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十二阶魔方
    院子里,还剩了三个壁虎。

    起码有一个是假的。

    当然,这是在排除了另外两个可能性的情况下。

    一种是陈菁或是壁虎,早在刚才的混乱里,就已经被这些深度污染者杀死,所以现在活下来的有两个以上的假壁虎。

    第二种就是,陆辛在刚才解决这些深度污染者的时候,手感出现了问题,两位队友已经被自己杀死……

    ……这不可能,陆辛刚才很仔细的!

    三个壁虎,还有一个陆辛,就在小院里,彼此对视,气氛诡异的安静。

    忽然之间,其中一个壁虎,猛得抬起了手里的土制喷子枪,向着旁边人的脑袋上指去。

    陆辛骤然间冲到了他身前,抬手抓住了他的手掌。触感冰凉,陆辛确定这个壁虎是假的,五指顿时握紧,对方的五指,顿时骨头都乱成了一团,手指都扭曲成了麻团似的模样。

    “啪啦……”

    他手里的土制喷子,顿时落地。

    还不等喷子落地,另一个壁虎已经扑地冲上,接住了喷子,抬手就是一枪。。

    被陆辛握着手掌的“壁虎”,脑袋顿时开花。

    陆辛微微放心,向接到了喷子的壁虎看去,点了点头。

    已经可以确定了,剩下的这两个,一个是真正的壁虎,另外一个应该就是陈菁了……

    但还没等他这个念头闪过,忽然间,第三个壁虎飞快冲上,手里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然间向着地上那个壁虎刺落了下去。

    陆辛眼疾手快,身体向前扑出,因为速度太快,他的身体,几乎成为了一个快要贴着地面的角度,但偏偏身体还保持着平衡,抓住他的胳膊。

    这一抓之下,陆辛忽然心脏凉了半截。

    触感冰凉!

    这个壁虎,也是假的!

    “唰!”

    陆辛猛得拉扯这个“壁虎”的手臂,扯进了自己身前,然后两手飞快向他身上抓去,就像是拆分一件完具,瞬间将这个人的胳膊、腿,还有身体,拆解成了一地的零件……

    “啪啦……”

    也就在他打开这个人的胸膛之时,一个密密麻麻的魔方方块,滚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这个的身体……身体碎块,也飞快变化,变成了一种冷硬而坚碎的血肉。

    他确实是假的。

    陆辛脸色却显得有些苍白,转头看去,就看到刚刚那个抢了喷子的壁虎,模样并没有变,仍然握着喷子,灵活的一个翻转,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定睛看了一下陆辛,顿时大为放心。

    不过他的目光四下里扫了一眼之后,便忽然脸色惨白:“陈组长呢?”

    “对啊,陈组长呢……”

    陆辛呼吸略有些急促,脑袋甚至不敢四下转动。

    他担心那一地的尸体里面,会看到被自己杀死的陈菁……

    ……

    “你们在愣什么?”

    忽然间,在压抑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里,陈菁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辛和壁虎,都像见了鬼似的一个激灵,忙转头看去,就看到陈菁从一个廊柱的后面走了出来,指间还夹着半支烟,身上没有一点战斗的痕迹,表情像是有些古怪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

    陆辛急忙开口,然后又让自己冷静,道:“你刚才在哪里?”

    “就在这里,看着一群蜘蛛系打架。”

    陈菁缓缓吐了个烟圈,把烟蒂丢在了地上,笑道:“蜘蛛系近战,很有观赏性。”

    “……”

    陆辛和壁虎都一脸的懵。

    “哦哦……”

    陈菁先是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笑着看向了身边,道:“你们忘了它吗?”

    一个个头矮矮的,身上长着章鱼一样触手的小怪物,慢慢露出了身形,它像是有些害羞,半边身子躲在了陈菁的身后,软绵绵的触手卷着陈菁的小腿,像是随时要逃走一样。

    陆辛与壁虎,都忽然有了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

    “所以,在我们两个拼命的时候,领导你只是让这个小怪物污染了你,躲在了一起看着我们打架?”过了好一会,壁虎才哭丧着脸道:“你为什么不把我们两个也藏起来?”

    “突发状况,来不及反应,你们就全变成了同一个讨人烦的样子了。”

    陈菁很自然,道:“再加上我与蜘蛛系相比,身手确实不如,就不上来添乱了。”

    领导就是领导啊……

    陆辛还能怎么说,刚看到陈菁出现的时候,都激动的想要抱抱她。

    只是看到她的脸,还是觉得有些怂,算了。

    倒是壁虎,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带着哭腔道:“组长你没事就好,刚才担心死我了……”

    一边说,一边张开双臂抱了过来。

    陈菁一把匕首出现在了手里,上下拈了拈,扫了壁虎一眼。

    壁虎立刻转向,抱住了那只小怪物,感动道:“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们陈组长!”

    小怪物瑟瑟发抖,只是不敢推开他。

    ……

    “有些人属于感情泛滥,而壁虎……那该说是感情海啸了吧?”

    陆辛有些无语,实在看不下这个场面。

    就转过了身,低头一扫,看到了那个小方块密密麻麻的魔方。

    这个魔方很怪异,平时他见过的魔方,一面只有九个格,但这个魔方,却每一面都有十二行,十二列,不同颜色的小方块密密麻麻的挤在了一起,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所以,就是这个东西搞的鬼?”

    陆辛想了想,戴上了手套,然后拿起了这个魔方。

    这一趟入城,倒让他见识到了各种污染的厉害,看样子,自己也免疫不了所有。

    还是有些污染,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头疼无比的。

    没准还会落下个杀壁虎上瘾的病根之类……

    ……

    “这应该是个级别不低的寄生物品……”

    陈菁与壁虎也走了过来,看向那个魔方,脸色多少也都有些好奇。

    虽然问题顺利解决了,但他们都知道刚才有多凶险。

    尤其是陈菁,她本来就因为闯过那个虚假街道的时候,持续性施展能力,消耗了大量的精神量级,走路都需要陆辛搀着,如果她没有在发现战局问题的第一时间,便让迷藏小怪物,把她藏起来,那在刚才充斥了蜘蛛系个体与枪械匕首的混战里,可能已经丢了性命。

    “带回去吧,这东西应该很有研究价值。”

    陈菁低声说了一句,取出了一张特质的粗布袋子递给了陆辛。

    陆辛忙点了下头,将这魔方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塞进了口袋,既然很有研究价值,那青港就一定很需要它,既然青港很需要它,那自己把它带回了青港,便一定可以换来……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本来是过来探亲的,倒先把亲人的东西捡到了。

    ……

    “你们两个状态有没有受很大的影响?”

    陈菁轻轻吁了口气,向着陆辛与壁虎问道。

    经过了这一会的休息,她的状态,看起来倒比刚才好了很多。

    “我倒还行……”

    壁虎好奇的看向了陈菁身边,这时候,那个小怪物已经再次消失不见。

    不过,这个时间,还不至于让壁虎和陆辛忘了它,壁虎一脸好奇的道:“这小家伙还挺好使的,不过,既然它这么厉害,那为什么不让它影响了我们之后,直接进入那个大楼?”

    一边说,一边挑着眼睛看向了陈菁,一副领导你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计划的样子。

    “受到它的影响之后,短时间内可以被人忽略,达到隐身的效果。”

    陈菁淡淡看了壁虎一眼,道:“但是它也有很强烈的负面情绪。”

    “它的能力,可以让它在捕捉到了某个人的同时,便让那个人感觉到强烈的沮丧感。不想说话,不想求救。如果他有意识的避免,可以让被捕捉到的人暂时不受到这种情绪。”

    “但时间长了,这种情绪便躲不掉。”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一开始就借它的能力,一路潜伏进来的话,要么,就是因为我们的意识反抗,伤到它,要么,就是我们完全放开,接受它的影响,然后变得异常沮丧……”

    “结果就是……”

    她想了想,道:“我们顺利潜入,然后成为了三条什么也不想做的咸鱼?”

    “……”

    壁虎愣了一下,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陆辛忽然意识到,他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找到地方了……”

    陈菁轻叹了一声,转头向着前方那栋高楼看了过去。

    这时候,他们距离那栋高楼,便只剩了一两座建筑的距离,不足百米。

    “走吧……”

    陆辛低声开口,率先向前走去。

    如今亲人就在近处,要说心里没有点激动那肯定是假得。

    但也就在他转过了身时,却忽然发现有点不对。

    他发现,妹妹这时候居然没有跟在自己身边,而是爬上了这个院子,靠近大楼的屋顶。

    小小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虽然这时候他们离着有点距离,但陆辛太了解妹妹,他能够感觉到,这时候妹妹,似乎被一种异样的情绪笼罩着,激动,又忐忑,还有些……兴奋。

    “你怎么了?”

    他快走了几步,关切的向妹妹问道。

    “哥哥,我又感觉到了……”

    妹妹猛得转过了小脸,黑发凌乱的小脸之下,眼睛隐隐发红,且明亮:

    “就是那种,之前在看守所的时候,感觉到的……”

    “……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