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零二章 被人忽略就会消失(月初求票!)
    “大活人怎么就会忽然消失……”

    “是鬼吧?一定是被鬼拖走的吧……”

    “完了……我们所有人,都会被鬼吃掉的,完了……”

    “……”

    惊慌的声音一下子就从大通铺里响了起来。

    恐惧可以蔓延,而在这个大通铺里,甚至不用蔓延,直接就淹没了所有人。

    一群大老爷们,这时候手脚都可以看见的颤抖,脸白的白,青的青,看起来就像一群吊死鬼一样。

    “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陆辛下意识的就想纠正他们这些不正确不科学的想法,但是没有说出口。

    他看出来了这些人此时心里的惊慌,知道他们现在只是为了给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寻找一个借口。

    哪怕他们寻找出来的借口,是更让人惊恐不安的“被鬼拖走”,而且鬼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合理,但是对他们来说,任何一种猜测,都比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强。

    未知胜过一切恐惧!

    ……

    “你们确定,刚才一直没有人离开房间吗?”

    别人能乱,自己不能,于是陆辛只能竭尽全力冷静的看着车头。

    “确定!”

    车头高婷狠狠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变得冷静,只是声音,多少有些颤抖:“我们刚才一直老老实实待在房间里,哪都没敢去,就算是撒尿,也是让他们在墙角解决的,但是……”

    她脸上还是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但是莫名其妙的,人……人就少了。”

    陆辛看了一眼大通铺墙上湿漉漉的图画,点了点头。

    他努力让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维,变得清晰。。

    莫名其妙就会有人消失,一大群人都发现不了同伴什么时候没有了的。

    用绳绑着都没有用,莫名其妙就消失了。

    照高婷她们所讲,似乎当人消失的时候,浮土上也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种事,说起来就让人感觉有蚂蚁在身上爬。

    陆辛不喜欢这种混沌的感觉,眉头都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这很确定。”

    他向这些老司机们道:“但确实有些精神怪物存在,有可能造成这种情况。”

    “啊这……”

    老司机们都愣了一下:“有区别吗?”

    “一个称呼是典型的迷信,一个听起来多少科学一点……”

    陆辛认真解释了一下,又道:“假设真的是有什么连我都看不见的精神怪物存在,把那些人悄悄拖走了的话,那就说明,它其实一直跟在我们身边,也一直就在这个房间里?”

    他这么想着,忽然转头向房间里看了过去。

    他的目光,在这时候变得有些锋利,房间里所有的老司机们,都不由得心里一慌。

    哪怕只是被他目光的余光扫过,心里也毛了一下。

    陆辛自言自语,说了出来:“包括现在?”

    ……

    听着他像是非常认真的话,一群老司机们心里更紧张了。

    一想到可能有只自己看不见的怪物,就在自己这些人中间,随时准备着把自己吞噬,他们便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有种无法形容的惊悚感觉,顺着脊椎,一路爬到了后脑勺。

    每个人都有种自己背后正有东西在轻轻吹气的感觉。

    甚至有人已经直接跳下床了,有种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房间的感觉。

    谁愿意和鬼待在一个房间里。

    “没有用的。”

    陆辛看着那几个想要逃走的人的脸,道:“就算你逃出去,它也还是会跟着你,当然,”他的思维忽然发散了一下:“如果只有一只怪物的话,那么现在大家立刻都逃了出去,然后开着车四面八方的逃窜,跑的越快越好,也不知道它还能不能同时顾得上这么多人……”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的异常心动。

    陆辛笑了笑,否决道:“当然这也并不可行,因为我们不知道它还有没有同伴。”

    房间里,气氛又变得有些颓丧了起来。

    车头高婷一直看着陆辛这认真思索的样子,心情变得同样复杂。

    “还是得从别的地方找原因……”

    哪怕心里糊涂,陆辛也只能努力的思索着,谁让妹妹和父亲都指望不上呢……

    如果妈妈在的话,她比较擅长找人,或许就能发现这些人在哪里。

    但是妈妈毕竟不在,而陆辛虽然也可以借用一点妈妈的能力,但他能够借来的,是那种可以观察人的情绪的能力,这种能力,明显不适用于眼前的情况。

    强行借用家人的力量,只能借来一部分。比如陆辛能够借来妹妹扭曲的力量,却借不来她那种可爱的,让自己四分五裂的力量。

    父亲的,更是只能借来一点点。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毕竟,自己也是在青港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特殊污染培训的。

    自己是专业的。

    ……

    “如果真是怪物把人拖走的……”

    这么想着时,陆辛沉吟了一会,忽然抬头看向了高婷:“那么怪物拖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是直接现出身体来,一口吞掉,还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一下子抓住了人的脑袋?”

    “肯定不会是先抓住脚,因为先抓住脚的话,被拖走的人应该来得及尖叫……”

    “按理说先抓住脑袋,也有时间尖叫吧?”

    “除非是嘴巴对着嘴巴吞噬?”

    “不对呀,嘴巴对着嘴巴吞噬,也会挣扎,跟强吻一样……除非是被抓的人完全无法挣扎,也就说,这属于一种强烈的污染,而这种强烈的污染,一般都是需要直接接触……”

    “……”

    明明是很正经的分析,高婷却听出了一种毛骨悚然感。

    本来她是把陆辛当专家的,但怎么越听越像是一个神经病在呓语?

    微微颤了一下,她才尽量保持冷静,道:“我们……确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个房间里,这么多人,身边好几个同伴消失了,你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高婷。

    高婷被他质问的有些羞愧,点头道:“是……是的,都怪我……”

    “不,不对。”

    陆辛看着她,眼睛渐渐变得发亮,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察觉?”

    高婷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他的思路了,只能又勉强的点了下头。

    “那我想,我已经找到这个怪物的一个特质了。”

    陆辛的声音显得有些开心了起来,甚至能够从表情里看出一点小得意。

    高婷反应还是很快的,在看到了陆辛脸上的笑容时,她心里先是一阵迷茫,然后很快回忆起了刚刚说过的话,前后联系,顿时感觉自己抓到了一抹亮光,轻轻“啊”了一声,紧张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只鬼……怪物……只会在一个人没有被留意到的情况下,被抓走?”

    陆辛笑着点了点头,道:“对。看起来好像大家都在一个地方待着,但实际上,大家的注意力不同,也不会时时去看到一个人。而在一个人没有被注意到的时候,那只怪物,就会出手把他拖走……你们看,现在这么一解释,就会感觉它其实没有那么可怕了吧?”

    “并没有减轻什么好吗……”

    高婷下意识的在心里喊着,深喘了口气,胸膛起伏不定。

    冷静下来之后想想,似乎,真的,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稍稍安心的感觉。

    不仅是她,周围那些听懂了的老司机,也是脸上一下子露出了些希冀的神色。

    这么压抑而惊悚的气氛里,遇到了这么无解的局面。

    忽然发现了对方的一点特点,简直像是绝望里抓住了一根稻草。

    “快,所有人都面对面的坐好,盯着你对面的人,千万,千万不要眨眼……”

    高婷一反应过来,立刻大叫了起来,大声下着命令。

    一群老司机猛得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上了床,转过身子,一个个相对而坐。

    眼睛瞪的像铜铃。

    ……

    陆辛转过身,就见高婷也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自己。

    “看我没用,看其他人吧!”

    陆辛摇了摇头,走到了旁边的床沿上,扯过一个盛着烟丝的簸箕,拿了张细纸,开始往里填烟丝,学着老周那样卷烟……他的金色过滤嘴的烟,一共就剩了三根了,省着点抽。

    缓缓吞了一口浓烈的烟雾,陆辛慢慢的思索着。

    仅仅是发现这个特性还不够,还要考虑,该如何解决。

    毕竟,还有之前那些消失的人,没找回来。

    另外,难道真的一直看着彼此,就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消失?

    待会困倦了怎么办,饿了怎么办,想上厕所了怎么办,想睡觉了怎么办?

    理论上讲,可能只要同伴眨一下眼睛,自己就会消失。

    遇到了这么一个只要那么一瞬间,没有人看着自己的情况下,就会把自己扯走的怪物。

    那么,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人可以躲得过他的觊觎……

    除非,全世界的人都听从自己的指挥,排着队,轮着番来盯着自己看。

    “所以,该怎么解决呢?”

    陆辛慢慢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开始思念韩冰。

    气氛就在这么一群大眼瞪小眼得安静里,一点一点的,慢慢磨灭。

    “咣当……”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外面响起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车厢上。

    整个屋子里,神经本来就一直绷紧的人,都猛得吓了一跳。

    包括陆辛在内,同时转头向外看去。

    但这一眼看去,却发现窗外根本什么动静也没有,陆辛心里猛得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回过头来,就见本来人还不少的屋子里,一下子显得有些空荡。

    仿佛有阴风拂来,瞬间浸凉了每个人的背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