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零九章 友好的劝说(月初求票啦)
    陆辛这一家子人看向的,是之前吞噬了整支车队的怪物。

    它这时候还排在了一群老司机的前面,穿着那件异常的白色衣服,鲜红色的触手勒紧了自己,用一种老鹰吃小鸡的队形整齐站在了那里,垂着小脑袋,身体似乎在微微的颤抖。

    妹妹蹲在了他的脑袋上,两只小手好奇的摸着它的耳朵。

    大概也是因为妹妹已经把它看住的缘故,所以那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时,它也没能逃走。

    它成了人质。

    陆辛起身向它走来,在这只小怪物的身子后面数了数。

    三十七个车队里的人,一个不少。

    甚至还多了一个,仔细分辨了一下,陆辛才发现,那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人,他排在了最前面,低着头,两只手搭在了那只怪物的肩膀上,看不清他的面孔是什么样的。

    “这不会就是我们青港驻中心城办事处的人员吧……”

    陆辛忽然想到了什么,略略有些惊讶。

    自己之前一直在等这个办事处人员过来接洽,却一直没有等到。。

    难不成不是因为他放了自己鸽子,而是因为他来的比较早,所以提前中了招?

    ……韩冰说办事处人员挺专业的,但是,就这?

    内心里对这位青港同事的鄙夷多了一些。

    但无论如何,还是先把人救下来比较要紧,于是陆辛绕着这只怪物转了一圈之后,来到了最前面的怪物面前,低头俯视着他,认真道:“是你主动把人放开,还是我来想办法?”

    那只怪物的身体,颤抖的已经极为厉害。

    周围的触手,缠在了自己身上,像是害怕的抱紧了自己。

    忽然它有细细的声音,从后脑位置响了起来:“我现在,跟他们,是一体的。你伤害我,他们,也会死。所以,我可以,放开他们。但你要,答应我,让我离开……可以,吗?”

    “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陆辛低头看向了这只怪物,脸色似乎有些不悦。

    怪物不说话,身体抖得厉害。

    “哥哥,我想要这只玩具,你给我吧好不好?”

    妹妹骑在了怪物头上,怪物发抖,她也发抖,不过她是兴奋的发抖。

    “上次刚给你买了玩具,你还没玩够呢……”

    陆辛先否决了妹妹的话,然后盯着这只怪物,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语道:“所以,这只怪物最让人麻烦的,就在于它污染了车队里的人后,就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伤害一个,就会伤害到所有人,想要解决它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它和其他人分开。”

    “也就是,斩断它的逻辑链……”

    “唉,如果妈妈在的话就好了,一剪刀下去就解决了……”

    “……”

    怪物明显听不太懂什么“妈妈”之类的是什么意思,但却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恐惧。

    它哆嗦的更厉害了,但它又觉得自己应该庆幸,因为眼前这个人似乎确实很在意自己身后这些人的性命,所以他没有不管这些人,直接把自己杀掉的意思,这似乎是自己的优势……

    ……这么想着,它抱紧自己的力度,松了一点点。

    “妹妹可以将这些人拉开吗?”

    陆辛想了一会,问了一句。

    妹妹伸出两只小手,扯了扯,道:“很结实,不知道把它撕开有没有用。”

    陆辛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妹妹的能力,脸上露出了专业的神色,若有所思道:“理论上讲,它现在和其他人成为了一个整体,你把它的身体撕开,就等于把其他人也撕开了……”

    妹妹眼睛发亮:“可以再缝上……”

    陆辛责备的看了妹妹一眼,道:“会留疤的……”

    妹妹嘟着小嘴,两条小手臂用力抱起。

    陆辛又看向了影子,道:“你有办法吗?”

    “呵呵呵呵……”

    影子阴森森的笑着,道:“我很擅长将他们的胳膊砍下来……”

    陆辛叹了口气,最后转头看向了没皮的小狗,它正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陆辛。

    陆辛没问,直接叹道:“要是妈妈在就好了……”

    对没皮的小狗他比较理解,这厮应该可以搞乱别人的情绪,只不过,如今这只小怪物和车队连系在了一起,如果用小狗的能力搞乱他们的情绪,那车队里的所有人,也极有可能被混乱的情绪影响,到时候,有可能会出现他们集体情绪絮乱,甚至疯掉的局面……

    无论是妹妹,还是父亲,这时候看向了陆辛的眼神都有些冷幽幽的。

    没皮的小狗也想瞪一眼,但想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决定撒着欢向陆辛摇尾巴。

    ……

    “我试着劝劝它……”

    陆辛对他们的目光装作视而不见,他认真的看向了这只长着触手,仿佛一错过眼神,就不想再看到它的怪物。从它的皮肤,代替手臂的触手,大大的耳朵,再到它身后那些手臂搭在了它的肩膀上,仿佛被无数的细线,将它与身后的人绑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的状态。

    谈判是件很重要,也有很用的事情,以前是妈妈负责,现在可以自己试试……

    “你们究竟是人还是怪物?”

    陆辛忽然道:“我的意思是,你们究竟本来是人,但被人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说你们一开始就是被造出来的怪物,而且从最一开始被造出来,就是这种……挺可爱的样子?”

    小怪物不吭声,只是抱紧了自己。

    “如果是人,那你现在长成了这模样……病得不轻呐!”

    陆辛耐心的说着:“但如果一开始就被造成了这个样子,但我从你身上感受到的情绪却是真的,一个怪物也会有那种被小朋友们遗弃的感觉吗?……说真的,我很能理解你,我记得当初在孤儿院的时候,我也有过一段被孤立的时间,但后来,我们就玩的很好了……”

    “……我走到哪里,他们就会主动躲起来等着我去抓。”

    “……”

    陆辛感受到这只小怪物哆嗦的更厉害了,知道它已经被自己打动。

    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些,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感觉湿漉漉的,便顺手在它衣服上擦了擦,继续道:“你们的能力和别的能力似乎有些不一样,感觉你们都被加强了。比如说你,你的能力其实本来挺弱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挺弱的……但是影响力上却比较强了。”

    “刚才那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发现你。”

    “当然了,可能也是因为你确实不怎么起眼的缘故……”

    “……”

    怪物原本单纯在害怕的情绪里,仿佛一下子多了很多复杂的东西。

    陆辛感受到了它的变化,便趁热打铁,继续说服:“我真的特别理解你,真的,理解你那种想被人找到的感受,但是你确实有种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气质,而且你现在长成了这个样子,恐怕更难融入社会了,就算融入了,又怎么去找工作,将来恋爱甚至结婚呢?”

    “你长成这个样子,恐怕没有姑娘会喜欢你吧?”

    “……”

    听着陆辛友好的劝说,妹妹和没皮的小狗都愣了一会,然后不忍心的转过了头。

    就连影子都沉默了。

    陆辛慢慢伸出手,抓住了这只小怪物的一根触手,友好的握着,道:“本来你还有两个同伴呢,勉强也算是有人关心着你,但是呢,你看……刚才他俩逃了,逃的那么的快……”

    声音显得有些同情了:“他们完全没有想着要救你……”

    “咦?呵呵……不好意思,我没笑,我只是想到……不会他们也把你遗忘了吧?”

    “啧啧,你,又一次被抛弃了……”

    “……”

    小怪物的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血肉抽搐,像是在哭。

    “别哭别哭,做人要接受现实……”

    “你看,起码我们是没有把你忘掉的,所以……”

    陆辛同情的将手按在了它的小脑袋上,轻声叹道:“早点做下决定吧!”

    “乖,别逼我发火……”

    “……”

    “……”

    “连婴都感觉害怕?”

    黑暗里的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轻声自语道:“要这么说,对方的实力可能不止于第二阶段啊,他有可能是成熟的第二阶段,或是稳定的S级,这样的人出自野生的可能性很小,多半背后有强大的势力与研究者对其进行支持……心魔,可以将他的样子告诉我吗?”

    脸上只长了一只眼睛的西装男点头,黑暗深处,猛得睁开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睛。

    这只眼睛的前面,黑暗之中,有光线钩织成形。

    最后出现的,是一个脖子呈九十度角歪曲,眼神冷静,脸上挂着笑容的年轻人。

    黑暗之中,看着心魔投映出来的画面,气氛仿佛变得异常的压抑。

    男人沉默了很久,但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那个年轻人,像是在辨认。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忽然轻声问道:“他多大年龄?”

    心魔认真思索了一下,道:“大约二十至二十五,气质很像普通人……”

    黑暗中的男人忽道:“他是不是拥有类似于蜘蛛系的能力?”

    “是,我一开始就误认为他是蜘蛛系。”

    心魔低声开口:“但后来我才发现,我错的很离谱。”

    “你能活着回来,已经很幸运了。”

    黑暗中的男人轻声笑了一声,然后微微感慨:“他长大了……”

    无论是心魔,还是躲藏在了黑暗里的婴,这时候都沉默着,他们没有发问,但是已经从这个男人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仿佛是在感慨,又仿佛有些许的……兴奋。

    “通知赵会,立刻进行第二计划。”

    黑暗里的男人轻轻打了一下响指,声音干脆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心魔有些吃惊:“这……会不会太着急?”

    “计划本来就已经进展到了这一步,只是收网或早或晚的问题罢了,赵会之前也已经汇报过,做好了我们让他做的事,那么,现在让他再去发挥一下余热,也是很不错的。”

    “最重要的是,既然他来了,我们计划不完成,又怎么欢迎他呢?”

    男人淡淡开口,像是解释,又像是在安慰自己,然后他按下了一个通话按键,轻声吩咐:

    “让她过来。”

    “吱呀”

    没有脚步声响起,但只过了两秒钟,房门就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走廊里的灯光照在了她得身上,可以看到那是一个看起来八九岁的小女孩,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裙子,赤着脚,垂着小脑袋,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那里。迎着灯光,可以看到她身上,皮肤没有被衣服掩挡住的地方,到处都是粗大恐怖的伤疤,以及细密的针脚。

    男人看向了她,眼神变得温柔:“你可以做好准备了。”

    “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