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好愉快啊
    警车上,两位警员依着惯例,一左一右夹着陆辛。

    陆辛手上戴着手铐,身上的袋子也被搜了去,老实巴交的坐在了中间。两个警员的块头都比他大,所以他被挤的只坐在了中间很小的位置,看起来有些可怜,本来就不是很壮的身体,这时候就显得更为单薄瘦弱了。眼神时不时的向车窗外看了去,似乎感觉有些新鲜。

    两位警员对他视而不见,只是沉默的坐着,腰背挺直,肌肉绷紧。

    车里的气氛有些紧张。

    “咦?别动……”

    陆辛忽然抬头看向了车顶,突兀的说了句话。。

    两位警员瞬间有些头皮发麻,猛得转身,紧张的看着他。

    陆辛带了点歉意向他们两个笑了笑,然后转过了头去,继续看着车顶道:“不要发火,这是正常的,赵会虽然确实不对,但我开枪打了人,也算是违法,怎么可以不接受惩罚呢?”

    “我们不喜欢别人违法,自己却也不规守规则,那就不对了吧?”

    “人家俩人也是奉命行事,你非要把人家的眼珠子挖出来干什么呢?”

    “……”

    两位警员脸都绿了。

    陆辛叹了口气,又道:“我不喜欢别人违法,自己当然也要守法了呀!”

    “不然那叫双标……”

    “没事的,就当是让人生多点经历好了……”

    “……”

    左边的小警察眼神变得惊恐,身子悄悄向左挪了挪。

    “哎呀……”

    陆辛忽然又低下头,脸色十分凝重:“不许你动手,这件事我做主。”

    两位警员看了看,发现他是在对着自己的影子说话。

    影子当然只是静静的覆盖在了他的面前,随着周围游移的灯光不停的变幻。

    但他却只是盯着一个地方,眼神不变,似乎在认真听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摇了摇头。

    “没事,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没有欺负我。”

    陆辛苦口婆心的劝着:“接到了报案过来看看情况,是人家的工作啊,没事……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的这么坏,他们都不一定知情,更不用说是不是和那个姓赵的一伙了。”

    “当然,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到那时候再动手也不晚不是吗?”

    “我看你现在就是故意在搞事情!”

    “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她一定会讲道理的……”

    “你们看他们两个吓的,因为我被逼和你说话,人家已经把我当神经病了……”

    “……”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神经病啊……”

    两位警员对视了一眼,右侧的警员也努力的向右边挪了挪身子。

    本来不怎么宽敞的后座,硬是给中间的陆辛挤出来了好大一块地方。

    他们两个已经快疯了。

    本来对于能力者,他们也是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刚才他们开枪的时候,子弹完全被陆辛用那种诡异的状态躲闪了过去,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再看到陆辛连续两弹匣子弹打在了赵会身上时,那平静的表情与和善的眼神,更让他们像经历了一场噩梦。

    可如今,他们居然要跟这么一个人坐在一辆车,亲手把他押回警局……

    为了工资,为了信仰,自己也拼了。

    但是这个人上了车之后一直在说话啊,他絮絮叨叨的样子真的好可怕……

    “没事的……”

    陆辛劝说完了之后,友好的向身边的警员笑了笑,道:“我已经说服他们了,别怕。”

    右侧的警员被陆辛看着,已经恨不得跳窗逃跑了。

    左侧的警员胆子大些,保持着严肃,道:“你……你是在跟谁说话?”

    陆辛叹了口气,道:“父亲和妹妹,他们对我自首这回事,有些不太能理解。”

    “父亲和妹妹?”

    两个警员异常警惕:“在哪?”

    “就在你们身边啊……”

    陆辛不好意思的笑道:“妹妹在车顶上挂着,盯着你们的脖子,父亲呢……”

    他犹豫了一下,怕吓到他们,没好意思说。

    “你……”

    警员本来想质问,但脱口而出的却是:“他们想干什么?”

    陆辛叹了一声,有些犹豫,似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撒谎,但想到自己刚才已经当着他们的面和家人说了话,藏也藏不住了,便索性坦然的回答:“父亲想要直接掀翻这辆警车,然后去找那个赵会,在他头上再补一枪,再打死那个王总经理,还想杀了你们老队长……”

    “妹妹的脾气,比父亲好了一些。”

    “她只是想着抓住你们两个人的胳膊,扭成麻花,然后再把你们的脑袋扯下来,重新缝上,不过是把你的脑袋缝到他的身上,把他的脑袋缝到你的身上,然后再斜着割开……”

    “……”

    “你……”

    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两个警员猛得按住了腰间的枪。

    “别紧张,别紧张……”

    陆辛忙安慰着他们道:“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他们,你们再惹毛了那就不好了……”

    “那你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吓人……”

    左侧的警员几乎是带着哭腔喊了出来的。

    陆辛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吧。”

    过了一会,才又补了一句,道:“但我说的是实话啊,虽然可以瞒着你们……”

    “但在执法者面前,我是真的不想说谎。”

    “……”

    两位警员心里只有一句话想说:“我谢谢你的诚实啊……”

    ……

    按理说,面对这种严重伤人事件,到了警局之后,需要交出身上的物品,检查身上有没有特别的伤痕,有没有藏什么东西,然后强行洗澡消毒,再关进看守所里,不过,那位老警官在回来的路上,似乎已经通过电话确定了什么,并没有直接押着陆辛去走这个流程。

    带到了看守所之后,就只是没收了陆辛的随身物品,还有腰带,然后就关押了起来。

    这个所里,还关押了不少人,黑色的铁栅栏,分成了左右三个仓,每个仓大约有七八米宽,三四米长,这时候里面已经关了不少人,有的留着光头,有的浑身上下都纹了刺青,有的镶着一个耀眼的金牙,一个个的眼神桀骜,提着裤子,在栅栏后面来回的溜达着。

    看起来,像是野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这里关押的都是些在街面上犯了小事的,一般关几天就出去了,所以陆辛猜了出来,警卫厅把自己关在这里,可能给自己枪击了赵会的事情,定性只是寻衅滋事或是打架斗殴。

    “不能把他跟别人关押到一起,专门腾个地方出来。”

    老警官亲自嘱咐,便将栅栏打开,里面的人都撵到了另外两个仓里。

    陆辛自己孤单的进了中间的仓里,解开了手铐。

    “我已经接到了电话,会有专门人过来问你这个事,所以你也最好不要惹事。”

    老警官亲自嘱咐陆辛,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是能力者,但是能力者也要守中心城的规矩。之前我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你是能力者,但算起来,我也没有得罪你。现在我们公事公办,请你谅解。如果真有人过来接你,你走你的,在这里待着,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说……”

    陆辛沉默了一下,道:“真的?”

    老警官点了下头,道:“当然,不过过分的要求……”

    “晚上管饭吗?我还没有吃晚饭。”

    陆辛道:“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老警官沉默了一下,向身边的小看守道:“出去给他买个盒饭。”

    陆辛脸上露出了感激的表情,忙道:“在这里面可以抽烟吗?”

    “当然不行。”

    老警官脸上露出了恼怒的表情,然后向小看守道:“再给他买包烟!”

    陆辛忙又要张口。

    老警官已经有些怒了:“你够了吧?”

    陆辛有些无奈,道:“我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

    老警官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道:“不用客气。”

    说完了,他便瞪了周围两个仓里的囚犯们一眼,转身离开。

    感觉他走的有些快,像是在逃一样。

    ……

    ……

    “呼……”

    陆辛提着裤子,坐在了仓里的硬木板床上,新鲜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压抑厚重的水泥墙壁,两侧及前方都是粗沉黝黑的铁栅栏,隙缝只有一拳大小,后背墙上,只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小窗户。周围散发着一种阴暗潮湿,以及发霉的味道。两侧的仓里,一个个阴冷或是呆滞,又或者是凶狠不善的目光,一点也不掩饰,死死的盯着自己看。

    “地方还不错……”

    打量了一会之后,陆辛心里暗想着。

    就是不知道被关进来,会不会留案底,中心城的案底会不会影响自己在青港的工作?

    自己打了赵会,这件事也不知道好不好了结……

    ……讲真,自己可一直都是一个努力工作,不惹事,不违法的好人啊,这一次一时没管住自己的脾气,居然开枪打了人,现在被关进了这个地方,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忐忑得。

    只是在这种忐忑之余,陆辛后背倚在了冰凉的水泥墙上。

    他想到了两个弹匣的子弹打在赵会身上的感觉。

    不知何时,嘴角已经浮现了一丝笑意,开枪的手甚至在兴奋的微微发抖……

    ……好愉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