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默默观察(一更)
    “嘟……”

    第二天清晨时分,薄雾还未散去,一声响亮的哨声,传遍了整个车队营地。

    “哗啦啦……”

    整个营地里的人,立刻都清醒了过来。

    忙不迭的收帐篷,分早餐,检查车子的油量与水箱。

    之前在周围散布着警戒的人,也一个个的拎着枪,懒洋洋的走了回来。在他们身上,还能够看到青草与沾着露珠的痕迹。经过了一夜的守备,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肿惺忪。

    陆辛也跟着大部分起来,拿起了自己的洗漱用品,蹲在路边刷牙擦脸。

    等他一口水吐出来时,整个车队,已经整装待发了。

    ……这群老司机,好像根本没啥刷牙洗脸的习惯,跟他们一比,自己过的精致多了。

    刷完牙后,陆辛登上了老周他们的车,心安理得的接过了一张大饼卷咸蛋。

    这是老周和小周给自己的超贵宾待遇。

    包油,包吃喝,还能分一半他们搜荒赚来的钱。

    不过,他们的包油,就是把陆辛的摩托车,仔细打包,放进卡车里。

    不开车,就不耗油了,这就是包油。

    吃喝倒是更简单,他们吃啥,陆辛就跟着吃啥。

    至于搜荒的钱……陆辛不是很专业,倒看不出来能赚多少。

    ……

    “清点人数!”

    拿着竹竿,穿着一条瘦身牛仔裤与马靴的车头,倒像是好歹洗过了脸。经过了一夜的睡眠,她的眼睛却还是微微有些红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痛哭了一场的原因。

    但她这时候的神色,却是严肃而冷静,在身边的一个平头男人点过了人数,确定没少人之后,便大声吩咐:“这次还是我和老孙的车开在前面,赵家兄弟的车在后面押后,其他人按着编号走在中间。距离中心城就只有三天不到的路程了,大家都上点心,到了再放松。”

    说着,声音猛得一扬:“听到了没有?”

    所有的车队老司机们,同时精神一振,大叫:“听到啦!”

    “很好。”

    车头竹竿敲了敲掌心:“出发!”

    整个车队,顿时忙碌起来,响起了一片车门关合,发动车的声音。

    “呜呜呜……”

    先是有三辆摩托车,尾座上插着两杆旗子,一杆红色,一杆绿色,带头向前冲了出去。

    然后车头那辆高大结实的卡车,才慢慢驶出了服务区,其他车依次跟上。

    那些摩托车,都是用来探路的。

    荒野上,道路的变化出人意料,泥石流,暴雨,野草,风吹日晒,都时时改变着路况。

    之前能走的路,现在不一定能走,之前安全的路,也说不定短时间内,已经充满了危险。

    所以,对这么大一支车队来说,探路是很重要的工作。

    若是发现了不能走的路,就要提前回来通知,不然整个车队陷入里面,调头都不方便。

    ……

    “这位高姐挺厉害……”

    一直在暗中观察车头的陆辛,都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他虽然没有在荒野里跑的经验,但也知道指挥这么大一支车队,需要多大的精力。

    这不仅仅是要对付那些荒野里乱窜的骑士团,还要考虑到各种天灾与影响,以及与发货和收货方打交道,另外,仅仅是这么一群桀骜不驯的老司机凑到一块,都不是很好驾驭的。

    车头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人,可以把车队调教成这样,已经非常难得了。

    “那可不是?”

    小周在一边感叹着:“高姐这个人,其实真的挺不错。不多克扣大家的钱,考虑事情也细致,遇到了事,比男人还猛。半年前我们遇到了一支骑士团,买路钱都不收,硬是要我们一半的货,结果高姐笑嘻嘻的走了上去,直接在对方人堆里开了枪,一口气干死三个。”

    “从那件事之后,大家就彻底服气她了。”

    老周也叹道:“我跑了十几年的大货,必须得承认,这是我见过最好的车头。”

    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没有晚上那毛病的话。”

    ……

    陆辛听着,也多了点好奇。

    这种人一般意志与心态,都是最强大的那种。

    而在精神异变的范畴来说,她们一般不会出现突然的变化。

    要么像陈菁那样,属于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自己的变化,甚至还自己慢慢的分析归纳了出来,在被白教授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一个熟练的能力者。要么就是,根本不会异变。

    某种程度上说,就算她们受到了污染,抵抗力都会比旁人强些。

    这位车头,又怎么会忽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

    毕竟,昨天虽然没有看出她身上的异状,但陆辛也必须得承认。

    昨天晚上看到的她,和今天早上那个理智而稳重的她,真的像是两个不同的人。

    “精神状态变化极其明显……”

    思索了一阵之后,他默默的取出了小本本,在上面记了下来。

    姓名:高婷

    特征:身高腿长,腰细胸平,喜欢穿紧身衣物,晚上喜欢XXOO

    症状:憎恨自己的身体,疑似脑袋与身体彼此仇视。

    观察员:陆辛

    次观察员:妹妹

    ……

    “呜呜呜……”

    大头卡车,一辆辆驶上了大路。

    陆辛坐在了副驾驶上,小周则回到了后面的长条形座椅上歪着。

    他们这些跑荒野的,一般都是一辆车配两个司机,方便随时替换。

    如果不是考虑到荒野上的危险,他们甚至可以一个休息,一个开车,二十四小时赶路。

    “距离中心城,还有不到一千公里的路。”

    陆辛心里计算了一下:“如果摩托车的话,速度会比卡车快一点,但是需要找油找水,吃顿饭都很麻烦。这样的车队,本来就有一辆专门的加油车,前面又有人探路,寻找最合适的路况,无形之中,节省出来了很多时间。所以两者需要花费的整体时间,差不太多……”

    “这个私人委托,不会对我的行程造成太大影响……”

    “还是可以准时去中心城探亲的……”

    “至于这个车头的问题,就趁着路上仔细观察一下,如果能够找到她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最好,如果实在无法发现什么的话,这一路上省了油和食物、水,我也还是赚的……”

    “……”

    这么想着,陆辛脸上便不由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中午时分,车没有停,只是老周和小周交换了一下位置,然后拿出了掺了玉米面的粗砺大饼,搭着腌好的胡萝卜咸菜,三个人分了,就在车上吃。他们这支车队,习惯了趁着白天的时间多赶路,因此中午是不休息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则不会贪心,提前就找地方扎营。

    也是因为这种习惯,所以才会有人趁着开始扎营休息的时候,去旁边村落里搜荒。

    当然,这还是车队比较规矩严谨的情况下。

    类似的车队,一路走,一路客串骑士团,到处抢劫东西与人口的,也不是没有。

    早上七点出发,中途没有停下休息,一路开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前面的车辆,已经找到了新的扎营地点,然后摩托车来回穿梭,提醒着这些老司机们,依次进入营地之中。

    车队里的人各自有条不絮的忙碌着,传递消息,检查地面,安排巡逻、暗哨等等。

    老周叔侄,也同样忙着,一边开车,一边还看着地图,盘算有什么地方可以搜刮一下。

    其实陆辛也很想加入搜荒这份让人充满向往的工作,但他还是克制了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自己现在的责任就是……

    观察车头!

    ……

    当这个长腿车头指挥着大卡车一辆一辆停在划定区域时,陆辛在暗中静静观察着。

    车头开始分配巡逻与暗哨的人员时,陆辛静静观察着。

    当两个司机为了争抢那几辆公共小货车打了起来,车头冲上去一脚踹翻两个时,陆辛静静观察着。

    车头逮了只野兔,烤的焦黄流油,大口的吃肉喝酒时,陆辛仍然静静观察着,并且咽了口口水。

    车头去了树从后面方便的时候,陆辛……

    ……这次陆辛没有观察,真的没有!

    ……

    “叔叔,小陆哥现在这个样子正常吗?”

    在陆辛进行着自己的观察工作时,卡车旁边,老周与小周,一边偷瞧一边开始准备晚饭。

    见陆辛专注而认真的样子,他们说话都不敢大声。

    “正常吧……”

    老周心里也发虚:“可能这就是人家专业的样子……”

    小周嘟嚷着:“不过我怎么觉得,他这是有点馋车头的身子呢?”

    “有吗?”

    “有的,你看他一直看着车头,刚才还咽口水了……”

    “嘘,无论他是馋了,还是在治病,对我们来说,其实都是有利的!”

    “……”

    相比起早午两顿,晚饭明显是要丰盛一些的。

    这些老司机们的车上,都放了不少食物。

    有自己准备的咸肉,咸蛋,大饼一类,还有些不少晒干的白菜叶子、腌胡萝卜、粉条等等,都是些很经放,不容易变质的。到了晚上,就烧上一锅开火,杂七杂八的往锅里这么一烩,煮嘟嘟煮熟了就能吃。大饼干了的话,就架在锅上溜一下,一会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东西虽然不咋地,但热汽冒了上来,味道还是很香的。

    “换头的女人,观察记录……”

    眼见晚饭准备的差不多了,陆辛就坐在了小马轧上,把这一天的观察结果记录下来。

    “白天,一切如常,雷厉风行,指挥得当……”

    “骂人也特别狠……”

    “怀疑她还没有放弃对我的贪念,今天见着时,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今天晚上,注意保护自己,并由次观察员继续对其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