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眼睛小巷与婴(四更)
    在陆辛等人穿过了中城位置的虚假街道时,中心城各个小队,也已到达城心。

    城北位置,穿着黑色武装服的魁梧男子,他是第一个到达到了城中心位置的小队,这时候,他与他的队员,身上的衣服,都出现了些许的破损,脸上也颇有一点灰尘之色。

    他是靠着硬闯,直接穿过了那片虚假的街道。

    这种方法,虽然也确实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城心,但代价却也不少。

    那种难辨真假的虚假城市里,太多危险随时出现,以各种方式,向他还有队员发动袭击。

    比如明明完好无损的地面上,忽然出现的大洞。

    比如好好走在路上的老人,忽然从菜篮子里拿出武器对准自己。

    比如某个明显空旷无人的地方,忽然飞来一颗子弹,还是看不见的子弹。

    但是他一路走来,没有受到半点伤,反而是自己的拳头上,已经沾了不少的血迹。

    “能力?呵呵!”

    “再怎么装神弄鬼,也不过是个笑话。。”

    他回头看了一眼遍地古怪尸体的街道,冷笑了一声。

    甚至没有打算休息,直接看向了前方的大楼。

    但也就在他刚刚挪动了脚步时,他忽然怔了一下,抬头看向了上方。

    这座废弃的城市之上,红色的月亮像是弯钩,但血色却更为鲜艳。

    在月光之下,街边的一栋十层高的楼顶,正站着一个女孩。

    她手里握着一把尖尖的厨刀,身上穿着一件小小的白裙子,因为正低着头,五官淹没在了黑暗里,只能感到两束冰冷的目光,向他们俯视了下来。

    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还有他的两位队员,同时停了下来,抬头向上看去。

    ……

    ……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城东位置,靠着自己超越常人的感知能力,推算出了这个世界原本的模样,并且避过了很多危险的医生和精神病人小队,也已经到达了这片虚假城市的边缘。

    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危险,但都被他们巧妙的躲避了过去。

    他们也看到了周围的景象,正在拉伸,变得抽象而古怪,知道已经快要闯出去了。

    但就在这时候,医生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啦?”

    两个精神病人差点撞到了他的身上,好奇的询问。

    “数据错了。”

    医生抬头看向了周围意识流抽象画一样的世界,轻声说道。

    “都走到这里了,咋还错了?”

    眼神飘忽的病人,好奇的看着医生问道。

    “在我能够感知到的真实数据里面,忽然多了几种数据……”

    医生慢慢说着,又缓缓摇头:“不对,不是多了几种精据,而是多了一种数据,只是这一种数据,存在很多个。所以,暂时性的扰乱了我的推算。这种感觉……就像是有很厉害的人在看着我……不对,不是一个人在看着我,感觉中,就像是有很多人,在看着我……”

    脸上戴着一个胖娃娃面具的病人闷闷的开口:“你脸皮那么厚,还怕看?”

    医生低声吁了口气,道:“我是不怕看,但是……”

    “如果感觉中,他是贴到你脸上看呢?”

    “……”

    在他说完这句话时,就再次向前走出了一步,然后周围的抽象世界开始破碎。

    同样也是随着这个虚假的繁华城市,褪去对他们的最后一点影响,他们发现了自己如今所处的位置。正处于一条逼仄的小巷之中,周围黑漆漆的。

    小巷不长,前方十几米处,就可以看到一点微光。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却属于绝对的黑暗,伸出手来,看不清五指那种。

    “我们是落入包围了吗?”

    医生低声叹惜着,忽然抬起手里,锋利的手术刀,准确的划向了一个地方。

    但是,在他的手术刀,快要接近目标的时候。

    忽然停下。

    手术刀的前方,出现了一团暗色的光芒,那是一颗硕大的眼球。

    眼球足有篮球那么大,眼白部分布满了血线,瞳孔却像是黑的不见底,它背部延伸出来了几根血管与腐肉,连接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这时候正骨碌碌转动,然后盯在了他们身上。

    这种目光,似乎有着某种妖异的能力,逼停了医生手里的手术刀。

    “唰!”

    另外两位病人,急切间想要后退,一点也没有救队长的意思。

    但他们也只是退出了一步,便忽然停了下来。

    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目光,瞬间就理解了医生的话。

    那种被一只眼睛贴着自己看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们的身体僵硬,慢慢转身,就看到小巷里越来越多的眼睛在睁开。

    它们有的生长在墙壁上,有的生长在地面,有的生长在旁边的生锈垃圾桶里,有的出现在了巷头那盏已经破碎的路灯灯罩下面,有的甚至直接在他们的脚下睁开,死死的盯着他们。

    整条小巷,这时候变成了眼睛的世界。

    密密麻麻,猩红瘆人。

    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盯着他们,不留出任何一点的破绽与隐私。

    他们想要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忘了想说什么。

    三个人,这时候都有了一种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秘密都被看穿的感觉。

    这种空洞感,像是直接将他们淹没。

    “既然你们彼此憎恨,那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杀了他们?”

    满是眼睛的小巷子里,有一个声音轻轻响了起来,尖细,却优雅,理性。

    “彼此憎恨,有吗?”

    三个人听了这话,下意识就想反驳。

    “既然你们彼此憎恨,那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杀了他们?”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话的内容,甚至是语速,语调,都没有半点变化。

    三个人都不说话了。

    这个声音,细细微微,平静理智,像是某种力量,渗入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他们心里,都产生了一种原来我的心思,已经被人看破的感觉。

    ……

    “吱呀……”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夏虫打开了一扇门,带着两位队员从门里走了出来。

    她直接用自己的能力离开了虚假城市覆盖的范围,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只不过,因为她现在是在向城心位置靠近,所以她也并不知道,自己推开这扇门后,遇到的会是什么。

    带着队员走出了门,她们发现,这扇门后,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啪!”

    有队员打开了手电,照向四周,便看到了灰尘扑扑的空气,以及粗大的柱子,废弃车辆。

    他们到了一处停车场。

    “我们现在距离城心的位置,应该很近了。”

    夏虫轻声说道:“找路出去,然后确定我们的位置,再想办法找出实验室的具体下落。”

    两位队员都点头答应,寻找离开停车场的道路。

    黑漆漆的停车场,死寂安静,空间似乎十分的广阔,而且空旷荒凉。

    一个队员忽然停住,警惕抬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

    其他人忙向周围看去:“什么?”

    那位队员,有些不舒服的扭了下脖子,道:“哭声……”

    “婴儿的哭声……”

    “……”

    其他人一边警惕,一边下意识的倾耳去听。

    很快,她们也听到了那种细细的哭声,像是婴儿,躲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哭泣。

    与此同时,浓烈的血腥味充斥鼻腔,且变得越来越浓郁。

    “不好……”

    忽然有一个蜘蛛系的女队员,动作矫健,猛得向后翻出,退出两三米远。

    黑暗之中,只看到一条黑影重重的抽打在了她刚才所站立的位置。

    两只强光手电,同时射了过去。

    便只看到一条血肉蠕动的触手,正缓缓的收回,缩向它后面,黑影笼罩着的空间。

    “呯!”

    夏虫开了枪,子弹准确的在触手缩回去的一瞬间打中了它。

    蓝色的电弧伴着滋滋电流声响起,黑暗之中,像是有什么动作剧烈的蠕动了一下。

    浓重的血腥味更浓了。

    “头顶……”

    忽然有位队员喊了一嗓子,他们同时身形散开,然后手电照向天花板。

    这时候,他们正处于一个大厦底下的地下车库里,一照之下,就看到,原本应该是钢铁水泥的天花板,这时候居然盘踞着一只巨大的血肉怪物。

    它的身体周围,都是粗砺可怕、生满了倒刺的触手。

    中间,是一个臃肿肥胖,身躯苍白的婴儿模样怪物,四肢倒吊在了天花板上。

    说它是婴儿,但实际上,它得身躯,长达两米,比成年人还强壮。

    两只眼睛,是一片白茫茫的空洞神色,但婴儿般的脸上,却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

    “哗啦……”

    被手电照到之后,它像是受到了惊吓,攀着天花板,迅捷如蜘蛛向着远处爬去。

    “哇……”

    婴儿的啼哭声响了起来。

    这哭声引动了周围的变化,腥臭的血肉从四边垂下,重重砸在地上。

    像是一层厚厚的肉帘,堆积膨胀,巨大的触手,在停车场周围幽深的黑暗里,缓缓移动,舒展,像是把周围光线照不到的黑暗空间,变成了一片神秘的,充斥着无穷危险的海域。

    她们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了血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