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塔镇子(二更)
    见陆辛认真记录的样子,老周与小周悄悄对视了一眼,不敢打扰,也不敢偷看。

    他们对陆辛抱有信心,也不仅仅是因为亲身经历了他“治鬼”的过程,最主要的是陆辛那与众不同的气质。你看看人家,答应了这件事之后,就一直眼睛不离车头的瞧着,神秘的小本本上写写画画,看起来又神秘,又专业,一看就和自己这些普通人完全不一样……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昨天晚上,车头居然放过了他,而且一整晚都没有再选人,这已经是一件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了。现在他们也在想,是不是今天晚上,车头仍然能够像昨天一样,老老实实的休息。

    如果真的可以这么下去,那岂不就等于治好了?

    “咕嘟嘟……”

    锅里的香味越来越浓,已经炖的差不多了。

    陆辛也放下了手里的笔记,然后将自己那枝缠着金丝的钢笔,小心的放回了袋子里。

    一边的小周羡慕的看着:“小陆哥真是讲究人,用的笔都这么好看……”

    ……

    “老周,老王,老孙,老李……车龄五年以上的,去车头那里集合……”

    三个人还没来得及盛饭,忽然听见有人一边吹哨子,一边喊。

    刚拿起碗来的老周,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这次……这次又想怎么折腾人?”

    “想什么呢?”

    吹哨的人瞪了他一眼:“这次是喊你们这些人过去商量事的!”

    “商量事?”

    老周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好,走吧!”

    陆辛也想了一下,打算跟过去,不过那个负责过来叫人的立刻向他看了过来,道:“这位兄弟,你跟着咱们车队走,没人说你什么,但我们商量事的时候,你跟来不太方便。”

    陆辛想了想,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就点了点头:“好的。”

    “小陆哥,我先给你盛一碗?”

    小周殷勤的劝着,他自己倒没有先动筷的意思。

    陆辛摇了摇头,道:“等你叔回来一起吧!”

    虽然人家叔侄俩答应了包自己的伙食,但等着人过来一起用餐,是礼貌。

    好在,等了也不大会,老周和其他几个被叫过去的老司机,就一起溜哒了回来。明显可以看得出,老周眉头紧皱,一脸纠结的样子。不紧着吃饭,一坐下就先把地图拿了出来。

    “咋了叔?”

    小周关心的问着,看了一眼老周的腰带。

    “瞅啥呢?没事。”

    “我是那种对不起你婶婶的人吗?”

    老周瞪了侄子一眼,道:“车头把我们叫过去,是说行程的事,你瞧瞧……”

    说着把地图扯了过来,道:“刚才探路的多跑了一段,回来说,这红道梁子上的大桥,前段时间被泥石流吞了,塌了有大半截,这条道咱们走不了了,必须得临时改道绕过去。”

    “绕路?”

    小周顿时有些紧张。

    他们这些荒野上跑的司机,虽然经常绕道,但怕的也是绕道。

    绕道往往代表着一些计划之外的麻烦。

    “对。”

    老周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咱们发现的早,还没进入那段路,改路线倒是问题不大。只是这一绕的话,若是走到西边那条路上去,想往中心城,就得绕好大一个圈了。咱们的行程,本来是很宽裕的,五天之后交货,一路上玩着也就到了,但这么一绕,就不一定了。”

    “我看五天之内,都不一定能赶到。”

    “……”

    小周顿时有些紧张了:“那怎么办?”

    对于车队来说,能不能按时交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有些时候,耽误了行程,这一趟就别跑了。

    碰到某些严苛的,人家直接不要你的货,里外里还要赔不少。

    “车头也正在考虑呢。”

    老周说道,指了指地图上的一片拿铅笔涂黑的区域,道:“实在不行,就得从白塔镇子上穿过去,然后直接到红道梁子后面,到了那里,大路比较多,怎么都能及时赶过去了。”

    “白塔镇子?”

    小周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白,道:“那是座废城啊,不是传说闹鬼吗?”

    “啧……”

    老周啜了下牙花子,道:“哪个废城没有闹鬼的传言?”

    本来想训斥侄子几句,但想到昨天刚刚叔侄俩撞了一次鬼,心里其实也有点没底,压低了声音道:“这些事我们也商量了一通,但车头已经决定了,她会和探路的人,明天一早去这个镇子里探探,我们大部队在原地等着,确定那个镇子没有问题了,再通知我们过去。”

    “要探路吗?”

    小周闻言倒是精神了些,道:“都谁去?我也想报名。”

    老周瞪他一眼:“你不怕车头了?”

    小周道:“我晚上怕她,白天不怕……”

    说着若有所思,道:“探路得有摩托车,但我没有啊……”

    忽然向陆辛看了过来:“小陆哥,我借你的摩托车开开好不好?”

    陆辛刚刚从锅里捞了一碗菜,闻言脸都红了。

    他默默的拿起了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

    摩托车,怎么能随便借呢……

    好在这时候老周已经一巴掌把侄子抽的去盛菜了,骂道:“你究竟是想探路还是想趁机开摩托车啊?趁早收了这个心,高姐去办的是正事,你没有经验,跟上了还不够添乱的……”

    “那好吧……”

    小周嘟嚷着,给叔叔少盛了一勺菜。

    到了晚上,众人便都歪在了车辆旁边,烤火的烤火,聊天的聊天。

    不远处,还有人捏着嗓子唱戏:“等待良人归来那一刻……”

    “我来暖你被窝……”

    ……

    陆辛整理了一下自己这一天做下来的笔记,考虑要不要再给韩冰打个电话。只不过,这一天的观察,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成果,相比起昨天晚上自己经历的,还有妹妹后来偷看到的画面,整个白天,这位名叫高婷的车头,表现的简直不要太正常,挑不出一点毛病。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正常,与她昨天晚上的异样形成了强烈对比,倒更显得怪异。

    那就看看她晚上会不会再犯病吧……

    陆辛心里想着,或许真在那什么的时候,她的表现可能会与平时不同……

    忽然间,陆辛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妹妹是负责夜间观察的,那万一她看到了不该看的……”

    一下子着急起来,妹妹还只是个孩子啊!

    忙要将妹妹叫回来时,忽然听到,远处有哨声响了起来。

    陆辛心里一惊,其他的老司机们,同样也都吃了一惊,急急忙忙转头看了过去。

    但没想到,哨声响起之后,出来的居然是探路的老陈。

    骂骂咧咧的:“都他妈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明天车头要探路呢。”

    虽然他骂的很难听,但众老司机却都知道,这是在暗示大家,车头今天不挑人了啊?

    怎么会?一下子转性了?

    有不少人,都因此想到了昨天的陆辛,下意识向老周叔侄的帐篷看了过来。

    就连老周和小周也一脸的古怪,小周还下意识道:“陆哥,是不是你已经把车头治好了?”

    陆辛自己也有些不理解,这就已经好了?

    明明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但他不愿被老周和小周看出心里的疑惑,只是默默点了下头,然后又补了一句:

    “还要继续观察!”

    老周和小周,顿时向他投来了不明觉厉的钦佩目光。

    陆辛微微感觉有些自豪,同时在想:如果她真的变好了,那算不算是自己的功劳?

    这搜荒的半车货,是不是已经稳了?

    ……

    当然了,因为习惯了被车头这个习惯支配的恐惧,所以大家这一夜都没有睡太好。

    不少老司机都表示,与其这么提心吊胆的过一夜,还不如像之前那样,早早的车头把人挑了才安心呢,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听着车头的坏笑与小年青慌乱的叫声入眠……

    也是一种享受啊!

    整整一个上午,都闲来无事,所以老周和小周,也破天慌的吃了早饭,还擦了把脸。

    两位黢黑黢黑的叔侄,脸色显得都白净了不少。

    一直到了中午时分,才远远的看到有摩托车驶了回来,手里挥着一杆绿色的旗。

    几位早就在路口等着的老司机,立刻迎了上去。

    不一会,就有哨声传了出来,那位传话的骑着摩托车一路大声的喊:

    “准备出发了!”

    “车头已经带着人把那镇子来回跑了一遍,没有问题,可以通过。”

    “……”

    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的老司机们立刻上车,一辆一辆的驶了出去。

    陆辛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前面一辆一辆的大货车驶上公路,在已经有些坑洼的路上一摇一晃的行驶,他所坐的老周这辆车,排在了整个车队靠后的位置,数字是第十九号车。

    前面一段路,跟原计划的一样,但到了十里外的一个路口时,却有辆摩托车在这里等着。

    车上的人不停的摇晃着手里的绿旗,指向了另外一条忿路。

    考虑比较周全,这是担心有糊涂鬼走错了。

    忿路比主干道要窄了一些,但行驶这些大货车也没有问题。

    甚至是因为平时走的车少了些的缘故,这条忿路的路况,比主干道还好一些。

    驶进了这条忿道,就可以看到,这条路歪歪斜斜,一路延伸进了四五里外的一座城市里。

    那座城市,应该就是老周他们口中的白塔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