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喝酒对身体不好,戒了吧
    这时候的陈勋,也在静静的打量着陆辛,观察着他的每一点细微的反应。

    他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且自信。

    他能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东西,似乎一直想要抓住自己。

    这种感觉,就像是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动,自己却又看不见是什么。

    而身体周围,则有一种异常冰冷的,刀锋刮过毛孔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他知道自己不是能力者,便索性不去理会这些,只是静静的看着陆辛

    只是在陆辛面前,他还是想要表现的更冷静一些。

    他的对面,坐在了高脚凳上的陆辛,这时候也正垂着头,显得异常沉默。

    ……

    “我还有一些事想问你。”

    过了好一会,陆辛才抬起了头来,目光落在了陈勋的脸上。

    陈勋慢慢的举起了酒杯,轻轻向陆辛示意,并且瞟了一眼旁边的秒表。。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们……”

    陆辛停顿了一下,道:“他们都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

    陈勋没有细问,他知道陆辛指的是谁。

    他只是坦然回答:“只有小十九跟在我身边,还有很多……没救回来。”

    说着,他像是有些苦笑,道:“你当初下手太狠了,给我们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说真的,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你这个项目,是老师坚持认为你很有潜力,即使……在你造成了那样的灾难之后,他也坚持自己的看法,他不肯承认你只是一个失败造物的事实!”

    项目、潜力、失败、造物……

    这些词汇像是钢针一样,刺入了陆辛的大脑。

    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幕一幕记忆碎片。

    苍白的灯光,冰冷的手术台,戴着口罩的眼神冷漠的人。

    还有,浑身剧痛,被情绪淹没,蹲在了实验室角落里哭泣的小男孩。

    ……他忽然想了起来,在当初科技教会的污染炸弹袭击青港时,他听到了一个哭声,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哭泣的小男孩的影子,他当时以为这是那个污染源给自己造成的幻象。

    现在才明白,原来那是自己的回忆。

    ……

    父亲与妹妹的脸色,已经愤怒到扭曲。

    陆辛还是第一次,从他们脸上看到这样单纯的愤怒与恨意。

    他甚至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能感觉到,他们冲击着自己理智的情绪。

    回忆只想起一半来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画面越来越多,越来越真实,但却又总是像一部剪辑糟糕的电影,无法准确的讲述出一个故事,这让他非常的痛苦,恨不得直接挖出脑子来看那些回忆。

    “你们……”

    陆辛好一会,才再次开口,每说出一个字,似乎都很艰难:“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陈勋微微沉默,像是在考虑这些东西可不可以说。

    过了好一会,他才轻声道:“只是一些治疗,以及强化类的工作。”

    微一沉默,他轻轻摇了摇头,道:“因为这是老师的项目,所以更多的东西,我不清楚。”

    “当然,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告诉你。”

    “……”

    说完之后,他又瞄了一眼秒表,微微叹了口气。

    陆辛心里,瞬间涌出了强大的愤怒感,他有种想将陈勋的脑袋直接捏碎的感觉。

    他的余光,甚至看到,父亲和妹妹,像是商量了什么,然后他们慢慢的,向前走来,她们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自己身边,握住了自己的手臂,似乎想控制着自己,去立刻杀了他。

    这时候,陆辛几乎不想反抗,想顺着他们的意思,直接将眼前这个男人剁成肉酱。

    只是,在这种愤怒感忽然涌上了脑海时,他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于是他猛得一抬头,向着陈勋看了过去:“你的老师……”

    他声音微微发颤:“我们的老院长,还活着?”

    他想起了当初看到的003号文件,上面就有一种猜测,怀疑老院长还活着。

    但是,当时陆辛潜意识里,只是认为,可能那些人只是不了解孤儿院的详情,所以作出了不合理的猜测,但如今从陈勋的话里,却忽然间捕捉到了什么,然后在他脑海里瞬间放大。

    陈勋似乎对自己并不感兴趣,也说自己不是他的项目。

    那么,为什么003号文件上面,会说明他一直在关注着青港的事情?

    如果自己在他眼里,是早就该放弃的,那又是谁在那件事之后,一直坚持继续?

    ……

    迎着陆辛的目光,陈勋沉默了一会,举着酒杯,慢慢向嘴边凑了过来。

    “回答我!”

    陆辛看着他,周围的空气像是一下子变得沉重。

    陈勋的酒杯凑到了嘴边,顿时停了下来。

    仿佛有无形的力量,阻止着他,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将酒杯凑到嘴边。

    于是,他干脆放下了酒杯,平静的看着陆辛,道:

    “我并不是来接受你的怒火,也无需向任何人道歉。”

    “你随时可以取走我的性命,也可以和我交流一些我愿意回答的问题。”

    “但是,如果你想从我的脸上看到恐惧或是后悔的表情,来满足你那廉价的快感……”

    “不好意思。”

    “……”

    他向陆辛笑了笑,道:“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那样做。”

    陆辛的眼睛,红的像是会有鲜血滴出来。

    他沉默的看着陈勋,在他与陈勋之间,空气都像是变得凝固了。

    蜡烛的火苗,这时候都已经缩到了极点,但偏偏又还留着小小的火豆,没有熄灭。

    陆辛确实在陈勋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恐惧或是害怕的神色。

    他仿佛已然准备好了,坦然接受即将到来的一切怒火。

    ……

    “喀喀……”

    父亲与妹妹的影子,就在陆辛的两侧,他们像是没有限制一样的生长了起来。

    他们像是两个巨人,守在了陆辛身边,低着头向陈勋看了过去。

    “吼……”

    在这一刻,地底深处,那遥遥传来的枪声,与重击摔击的声音,忽然消失了几秒。

    旋即,便隐隐有人的惨叫传了过来,这种声音。

    哪怕像是隔了几层地面,也能够让人感觉到那叫声里的痛苦与恐惧。

    整栋大楼,在这时候都隐隐剧烈的颤动了几下。

    陈勋脸色微微一怔,忽然一把拿起了秒表,死死的盯在了上面。

    他的脸上,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强烈喜意。

    ……

    陆辛一直看着他,看着他,表情已经扭曲到了极点。

    他身上的愤怒与怪诞感,让他看起来,似乎要撕下自己的皮服,钻出一个恶魔来,这种强烈的情绪波动,让不远处的没皮小狗,都只敢躲在阴影里,畏畏缩缩,不敢靠近他。

    但看到了陈勋脸上那不由自主露出来的笑意时,陆辛忽然怔了一下。

    旋即,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像潮水一样退去。

    平静到了漠然。

    只有他的嘴角,缓缓向着两边拉开,露出了一个像是笑容一样的表情。

    这个笑容,很平静,也很自然。

    “你们先不要啦,好不好?”

    他忽然转头,看向了两边的父亲与妹妹,并轻声解释道:“我心里都有数的。”

    父亲与妹妹猛得抬头看向了他,这一次,没有人说话。

    ……

    陈勋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陆辛向着周围说话的举动,在他预料之内,但他仍然不习惯。

    另外,陆辛的笑容,以及这时候表现出来的平静,并不在他的意料范围之内。

    “我很好奇,你不惜把自己送到我手上,是为了什么?”

    陆辛忽然笑着开口,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怒气。

    平静的像是老朋友在聊天。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的追求。”

    陈勋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必要隐瞒,同时,一种内心里涌动着的喜悦,让他也有了一种倾诉欲望。

    于是,他抬头看向了陆辛,金边眼镜在烛光下微微发亮,轻声开口道:

    “那我的目的自然也很明显。”

    “或许中心城以及月蚀研究院,认为我是在造神,但他们小看了我,也小看了老师。”

    “我们并不打算造一位需要膜拜的神出来,我要造的……”

    他顿了一下:“只是一件可以控制的工具而已……”

    “你能想象吗?”

    他抬头看向了陆辛,声音有种按捺不住的激动:

    “你能想象到,将十三种本源精神力量彻底的利用起来,并让它降临在世间的伟大吗?”

    “不不不,我描述的不够准确。”

    “其实这十三种本源精神力量,本来就会降临,以一种神的姿态降临!”

    “这是一种人类无法阻止的事情……”

    “但是,我改变了这个过程!”

    他笑着道:“我让神提前降临,但是,又是以一种被控制的方式降临……”

    “哈哈,我成为了这世界上第一个,掌控神的力量的人……”

    他本来是一个冷静的人,说话也不紧不慢,条理分明,但在这时候,他感受着遥远的地下世界,传过来的震动声,以及这种震动,给人带来的无形恐慌感,他的表情变得狂热。

    以及骄傲。

    “以后,世人都会记得我,当然不记得也没有关系……”

    “总之……”

    他握紧了拳头:“我是第一个,让神向人类低头的人!”

    ……

    吧台附近,顿时变得非常的安静。

    无论是一边的妹妹,还是沉默的影子,这时候都像是被这句话影响到了。

    他们抬头向着某个方向看去,神色似乎变得异常低沉。

    因为这时候的他们,表现与刚才完全不同,以至于,陆辛甚至不知道,刚才自己看到的父亲还有妹妹,是不是假的,幻觉,不然的话,他们为什么因为这种小事,变得如此愤怒呢?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陆辛迎着表情狂热的陈勋,忽然轻轻俯身过来,贴在了他的耳畔,轻声道:

    “你以为自己在做伟大的事?”

    他的脸色变得很神秘:“那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造出了神,你们会变得伟大,那么……”

    “造出了怪物,这个后果又该由谁来承担呢?”

    ……

    听着陆辛的话,陈勋微微愕然。

    他感觉身体略有些不舒服,心头的喜悦,居然在飞快的消散。

    他下意识的伸手,抓向了身边的酒杯。

    无论是为了庆祝,还是因为自己不必再过的如此节制,都需要这杯酒。

    但是陆辛却忽然笑了笑,抬起手来。

    忽然陈勋身后的架子上,有两个碎玻璃瓶飞到了他的手里。

    他两只手抓住,轻轻一捏,便成了锋利的玻璃碎碴。

    然后他两只手落下,玻璃穿透了陈勋的两只手掌,深深钉在了吧台上。

    鲜血喷涌而出。

    烛光摇晃,玻璃碎碴映着鲜血,颜色迷人。

    陆辛用指尖沾了沾他得鲜血与酒水混合的液体,放在嘴里,轻轻品了一下,微微皱眉。

    然后目光轻柔的看着他,道:“喝酒对身体不好,还是戒了吧!”

    ……

    陈勋微微发出了一声闷哼,便沉默了下来。

    他强忍了剧痛,没有开口,只是额头冒出了大颗冷汗,抬头向着陆辛看了过来。

    陆辛已经拎着自己的背包站了起来,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

    “现在,乖乖在这里等着我。”

    他的声音缓缓飘了回来,非常温柔:“我先去证明给你看,究竟错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