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零七章 看他们玩的多开心(月初求票啦)
    “嗯?”

    在那个西装男的影子消失的一刻,陆辛瞬间警惕了起来。

    他刚刚才猜到这个西装男的能力,可能是类似于读心或是预知一类的能力,所以他才可以每次都在自己的攻击发起时就躲开,所以才可以提前预知自己的目的或是躲避的方向,用子弹封住自己的动作,甚至逼得自己不得不借助于父亲的力量保护自己,好化解他的危机。

    但到了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居然还猜错了……

    如果不是这种能力,那么它究竟是怎么做到预知自己想法的?

    自己的影子卷了过去,捕捉到的却是虚影,那么,真正的他,究竟在哪里?

    ……

    “朋友,我们真该好好聊一聊的……”

    陆辛正前方,响起了那个细细的声音,西装男正缓步向他走了过来。

    刚才这个人,被影子撵的跟只兔子似的,到处乱跑,但没想到,如今居然胆子大了,非但不再逃跑,反而放慢了速度,用一种已经掌控了全局的步伐,缓缓的向着陆辛走了过来。

    “?”

    陆辛心里生出了一点疑惑,影子便忽然向前扫了出去。

    西装男被他的影子扫中,顿时消失不见,但他下一秒,就从另外一个地方出现,并且继续轻柔的讲着:“我有过很多次被人认出能力来的经历,只不过,因为我的能力比较特殊,所以,那些人在认出了我的能力后,不仅无法针对我,反而更容易被我看出心里的想法……”

    陆辛皱着眉头,向前走去。

    妹妹抓住了那个捉迷藏的家伙,自己也就不用再一直守在门口了。

    如果刚才是因为自己不动,影子受到限制,才抓不到这个人的话,那现在没理由抓不到。

    在他走动的过程中,影子散乱,彻底融入了黑暗里,捕捉向了一道道身影。

    “你这样的能力者死在这里,会很可惜……”

    西装男的身影,忽然从左侧不远处响了起来,他正慢慢的举起了枪。。

    “唰!”

    在他说话的时候,影子已经卷了过去,他瞬间消失不见。

    “本来我是打算杀了你,但因为你太过古怪,倒让我感觉好奇了……”

    右边响起了西装男的影子,他已经瞄准了陆辛。

    影子鼓荡,张牙舞爪,父亲明显已经极为暴躁与不耐烦,以他的脾气,又怎么受得了这种类似于戏耍一样的把戏,陆辛都可以明显感觉到父亲的怒火已经不停的上涨,让自己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证他不会发起疯来连自己人都打,而这,便导致他更烦躁……

    “呯!”

    西装男的影子出现在了陆辛的前方,直接勾动了扳机。

    但子弹却忽然从陆辛的身后飞了过来,闪着蓝光的电弧从陆辛肩膀上飞过。

    哪怕陆辛已经极力的闪躲,肩膀还是被擦了一下。

    一片焦糊,有异样的肉香。

    “哗……”

    陆辛脚下的影子,开始颤抖,就像是底部正在地震的湖水。

    不远处,妹妹也猛得抬头看了过来,她这时候的责任是看住那个能够让人消失的怪物,但是她看到陆辛被子弹刮中,明显有些生气了,锋利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睛发亮。

    陆辛也有些眼神淡漠的看了自己左肩的伤口一眼,面无表情。

    “不要生气。”

    在西装男的视角里,他又开始自言自语。

    “越是看起来诡异的能力,或许就越弱小,因为它们只能把事情搞复杂再来取胜。”

    他慢慢说着,离开了房屋门口,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里,就是那个西装男之前站着瞄准他,又在影子卷过来时消失的位置。

    陆辛到了这个地方,仔细观察,期间根本没有理会再次出现了几回的西装男,也完全没有去理会他打向自己的子弹。这时候他的影子散乱狂暴,已经将飞过来的子弹尽数绞碎。

    只要陆辛愿意,这个人其实是很难伤到他的。

    父亲不像妈妈那样擅长保护,但他的力量决定了很多到达了陆辛身前的威胁会被他粉碎。

    但是在这时候,陆辛的压力,其实也是来自于父亲。

    拖的时间越长,父亲便越愤怒,早晚会有一刻,是父亲控制不住,彻底爆发。

    自己要利用这极短的时间。

    他来到了刚才西装男站立的地方,便确定了什么,眼睛眯了起来。

    这里有一层浮土,是一开始车队里的人为了捉那只看不见的怪物时洒在周围的,只要站在这里,就会留下脚印,但西装男刚才明明出现在了这里,浮土上却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所以,你本来就是虚假的影子,并没有真的出现在这里。”

    陆辛说着,又走向了另外一个位置,这是西装男刚才打中了自己的那一颗子弹飞过来的位置,陆辛仔细的扫了几眼,就发现这里确实有一串脚印,不过也只有短短的几步,便已经消失。这几个脚印,已经很清楚的说明,西装男确实曾经站在这里,并且向自己开枪。

    遗憾的是浮土不够,所以无法追踪到连续的脚印。

    “寻找这些有用吗?”

    西装男仍然冷淡的说着,不停出现在各个地方,向陆辛开枪。

    那种奇怪的转换,就好像,周围一下子多出来了无数个西装男,他们都睁着脑袋上的那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有的像是在冷笑,有的阴森,有的带着无法形容的嘲讽。

    陆辛不理他,耐着性子,继续寻找着。

    终于,他在一个位置站定,看向了一个地方,注意力集中了起来。

    然后在他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眼球。

    那个眼球就在自己身边三米远的地方,静静生长在了一辆车的车头上。

    与西装男脸上的眼睛一模一样,鼓着布满了血丝的眼珠子,瞳孔直直的盯着自己。

    正是这种目光,看得陆辛心里有些别扭。

    脚步微微一动,他想要去看看这眼珠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立刻,他就发现了更多的目光向着自己看了过来。

    顺势转身,他就看到自己的周围,不知何时已经长满了眼睛。

    一只一只的眼睛,布满血丝,眼球滚动,瞳孔紧缩,布满在了院子里,有的生长在了墙壁上,有的生长在了旁边的车上,有的生长在了屋顶上,它们通过各个角度,死死盯着自己。

    陆辛心里的别扭感更重了,这种别扭感,甚至已经布满了自己全身。

    被人一直盯着时,就会有种心虚的感觉。

    因为这会让自己产生一种被别人看透了心思的感觉。

    在被这么多的眼睛看到时,那便产生了一种,自己的一切都被人看穿的感觉。

    因为各个角度,都有眼睛看着自己,那么,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被看的明明白白,这是一种被观察到了极致的状态。到了这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都瞒不过人。

    ……

    “原来,你的能力不是读心,而是观察?”

    陆辛微微惊讶,抬头看向了眼前不远处出现的西装男。

    “不仅仅是观察。”

    他再次出现,笑着向陆辛走了过来,脸上的眼睛,都微微弯曲,居然还是月牙状。

    陆辛下意识的想向他出手,却忽然发现,自己像是遗忘了什么。

    过了一会,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遗忘了向他出手这个事。

    周围无数颗直直的盯着自己,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像是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每个角度,不放过任何一个破绽的情况下,看着自己,观察着自己,同样的,也在影响着自己。

    在这些眼睛的注视下,空气都出现了微微的扭曲。

    陆辛感觉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每一只蚂蚁,都有自己的力量,它们在不知不觉之中,钻进自己的身体,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吞噬掉自己想要对西装男出手的念头……

    这与当初遇到了大脑状怪物时很像。

    只不过,那个大脑状怪物是用琴声,强硬的挤掉他的意志。

    而周围这些眼睛,则可以更细密的,也更难以抵抗的侵入他的意志。

    它们的力量,就像是枷锁锁住了人的身体一样,把自己的思想锁住了,紧紧锁住。

    “观察,可以看透你的行动,与意图!”

    西装男这时候已经缓缓向前走来,声音从他西装下的小腹位置传来:“同样的,观察到了极致的时候,就可以产生控制的力量。所以,当你被我看到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我的掌控,无论你的力量有多强,也无论你的能力是什么性质,观察,才是最能俘获人心的方法……”

    他说着话时,仍在慢慢向陆辛靠近。

    只是,他的动作似乎放缓了,每一个步幅,都被拉长了很多。

    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像是变得拥有了某种神秘的腔调。

    “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打算放弃抵抗,并且将我们的东西还回来了?”

    陆辛低着头,过了一会,才缓缓摇了摇头。

    那个西装男看着他,继续轻声说着,声音虚无而缥缈:

    “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打算放弃抵抗,并且将我们的东西还回来了?”

    “……”

    陆辛还是摇头,只是这一次,明显变得有些迟钝了许多。

    西装男的眼睛似乎显得明亮了很多,并且从这只眼睛开始,引亮了周围所有的眼睛。

    他再次开口:“……你……已经打算放弃抵抗……将东西还回来……了。”

    陆辛心里,忽然生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本他听到了西装男的话,只觉得很可笑,到了这时候,对方还想威胁自己。

    明明应该趁这个机会,朝自己头上开一枪才对嘛!

    但当他听这句话,连听了三遍时,这种感觉却不一样了。

    西装男的话每重复一次,就给自己加深了一种印象,初时是他在询问自己,但在问到了第二遍时,这句话就已经和自己的思想产生了共鸣,很难分得清他的话与自己内心想法之间的区别,第三遍时,他就已经感觉,这句话不是对方在问自己,而是自己内心生出来的。

    放弃抵抗,并且将东西还给他们,这是自己内心生出来的想法。

    而且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自己一切的思维,都开始自动的为这句话补全逻辑。

    就好像,当自己特别特别的想去做一件事时,自己会找出一切理由,说服自己。

    对不对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自己想做,就会找出无数个理由去做。

    陆辛这时候,就觉得,放充抵抗,把东西还给人家,才是最正确的……

    于是,他慢慢的,迟疑的开口:“那……”

    观察着他的反应,西装男脸上的眼睛微微缩起,像是在微笑。

    然后他就听到陆辛认真道:“我先跟家人商量一下。”

    “……”

    西装男猛得愣在了当场。

    再下一刻,他忽然看到陆辛睁开了眼睛,向着他友好的笑了笑。

    那表情有点幸灾乐祸。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影子,忽然变得狰狞而庞大。

    西装男的动作不可谓不够快,他一惊之下,瞬间就已经跳到了数米开外。

    红月之下,他的动作干脆利落,快的像是幽灵。

    但在他双脚落地的时候,影子已经到了他的脚下,因为很多眼睛都在盯着陆辛,所以西装男完全可以判断出陆辛的意图,甚至是想法,而且他保证,在陆辛身上,并没有看到他有任何攻击自己的意图,但他的影子,还是出现在了自己的脚下。并且速度快过了任何一次。

    嘭嘭嘭嘭……

    那是小院子里,一颗一颗眼珠子爆碎的声音。

    黑色的影子,瞬间就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小院,覆盖住了所有的东西。

    这一次,陆辛没有试图找出西装男来,也没有再去控制父亲的力量,他只是将自由给了父亲,于是,只在极短的时间里,影子蔓延开来,就像是魔鬼一样,统治了这个小院。

    “喀喀……”

    有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就在陆辛身体左侧,二十米远的地方。

    西装男的身影出现在了黑色的影子里,伴随着血肉被撕裂的声音。只在一瞬间,他的双腿已经被黑色的影子缠住,并且影子在极力的勒紧,且一点一点,顺着他的双腿向上蔓延着。

    从双脚开始,他血肉忽然一寸寸剥落,像是被凌迟割下来的,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西装男的痛苦惊惧的嘶吼声中,他的半边身子,瞬间就已经没了。

    ……

    “他的能力好可怕……”

    听着那个家伙的叫喊,陆辛想到了刚才自己的处境,心里一阵发怵。

    “所以说,他一开始控制那个胖老板娘,用的就是这种方式。”

    心里,慢慢闪过了自己总结出来的念头:“他的能力核心,就是观察,对敌人的初步的利用,可以通过观察,掌握对手的意图与动向,达成一种类似于读心或是预知的效果……”

    “进一步的能力,便是影响,使我的视觉出现错乱,看不见他真正的位置。”

    “而最终的能力,则是控制。”

    “通过观察,进行产生影响对手的力量,直到将对手完全控制住。”

    “……”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能力。不仅可以达到一种类似于读心的方法,提前规避掉自己的攻击,甚至这种能力还可以像那个大脑怪物一样,直接锁死自己的思想。让自己在他得面前,忘了攻击,忘了原则,直接就成为了任由着他来欺负,逆来顺受,绵羊一样乖巧的猎物……

    自己刚才就明显被他影响到了。

    不过,这个家伙也没想到的是,在他影响自己的时候,其实是在帮助父亲。

    自己受到的影响越深,对父亲的束缚就越小。

    现在的父亲一定很感激那个西装男,听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了。

    看他们玩的多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