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一十章 污点证人(一更)
    陆辛友好的看着那个缩在了墙角里,弱小可怜又乖巧的怪物,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它说它叫迷藏,这是黑台桌给它的代号。

    它隶属于一支代号为地狱的小队,这次过来的目的是消灭白塔镇实验基地的目击者,并且夺回基地外泄的资料。但是如今,在陆辛的友好劝说下,它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把车队里所有的人都放开了,等候公平的审判。

    车头高婷,还有整支车队里的人,都没有事,甚至连后遗症也不会留下,只是被影响了这么久,他们都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种不怎么真实的感觉。

    最后他们集体看向了那只蹲在墙角的怪物,一个个心有余悸,说着友好的话。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太吓人了,砸死它吧?”

    “这样的怪物可能砸不死,应该烧一锅开火,把它炖了。”

    “……”

    在一个个可怕的目光里,小怪物默默的抱紧了自己,脑袋埋进触手里。

    “大家没事就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齐不齐整……”

    陆辛安抚着车队里的老司机们,然后转头看向了一个穿着干净整洁的西装,留了一个帅气分头的男人,他的打扮,与这些司机们,明显格格不入,这时候也处于刚清醒的状态。

    “所以,你就是……”

    面对着陆辛的询问,那个年轻人晃了晃脑袋,向陆辛伸出了手:“你好。。”

    因为周围这么多人,他没有叫出陆辛的代号,只是道:“我姓厉,是青港驻中心城办事处人员,你可以叫我厉先生,或是直接唤我的名字,厉刚。这一次真是太危险了,幸亏我之前警觉得早,给你留下了暗号,不然,连我带这支车队,恐怕都会被那只怪物给害了……”

    说着瞪了那只蹲在墙角的怪物一眼,像是想上去踹两脚。

    “?”

    陆辛怔了一下,忙道:“厉先生你好,不过,你说的暗号是怎么回事?”

    “你没有看到我留的暗号?”

    厉刚微微有些奇怪,道:“就是你房间里那个纸条,我来的早,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和车队出去了,我在你的房间里看到了纸条,还没来得及安排什么,这只怪物就过来了,时间紧急,我很确定自己逃不掉了,就只能把纸条折了起来,给你留了一个重要的关键信息……”

    “重要的关键信息?”

    陆辛微微吃了一惊:“什么?”

    “你都没有发现?”

    厉刚的脸色也明显有些古怪:“把我纸条折了个对角,指向了墙上的一张菜单。”

    “……”

    陆辛都懵了一下:“这有什么用?”

    厉刚脸色变得严肃:“怎么能没用?”

    “折起纸条,是告诉你我已经来过。纸条折出了尖角,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代表着有危险存在。另外,当时形势紧急,我只能将对角指向了墙上贴着的菜单。准确的说,我是指向了菜单上的小葱拌八带这个菜。这是为了告诉你,对手是个长了章鱼一样触手的怪物啊……”

    陆辛直接怔住了:“……”

    厉刚吁了口气,道:“时间紧急,我能留下的信息也只有这么多了,有没有问题?”

    “你留的纸条倒是没有问题……”

    陆辛过了一会才回答:“问题是我没往这个地方想……”

    “嗯?”

    厉刚微微歪头,眯着眼打量陆辛。

    气氛有些尴尬……

    “厉先生好厉害啊……”

    陆辛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这么短的时间里,留了这么多线索。”

    厉刚已经摆出了一副战斗架势,没想到陆辛居然会称赞自己,愣了一下。

    “你都没留意到我的线索,就把怪物解决了……”

    他慢慢的开口,试探着道:“……也很不错?”

    陆辛脸上的笑容更丰富了,道:“差得远,我都受伤了……”

    “咦,伤口在哪里?”

    “在……”

    陆辛找了找,失落道:“已经复原了……”

    “嘶,真厉害……”

    “还好还好,我这是身体素质问题,厉先生没有能力还能留暗号,才是真的厉害……”

    “呵呵,一般一般,当初的特别培训课程,我也就是全班第二而已……”

    “第一是谁?”

    “陈菁你听过没有?”

    “哦哦,那厉先生你是真的厉害……”

    “……”

    气氛顿时就变得非常融洽了。

    不远处的小周则佩服的看着他们两个,他只偷听到了一点。

    从表情上看,觉得这两人都好神秘,好专业。

    ……

    “反正对方的袭击已经化解。”

    陆辛笑着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厉刚的神色变得有些严肃,道:“对方出动了这么厉害的怪物……或者说是能力者吧,我也没见过长成这样的能力者……说明他们一定很在意这件事,这也侧面证明了我们手里的资料对他们的威胁之大,不保证他们会不会有其他的安排,现在最重要就是保存好证据。”

    “证据?”

    陆辛想了一下,道:“现在都在我手里,直接交接给你就可以了吧?”

    厉刚也明显愣了一下:“交给我……直接就交给我啊?”

    “对!”

    陆辛道:“其实这次来中心城,我是过来探亲的,路上发现的这件事,也只能算是意外,基于一位特殊污染清理者的职业操守,我顺便搜集了一点证据,但我其实没有什么精力来管这件事,你是青港在中心城这边最大的领导,那么,我把证据给了你,也就放心了……”

    “其实我自己不太放心……”

    厉刚望着陆辛一脸信任自己的模样,心里有些发虚。

    但谁能够在这种信任的表情里说出拒绝的话来呢,他犹豫了一下,道:“都有什么证据?”

    陆辛立刻叫了车头高婷过来,又从自己袋子里取出了文件,一一给厉刚交待:

    “这一份文件,是从白塔镇实验基地捡到的,应该是他们正在做的实验资料,从里面大概可以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另外,我们怀疑她们这支车队,也是被对方盯上了的。说不定她们押送的材料,也对那些实验的人有大用,所以我们提前留了一点样本下来。”

    “再就是这些司机了,他们经历了白塔镇的事,也能算是证人吧?”

    “然后……”

    陆辛转头看向了那个被一群老司机围在了墙角,瑟瑟发抖的怪物:“那里还有一个。”

    “应该可以算个……物证吧?”

    “……”

    “这……”

    厉刚都有些懵,低声道:“这些东西太重要了,有了它们,顺藤摸瓜,就不难把那些搞禁忌实验的人都给揪出来了,只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些心虚的表情:

    “你确定要把这些人或是物都交给我吗?”

    陆辛道:“当然啦,你不是青港驻中心城最大的领导吗?”

    厉刚心虚的更厉害了:“可我现在是光杆司令啊……”

    “这样的话……”

    陆辛明白了过来,这位办事处人员明显是怕这些证据给到了他之后,更容易被对方抢走。

    当然了,同时被抢走的,可能还有他的小命。

    于是他笑了笑,转身向那个蜷缩在了角落里的捉迷藏怪物走了过去,温和的看着他。

    带着商量的语气道:“你想做一个污点证人吗?”

    怪物抱着自己小小的身子,触手勒紧,垂着脑袋,默不作声。

    “汪……”

    忽然陆辛身边,没皮小狗窜了过来,向着它叫了一声。

    怪物吓的一哆嗦,默默的点了下头。

    “知错能改,还是很好的。”

    陆辛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温柔道:“你放心,只要你在这件事情上帮到了忙,青港也会酌情考虑减轻你的惩罚,我们青港都很大度,不一定会对你执行死刑,有可能只是把你编到D级成员里面,偶尔执行一些容易丢命的任务,再没事配合科学家做点研究什么的……”

    怪物身上的触手勒紧了起来,脑袋埋的更深了。

    “我帮你争取到了一个帮手。”

    陆辛转身看向了厉刚,笑道:“他很擅长捉迷藏,这样有他的话,就可以看好这些文件,等到青港的支援人员过来了吧?你看这后面的工作,还有需要我再操心什么的吗?”

    “这就给我争取到帮手了?”

    厉刚看了看那个墙角的怪物,又看了看陆辛,皮肤上的汗毛都竖起了一层。

    “这是个理论上能够将整个城市的人都变得消失不见的怪物啊,怎么感觉你有些……”

    他顿了顿,才找到了准确用词:“看不起它?”

    “有吗?”

    陆辛也怔了一下,仔细想了想:“会不会是它自身有种比较弱的气质?”

    厉刚也回头看了一眼,下意识点头:“好像确实有点……”

    陆辛松了口气,笑道:“你看吧,确实不是我的问题!”

    “呜哇呜哇……”

    也在这时,汽车旅店之外,忽然响起了一片警铃声。

    “把手放在我们能看见的地方……”

    大批的警车,同时驶了过来,一排一排停在了汽车旅店之外,然后有大批的警员,手里端着枪,拿着手电筒,防爆盾,同时冲进了旅店之中,哗啦啦举起枪,对准了所有人。

    “警察?怎么会有警察过来?”

    厉刚第一时间就举起了双手,惊呼道:“谁叫的警察?”

    “是我。”

    陆辛也跟着举起了双手,眯着眼睛躲过直射过来得手电筒,道:

    “刚一出事的时候我就报警了,没想到他们现在才来……”

    “……”

    厉刚都愣了一下:“你拿着这么重要的文件,人生地不熟的,还会报警?”

    陆辛诧异:“遇到了问题就报警,有什么问题吗?”

    厉刚:“……”

    他发现自己想杠都杠不起来。

    ……

    “所有人都不许动,随便掏口袋的,直接射杀!”

    也在这时,那批警员后面,已经有一个微秃的中年男人拿着喇叭大喊:“谁是高婷?”

    这时候,一帮子老司机,也都已经惊的不行。

    他们一转头,就看到陆辛老老实实举着手,也急忙跟着把手举了起来,神色惊疑不定。

    人群里的高婷被喊到了名字,便越众而出,一边举着手,一边向着那群警察喊道:

    “我是……”

    “刚才报警的就是我们,问题已经解决了……”

    “……”

    “什么解决问题?”

    拿喇叭的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道:“我们接到大地集团的报警,说你涉嫌盗取了大地集团的一份机密资料,现在要带你回去调查……其他人作为共犯,也全都给我带回去!”

    “啊?”

    听了这句话,所有人都傻了眼。

    陆辛微微皱起眉头,目光向人群里看去,就看到这群警员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他手里转着跑车钥匙,身边跟着那位王总经理。

    赵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