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神经病人的思想(二更)
    “这究竟属于什么形势的污染,或者说能力?”

    陆辛在这混乱的小院里,第一次感受到了种压抑的感觉。

    没有信息分析小组,没有提前供自己了解的资料,而且一切发生的都特别快。

    面对这样的情况,自己不能打,不能还手,但又不能离开。

    尤其是,在形势这么千变万化,随时都会有人丧命的情况下,他甚至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分析逻辑链,找到污染的源头。

    让他有了些许焦躁的感觉。

    脚下在淡淡的月光与建筑阴影下,不该出现的影子,也在微微活跃。

    “这一次不能请你帮忙。”

    陆辛按捺住了心里的躁动,也止住了想要延伸出来的影子。

    他可以很清楚的看明白,这个污染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克制受污染者最强大的反击能力。

    自己不但不能让影子出手,甚至连妹妹都不能像以前一样尽兴的玩耍。。

    陈菁和壁虎,一个是对自己非常照顾的领导,一个是自己第一位聊得来的朋友。

    他不想看到他们死在自己手里。

    所以……

    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局面,并安全的救下他们两个?

    ……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的陆辛,一边躲避着各种各样的袭击,一边飞快的转动了心思。

    这种污染能力很可怕,让任何人都变成了自己队友的样子。

    他甚至可以制造混乱,让自己无法在敌对的关系之中,判断出哪两个是自己的队友。

    但还好,陆辛转头看了妹妹一眼。

    她似乎很理解自己的担忧,所以牵着自己的手掌,乖巧的等着自己的决定。

    就是小脸上带着一点坏笑,有种看戏的感觉。

    虽然有点气,但陆辛还是觉得心里稍微有了点安全感。

    这起码说明,那种污染能力,可以污染队友,却污染不了自己的家人。

    ……

    “就算他改变了我的队友模样,但一定还有些东西没有被它改变……”

    “否则的话,现在应该是所有人冲向我,而不是彼此厮杀……”

    “这似乎是有意安排的,在那些人里,应该也有一部分是故意杀向了自己的同伴,以此来扰乱我的判断,又或者说,他确实在这时候影响了壁虎还有领导,让他们陷入混乱……”

    “毕竟,壁虎只是个B级。”

    “领导的话……”

    “所以,让他们受影响,应该并不难吧?”

    “不对,我现在关注的点,应该是如何区分开他们……”

    “……”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时,陆辛身形灵活矫健,在这片混乱的战场之中穿梭着。

    躲避了一个又一个飞向自己的子弹,还有抹过来的刀锋。

    眼前是一张又一张壁虎的脸,有的阴森,有的诡异。

    身手好到不符合人类常理,交织扑击下,每一秒都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这就是壁虎尽全力时的实力吗?”

    陆辛心里想着,脑袋一低,躲过一颗子弹,然后伸手抓住了一条踢向自己太阳穴的腿,同时心里想着:“他与妹妹确实是有些不一样的,蜘蛛系的能力,被他开发到了极致……”

    “嗯?”

    陆辛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该走神的时候。

    他手里还握着那个壁虎踢向自己的腿,触感一片冰凉,像是死物。

    脑海之中,闪过一道亮光,他忽然明白了该如何从人群里区分出壁虎和陈菁来。

    因为他们这一次,有可能会遇到血肉怪物,所以陈菁让他们都换上了新型的作战服。

    这种作战服的作用,便是尽量减少他们接触到怪物血肉的可能,在酒店里换衣服的时候,陆辛特意的摸过,还记得这种布料带给他的第一感觉,柔软,而又具备某种编织物的特征。

    而在刚才,陈菁变化的时候,自己按住了她的肩膀。

    触感是没有变化的,与酒店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在这时候,自己握着的这条腿,却分明是另外一种冰凉的触感。

    ……

    既然如此……

    陆辛正在左右闪避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轻声道:“妹妹,你出手可能要狠一些了。”

    妹妹猛得转头看向了陆辛,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兴奋:“开心的玩耍吗?”

    陆辛看了一眼妹妹,点头道:“是的。”

    在他点头的同时,迎面有人冲来,双手握枪,向着他连连点射。

    喀……

    陆辛用力在地上一蹬,腿骨发出了轻脆的响动,速度猛得提了起来,身形像是院子里昏暗灯光下的残影,左右摇晃,像是一个拼错了的木偶,躲过了迎面射来的子弹,与此同时,他猛得一步踏向前方,抓住了这个人的手臂,掌心里传来的触感,是一种冷硬的冰凉。

    陆辛猛得抬头,向这个“壁虎”露出了一种诡异狰狞的笑容。

    然后他顺势一步向前,手掌按住了他的脑袋,直接向后面的柱子重重推去。

    “喀嚓”

    这个“壁虎”的脑袋直接爆碎,散落一地冰冷的血浆。

    再下一刻,陆辛身形向左冲去,脚踩着柱子,绕过了半圈,躲过了一个拿枪,一个拿匕首的“壁虎”攻击,脚还踩在柱子上的时候,两只手已经垂了下来,抓住了他们的手臂。

    掌心里的感觉,让他知道了这两个人是假货。

    于是在身体开始向下坠去时,他已经手掌探向前方,抓住了这两个的脖子。

    “嗤啦……”

    两颗头颅掉落在了地上,鲜血泥浆般涌出脖腔,无头尸首摇晃之下,扑地跌倒。

    “呯呯呯……”

    小院子里不停的闪烁着枪火,将昏暗的小院照得一顿一顿的明亮。

    在这子弹与匕首交织的小院子里,陆辛的身形在人群之中穿梭,偶尔借着枪火的光芒,可以看到他那灵活的身形以及平静到淡漠,眼底却似乎露出了些兴奋的脸庞。

    他穿插过处,一个又一个的壁虎,像稻草一般的倒了下去。

    有的扭曲成古怪形状,有的身体直接裂开。

    因为不确定这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复活,所以陆辛下手很重,尽量彻底摧毁。

    红月静静的照着大地,院子里的人飞快的减少着。

    直到这个院子里还站着的人,只剩了四五个的时候,陆辛才忽然停了下来。

    他慢慢抬手,在衣服上擦去了手上沾染的血迹。

    心情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他微笑着,意犹未尽的,看向了院子里剩下的几个“壁虎”。

    ……

    城东方向,生长了无数颗血红色眼睛的小巷子里。

    医生与两位病人队员的武器,都已经对准了彼此的要害。

    那种彼此憎恶,想要将对方杀掉的念头,已经占据了他们的思维。

    这时候,他们没有半点受到了别人影响的感觉,只感受到了,对彼此发自内心的憎恶。

    然后……

    手术刀对准了队员动脉的医生,脸上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唰”的一声,他的手术刀猛得抬起,割向了那个队员,因为瞳孔的位置不太正,所以眼神总是显得有些飘乎的眼睛:“我忍受你很久了,我早就想帮你矫正这颗眼睛的位置……”

    “嗤……”

    他的手术刀在那个病人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因为不是攻向了距离手术刀最近的动脉,所以队员有了仰头的空间,没有被他刺中眼睛。

    同样也是在仰头的时候,这个病人手里握着的枪已经开火。

    但他居然不是打向队友的脑袋,而是准确的打向了队友戴在了脸上的,娃娃面具的边缘。

    “天天戴个面具,恶心死了,我要让人看见你的真面目……”

    而戴着面具的队友,面具的边缘被子弹穿过,巨大的动力,扯得他的脖子都“喀嚓”一声,面具破损了半边,更是歪向了脑袋的一侧,露出了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可是他却无暇考虑别的,握着医生脖子的大手,猛得将他向自己的身前拉来,张开毛绒绒的大嘴就亲了下去。

    喊出了狠辣的决心:“我要干你……”

    ……

    一场别开生面的折磨大会就此展开。

    他们都带着对彼此的真实憎恶,心里浮现了最毒辣的念头。

    但是他们都不想杀人,而是要用更恶毒的方式去对待彼此,因此,本来应该在短时间内解决的问题,一下子便拉长了时间,而且,期间还充满了让人无法忍受的痛苦触感……

    满是眼球的小巷子里,有个穿着西装,脸上只长了一只眼睛的人出现。

    他优雅而削瘦的身体,正在微微发颤。

    因为处于持续的观察状态,所以他能够看到这几个人心里的所有恶念。

    甚至,因为观察到深处,他对这些人此时的触感感同身受。

    于是,他在同一时间,遭受着一柄手术刀不停割在自己脸上,身体上的痛感,一只滑腻腻的手,不停抓向自己脑袋和头发的混乱感,还有一张大嘴对着自己胡乱亲吻的恶心感……

    这几乎让他崩溃。

    然后就在他心神出现了混乱的同一时间,小巷子里的动静忽然消失。

    “不好……”

    西装男,或者说心魔,警醒过来,想要后退。

    但只退了一步,喉咙间,却忽然抵住了一把银色的手术刀。

    锋利的触感,让他喉咙处的血肉,开始下意识的收缩,涌到嗓子眼的苦水,在下落。

    他的思维还是乱的,甚至不理解,这个医生是怎么直接找到真正的自己的。

    “很难受是吗?”

    医手脸上还有着口水的痕迹,但目光却平静而温和,同情的看着这个脑袋上唯一的眼睛。

    “钻进几个精神病人的思想里面,这体验不多吧?”

    西装男身子微颤,似乎想要回答。

    但“嗤”的一声,手术刀直接划过了他的喉咙。

    紧接着是他的眼珠子,再然后是他的身体连接处,再是自己的心脏位置。

    那个医生的手术刀,用一种异常精准的手法,将他的身体短时间内,所有可能存在的要害都攻击了一遍,同时带着善解人意的表情微笑着:“我真得很同情你,进来了这么多小队,为什么你偏偏挑中了我们呢?你不知道经过计算,我很容易就能看到你在什么位置吗?”

    一边说一边下手更狠:“唉,当然了,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我不能饶了你。”

    “毕竟,你已经看到了我们的……内心啊!”

    “我可不能曝露我不是医生的事实……”

    “……”

    两位精神病人远远的看着医生肢解了那个独眼的怪物,满眼都是享受的神色。

    “你有没有发现老大与之前不一样了?”

    眼神飘乎的病人一边往脸上贴创可贴,一边向旁边的病人。

    “对!”

    旁边的病人把破了一半的面具仔细戴回脸上,感慨道:“他病情越来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