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二百八十九章神之大脑三号实验体(三更)
    “呯呯呯……”

    陆辛在空中向着那只大脑状怪物开枪的时候,用的已经特殊子弹。

    只不过,闪着电弧的特殊子弹打在了这大脑状怪物的表面时,却顿时被它紧紧依附着血红色的本体的那层扭曲状的空气给阻挡了下来。有两颗子弹,直接便被弹向了其他的地方。

    又有一颗子弹,直接卡在了扭曲的空气里,甚至没有爆开。

    “太浪费了……”

    陆辛心里想着,身子已经开始下坠,干脆收了枪,直接向大脑状怪物扑了过去。

    “吱呀呀……”

    小提琴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且变得剧烈,陆辛心里又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又来吗?”

    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点意外。

    他之前很少受到重复的污染。尤其是像面对这只大脑怪物的时候,它污染自己的时间,似乎比以前受到别的污染时,持续性久了一差,达到了足足的五秒钟。另外,自己刚才已经清醒过来了一次,但当它的琴声响起时,居然还可以影响到自己,就更感觉少见了。。

    他立刻转身,看向了妈妈。

    不远处,站在了大脑的面前,欣赏着这场小提琴表演的妈妈,也正转头看着陆辛。

    然后她的手伸进了挎包,拿出了一柄剪刀。

    “喀嚓……”

    陆辛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剪刀合拢声,紧接着,陆辛耳边一阵清静。

    他可以听到周围空气被磨擦的声音,阴冷而带着血腥味的风吹过这座空旷城市的声音,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以及父亲喘息的声音,但是,小提琴的声音,却一下子消失。与此同时,那小提琴声给自己带来的血液加速,以及手脚都变得不听使唤的感觉也消失。

    陆辛深深呼了口气,牵着妹妹的手,直接抓向了大脑怪物的表面。

    既然妹妹讨厌,那就撕碎它。

    ……

    “嗡……”

    也就在陆辛的手伸到了那血红色的大脑之前时,忽然一片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脑表面,那些复杂又深邃的沟壑里,有细微的电流闪过,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扭曲,而且像是潮水一般,从整个大脑的表面向外散发,把陆辛也笼罩在了里面。

    在这扭曲的空气里,大地忽然裂开了一道道细微的裂隙。

    废弃的汽车外壳,以及绫乱的电线,同时出现了一圈圈的扭曲,像是被烧焦的头发。

    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可以影响到真实事物,并将他们扭曲。

    ……

    “精神冲击……”

    陆辛被冲击得向后退出,眉头微微皱了下。

    他知道这种力量,这是一种精神力量的直接使用。

    另外一个称呼,叫作念力。

    不管什么体系,能力者,或说是污染源,多少都会使用这样的力量。本质上讲,这其实是一种精神力的辐射,只不过,精神量级比较低的能力者,能够影响到的真实事物很少,更多的是将其当作一种感知能力,精神力量强大的,却可以直接将自己辐射范围内的事物扭曲。

    但正常情况下,很少有能力者,或是污染源会这么做。

    因为这种程度的精神量级消耗,很容易就会让自己的精神力量消耗干净。

    一下子陷入极端的大脑疲惫,甚至昏死过去。

    太浪费了。

    “喀”“喀……”

    在陆辛心里闪过了关于精神冲击的概念时,他已经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扭曲着的,任何影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拉长或是变形,这是因为自己周围的空气被大脑怪物的精神力量影响的缘故,不过陆辛自己,却没有出现异样……

    这种精神冲击,没有影响到他的身体,只是像一堵墙,挡住了他冲向前的行动。

    “该让父亲出手了……”

    陆辛没有犹豫,抬起手来。

    他的影子,顿时从笼罩着的那只多手多脚的蜈蚣状怪物身上,转移向了大脑状怪物。

    就好像有人在他身后放了一个明亮的光源一样,他的影子一下子飞涨了起来,变大,变宽,就像是一只黑色的魔鬼一样,瞬间将那整个大脑给笼罩了里面,并且不停的勒紧。

    大脑怪物的精神冲击可以扭曲一切,却扭曲不了影子。

    “呵呵呵呵……”

    空洞的笑声响了起来,影子覆着在大脑怪物的表面,并一点点腐蚀了下去。

    大脑怪物,仍然在释放着精神冲击,这种冲击的力量,使得周围的一切,都无法接近它,影子也被它阻挡在了十厘米之外,但这种阻挡,明显是有些吃力的,影子在一点点染黑了这十厘米的距离,丝丝突破,就像是无数的虫子努力的向里面钻去,蚕蚀掉这十厘米空间。

    这是父亲的力量,在腐蚀着它。

    大脑怪物的精神冲击力量,实在太强了,这让它可以隔绝一切靠近它的力量,自己借用了妹妹的力量,都无法靠近它,就连父亲的力量,想要消灭它,居然也需要一点时间……

    而在另一边,妈妈仍然欣赏着小提琴的表演。

    她似乎是在用这种方法,对抗怪物的小提琴声,以免它影响到陆辛。

    “怎么会有这种可以长时间,高强度释放精神冲击的东西?”

    陆辛心里暗暗想着。

    好麻烦啊……

    ……

    “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陆辛考虑着怎么快速的解决这只大脑怪物时,这座废弃的城市,地下,某个隐秘的实验室里,同样也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正呆呆的抬头看着监控上面的画面,看着那个站在了大脑怪物的面前,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影子张牙舞爪覆盖了大脑的年轻人。

    他们简直无法理解。

    第二阶段的疯子怪物,居然被他瞬间消灭了?

    他居然直接站在了第三阶段造物——神之大脑三号实验体面前,却没有被绞成肉沫?

    “这明明只是一次普通的进食实验而已啊……”

    有工作人员失声大叫了起来:“怎么会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他是能力者吗?”

    “不对,得多强的能力者,可以正面对抗神之大脑?”

    “……”

    无法形容他们这时候看到的荒诞与不解。

    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是一种自己的三观直接崩溃的感觉。

    “不管他是谁,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一位留着白胡子的男人忽然冲向了操作台,低声叫道:“加强能量输入,除掉他!”

    ……

    “滋滋……”

    在那个隐秘的实验室里,一个红色的把手被推了上去时,陆辛面前的那个血色大脑身边,忽然传来了刺耳的滋滋声,那仿佛是强大的电流,穿过脆弱的电线时发出来的噪音,陆辛抬头看去,从扭曲的画面里,可以看到那血色的大脑,正变得愈发鲜亮,甚至透出微光。

    它有无数的血管散发了出来,缠在了周围的建筑上,电线杆上,甚至钻进了周围那些废弃的房屋里,正是这些血管,将它吊在了半空,但没想到,这些血管似乎还能传输能量。

    “嗡嗡嗡……”

    有刺耳的声音,不停的冲击着自己的脑海。

    那血色大脑的精神冲击,一下子加强了好几倍。

    陆辛感觉到了自己周围,正有什么东西挤压着自己,甚至想钻进自己的身体。

    就连已经腐蚀到了,距离大脑怪物的本体只有两三厘米的影子,也被这急居加强的精神冲击,一点点向外挤来,从两三厘米,挤到了四五厘米,然后一点点增加到了七八厘米……

    影子更狂暴了,陆辛已经听到了父亲的咒骂。

    他在生气,催促着自己不要多管闲事,放开他更多的力量。

    但是陆辛还是没有同意。

    第二阶段之后,自己与父亲的关系修复了很多,所以,才不再将父亲一直关在那个房间里,但是,该小心的时候还是要小心,自己并不确定父亲的力量释放太多的话,会不会无法控制他的情绪……唉,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问题,情况在向好的地方发展,但也不能忽略。

    某种程度上,他产生了一种压力从内外夹击的感觉。

    这让陆辛,也隐隐有些压力。

    压力之余,生出来的,则是一种不满的感觉……

    ……

    “不用着急,这是一种肮脏的东西,和你是不一样的。”

    “它是怪物,而你是……人!”

    “那你为什么要去和他们硬拼呢,既然是人,总有属于人的处理方法……”

    妈妈的身影,出现在了陆辛身边。

    在周围一片扭曲散乱的影子里,只有妈妈显得异常真实,而稳定。

    这大概是因为爱美的她,不喜欢别人将自己的模样扭曲。

    “通过理性的分析,找到它的污染逻辑,再斩断它的逻辑链?”

    妈妈的声音,让陆辛心里的不满情绪稍稍减退,有些好奇的抬头看了过来。

    “是的。”

    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着陆辛道:“你看出来了吗?”

    “它是用小提琴声控制那些疯子的,而控制那些疯子得方法,就是传递情绪。”

    “而且,它并不完整,所以,它的琴声,才如此单调!”

    “……”

    “传递情绪?”

    陆辛微微点头,明白了妈妈的意思,转头看向了一个地方:“所以……”

    妈妈脸上露出了微笑,向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陆辛肩头,因为伤害不到那只大脑怪物,正在托着下巴在一边生闷气的妹妹也看了过去。

    陆辛黑色的影子里,忽然睁开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也向那个地方看了过去。

    在他们的目光之中,没皮的小狗吓的夹紧了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