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四十章 不能再杀人了(三更)
    “唰!”

    见到那个女孩的一霎,所有人都警惕了起来。

    身为能力者,他们就算各自的能力不同,但对危险的警惕,也超过了一般人,在如今这已经到达了高楼之前,资料上可以获得的黑台桌能力者与怪物,都已经清理的差不多的情况下,遇到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女孩,尤其是在刚刚得知队长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如何能不紧张?

    脏兮兮的白色小裙子,赤着的双脚,身上到处可见的密麻针角。

    手里那柄还沾着血迹的,缓缓划过汽车壳子的餐刀。

    声音刺耳聒噪,让人心烦意乱,汗毛炸起。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

    与其他人的明显的警惕与反应不同,陆辛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他只是在这个小女孩出现的一刻,忽然之间转过了身去,目光紧紧盯在了她的身上。

    这个女孩居然与妹妹很像,只是比妹妹小了几岁的样子。

    妹妹的身上,也没有这种密密麻麻的针角。

    但她穿的白色小裙子,赤着的双脚,还有那绫乱的黑色头发,却都让他生出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脑袋里面,微微有些刺痛,血管隐隐发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但又并不确定。。

    他忽然忍不住,向旁边看去:“这个女孩,我们是不是认识?”

    他的声音,使得周围正全神贯注,浑身绷紧的人都微微一惊,余光扫了过来。

    看到了陆辛皱着眉头,向旁边空气说话的样子,皮肤微微发凉。

    “她……是不是她?”

    惨叫鸡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 妹妹的小手指着前面的女孩。

    她的表情异样, 弓下了身子, 有种莫名的烦躁情绪,小小的身体,都有些不自然的痉挛, 眼睛盯着那个女孩看了一会,微微向前爬了两步, 但又像是怕惊动什么似的, 又退了回来。

    她抬头看向了陆辛, 但声音里,却似有些不确定。

    陆辛从她的眼神里, 看到了迷茫。

    于是,他深深吁了口气,压下了心底的烦躁, 慢慢向前走去。

    “吱……”

    看到陆辛走过来的动作, 那个小女孩, 手里的餐刀, 忽然收回。

    刀锋划过车身,发出了最后一声噪音。

    她将餐刀持在了胸前, 黑色的头发下,空洞的眼睛冷冷盯着陆辛。

    陆辛对她警惕的动作视而不见,只是有些失魂落魄的向她走了过来, 声音里满是迷茫:

    “我们……是不是认识?”

    “……”

    “唰……”

    在陆辛问出了这句话的瞬间,女孩忽然向前冲了出来。

    小小的身子, 快到了让人难以捕捉到她的影子。

    周围压抑的空气里,都被她的迅疾动作, 带出了一股凉风。

    陆辛只感觉眼前一花,就看到这个女孩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不足二十厘米。

    风吹起了她的头发,看清楚了她的小脸。

    再多的针脚与缝合痕迹,都抹不去她脸上还属于小孩子的稚嫩。

    陆辛下意识伸手向前推去。

    但在他的手伸向了女孩的一瞬,女孩忽然四分五裂,她每一位被缝起来的部位,都向着周围散开。那些密密的针脚,则被顺势拉长,形成了一根一根,诡异而细长的红色血丝。

    再下一刻,一柄餐刀忽然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后,狠狠插向了他的脖子。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眨眼的过程中。

    快到人的思维都跟不上。

    就连陆辛也不知道,在自己眼前的女孩变得四分五裂时,一柄餐刀划向了自己后颈。

    “唰!”

    但在餐刀即将落下,割向陆辛的脖子时,妹妹忽然从陆辛的肩膀处探出了头来。

    她小手用力抓出,握住了餐刀。

    空洞而阴冷的眼神,看向了陆辛身后的那张小脸。

    一双黑多白少的眼睛,和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隔着陆辛的肩膀对视。

    她们的五官都渐渐扭曲起来。

    下一刻,女孩忽然消失,空中的血丝,划出了“咻”“咻”的声音,她的身体合拢。

    她出现在了旁边高楼的墙壁上,保持着一个蹲立的姿势,居高临下看着众人。

    陆辛似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她看去。

    墙壁上的小女孩,也正向她看了过来。

    两人同时微微歪头,脖子发出了隐隐的啪啪声,目光在空中对视。

    陆辛心里的诡异感觉更重了,他只感觉。

    好熟悉……

    ……

    “不好,全员戒备……”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夏虫反应了过来。

    她急急发出了一声提醒,同时身形快速的后退,来到了受伤队友身边。

    医生小队也眼神变得锋利,站在了一起,各自持枪,或是拿刀。

    陈菁与壁虎,则是心里一惊,同时冲到了陆辛的两侧,一边提醒,一边取出武器。

    刚才那突兀的一幕,落在他们眼里,就是陆辛在看到了那个诡异的小女孩时,竟像是完全不知道危险,就这么莽撞的向她走了过去,然后小女孩,便忽然间向陆辛下了杀手。

    他们甚至借着不远处的灯光,看到了那一道锋利的刀光割向他的脖子。

    只是出于未知的原因,那把餐刀没有割开陆辛的脖子。

    而本来在地面上的小女孩,也在这一个动作之后,突兀的出现在了旁边墙壁上。

    那种诡异,又快到了极点的动作,让他们每个人都心里一惊。

    他们都有一种判断。

    如果刚才这个怪物一样的小女孩,向冲向了自己,那自己肯定已经瞬间被她杀死。

    “呯”“呯”“呯”“呯”

    无数颗子弹同时向着墙壁上的小女孩射了过去,同时炸开了一团团蓝色电弧。

    同时,医生小队里,那个眼神飘乎,穿着精神病人衣服的队员,已经身形扭曲而怪异的向前冲去,借着一个废旧的汽车壳子跃向空中,抓向了那个孤伶伶飘在空中的红色汽球。

    既然是队长小队临死前送过来的信号,那汽球里,必然会有队长小队留下的信息。

    “啪……”

    子弹飞来,墙壁上的小女孩,瞬间转移了注意力。

    她身体左右一晃,躲过了三四颗打在墙壁上的特殊子弹,然后双腿微屈。

    下一刻,她猛的从墙壁上掠下,快的像是鬼魅。

    小小的身躯,居然蕴含着极大的力量。

    身后的水泥墙壁,也被她踩出了两个蛛网状的小坑,水泥碎屑,扑簌簌跌落。

    红月下身影闪烁,锋利的餐刀闪烁着寒光,直直的划向了夏虫的脖子。

    这瞬间的突袭,夏虫甚至无法看清她冲过来的轨迹。

    面无表情的她这时候脸上的肌肉绷紧到了极点,于一霎那的生死危机间,她下意识生出一个念头,不理划过来的刀光,而是忽然向旁边伸出手掌,像是将什么东西,拉到自己面前。

    “嗤”

    餐刀在夏虫脖子上划过,发出轻微的声响,但夏虫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仿佛有某个看不见的东西,挡在了刀锋与夏虫的脖子中间。

    啪哒两声,这个东西被割成了两半,掉在了地上。

    但往地面看去,却还是空无一物。

    与此同时,夏虫双手握在一起,身边空气隐隐受到影响,是两个其他人看不见的东西,飞快的冲向了这个小女孩,只是在它们冲了过来的时候,这个小女孩却已经消失在原地。

    血丝在空中飘荡,连接着小女孩的身体。

    这红色的血丝,似乎可以通过彼此拉扯,让她出现在任何地方。

    “嗤”“嗤……”

    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女孩落在了众人十米远的地面,小小的身躯似兽状微微伏低。

    餐刀之上,有血滴落。

    夏虫猛然察觉了什么,身子微微一震。

    转身看去,就看到,自己的队友,喉咙间出现了一条血线。

    而另外一边,那个抓住了红色汽球,递向了医生的病人,动作也停住了。

    他脸上的肌肉蠕动着,似乎想露出一个笑容。

    但是肌肉的牵动,却让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

    “啪!”

    半边脑袋,轻轻划落,溅出一片红白之物。

    ……

    “咕,这……”

    壁虎咽了口唾沫,声音微颤。

    他仿佛见鬼一样看向了那个小女孩。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在自己还没看清的情况下,利索的连杀两个人。

    在他的身边,陆辛也正愕然转头。

    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心乱如麻的缘故,他看到自己眼前的画面,正在不停扩大又缩小。

    一幕一幕极为清晰,又仿佛极为遥远的画面跃入眼帘。

    他看到了夏虫身边,正缓缓收回的,白白胖胖,头上生长着一支尖角的怪异虫子。

    那种虫子有三只,夏虫脚边落了一只,已经被切成了两半。

    他也看到了夏虫身后,那位本来就断了一条腿的队友,正在缓缓跌倒。

    他还看到,医生小队的两个人,正在向队友冲了上去,脸色同时变得扭曲。

    血淋淋的一幕,极度血腥,但又异常的熟悉。

    ……

    “噗通噗通!”

    陆辛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冲撞着他的身体,仿佛要跳出胸腔。

    他第一次,感觉身体有种异样的沉重。

    他下意识开口,声音显得有些陌生:“不能再杀人了……”

    在他的声音响起时,小女孩正握着餐刀,用一种异样专注的眼神,盯着场间的每个人。

    她的目光从愤怒的夏虫,痛苦的医生小队两个人身上,看到了浑身汗毛都几乎要炸起来的壁虎,以及正紧紧的握着枪,脸色冷漠,给了她一种隐隐的威胁感觉的,陈菁的身上。

    身后血丝一下子扬向空中,像鲜红的花朵盛开。

    她忽然再次冲了上来,目光盯紧了陈菁。

    “咝……”

    刀锋割过空气,划向了陈菁的脖子,但是同一时间,她看到了陈菁微微发红的瞳孔。

    这时候的陈菁,似乎在竭力向她看了过来。

    意识到了危险的她,瞬间改变了方向,脑袋一转躲过了陈菁的眼睛。

    手里的餐刀却划出圆弧,插向了壁虎的胸膛。

    壁虎是蜘蛛系,他的反应快过了场间绝大部分人,但他这时候也只能看着这柄餐刀切向自己得胸口,因为他感觉到,就算自己竭力全力的闪避,似乎还是比这刀慢了几分……

    他真正感受到了一种绝望,眼眶居然在瞬间变得微微湿润了。

    ……

    “嚓……”

    也就在这么一瞬间,忽然一只手掌从诡异的刁钻伸了过来,重重握住了那个女孩的脖子。

    这力量如此之重,直接将她惯在了地上。

    陆辛低头看着她的眼睛,微微咬牙,下意识道:“我说你不能再杀人了,没听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