条蛇一样滑了两下,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遮掩的东西。

    然后她咬了咬嘴唇,笑着向陆辛勾了勾手指,钻进了帐篷。

    陆辛没有跟着她钻进去,而是看着她的身体。

    想到了老周他们说的话,他看的很仔细,重点看到了脖子与身体连接的地方。

    这个车头很配合自己的工作,一上来就解决了“看不清楚”这个问题。

    第一步的工作,就是看她身上有没有精神怪物。

    但是陆辛仔细看过了之后,很确定没有。

    第二步,则是认真的打量这个女人的身体,发现她身材确实很好。

    只不过,在她穿着衣服的时候,倒是发现不了,她的身体上,居然有着无数的疤痕。

    有长长短短的刀痕,也有一些类似于弹孔一样的疤。

    更重要的是,许多伤口,看起来还是新鲜的。

    火堆明暗不定的光芒下,那些疤痕,甚至像是有种要活过来的感觉。

    陆辛不由得皱了起来。

    虽然无法准确观察出她是不是被换了头,但应该说,她的脑袋与身体,确实不像一个人。

    “呵呵……”

    那个车头看到了陆辛仔细打量的目光,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她慵懒的半转了身,有些粗砺的手掌搭在腿上,一手支起,撑着脑袋。

    笑嘻嘻的看着陆辛:“来呀……”

    她的声音像只猫。

    陆辛抓紧了自己的袋子,目光变得有些锋利,道:“做什么?”

    车头有些诧异的看了陆辛一眼,笑嘻嘻的道:“到了这时候,你还要装傻?”

    陆辛微微一怔,严肃道:“你可以说出自己的目的来了……”

    “目的?”

    车头有些疑惑,然后摇了摇头,道:“我的目的还不够坦白吗?”

    “这……”

    陆辛觉得她的反应,跟自己意料中,好像有些不同。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再度认真的看了过去,左眼的镜片上,闪过了一抹异样的蓝光。

    而在他的视野中,已经弹跳出了一堆数据,有蓝色线条的框框,收缩放大,最后固定在了车头的身上。然后,一堆关于精神辐射的检测结果弹了出来,都已经是最极限的检测。

    结果是,接近为零……

    陆辛有些不甘心,又借助妈妈的视野看了一下,只看到一团燃烧的红。

    渐渐的,陆辛严肃的表情有些懵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远处,他的家人们,也明显有些愣住了,对视了一眼,都有某些不确定。

    ……

    “咔咔咔……”

    那是妈妈的高跟鞋踩在了瓷砖地面上的声音,她第一个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了。

    妹妹趴在柱子上,捂着两只眼睛,幽怨的看了陆辛一眼,也飞快爬走了。

    就连陆辛的影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

    没有皮的小狗,若无其事的从陆辛身边经过,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