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八十八章到底谁是怪物?
    “是有一点影响的。”

    陆辛轻声回答,然后看向了那颗挂在半空中的大脑:“那是什么?”

    他这时候很好奇。

    这个怪物,与他之前见过的不一样,能力似乎也不一样。

    从表面上看,它对自己的影响,只是比别的污染源厉害了一些。

    但细细想去,又似乎不只这么简单。因为在受到了它的影响时,陆辛需要自己付出很大的努力去对抗那种影响,这就导致,陆辛很难集中精力,也就无法请父亲帮忙。

    自己已经与父亲达成了和解,现在遇到了问题,父亲才是最能帮大忙的。

    但是,当自己的注意力无法太集中的情况下,陆辛不敢让父亲帮忙。

    父亲和妹妹、妈妈,还是不同的。

    自己已经给了妹妹最大的信任,所以她现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由的行动。。

    而妈妈,从一开始,她就是自由的。

    父亲则不一样,为了家人的团结,陆辛已经开始尝试相信父亲,但是这种相信是有限度的,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下,就不能太过大意。过度的信任是放纵,是容易出乱子的。

    这也让陆辛对这个怪物有些不满。

    它影响了自己家人之间的团结。

    你看,如果没有它,就不会曝露自己还不是那么相信父亲这件事……

    ……

    “那是世界上最让人讨厌的东西。”

    妈妈轻声的开口,精致妆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源自于最没有底限的实验。”

    “哥哥,我讨厌它,我要撕碎它……”

    妹妹在一边咬着牙。

    她是第一次没有露出想把对方变成玩具的想法,而是直接就要撕碎。

    “所以,这东西是人造出来的?”

    陆辛的脸上,也渐渐没有了表情,轻声的询问。

    妈妈忽然露出了笑容,只是和平时的温暖善解人意不同,这次她是冷笑:

    “当然是人造出来的,不然这世上怎么会出现这么恶心的东西?”

    “……”

    陆辛轻轻点了下头,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那我们毁了它吧?”

    妈妈点头,轻声道:“可不仅是要毁了它呢,这里似乎还有其他人在看着这一切……”

    陆辛面无表情,轻轻点头:“没关系,都毁掉好了。”

    妈妈转头看了陆辛一眼,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轻轻点头:“好的。”

    ……

    “滋滋……”

    在陆辛脚下的影子出现了晃动时,大脑状怪物,似乎也感觉到了警惕。

    刚才两颗炸弹的冲击,让它感受到了威胁,表面血红色的沟壑里,闪过了一丝丝的微弱电流,这种电流使得它的小提琴声忽然变得更为响亮,周围的疯子都像是疯了一样,不要命的向着它面前不远处的陆辛还有高姐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它身后,响起了沉重的脚声。

    那是一种大型机器,重重轰击在地上的声音。

    随着这种声音,大脑后面,薄雾笼罩的小镇上,隐隐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

    两个怪物出现在了大脑状怪物的面前,其中一个,像是一条蜈蚣,浑身血淋淋的,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它居然是一个由七八只疯子融合而成的怪物,一条条的爪子,就是一条条乌黑粗壮的手臂,嗒嗒嗒的撑着地面,身上,则是一张张苍白而诡异的脸,露出了阴森微笑。

    另外一个,则是身材高大,足有三米高的巨怪,双腿肌肉虬结,像是蕴含着无法形容的爆炸性力量。它也是疯子融合而成的,在它鲜红的身体上,可以看到一只只滚动的眼睛。

    这两只类似于疯子,却又不是疯子的怪物,似乎和大脑怪物本质是一样的。

    只是,它们明显更擅长打架。

    “滋……”

    大脑怪物上的电流闪烁的更明显,这两只巨型怪物,忽然迈开大步向前冲来。

    与此同时,周围那无数的疯子,也潮水般向陆辛淹来。

    ……

    这似乎是,这只大脑受到了威胁,所以召唤了疯子还有别的怪物保护它?

    陆辛看着那两只怪物,还有周围涌动的疯子,心里暗想:“它们的样子好可怕……”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影子开始变化。

    在这薄雾笼罩的废弃城市里,影子本来显得极淡,甚至于看不见。

    可在这时候,却一下子变得黑暗清晰了起来,而且像是被无数强烈而散乱的光源照着,影子张牙舞爪,就像是黑色的潮水一般,以陆辛的双脚为中心,不停的向周围扩散着。

    在这黑色的影子里,有双血红色的眼睛睁开,似乎有些不满的看着陆辛。

    陆辛对此装作看不见。

    父亲明显有些生气了,因为发觉了自己对他的限制。

    但这能怪自己吗?

    明明该怪这只怪物嘛……

    “你不要生我的气,等到了中心城,我好好请你喝杯酒好不好……”

    陆辛轻轻说着,慢慢向旁边伸出了手。

    妹妹听话的把小手放进了他的手里,陆辛的身体,顿时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扭曲感。

    与此同时,他的影子一下子变大。

    ……

    “那是……”

    从空中硬是被陆辛撞了下来,摔的浑身骨头都几乎要断掉的高姐,刚才清醒了过来。

    小提琴的声音,在炸弹冲击时就已经消失,不再让她处于混乱状态。

    只不过,高处摔下来的疼痛,却也同时涌入脑海。

    尤其是,她十指都已扭曲,传来钻心的剧痛。

    但她甚至来不及去体会浑身上下各样各样的疼,又或者是因为,她本来就已经快要习惯了这种疼,抵抗力比别人强的多,所以,她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了不远处陆辛的变化。

    当她的意识回到脑海时,她正听到陆辛在自言自语。

    因为陆辛背对着她,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却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一会显得迷茫,充满了疑惑,一会又像是极为冷漠,憎恶。

    他像是在与自己商量什么,又像是在解答着自己的什么问题。

    这种感觉,有种异样的诡秘与阴森,甚至比那个大脑状的怪物,更让人压抑。

    然后,还不等她问出什么,就看到前面两只巨大的怪物已经向着陆辛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周围那几乎数不清的疯子,也密密麻麻的冲到了跟前,甚至不管自己,直冲向陆辛。

    “小……”

    感受着那无法形容的压迫感,她几乎晕厥,下意识大喊,却发现声音都哑了。

    周围疯子黑压压的人头,就已经足以让人疯狂,而那两个像是无数疯子组合了起来的怪物,更是恶梦里才会出现的形象,仅仅是它们的存在,就已经给人一种言语很难准确形容的压迫感与恐惧,而在它们大步向前冲来的时候,则让人有一种,直接放弃所有抵抗的想法。

    那样的怪物,怎么可能是人能够对抗的……

    “呵呵……”

    但是在车头高婷内心几乎崩溃的时候,她却听到陆辛在笑。

    然后她就看到,迎着这么多冲到了面前的疯子,陆辛忽然低头,身子诡异的扭曲了起来,那么多的疯子冲向了他,即使忽略那些疯子粗壮尖利,有些变形的爪子,充满了恶心黏液与尖牙的嘴巴,野兽般强壮的身躯,也会被它们淹没,一个叠一个压在地上,动都动弹不得。

    但陆辛在这么多疯子包围下,身子却出现了极不合理的扭曲,居然从不可能的角度,直接从疯子堆里躲了出来,与此同时,他两只手飞快的抓向了这些疯子的身体,像是抚摸。

    “喀喀……”

    被他抚摸过的疯子,身体顿时变得异常古怪,像是一群后现代风格强烈的雕塑。

    “嗒嗒嗒……”

    “嘭嘭嘭……”

    那两只大型的怪物也冲了过来,一个爪子搭在地上,响起了一连串清脆的细响。

    身上的每一张脸,都露出了疯狂而兴奋的表情。

    一个脚步沉重,将地面踩出了蛛网般的坑。

    巨大的拳头挥了出来,似乎隔着十几米,都能够感受着刮脸的劲风。

    诡异而狂暴。

    在它们面前,任何人心里都会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

    “呵呵……”

    但迎着那两只怪物,陆辛还是直接冲了上去。

    他手指抬起,扶住了自己的镜框,左眼镜片上,飞快的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框框,圈定了右侧那只明显力量强大,给他也带来了一种压迫感的怪物,然后陆辛喊出:“……锁定。”

    “机械狗……”

    “……”

    “嘀嘀嘀嘀——”

    立刻有声音响起,声音来自于他的摩托车冲进去的二楼。紧接着,那辆已经歪倒在地上的摩托车,靠近地面的一个箱子里,忽然箱盖被撞开。然后一只银色的,布满了各种机器零件与线路的古怪机器爬了出来,它身子四四方方,没有脑袋,只有四条灵活的金属细腿。

    冲出了箱子之后,它嗒嗒嗒的冲到了二楼窗口,身子中间,一个红点射出了扫描射线。

    然后,一架多管转轮枪,从它的身体里弹射了出来,咔的一声架在了头部。

    枪管开始转动,然后,疯狂的子弹呼啸而出。

    “啪啪啪……”

    那个身材高大的怪物后背,顿时血肉迸溅,窜出了一串串的血花,它艰难的转过了身,但子弹却一通倾泄到了它的身上,直将他一点一点的撕碎,最后时,半边身子都被打没了。

    它的血肉在凝聚,像是有复原的能力。

    但是身子碎得太狠,只有两条腿和腰部还蹲在地上,已经不可能再复原回来。

    但机械狗还是在开枪,子弹倾泄不停。

    直到三百发子弹打完,那已经发红的多管转轮枪口,咔一声收回。

    然后机械狗嗒嗒嗒的跑了回去,钻进箱子。

    工作完成,收工!

    同样也在这时,陆辛以速度像是鬼魅一样的冲出了十几米,双足离地,跳起了两三米高,矫健灵活的身躯,在这时候倒像是野兽一般,直接扑向了那颗吊在了街道中间的大脑。

    他没有理会那只多手多脚蜈蚣状的怪物,只是他的影子笼罩了怪物。

    “嗤啦啦……”

    那只多手多脚的怪物,在散乱不堪的影子笼罩下,明显的出现了一种惊慌感。

    它身上得各个嘴巴里,传出了一种怪异的吱吱叫声,然后它身上粗壮而扭曲的手脚,忽然一寸寸折断,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这还不算,它那让人恶心的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碎掉。

    就像是把一件碎器,先摔成了块,再把不同的碎块,一点一点的碾碎成粉。

    在这个过程中,陆辛却已经冲到了大脑状怪物的面前,人在半空,掏枪射击。

    ……

    “那究竟是什么怪物?”

    车头高婷低声的叫着,眼睛里满是恐惧的意味。

    她看的不是大脑状怪物,而是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