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哥哥,找到她了
    “人?”

    “什么样的人,会让妹妹表现的这么古怪?”

    陆辛看着妹妹的变化,心里也有了些疑惑,这个妹妹,在中心城也有熟人?

    她平时明明只喜欢玩具和吓唬人的嘛……

    “怎么了?”

    陈菁与壁虎,也都看到了陆辛像是怔了一下,眼神莫名的看向了一处的屋檐,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都是微微一沉,带着种生怕一句话点燃了炸药桶似的小心,低声询问。

    “没事,走吧!”

    陆辛也反应了过来,又看了妹妹一眼,决定先过去再说。

    无论是不是熟人也好,既然近了,便有可能遇到。

    再说,自己本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过来探亲的呀,遇到熟人,也很合理。

    他们翻过了这个院子,又穿过了两个破旧的建筑,终于来到了一栋大楼跟前。

    这大楼,位于城心位置,哪怕已经破败成了这个样子,在这整个因为荒废而阴气沉沉的城市废墟里面,它也是看起来最为高大的一座建筑。

    从外观上来看,它与其他的破旧建筑,没什么不同,黑漆漆的楼体,阴沉黑暗。

    窗户都是破碎了的,像是一张张空洞的嘴巴。

    站在了楼下看去,似乎与红月一般高。

    周围静的厉害,只在左右一二百米处,各有一盏散发着昏暗光芒的路灯。。

    没有任何声音,穿过了城市废墟的风,似乎也止息了。

    ……

    “实验室多半就在这大厦里面,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条安全的路进去!”

    陈菁低声开口,握紧了手里的枪。

    面对这样高大而深沉的建筑,他们的心里,也都有了一点压力。

    不过已经到了这时候,却是谁也没有退缩的想法。

    陈菁的脸上,是一片冷静。壁虎的表情,则是警惕又机灵,而陆辛则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这栋大厦,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在感慨,这位亲人过的也不怎么样。

    就住的这个楼,还不如自己那栋老楼呢!

    “嗒”“嗒”“嗒”“嗒”

    也就在这时候,忽然间大楼的另外一个方向,大路上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所有人顿时神色一凛。

    尤其是陆辛,本来就得到了妹妹的提醒,提防着某个随时可能会出现的熟人。

    一听到声响,立刻转头看了过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不远处的道路上,正有一个身材歪斜扭曲的怪物走了过来。

    一惊之下,几乎想要对那个东西开枪,壁虎却忽然“咦”了一声,旋即陆辛与陈菁,也都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心里微微一松,但是紧接着,又生出了种不知是不是该避开的想法。

    来人其实是两个,一个是身材娇小,穿着短裙,光溜溜的双腿踩着一双黑色大军靴的女孩。

    她身边搭拉着一个铜管,像是什么东西的喷头。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血迹沾满了全身,双腿都变得血红一片。也不知是被什么伤到的,看起来居然有种被凌迟似的凄惨感。

    不过与同伴相比,她还算是好的,她那位同伴,是一个身材略壮的女人,这时候居然只剩了一条腿,草草扎着,一只手架在了那个娇小女孩的肩膀上,一点一点,蹦着走了过来。

    正是夏虫还有她的一位队员。

    “出了什么事?”

    陈菁直接向着她迎了上去,低声问道。

    她之所以没有躲开,便是因为看到,夏虫情况似乎很不妙,同伴又受了重伤。

    “你……果然还是偷跑进来了。”

    夏虫抬头看了陈菁,似乎没有什么诧异的表情。

    又或者说是有,但是别人看不出来。

    她废力的扶着队友,在一辆废旧汽车上坐了下来,这才抬起头,认真看向了陈菁。

    “你知不知道,这已经违反了……”

    “话不要乱说。”

    陈菁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道:“我只是陪同事过来探亲的,正好路过。”

    说着话,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背包,道:“有解毒的还有止血的,消炎止痛的,你要哪个?”

    “已经用过了。”

    夏虫摆了摆手,顺势活动了下肩膀。

    她似乎连活动自己发酸的肩膀这件事,都不想让人看出来,要借着摆手的动作来做。

    脸色仍是冷冷的:“我刚才施展能力太多,无法送她回去,只能在这里等队友过来……”

    “你们是把我当傻子嘛?”

    “又是捡到资料又是探亲?”

    “待会是不是还要好心的帮我们把那个实验室给捣毁了?”

    “……”

    “有些事可能说起来很难理解,但事实就是这样的……”

    迎着夏虫的质问,陈菁无奈的叹了口气,回望了陆辛一眼。

    这时候的陆辛,像是有些心不在焉,正目光看着周围,反应了一下,才向夏虫点了点头:

    “你好。”

    “……”

    夏虫冷着一张脸,道:“我并不好。”

    “……”

    陆辛有些尴尬,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懂得客气。

    干脆不理她,继续看向了周围,妹妹此时正在周围乱转,像是焦躁的寻找着什么。

    “我们确实是过来探亲的,遇到什么,不也是巧了吗?”

    见陆辛不理会,陈菁就笑了一声,解释道:“再说,该配合中心城做的工作,我们都已经仔细的做过了,私底下的时间,我们不管是来做什么,也都没有违反你们的规定的吧?”

    夏虫脸色更冷,道:“我们应该已经封了城。”

    陈菁道:“但你们没有发布公告,几辆车摆在那里,谁知道你们干什么?”

    “你……”

    夏虫的声音里,终于出现了一点急色:“各大路口都封了,你们怎么进来的?”

    “就这么走进来的。”

    陈菁道:“我们进来的时候,也没人阻拦,更没有人跟我们说不能进来啊……”

    “……”

    夏虫彻底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才道:“我讨厌你!”

    陈菁微笑:“我倒挺喜欢你的,倔犟的小姑娘。”

    场面一时变得安静了下来。

    壁虎非常感兴趣的看着她们两个吵架,脸上露出了一种痴呆的笑容。

    鬼知道他这时候想到了什么……

    陆辛的心思虽然一直放在妹妹身上,但也将他们的话听在了心里,不由得感慨:

    “领导就是领导……”

    刚看清楚了过来的是夏虫时,他也有些心虚。倒是听了陈菁这番话后,不由自主的就挺起胸膛来了。组长说的多好,自己一点也没违规。

    “好了……”

    似乎是看出了夏虫正在酝酿怒气,陈菁也岔开了话题,道:“你遇到了什么,伤成这样?”

    “一个可以操控血肉的怪物。”

    夏虫被转移了注意力,道:“两个队员一死一伤,但我身上的伤,是自己造成的。”

    “嗯?”

    这话倒是听得壁虎与陆辛同时一个激灵。

    壁虎正在看着夏虫的两条腿,慢慢抬手托着下巴,露出了心痛并思考的表情。

    陆辛则是一下子想歪了,眼前莫名闪过了这个女人正一脸凶狠的拿着刀割自己大腿的样子,心里一阵发寒。

    ……

    “哈哈,晚上好……”

    还不等夏虫细说什么,忽然听到了一声嘻嘻的笑。

    众人转头看去,就见旁边阴暗的小巷子里,出现了一个衣服血红的人,顿时又一阵警惕,待他们都走出了阴影,才看到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红大褂,作医生打扮的人……

    不对,是白大褂,只是大褂被染红了。

    后面跟着两个身穿精神病人的蓝白条纹衣服与塑料胶鞋的人。

    他们一个身材瘦高,但满脸都是血痕,贴着密密麻麻的创可贴,眼神显得囧囧有神。

    另外一个,脸上戴着个胖娃娃的面具,但这时候,面具已经毁了一半,露出了他粗犷的半张脸。

    “咦……”

    其中一个过来之后,上下打量了陈菁两眼。

    正当陈菁想着,是不是要介绍一下自己的时候,他撇了撇嘴:“好瘦,一点也不阳刚。”

    陆辛心里顿时不服气了,陈组长虽然长的漂亮,但很有几分英气的。

    不过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发现,另外一个穿着精神病人衣服的人,在走了过来之后,就已经面对着自己,夹在两个草莓创可贴之间的眼睛,一直好奇的在自己身上来回打量着。

    陆辛向他友好的笑了笑,道:“你好。”

    那个人立刻转了下头,看向了壁虎,热情的作出回应:“你好你好。”

    陆辛这才意识到,好像他的眼神有点歪。

    不由得微微沉吟,中心城的同行,看起来也不怎么正常啊……

    ……

    “手术刀……”

    夏虫低呼了口气,道:“你们倒是全都活下来了。”

    “我们差一点全军覆没而已。”

    医生笑嘻嘻的回答了一句,让人看不出来他是说真话,还是在开玩笑。

    不过,他也立刻察觉了什么,道:“你们有人出了事?”

    夏虫点了一下头,没有继续说话。

    陈菁看了一眼周围的气氛,低声道:“你们进来了多少人?”

    夏虫看了她一眼,没有隐瞒,道:“七支小队来到了前哨站,一支留守,两支机动,另外四支小队,分四个方向进入水牛城……再加上你们青港,那就是八支小队来到了这里。”

    “那就是起码还有两支小队快过来了?”

    陈菁微微沉默了一下,道:“你们是打算等会合,还是提前探查?”

    夏虫冷冷的看了这栋大楼一眼,似乎难以做下决定。

    她这时候冰山一样的表情下,似乎蕴含着极大的怒火。

    说她想要立刻把这栋大楼烧成灰烬也不过分,但她考虑到了有一位受伤的队员,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在别人将她顺利的接出去之前,她显然无法做出太过激进的决定……

    “起码也先等队长过来吧!”

    医生在这时候笑道:“现在可以确定黑台桌是玩真的了,现在的神秘组织是越来越需要治疗了,他们居然也有自己的能力者小队,而且,是实力不输给我们的能力者小队……”

    听着他的话,陆辛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做坏事的,可是自己的亲戚啊……

    这般想着,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空中看去。

    只见光芒黯淡的半空之中,忽然有什么东西从远处静静的飘了过来。

    看起来像是一个圆圆的东西,没有重量般飘在空中。

    众人先是一惊,拔出了枪,直到离得近了,才发现那居然是一个静静飘着的红色气球。

    如今是无风的深夜,这个气球,却仿佛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飘了过来,浮浮沉沉,飘到了他们身边时,就停在了半空之中,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血红色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们。

    “唰!”

    只是与陆辛等人的诧异不同,夏虫与医生等人见了这个红色气球,同时脸色大变。

    他们的声音里,都带了些难以置信的寒意:“李队长……”

    “李队长那一队,全军覆没了?”

    “……”

    能够看到,无论是平时脸上没有表情的夏虫,还是那个脸上的表情总感觉不是特别正经的医生,这时候脸上都露出了一样的表情,那就是惊愕、不敢相信、难过,以及恐惧。

    “什么样的怪物,能让队长那一队全军覆没?”

    他们面面相觑,无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但很明显,从他们的反应里,可以看出来,那位队长应该是个实力很强的存在。

    “哥哥,找到她了……”

    也就在中心城所有队员都陷入了压抑的惊恐中时,妹妹忽然用力拉了一下陆辛的衣角。

    她的声音显得很激动。

    “吱啦……”

    陆辛还没转过头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有一声刺耳的噪音响了起来。

    那是刀具划过废弃汽车车身得声音。

    所有人同时转头看去,就见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

    她的个头有些瘦小,小小的裙子在夜风里翻动,露出了她惨白色的小腿,上面布满了粗大的针角,黑色的头发垂落了下来,随着她的走动,缓缓摆动,小脸同样异样的苍白。

    她手里握着一柄闪着寒光的餐刀,慢慢的划过了街道上的废旧汽车壳子。

    眼神空洞,淡漠的向前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