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们是盗火之人
    陆辛静静的坐在了高脚凳上,手掌握着陈勋的胳膊。

    吧台上的蜡烛,却忽然开始摇晃了起来,不仅是蜡烛,吧台上的四个酒杯里,金黄色的液体,也在轻轻摇晃,吧台后面的酒架子上,那些或破碎或空置的酒瓶,碰出了清脆的声音。

    因为陈勋的话,更多的记忆开始涌入了陆辛的脑海。

    越来越多的事情,开始变得清楚。

    他忽然想到了小时候自己所在的孤儿院的样子。

    那是一栋三层小楼,空间很大,周围有着高高的墙壁,墙壁上面还有铁丝网。

    他记得几十个小孩子,都生活在了孤儿院里,读书,玩耍,听大人讲文明时代的事情,也记得那时候墙外似乎经常传来乱糟糟的吵闹声,枪击声,哭喊声,以及爆炸轰鸣声。

    但孤儿院却非常的安全,那种混乱从来没有出现在孤儿院里。

    他记得那位总是和颜悦色,善良亲近的老院长。

    也记得除了老院长之外,孤儿院也经常会出现一些“授课老师”。。

    他们有的年轻,有的年长,有的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他还记得和孤儿院里的小孩子玩闹,打架,翻老院长的电脑隐藏文件夹。

    也记得他们一起帮挨了欺负的小十九去“找场子”,抢秋千。

    这样画面开始稳定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仿佛拨去了层层的迷雾。

    但忽然之间,这迷雾变成了血红色。

    所有阳光明媚的画面,都像老照片一样,从边沿开始,染上了血红色的边。

    而且这种触目惊心的血红色,还从周围,向整个照片蔓延。

    将所有的回忆,都染上一层血色。

    他看到了血淋淋的走廊,看到了一地的扭曲尸体。

    看到了小十九临死之前,那恐惧的眼神。

    ……

    嗡……

    空气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响起,异样的刺耳,让人大脑疼痛。

    鼻血顺着陆辛的嘴角,慢慢流了下来。

    陈勋静静的看着陆辛,小心的试着挣脱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还好陆辛没有死死的抓着他,他挣脱了出来,轻轻活动了一下,然后从另一个口袋里,取出了一块崭新的手帕,递给陆辛。

    陆辛接过手帕,擦了一下鼻血,看着洁白手帕上的殷红,微微发怔。

    “哥哥,不要理他,他在骗你……”

    妹妹握着两只小拳头,用力向陆辛喊着,表情狰狞,而且……害怕。

    被烛光照出来的影子,投射在了这片酒吧里,影子里面,也像是有某种目光在看着他。

    “呵呵,杀了他啊,这样的人还不赶紧杀掉?”

    “你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杀掉他?”

    “……”

    这些声音冲进了陆辛的脑海,震得他耳膜微微发麻,心情烦躁。

    “我……我究竟是谁?”

    但他还是保持着平静,脸上的表情反而显得更少了一些。

    “你是一个严重污染者。”

    陈勋观察着陆辛的反应,没有试图拖延或是隐瞒的意思。

    轻声道:“在我们发现你时,你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污染,在别人看来,你已经没有希望被治好,但运气很好,或说不好,我们还是治好了你……只是那时候,我们认为治好了。”

    “而在后续的实验里,你显露出了极大的潜力。”

    “我们一度认为,你就是最好的选择……”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会,脸上似乎出现了些苦笑:“直到,你毁了一切!”

    ……

    “你们……”

    陆辛开口,又停下,耳膜不停轰鸣。

    妹妹已经抱住了他的胳膊,央求着他:“哥哥,杀了这个人吧?”

    “你不恨他吗?你不应该把他做成玩具吗?”

    “你不想在他活着的时候把他做成玩具吗?”

    影子里,父亲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更是浮现了出来,森森然盯着陆辛。

    “你还等什么?”

    “你只会拖延时间,你为什么还不杀了他?”

    “……”

    陆辛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发现手腕上,已经青筋毕露,像是有蛇在里面爬。

    他用了很大力量,才控制住了这种抽搐与失控的感觉。

    然后抬头看向陈勋,竭力让声音显得平稳:“你们当初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

    陈勋轻轻吁了口气,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似乎平静的陆辛。

    手指无意识的转动着酒杯,金黄色的酒液,小幅度的摇晃着。

    过了半晌,他才轻声道:“你终于问这个问题了。”

    “当年我们一度试图让你明白,可是当时,你太小了。”

    轻轻说着,他抬起头,眼睛坦诚的看着陆辛,道:“我们试图搞明白,并掌握这些力量。”

    “红月亮出现在天上时,我们就已经知道,有些人类无法拒绝的变故出现了。”

    “我们发现了一种,一直伴随着我们,但我们却没发现的力量。”

    “这种力量,可以轻易的摧毁我们的文明、秩序,摧毁我们引以为傲的一切。”

    “当时,有太多的人,在这种力量面前投降,心甘情愿的接受一切。”

    “就像是遇到了猫的老鼠,甚至都忘记了反抗……”

    “……”

    “但总有人是不甘心的,便如我们。”

    他微微一顿,抬头看向了陆辛,声音里似乎有着某种骄傲:

    “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就是想要盗火种的人!”

    “无论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我们都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了解它,并彻底控制它……”

    “人,生来就是为了控制力量,不是吗?”

    陈勋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从我们学会使用工具开始,就诞生了文明。”

    “我们的文明史,就是一个学会控制的过程。”

    “远古时的雷电地震狂风,对于人类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但我们渐渐了解,并学会了控制,于是现代文明降临了,红月亮的出现,同样也是灭顶之灾,我们也一定可以控制。”

    “就像这黑暗……”

    他忽然抬头,指向了这个酒吧。

    酒吧大部分,都淹没在黑暗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面对黑暗,我们不会指望等待太阳升起。”

    陈勋看着陆辛的眼睛,轻声开口:“我们会试图点燃蜡烛,并照亮它。”

    ……

    “嗡”“嗡”“嗡”

    一道一道的冲击,像是潮水一般,挤压着陆辛的脑海。

    陈勋的话他有的听到了,有的没有听到,就连他的眼前,陈勋那张脸,也是时而近,时而遥远,像是一副被人拿在手里,不停揉搓,拉开的画,真实的世界有种不真实的荒诞。

    妹妹这时候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满脸都是泪水。

    父亲更是像是从影子里走了出来,他高大的身影,正在自己周围,焦躁的走来走去。

    “杀光,所有人全都杀光……”

    “他就是疯子,他们所有人都是疯子……”

    “他把所有人都当成玩具,那我们也把他当成玩具!”

    “要让他后悔到,永远记得这种痛苦……”

    “要让他明白,做出了这种事的代价……”

    “……”

    “你们先不要说话好吗?”

    陆辛忍不住了,他慢慢转过了头,向身边的父亲与妹妹说道。

    父亲与妹妹都停了下来,只是脸色阴森的看着他。

    陆辛苦恼的握起了拳头,在自己的太阳穴上顶了顶,又重重的捶了一下。

    他似乎试图借此让自己混乱的脑海变得安静下来。

    然后他抬起头,眼睛里是满满的血丝,死死的盯着陈勋。

    “那你们就可以……”

    他用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就可以,把人随随便便的,切……切开吗?”

    “……”

    吧台上的蜡烛,忽然熄灭了几支。

    陈勋已经安静了下来,在他看到了陆辛向着身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闭上了嘴。

    他只是平静的看着陆辛,盯着他有些游移的眼神,也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缓缓浮出来的血丝,他通过陆辛用拳头顶太阳穴的动作,感觉到了这时候他内心里是多么的烦躁。

    沉默了好一会,他才轻轻托了一下眼镜,然后慢慢将那几支蜡烛点燃。

    “你是想跟我讲什么即使是追求真理,追求再伟大的目标,都要讲底线什么的吗?”

    他轻轻的开口,直视着陆辛的眼睛,脸上并没有什么惧色:“很抱歉!”

    “我并不打算跟你探讨这么幼稚的问题。”

    “……”

    陆辛猛得抬头,异样的眼神落在了陈勋得脸上。

    “杀了他,杀了这样的人……”

    “要把他剁成肉酱……”

    “绝对,绝对不允许他再对任何人做这样的事情……”

    妹妹与父亲都向着陈勋扑了过去,像是恨不得把陈勋当场撕成碎片。

    只是他们的手,却始终距离陈勋,还有一段距离。

    这时候,陆辛能隐隐听到,大楼的另一侧,隐隐响起了枪击声,重物拍砸的声音,还有一些人的痛呼声。

    这让他明白,大概在另一个方位,陈菁他们已经开始试图进入实验室,并且遇到了一些强大的敌人。

    同时,他也意识到,这位亲人,如今正在急着做好一件其他的事情。

    陆辛十指痉挛,仿佛不受控制般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