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零三章 原来你在这里(哈哈再加一更没想到吧)
    “这次少了几个人?”

    陆辛脸色铁青,过了一会,他才慢慢的问了一句。

    但问了很久之后,他却没有听到回应,这时候才发现,刚才就坐在了自己身边不远处的高婷,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坐的垫子,上面有个坑,这时候正在慢慢鼓起来,悄无声息。

    “车头……车头也不见了……”

    同样也有老司机受到了惊吓,带着哭腔喊了起来。

    整个大通铺房间里,顿时变得一片混乱,车头高婷的重要性,在这个车队里不言而喻,刚才她还在时,哪怕遇到了这么诡异的事情,老司机们心里还稳得住,但这时候,他们忽然发现瞬间就消失了这么多人,甚至还包括了那个主心骨一样的车头,慌乱之处可以想象。

    “妈的,怪物在哪里?”

    “出来,你出来,老子剁了你……”

    “不行了,不行了,我不在这里待了,我要赶紧跑……”

    “……”

    一时做什么的都有,整个大通铺里,乱成了一团,好多人都跳了起来,要往外冲。

    “大家冷静一下……”

    陆辛只好自己站了出来劝他们。

    “还冷静,再冷静所有人都被鬼拖走啦……”

    “别拦我,我要赶紧走……”

    面对着陆辛,哪怕老司机们都知道他身份不简单,这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种折磨人的恐慌,已经让他们快要发疯。

    哗啦一声,便有好几个人冲到了门口,想要夺路而逃。

    陆辛虽然就在门口,但没有阻拦他们。。

    在这时候,心里也有种异常不舒服的感觉,只是沉默着。

    他并不习惯处理这种场面。

    眼看着整个车队剩下的人就要乱套,忽然一个人发起狠来,猛然从床上跳下,像只灵活的狸猫一样,嗖的一声冲到门口,挡住了这些慌得想要冲出去的人,并且随手就抓住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抬手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瞪着眼睛骂道:“到这时候了,我看你们谁还敢跑?”

    这么个凶狠劲,顿时让慌乱的人,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

    冲了过来抽人的,正是孙狗子,他咬紧了牙关,盯着那人的眼睛骂道:

    “没听到陆小哥说让你们不要慌吗?”

    “车头都这么相信他,你这时候倒不听他的话?”

    “……”

    见这位之前怀疑自己的保安队长有这个表现,陆辛倒有些意外。

    另一个虎背熊腰的人也跳下了床,正是小周,他提着两个拳头,咬紧牙关骂道:“有谁想出去吗?先过来跟我打一架,现在车头……没了,想要救他们回来,就得靠小陆哥!”

    他们两人一个平时就挺有威望,一个个头摆在那里,倒是把其他的老司机震慑了一下。

    屋子里变得稍稍安静。

    小周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眼眶微微发红,低声道:“小陆哥,我叔叔刚才不见了。”

    陆辛转头,向刚才老周待的地方看了一眼。

    小周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着的哭腔:“都怪我,我一听外面有动静,就下意识的转了个头,就这么一眼,叔叔就消失了……叔叔消失了,我没有消失,说明叔叔一直在看着我……”

    “都怪我,怪我没管住自己……”

    “……”

    陆辛能够听出他声音里的自责,长长的吁了口气,点头道:“刚才消失了多少人?”

    孙狗子和小周对视了一眼,立刻清点人数。

    “八……八个。”

    孙狗子回答的时候,声音也微微发颤。

    之前还是一个两的消失,多的时候也只是三四个,现在……却一瞬间消失了八九个。

    消失的人数在增加!

    “我有些明白了。”

    陆辛点了下头,慢慢下床,拎了只马扎子,坐在了门口。

    他想起了之前对付秦燃的时候,秦燃的污染方式,似乎也是递增的增加。

    从一个,到两个,两个到四个,四个到八个……

    如今,和这个车队里的人消失的规律,某种程度上是吻合的。

    只不过,车队的消失,没有那么精确,这是因为不被注意到的人是随机的缘故?

    怪物的精神量级,在增加,所以能够抓的人越来越多。

    但是它还是需要在目标被人忽视的情况下,才能够将人抓走。

    “刚才外面的动静,是你的同伴故意搞出来,好吸引我们注意力的?”

    “……”

    他默默想着,推翻了之前的一个结论。

    之前他想着,想要对付这个怪物,除非是有人权力大到,可以让全世界的人,一直盯着自己看。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即使有人权力这么大,那只怪物,也可以不停的抓走盯着他看的人。

    理论上讲,最后这个人的权力再大,也会落在这个怪物手里,没办法阻止。

    同样的理论,还让陆辛想到了自己。

    我刚才在房间等了它这么久,它都没有找上我。

    这是不是说明,它也觉得我比其他人难对付,所以不敢来找我?

    但是,它的力量,如果是叠加着向上涨的,会不会,最后一个,就要来对付我?

    ……

    这时候,陆辛心里的不满,在缓慢的增加。

    他能够感觉到这屋子里的老司机们,担忧、期待,而又质疑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或许这些眼神里,还包括了一个得意而贪婪的看着自己的怪物。

    本来,这些人是很相信自己的啊。

    尤其是小周,他把自己当成了专业的人,觉得自己可以处理这所有的事。

    但是现在,自己却在这个怪物面前束手无策,仿佛成了笑柄。

    这让陆辛有种愤怒感……

    这种愤怒,使得他在灯光下的影子,都有些散乱。

    ……

    “好了,我已经找到对付它的方法了。”

    陆辛坐在了门口的小马扎上,微微后仰,倚在了门框上。

    小周和孙狗子等人,甚至包括那些司机,这时候都是猛得一惊,面露期待。

    “现在你们不必再像之前那样瞪着眼睛看着彼此了,因为那样做的话,你们也撑不到最后,早晚会累,早晚都会被那只怪物抓走。”陆辛慢慢的说着,睁开眼睛,看向了这个房间。

    眼睛里的平静,已经达到了极点。

    而一个人的眼神平静到了极点,表现出来的,就是冷漠。

    “现在我的话是对你说的。”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就像是看着这房间里某个不存在的怪物,静静道:“我知道你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也能听到我的话……当然听不到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

    “有人教过我,面对诡异的事物,理智反而是人类唯一的优势。”

    “现在我跟你拼理智!”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一条一条的写了上去,道:

    “第一,通过之前的分析,还有你趁着刚才外面的动静分散了我们注意力,才抓走了我们这么多人的这个行为,反而证实了我的猜测。你确实只能抓那些不被人注意到的人。”

    “这同样也证实了你一直在这个屋子里,观察着所有的人。”

    “第二,你想抓这个车队的人,按理说,最早就该抓走车头才是。因为抓走了车头,这支车队就会变得混乱惊慌,更方便你下手。而且,你刚开始动手的时候,车头正在房间里休息,孤身一人,你抓她的话最方便了。可是你没有,你甚至不惜先钻进茅厕里抓人……”

    “呵呵,一个钻进茅厕的怪物……”

    “我本来还想是不是因为这个车头,多少有些变异,所以你不敢轻易抓她。但是刚才,你又趁着这个机会将她抓走了,哪怕她就坐在我的旁边……所以,你不是不想抓她,而是没有机会。自从她出现之后,因为她是车头,所以车队里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是这个车队里受关注最多的人,也是你最难抓的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去她的房间里抓她?”

    说到了这里,陆辛眼睛眯了一下,声音冰冷:“因为你做不到。”

    “她反锁了房门,窗户也关着,所以你进不去。”

    一边说着,脸上一边露出了笑容,抬笔就写:“所以,你是有实体的。”

    “你只是可以让人看不见你,甚至,摸不到你?”

    “……这点存疑。”

    “但无论怎么说,这跟凭空消失是两回事,就算没有人能看见你,但你出门的时候,还是要躲过了人,然后经历开门关门,开窗关窗一类的动作得,毕竟在精神污染这一块,我也是做过专业的培训的,精神能力,主要影响人,但却改变不了一些真实世界的法则。”

    “第三,你从下午跟我耗到了晚上,就像个畏畏缩缩的胆小鬼,而且我刚才在隔壁房间等了你这么久,也没有等到你过来找我,这是不是说明,其实你一直都特别的害怕我?”

    “……”

    “既然这样,那就简单了。”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松了口气,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铁盒子,从里面拿了根有金色过滤嘴的烟,一共还剩了三根,他丢给了小周一根,又丢给孙狗子一根,然后自己将最后一根慢慢点上,嘴角也在以奇怪的角度微微上翘,轻声道:“我何必找你在哪里呢?知道你在这个房间里就够了。”

    “我会一直守在门口,不让你有离开的机会。”

    “相信我。”

    “无论你是从我身边出去,还是打破窗户逃出去,我都可以发现你。”

    他停顿了一下,笑容灿烂,声音却有些阴森:

    “在那一瞬间,我就会让你后悔被人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