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十分钟后出发
    “啊哟……”

    壁虎被陈菁的声音吓了一跳,慌忙转头一看,眼前顿时一亮。

    身为蜘蛛系能力者,无论是目力还是耳力,都远超常人,居然没有发现陈菁的靠近,一是因为被陆辛吓到了,二是因为房门本来就没有关,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陈菁这时候,又已经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武装服,以及一双方便行动的,几乎消掉了所有声音的靴子。

    冷不丁看到领导的第一眼,自然是惊慌,但第二眼,壁虎就忘了惊慌。

    他只是眼神一下子直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陈菁穿军装与女式西装之外的衣服,尤其是这种紧身武装服。

    ……

    “组长好。”

    陆辛也有愣了一下,急忙放下茶杯起身,向陈菁问了个好。

    陈菁点了点头,示意陆辛坐下,自己也扯过了另外一张椅子坐着,然后面无表情的道:

    “如果不想自己亲手戳瞎双眼的话,就把眼睛闭上。”

    “……”

    一边的壁虎愣了一会,慌忙转过了身,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镜子。

    陈菁决定暂时不理他,认真的看向了陆辛,目光也变得温柔了些,道:“考虑好了?”

    “对啊。。”

    陆辛坦然道:“我只是去探亲,早就定下来的事,不算违规吧?”

    陈菁静静的看着陆辛,像是在认真的思索。

    对于陆辛探亲的事情,青港也了解的并不多,因为她没有看到陆辛带回来的“003”号文件。

    但是白教授已经确定了青港的红月亮孤儿院,和当初的研究“逃走的实验室”有关,所以当她来到中心城,并确定了黑台桌就与“逃走的实验室”之间的关系时,心里十分庆幸。

    她已经隐隐的明白了陆辛的“探亲”是什么。

    但是最终确定,还是通过直升机上,陆辛看到了陈勋资料时的表情。

    当然,确定是一回事,提前准备是另一回事。

    虽然,她只有半天时间来做准备。

    “不算。”

    陈菁笑着向陆辛道:“我们只是处理特殊污染的特别行动人员,与负责修缮大型机械的修理工还有治理水与土地污染的专家没有什么区别。工作的时候就说工作,休假的时候就说休假,现在既然你在休假之中,又做好了准备去探亲,那么这当然是你个人的自由……”

    陆辛顿时大起感动之心,这领导太体贴了。

    “但是……”

    陈菁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你准备去找的人,真的和中心城是同一个目标的话,那你极有可能会与他们的行动小组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冲突,到了那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

    陆辛脸上,真的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我还真没想过,到时候再说吧……”

    “中心城的能力者,应该也挺讲道理的吧?”

    “我看那个叫夏虫的小队长人挺好的!”

    “……”

    陈菁不置可否,笑了笑,道:“一看你就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我陪你一起去吧。”

    “啊这……”

    陆辛多少还是有些心理准备不足,显得有些局促。

    陈菁看出了他的想法,声音变得温柔了些,道:“既然我们都是同事,而且我们被派过来,就是为了帮助你解决在路上遇到的禁忌实验事件,现在,直面实验室的任务,已经被中心城接了过去,那么,保护你这个证人就是我们最主要的工作了,陪你一起去见亲人……”

    “有什么问题吗?”

    “……”

    陆辛认真想了一下。

    领导关心员工,保护员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领导想见见员工的亲人,甚至是家属,有什么问题的吗?

    无懈可击。

    他只好点了下头,道:“没问题……”

    “有问题啊……”

    陆辛的话音刚落下,旁边的壁虎忽然颤着声说了一句。

    刚才被陈菁的造型亮瞎了眼,但壁虎反应也是很快的,才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反应过来了,不确定道:“似乎,好像,刚刚组长你问的是单兵介不介意带着两位同事一起去探亲?”

    陈菁转头,温和的向壁虎笑了笑,道:“是的。”

    壁虎一下子就慌了,定了定神,道:“那我能不能问问,组长你说的另一个同事是谁?”

    陈菁看着他,露出了微笑。

    就连陆辛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壁虎这么笨的吗?

    “我不去啊!”

    壁虎差一点爬到天花板上去,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大声道:“组长你先不用把我带上……一开始你带我过来的时候也没说这个吧?这里可是中心城呢,你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有一个正在造神的禁忌实验室啊,况且咱们这么偷偷跑过去,那不是跟中心城作对吗?”

    陈菁收回了目光,向陆辛道:“探亲按理说是件小事,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

    壁虎无力的大喊:“我在争取自己的权力呢,就这么把我忽略了吗?”

    陈菁皱眉,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不悦。

    陆辛也跟着把眼神递了过来。

    壁虎顿时有些畏缩,但还是勇敢的抬起了头,一脸的宁死在这,也不去送死。

    陆辛心软,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劝组长放壁虎一马。

    但陈菁却眯了一下眼睛,和颜悦色的向壁虎道:“有什么问题吗?”

    壁虎顿时打了个寒颤,小声道:“中心城摆明了态度不让我们参与这件事啊……”

    陈菁微笑道:“我们没打算参与,只是陪单兵探亲,顺便保护他。”

    “可是……”

    壁虎想理直气壮但直不起来:“人家中心城说了让我们留在酒店等着啊……”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陈菁看着他,轻声笑了一下,道:“中心城没有命令我们做什么的权力,他们让我们留在酒店,但也没有说让我们一直留在酒店,我们是自由身,那么,在自由的情况下,陪着同事去探探亲有什么不合规的吗?就算有,四位律师也会帮我们解决问题的……”

    “啊这……”

    壁虎发现自己居然反驳不了,抱着最后的希望道:“万一小队长的亲人不欢迎我们……”

    “这个没有……”

    陆辛急忙解释,他不想让壁虎误会:“经过了上次的合作,我的家人都挺喜欢你的!”

    “还说过,要请你来家里做客……”

    “……”

    壁虎汗毛都炸起来了,下意识看了一下窗外的高度。

    “呵呵,这次任务虽然是我带队,但现在要做的确实不在计划之内。”

    也就在这时,陈菁笑着道:“你可以选择不去的。”

    “嗯?”

    无论是陆辛还是壁虎,都有些意外。

    陈菁接着道:“当然了,有些事我必须要跟你讲清楚,这样的突发性任务,报酬与供献都是特别高的,回到青港,我也会根据你的表现给出考评,你可以在酒店里等我们,只是我有些替你担心,错失了这个机会的话,那么你晋升五级人才的希望,可能就比较渺茫了……”

    说着笑了一声:“当然,我不会给你穿小鞋,我只是替你惋惜!”

    “……”

    “啊……”

    壁虎表情一下子变得呆呆的。

    陈菁脸上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陆辛这才反应了过来,奇怪的看了壁虎一眼,道:“我是希望越快越好的。”

    “那好!”

    陈菁起身,将手里的两个黑色背包扔在了床上,道:“十分钟之后出发。”

    “嗯?”

    陆辛猛得抬起了头。

    陈菁看了他与壁虎一眼,忽然道:“没听见吗?还愣着?”

    “哗”

    陆辛顿时反应了过来,急忙起身拿过了背包。

    打开了背包,就见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贴身制服,还有一些特制设备,看不出具体的材质,说是布料吧,又显得很光滑,说是皮衣吧,又明显有着编织痕迹,只能感觉触感非常的柔软。

    不仅是衣服,甚至还有相应的靴子,另外还有面罩,以及防护镜等等。

    看起来像做贼的好装备……

    当然自己肯定不是去做贼,明明就是去探亲。

    在陆辛打量着衣服的同时,陈菁已经去了门外等着,壁虎也一言不发的走了过来。

    默默的拿过了背包,将里面的作战服取了出来,一件件往头上套。

    陆辛心里还是有些不解,低声劝道:“其实你可以不去的……”

    “不。”

    壁虎坚定的道:“我相信陈组长。”

    陆辛有些意外:“相信她一定会帮你晋升五级?”

    “不!”

    壁虎仍然一脸的坚定:“相信她一定会给我穿小鞋,让我没有晋升的机会。”

    “……”

    陆辛有些诧异:“晋不晋升的,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有啦……”

    壁虎板着脸,向陆辛看了过来,忽然“嘿”的一声笑了起来,兴奋道:“你知道吗?上次去主城开会,我跟琳达聊的可好了,她说我如果能够达到五级人才标准,就跟我交往。”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来了就得冒险啊,我是要抓住任何机会争取自己的利益……”

    “你以为我不闹一场,她老陈舍得许诺给我这么大的功劳?”

    “……”

    陆辛有些不知道怎么接,愣了一下才道:“铁翠答应跟你交往了?”

    “嗯呐!”

    壁虎纠正道:“是琳达!”

    陆辛没在意这点细节,只是好奇的问:“你现在几级?”

    壁虎道:“三级。”

    陆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是差别不大……”

    他记得之前韩冰告诉了自己之后,自己私下里算过这个账,如果自己不再碰上海上国那种S级能力者的袭击的话,那么想从三级升到四级,差不多得执行个百儿八十件的普通任务,壁虎和自己差不了太多,照他现在这个执行任务的效率……二十年内,是有希望娶琳达的。

    ……

    三分钟之内,他们换上了作战服,又将普通衣服套在了外面,然后拎着背包出来。

    陈菁就在走廊里,倚了墙站着,纤细的手指里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

    酒店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照在了她的身上,显得神秘又性感。

    “走吧!”

    见到陆辛两人出来,她便将烟蒂丢在了垃圾桶上面得烟缸里,低声说了一句。

    在她低声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一个房间门打开,厉刚与几位律师走了出来,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然后便一个走进了陈菁的房间,两个走进了壁虎与陆辛的房间。

    走廊的尽头,有位服务生等着,向着楼梯口,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明明是去探亲,怎么大家都显得这么郑重又严肃呢?

    陆辛心里想着,下意识的躬起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