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委托完成
    剧烈刺耳的枪声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安静。

    有清冷的风在院子里打着旋儿刮了过去,让人后背生凉。

    无论是警员也好,还是那群老司机,甚至于高婷,这时候都呆了一样的看着陆辛。

    刚才那两个弹匣的子弹,实在是打的太快,也太利索,以至于,他们都成了旁观者。

    他们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陆辛打空了两个弹匣,将一颗一颗的子弹,准确的打在了赵会的身上。

    每一颗子弹,都像是打在了他们的心坎上。

    枪响一声,他们的身子就和赵会那快要烂掉的身体一起颤抖一下。

    脉膊与心跳,都像是同时快要挣脱身体的束缚。

    待到陆辛两个弹匣打完,兀自拿枪指着赵会,周围人的脸色已经像是见了鬼一样。

    ……

    “就算……就算你是能力者,也不可以在中心城为所欲为……”

    那位老警官,不知蕴酿了多久的力气,才终于喊了出来:“当着警卫厅的面……”

    “你就敢抢枪杀人?”

    “……”

    身为经验丰富,职位也不低的老警官,他知道的事情,明显比其他的警员多了一些,最起码他知道能力者的存在,更是认出了陆辛似乎像是传说中的蜘蛛系能力者。。

    所以,当其他的警员被陆辛吓到,眼睁睁看着他将两个弹匣的子弹打空在赵会身上时,也没有强行阻止。

    直到这时,他才喊了出来,且说的话,更像是在质问对方。

    周围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的人,因着这一声喊,轰的一下反应了过来。

    惊恐与骚动开始蔓延。

    尤其是青港驻中心城办事处人员厉刚,这时候更是惊的脸色发白,他是得到过青港的通知的,虽然他也没有直接了解到所有关于陆辛的资料,但是青港方面,也已特别点醒了他,那就是与单兵合作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最重要的一条,便是需要考虑到规则……

    尤其禁忌的一条,便是不能让单兵违反规则。

    但如今,单兵不但违反了规则,他甚至还直接开枪打了人……

    这代表着什么?

    他心里涌现出了许多可怕的念头,一时有种想要赶紧抱着头逃走的冲动!

    ……

    无数人的目光里,陆辛握着打空的枪,仍然指在了赵会的身上。

    他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地上如同烂肉一般的赵会。

    足过了数秒钟,在周围恐慌已经蔓延起来之后,他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转过身,向着众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吓的一群警员,齐唰唰的向后退了一步,举高了手里的防爆盾牌。

    “我没有杀人啊……”

    陆辛笑得很温和平静。

    他看了地上的赵会一眼,笑着向警员们解释:“他没有死。”

    “什么?”

    老警官深吸一口冷气,叫道:“二十多枪打身上,你告诉我他没有死?”

    “二十多枪打身上和死是两码事。”

    陆辛微笑着解释道:“我下手很有数的,避过了他的要害。”

    “这……”

    一种更为冰凉的感觉,袭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他们看了一眼这时候已经快要烂成一堆肉的赵会,只有些许手脚痉挛抽搐的特征,表示着他似乎真的还有生命特征……但是,到了这时候,这反而更让人恐惧了好吗?挨了两个弹匣的子弹都还没有死,那就已经不是仁慈,相比起来,还不如干脆给他一个痛快更好了吧?

    这是魔鬼吗?

    “既然举报没有用,他就需要受到其他的惩罚。”

    陆辛仿佛知道别人正在疑惑,笑着解释:“但杀人是犯法的,所以我不会随便杀人。”

    “另外……”

    他转头看向了旁边那个已经吓的跌坐在地上的王总经理,道:“现在,我要举报你包庇下属,颠倒黑白,诬陷好人……我希望你可以秉着公平公正的态度处理这件事,否则……”

    他友好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啊啊……”

    那位王总经理,这时候才猛得反应了过来,他手脚并用,向后爬。

    无法形容的恐惧感慑住了他的心脏,他感觉那个年轻人的笑容就像是恶魔一样,无数的话脱口而出:“是,是,是我包庇了赵会……是他威胁我的,他威胁我必须和他一起举报这支车队……他家里很有背景,如果我不听他的,我就会被踢出去……我承认,我都承认啊!”

    “嗯?”

    陆辛倒像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王总经理认错态度还挺好的。

    “这么说,偷什么机密资料,是假的了?”

    他认真的询问,同时侧目,看了那位老警官一眼。

    “是……是假的,我们仓库能有什么机密资料,有的话这车队也接触不到……”

    王总经理大声喊着,声音颤的发尖:“是赵会非要拉着我来,让我以总经理的身份报警,抓走这支车队,然后他就可以……可以将这个女人带走,他还说,警队这里打好招呼了。”

    陆辛皱眉,向那位老警官看了过去。

    不仅是他,就连其他兀自处于惊慌之中的警员,也同时转头看向了老警官。

    “胡说八道,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老警官愤怒的大吼,然后他强行压着怒意,或者说内心里腾腾升起的恐惧,向陆辛道:“我只是收到了报警电话,过来处理事情而已。……如果是诬告,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但是……但是你在我们面前公然杀……伤人,这是我们中心城,绝对不会容忍的事情……”

    “……”

    明明说着态度坚决的话,但慌乱的声音,出卖了他心虚的事实。

    大喊着的同时,他的手掌,也早已按在了口袋里的一个按钮上,只希望那些人快些赶到。

    “我懂!”

    陆辛低头思索了一下,道:“虽然我没有杀人,但确实伤了人,做了违法的事情。”

    像是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他抬起了头来,坦然道:“所以……”

    他将空枪丢在了地上,举起了双手。

    “我自首。”

    “……”

    “?”

    周围人的脸色再次懵了。

    包括那位老警官,也包括了所有的老司机和驻中心城办事处人员厉刚。

    “我确实违法了。”

    陆辛已经主动的抱头,蹲在了地上。

    以前的老电影没白看,他知道应该这么做。

    不过他还是歪着脑袋,向那个老警官看了过来,道:“但有一说一,现在大地集团已经承认了,对这支车队是诬陷的,那你们也没有理由把人家都抓走了吧?就算你们是中心城的执法部门,但该遵守的规则也是要遵守的……他们现在是不是不能再带这支车队走了?”

    最后一句话是向厉刚问的。

    厉刚整个人已经快宕机了,迎着陆辛的眼神,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看着陆辛的举动,他明明感觉异样感满满,但却又有一种,有些激动的感觉。

    对这种槽点满满的行为,如果让他放开了说,能说三天三夜不重样,但如今是关键时候,他也立刻拿出了专业素质,大声道:“没错,如果你们强行带人,我一定会向行政厅投诉!”

    “另外……”

    他着急的看了陆辛一眼:“有必要告诉你们,这个人是我们青港的能力者,隶属于特殊污染清理部,身为卫星城警探,我想你起码知道一点,各高墙城的特清部特别行动组成员,都算是一体,所以,他也算是中心城特清部的一员,只是负责不同高墙城的污染清理。”

    “刚才他之所以情急之下伤人,也是因为怀疑对方受到了精神污染,有可能酿成大祸,身为特清部的行动人员,他有权力在这种情况下采取一些应急行为,并不能算犯了过错……”

    “我申请,将他送至我青港驻中心城办事处暂时关押,同时对此事进行调查!”

    “……”

    “这特么什么话?”

    老警官听他说的头头是道,心里恨的要骂娘:“你们的人过来,抢了我们的枪,打伤了我们报案人,结果我们非但不能抓这支车队,还要保护你们,把你们送到办事处那边去?”

    过了这点时间之后,他也稍稍恢复了理智。

    冷冷扔下一句“等着”,然后便快步走到了旁边的空地上打电话。

    片刻之后回来,冷着脸向厉刚道:“我已经取得了上级的同意,需要暂时将这个人收押,如果真的有什么隐情,上面需要你立刻提供一份资料递交上来,说明情况……”说着又忍不住看了陆辛一眼,放缓了语速:“不过,也只是暂时关押,上级批准后,你们可以接走他。”

    最后一句,似乎能隐隐听出一些安抚陆辛的意思。

    “那我需要知道你们打算将他关押在哪里,几级警戒!”

    厉刚之前举着的手早就放了下来,一派大人物风范,义正言辞道:“另外我还要提前对他进行验伤,如果他在被关押期间,出现了任何异常的伤痕与状态,我都会提出严正交涉!”

    “咝……”

    老警官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不耐烦道:“你有完没完?”

    “请注意!”

    厉刚严肃的看向了他,道:“我可以认为你这句话是在威胁我,并怀有不良企图!”

    陆辛愕然:“感觉这位办事处人员还是有些专业的啊……”

    “……”

    老警官也觉得头痛的厉害,深深感觉不该趟这趟浑水,微一咬牙,看了一眼地上那一摊连动也不动的烂肉,道:“我准备将他押送到中心城七号卫星城水清路看守所暂时关押,你随时可以来探望,保证他不会受到私刑与非人对待……谁他妈敢给一个能力者动私刑?”

    “你去向上面说明情况,说完了过来领人!”

    “……”

    话说到这个程度,他都觉得自己有些太软弱的感觉了。

    厉刚还在那里喊着:“关押期间,必须保证我方人员的安全,出了任何事,我都会直接向你们领导投诉……等等,把你的警官证给我看看,我需要记住你的编号,拍照留存……”

    前后不知多少回合,陆辛蹲的腿都麻了,这才终于被两个吓到发颤得警员扶起,一边活动着胳膊腿一边向警车走去,背后,一群老司机都呆呆的看着他,忽然小周大步的跑了上来,口中大叫道:“小陆哥,小陆哥,你不会有事的吧?……要不要我陪着你一起进去啊?”

    “我没事。”

    陆辛转头看了小周一眼,又瞄向了车头,笑道:“你们的委托算是完成了吧?”

    “那半车货,得给我算清楚啊……”

    “……”

    小周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身后的高婷,还有一群老司机,也不知多少流下了眼泪来。

    陆辛向他们笑了笑,然后带着两个押送自己的警员钻进了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