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继续自己的工作
    中年男人手里握着枪,但是他权衡局势,没有选择开枪。

    他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戴了金框眼镜的男人,问出了问题:“这一切都是为我准备的?”

    “不算。”

    戴着金框眼镜的男人笑着解释:“本来我没有打算用这种激烈的手段邀请你进来,但计划不如变化快,只能提前动手了。我有一个很好的项目,需要你的帮助,今天晚上就走。”

    中年男人抬头看向了他,冷静道:“研究院对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你抓走我是没用的。”

    “我知道。”

    中年男人笑着道:“所以在我过来接你的时候,你主持的那个秘密研究项目里面,我安排的人正在将你所需要的仪器与关键寄生物品运送出来……是令公子帮助我的人进去的,他心里一直有种反抗你、报复你的冲动……另外,中心城也即将要爆发强烈的污染事件。”

    “七号卫星城的特别行动组,这时候应该顾不上我们,短时间内也不会赶到。”

    “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接你离开。”

    一边说,他一边重新戴上了眼镜,然后笑着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

    中年男人跟着戴金丝眼镜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没有和对方握手,只是打量四周。。

    他看到,之前保护自己的武装人员,这时候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血肉状怪物,他们还没有死,只是身体抽动着,身上的血肉像是膨胀的发泡物一样涌动了起来,生长出肉芽。

    彼此接触的时候,这些肉芽就连系在了一起,成了更大的肉块。

    “咦~~”

    这些肉块的生长,并非安静无声的,它们隐隐散发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你们对生命领域的研究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吗?”

    “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

    中年男人看着地上这些蠕动的,不可名状的肉块,皱了皱眉头,向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发问:“所以,你就是之前潜行者一直在寻找的,与逃跑的实验室有关的那个人……陈勋?”

    “是的,赵士明博士。”

    戴金丝眼镜的男人笑着开口,慢慢放下了伸过来的手,道:“我们应该很有共同话题。”

    “毕竟,我们研究的方向是一样的。”

    “所以,我才希望赵博士可以跟着我去,看一下我正在做的项目!”

    “当然。”

    他笑了一下,道:“我也是在救赵博士的命,如果你现在去了看守所,会死的,中心城也会因此受到很大的损失……我了解你的愤怒,所以你真想报仇,也只有我可以帮你。”

    “……”

    赵士明没有多说什么,他沉默了两秒钟后,道:“我跟你走。”

    戴金丝眼镜的男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诚恳道:“我们可以接上令公子。”

    “虽然他受的伤确实比较重,但我想依我的技术,应该可以将他治好。”

    “……”

    赵士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摇头道:“不用了。”

    “谁知道经过了你的治疗,他还是不是我儿子。”

    “……”

    他没有再做无谓的反抗,他连枪都揣了起来。

    戴金丝眼镜的男人也非常大度,甚至没有试图收走赵士明的枪。

    “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不过,当赵士明准备陈勋的车时,还是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遍地的肉块,道:

    “这种精神体的伤害性不是最强大的,却是最危险的,它对现实的干涉,尤其是对人的干涉太强大了,你直接将这些东西留在这里,对中心城造成的威胁会不会太过可怕?”

    “没关系。”

    陈勋笑道:“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顺利离开。”

    “而且,我也需要用这种方法,让研究院了解到我现在做出的研究成果。”

    赵士明没有再说什么,登上了车,一道雪白的灯光划破雨幕,迅速向着北门驶去。

    雨幕之下,只有黏滑蠕动的血肉,在轻轻的颤抖。

    若有若无的婴儿哭声,在雨幕之中传出了很远,影响着一个又有一个的人。

    ……

    “怎么了?”

    正默默的坐在了看守所里打盹的陆辛,忽然惊醒了过来。

    他抬头看去,就看到小小的窗口处,妹妹两只手扳着铁窗,小脑袋向外看去。

    “不知道。”

    妹妹摇头道:“但感觉那里好像有点让我熟悉的东西……”

    “熟悉?”

    陆辛有些诧异:“那你过去看看不好吗?”

    “我去不了那么远。”

    妹妹气鼓鼓的看了看陆辛,道:“你又不肯出去。”

    “我犯法了啊……”

    陆辛有些为难的向妹妹解释着,心想妹妹熟悉的东西,怎么偏在这时候出现了。

    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向看守请个假,先出去一趟时,妹妹跳了下来。

    “好了,已经看不见啦!”

    “这么快?”

    陆辛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他忽然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这种血腥味,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闻见。

    之前在汽车旅店,那第三个藏在了暗中的怪物把西装男救走的时候,也在院子里留下了一堆怪异腐烂的血肉,在那些血肉彻底的化作血水消失之前,散发出来的就是这种味道。

    只是与当时相比,自己现在闻到的味道,因为距离远,淡了一些。

    不过,这种血腥味,正在加重。

    “咦~~”

    忽然有细细的,柔柔的哭声传了过来,在两边仓室打呼的声音里,异常怪异。

    “那是什么?”

    陆辛猛得抬起了头,走到栅栏边上向外瞧着。

    两边仓室里,也有人被惊醒,嘟嚷着:“怎么小孩也送到这里来了?”

    “呯”“呯”“呯”

    “这是什么玩意儿?”

    “卧槽……”

    “……”

    忽然间,惊恐的叫喊与剧烈的枪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整个仓房里的人都惊醒了过来,纷纷扒在了栏杆上看着。

    “咋还开枪了?”

    “有人吓哭了?”

    “……”

    一片有些惊吓恐慌的议论声里,陆辛沉默了一会之后,骨骼发出了咔嚓声响,从栏杆里钻了出去,然后顺着走廊向外寻找,来到了第一扇门前时,见外面值守的警员已经不在了,铁门锁着,外面的枪击声和惊叫声越来越频繁,可以闻到浓重的血腥味传了过来。

    铁门锁着,陆辛犹豫了一下,便伸手向前掏去。

    反锁的门锁位置,直接被他掏了一个洞,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才刚转过了一个路口,就看到几个警员惊叫着逃了过来,在他们身后,迟缓的移动着几个身体臃肿,血肉蠕动的怪物,身上生了几张嘴,有的嘴巴里,正发出了婴儿的哭声。

    “这是什么?”

    陆辛紧紧皱了下眉头,感觉这些和自己在白塔镇见到的第二阶段疯子有些相似。

    不过,这些怪物似乎并不稳定。

    “不要慌!”

    他一边低声喊着,一边提着裤子迎了上去,顺势从一个看守手里拿过了枪。

    “呯”“呯”

    子弹准确的射进了那个怪物,理论上应该是脑袋的地方,炸出了一团血花。

    不过,面对那个某种程度上,有些像是黏液一样的怪物,这种程度的枪孔似乎并不致命。

    只是血肉向下覆盖,便淹没了伤口,甚至恢复如初。

    枪火对它的伤害力,极其的有限。

    陆辛低头看向了脚下,影子似乎没有一点变化。

    他想了起来,父亲不喜欢这种腥臭的怪物,甚至可以说是讨厌。

    于是他深深的呼了口气,转头向周围看去。

    前方的厅里,中间摆了个小桌,上面放着一些菜肴,还有两瓶酒,旁边的窗上,挂着一个破旧的窗帘,身后的看守已经吓的慌了神,这时候正拼命跑向那个关押仓的小门。

    怪物就算移动得再慢,也已经到了自己身前,慢慢抬手向自己抓了过来。

    陆辛叹了口气,身子一扭,躲过了怪物这一抓,然后他抬脚,蹬着怪物的膝盖,身子高高的跳了起来,然后膝盖下砸,直接将这一团仿佛软体动物一样的怪物,直接砸得向下倒去。

    与此同时,他一脚踩在怪物身上,借力冲向了左侧,伸手拉下了窗帘。

    顺势一卷,窗帘就将前面厅里的两瓶酒卷了过来,然后他用手臂夹住了酒瓶,另外一只手腾出,直接将这窗帘,缠在了这正在向下跌去的怪物身上,连续缠了好几圈,然后就一手抓住一个酒瓶,用嘴咬掉了瓶塞,举起两个酒瓶,咕嘟嘟的全部都浇在了这只怪物的身上。

    扔掉酒瓶,他拿出了小看守刚才给自己的绿色塑料打火机。

    “啪”的一声,火苗窜起了老高。

    陆辛点了一下,没点着,这个酒燃烧的很慢。

    他只好将火苗凑到了怪物身边,用手护着,慢慢的点燃了窗帘。

    火势一起,借着酒精,“呼”的一声就旺盛了起来,像腾腾燃烧的火把一样。

    ……

    退后了几步,陆辛向这些看守道:“你们躲到我身后,我会保护你们的。”

    正处于惊恐状态的看守们,看着这个从关押房里出来的,提着裤子的人,一个个的都已经愣在了当场。面对着他温和的笑容,有些无法言语的分裂感,一时居然没有人说话。当然,更没有人到了这时候还去质问他是怎么逃出来的,关押人员不能逃出来等等无聊的问题。

    被他抢走了枪的看守倒是有些犹豫,但转手他就把枪还给了自己。

    “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陆辛慢慢向外走去,顺手解决了两个已经成形的怪物,和一个没有成形的怪物。

    这些怪物形容可怖,有种异样的惊悚感,但并不难对付。

    他来到了前厅时,就感觉血腥味更浓了,借着微弱的灯光向外看去,就见这时候细雨朦胧的雨帘里,到处可以看到忽然炸出来的火光,还有那些细密如针一样的婴儿啼哭声。

    “这是之前在旅店里,一直没有现身的第三只怪物吗?”

    “它这是在干什么?”

    “……”

    陆辛眉头皱了起来,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不舒服感觉。

    “呜……”

    也就在这时,忽然有拉长了得警报声响了起来,从各个角落一下子蔓延到了全城。

    这样的声音陆辛在青港听到过,两次。

    虽然这种声音往往代表着灾难与危险、慌乱,但陆辛的心情却一下子平复了下来。

    他知道,这代表着中心城的专业清理人员要插手了。

    怪物与能力者,混乱与秩序,即将再一次的发生激烈的碰撞。

    而这时候的自己……

    他放心的走了回来,敲开了通向关押仓的门。

    既然已经有人在做他们的工作了,自己当然也该继续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被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