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噩梦般的追杀(三更)
    “不好……”

    在夏虫看到了自己手掌上渗血的小孔时,冷漠的小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变化。

    本来以最为精准而有效率的动作,试图穿过这扇门的她,这时候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飞快的扯下了手上的手套,就看到自己指尖上的几个小孔里,蠕动着出现了一根根肉芽。

    与此同时,她的两位队友,口中已经发出了惊慌痛苦的叫声。

    一个腿上,血肉开始膨胀,一条腿瞬间就已经粗了一倍。

    皮肤被撑了起来,然后撕裂。

    里面的血肉腥红鲜艳,像是变成了一只臃肿的怪物。

    另外一个,手掌就像是忽然有了自己的生命,一下子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掌心里钻出了无数根细细的虫子,而这些虫子,正张开了长满细细嫩牙的嘴,去啃噬她脖子上的血肉。

    “代号1021——血肉怪物。”

    夏虫冷漠低着头,仿佛看不到伤口里生长出来的肉芽,也听不到同伴的惨叫。

    她只是用一种低沉的话语,飞速的念着脑海里的资料:

    “特征,异常活性。。”

    “受污染表现,可确定与1021号特殊污染事件一致,来自同一源头。”

    “弱点为:畏怕高温,可摧毁精神体的各类武器,以及……强污染性的反向污染。”

    “所以解决方案为:大规模火焰、强大的扭曲类能力……”

    “……”

    想到这里,她猛得抬起头来,同时左手飞快的向下探去,瞬间便拔出了绑在左腿上的匕首,然后寒光闪过,她的右手手指上面,那些探出了头来的肉芽,便被她削掉了一层。

    这几乎连同着削掉了一层皮肉,但是她的脸上,却连纤毫肌肉都没有颤动一下。

    “你们都是能力者,应该可以凭借自己的精神力量,延缓这种污染。”

    她转头向两位正在挣扎哭嚎的队友说道:“而前提就是,这时候不能慌,要冷静。”

    “惊慌会使精神力量出现絮乱,给人可趁之机!”

    不知道她的队友有没有听懂她的话,但痛呼与挣扎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些。

    夏虫看了她们一眼,用自己血淋淋的右手,握住了门把手,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这突兀的举动,大出天花板上婴儿的预料,有血肉变成一条触手,远远的抽打了过去,重重的砸烂了那扇夏虫刚刚打开过的门,甚至想将门后的夏虫也卷回来,但是在砸烂了那扇门之后,它却惊讶的发现,只是在那门关合的一瞬间,门后的夏虫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哇……”

    它的叫声开始变得更为尖利,周围的血肉,蠕动着向地面上的两个队员延伸过去。

    蜘蛛系的女队员,一声闷哼,身形扭曲着跳起,躲避它的攻击。

    但是,她反而成为了最快倒楣的一个,身体的运动,使得她手掌里像是红色虫子一样的物质,快速的生长,转瞬间就已经爬满了她的手臂,然后又一路延伸向了她的脖子。

    很快,她全身都已经缠满了这种怪异的虫子,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慢慢抽搐了几下。

    不动了。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与周围的血肉,融合到一起。

    吊在了天花板上的婴儿,脸上露出了一种兴奋的神色,咿咿呀呀哭着,向另一个队员爬来。

    这位队员受污染的迹象本来最重,但她记住了夏虫的话,全力保持着冷静。

    这种冷静,暂时控制了污染的势头。

    但周围蠕动的血肉,还是蠕动着涌了过来,即将把她淹没。

    “吱呀……”

    也就在这时,停车场的另外一扇门被推开了,夏虫走了进来。

    她身躯娇小,短裙飘荡,两条白嫩嫩的小腿之上,满是纵横的血口,像是她在布满了刀锋的空间里走了一遍,她的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右手之上,更是发出了焦糊的臭味。

    她像是不知在哪里,用高温烧过了自己的手掌,以遏制污染的蔓延。

    但她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

    只是在看到了那个已经被血肉覆盖的队友时,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然后她看向了天花板上吊着的怪物,道:“去死。”

    说着话时,她举起了手里抱着的喷枪。

    忽然有大片的火焰,从喷嘴之中飙射了出来,一道长长的火柱,直接涌向了天花板。

    将无数的血肉组织瞬间烧成了焦糊的颜色,腥臭的气味,一下子充斥了整个地下停车场。

    天花板上婴儿似的怪物,哭声顿时变得凄厉而痛苦。

    它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消失在门后。

    也不知道,当她从另一扇门后出来时,为什么就多了这么一件武器。

    它痛苦的哭着,甚至像是多了几分嚎叫的意味。

    整个地下停车场里的血肉,都在拼命的收缩,散发出恐惧的气息。

    轰隆!

    忽然之间,所有的血肉猛得收缩,凝聚在一起,然后瞬间向上涌去,似乎是消失不见了,只在天花板与周围的墙壁上,还留了一些残存的组织,以及焦糊发臭的结痂物质。

    天花板上有个洞,它已经通过个洞,逃到了楼上。

    夏虫看了一眼暂时还不会立刻被污染覆盖的幸存队友,冷着脸,转身打开了门。

    吱呀!

    当她打开了身后的门,并且穿过时,她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楼上的房间里。

    再次穿过这扇门,夏虫身上的伤更多了,血液几乎浸透了她的裙子,顺着大腿流下。

    那个身躯庞大的怪婴,就在这个房间里。

    这时候正飞快的攀爬着,像是要爬出窗户,然后逃走。

    但是夏虫的突兀出现,却顿时让它惊慌不已,还来不及发出凄厉的啼哭声,火焰再度喷来,周围顿时有大片的血肉被烧得焦糊发臭,化作恶臭的黏液滴落在地上,就连它的一条腿,也被火焰燎到,剧痛与恐惧使得它叫声更凄惨,发出了刺耳的哭嚎,飞快爬出了窗户。

    它向着更高的楼上爬去,想要找路离开。

    但是当它爬进了旁边一栋楼的房间里,就听到了“嘭”的一声。

    夏虫从那扇门里走了进来,拿着火焰喷射器,继续向它喷出了可怕的火龙。

    “吱吱吱……”

    怪婴发出的终于不是啼哭,而是一个惨烈的,尖利的叫声。

    它没头苍蝇一样的乱冲,在黑暗里逃窜。

    “咯咯咯……”

    追逐着怪婴的夏虫,也忽然大笑了起来,不苟言笑的她,笑声居然如此疯狂。

    她一边大笑,一边穿过一扇扇门,追杀着这只怪婴。

    同时,欣赏着它的痛苦与绝望。

    ……

    “咻……”

    城北位置,在身穿黑色武装服的魁梧男人,强将那个身体分成了好多块,但中间又有血丝相连的女孩从自己的队友面前拉了回来的一刻,拳头也已经向着她脑袋的位置打去。

    但是那个女孩眼见被他扯了过来,忽然间血丝收紧,这反而使得她飞过来的速度变得更快,身体借势扬了出去,在那个拳头打在自己的脸上之前,反而借着惯性,围着这个魁梧的男人绕了半圈,然后握着餐刀的手臂,于电光石火之间,从魔术师的身前位置扫了过去。

    “嗤……”

    那个魔术师手掌已经抬了起来,像是准备施展什么能力,但却没想到会这样。

    他的眼睛凸起,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头。

    只看到鲜红的血液,正滚滚流下,染红了自己的雪白的衬衫。

    “找死。”

    身材魁梧的男人,眼睛瞬间变得血红。

    他没想到,自己拼尽全力救下一个队员的举动,却害得另外一个队友瞬间丧命。

    腾腾怒气冲击着脑海,他身边的扭曲力场更强,竭力向女孩抓去,但女孩身体中间飘洒的血丝,却瞬间暴涨,仿佛长了无数倍,他有种被蚕丝困在了中间,无处施力的感觉。

    在这影响之下,那女孩却已经冲向了牵着红气球的小丑。

    “咯咯咯……”

    小丑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仿佛不受自己控制的笑声,同时身形扭动,跳起了怪诞的舞蹈。

    随着他拍手,女孩的两只分散在不同位置的手掌,忽然也拍在了一起。

    本来抹向了小丑脖子的餐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然后小丑姿势古怪的向旁边走出了两步。

    女孩的两只脚,也顿时不受控制的落地,学着他的步伐,走了两步。

    小丑的笑声更加响亮,粗壮的腰身,却灵活的扭动了起来。

    女孩的身体瞬间复原,跟着他的动作扭动。

    只是几个动作,她的身体,已经有大半恢复了原状。

    并且像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影响,被定在了原地,再也没有之前的灵动。

    身材魁梧的男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低吼着转过身来,大手狠狠向着女孩的身体抓下,周围的空气随之扭曲,直接将女孩的身体卷在里面,像是裹住一根矮小的木桩。

    而小丑则也大笑着,跳着古怪的舞蹈,两只手要托向下巴。

    忽然,他的动作停止。

    身体还保持着一种滑稽而古怪的姿势,只是脸上的笑容,却已经变成了呆滞。

    女孩的头颅出现在了他的脑袋旁边,露出尖尖的牙齿,正咬在他的脖子上。

    小丑脸上滑稽的笑容僵住,手里的红汽球慢慢飘走。

    ……

    “轰隆……”

    魁梧男人注意到了小丑倒下的身影,无法形容的强烈愤怒,焚烧着他的理智与大脑。

    他几乎彻底失控一样的精神力冲击,使得他周围所有的汽车壳子和杂物,像是被旋风卷着似的,一下子冲击出去了很远,他身周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被他的精神力量清空。

    只有那个女孩。

    他不会再允许这个女孩逃脱,强大的意志伴随着疯狂的精神冲击,狠狠的攥住了女孩的小小身躯。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量似乎产生了一种异常的影响,将女孩还有一部分飘在空中的血丝,都影响到了,将正飞在空中的,小女孩的头颅,狠狠的扯到了他的身前。

    他直接抓住了这个小女孩的脖子,也握住了她的脑袋。

    总算结结实实的抓住了她。

    他血红的双眼,瞪着女孩凌乱的黑发下,那张有着缝合痕迹的脸。

    女孩不动,也没有什么表情。

    他也不动,只是愤怒的看着这个女孩的脸。

    ……

    红月得光芒,安静的落在这条荒凉的街道。

    他们看着彼此,过了很久。

    然后魁梧男人的脑袋,忽然滚落在了地上,转了三圈,落稳在地,表情依然保持着愤怒。

    女孩落地,摔了一个趔趄,然后她顺势捡起餐刀,慢慢站了起来。

    拍拍身上的灰尘,她默默走进了旁边的小巷。

    正在整理,把之前砍掉的废稿放到V群里,感兴趣的大家可以来看看。

    V群:973519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