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救命啊队长(三更)
    “嘭……”

    实验室的大门再一次被踹开,中心城与青港联合小队,又一次冲进了实验室。

    他们的行为似乎看起来很古怪,在夏虫做下了要自己来断后的决定后,明明没有多犹豫或是矫情,便冲向了各个方向,准备逃命,但逃出了没几步,却又呼啦啦同时冲了回来。

    接近了实验室门口时,他们就看到,那只怪物已经慢慢向着夏虫走了过去。

    强大的精神力场,这时候正混乱的四下里发散着,不时的扭曲了旁边桌椅的金属部件,或是将纸质文件吹的一下子扬了起来,纷纷洒洒,或是将各种液体扬在空中,并飘着不落下。

    但是,这种精神力场,明显可以看到,正在缓慢的收缩。

    就像是一团乱麻,这时候正在归拢,调整。

    似乎是这只神,或者说,是后面玻璃屋中的赵士明,正在适应这种力量。

    “啪……”

    他们没敢深入实验室,医生一步踏向前,闭上眼睛,不去直接看那只怪物,却通过其他的方式飞快推算着,并且抱出了一个个的数据,计算精准之后,猛得大喊了一声:“快!”

    哥特风女士立刻长鞭一甩,抽向前实验室里。

    恰好卷住了这时候正伏在地上,仿佛承受着无穷压力的夏虫,将她扯了回来。

    陈菁上前,一把接住了夏虫,用手擦了一下她脸上的血迹。。

    夏虫的身体都微微的蜷缩,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这些冲回来的人。

    她眼神似乎有些迷茫,这些人怎么又回来了?

    “外面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前哨站肯定已经监测到了。”

    医生看向了夏虫,平静道:“已经不需要我们再拼着个命出去汇报了。”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我们跑不出去。”

    脸上戴了一半娃娃面具的粗犷汉子道:“路都堵死了,所有死去的东西,都活了。”

    旁边的哥特风女士还有精致的男人,都微微侧目,看了他一眼。

    最讨厌这种不合时宜的时候说实话的人了。

    “也不用考虑什么断后不断后的事情了。”

    陈菁扶着夏虫,试了试她还能不能站稳,才放心的让她双脚着地,低声叹了口气:

    “现在我们的任务已经变更,尽一切力量,保护自己的小命!”

    “各位,你们有什么办法?”

    在场还有陈菁、夏虫、壁虎,医生小队两个人,哥特风女士以及精致男人的小队各三人。

    一共十一个人,蜘蛛系的占了三个。

    另外八个人,各有自己的能力,而且是开发并利用到了很不错的程度的能力。

    按理说,这么多的人,这么多能力,足以应付很多局面。

    “没有办法!”

    拿着手帕的精致男人,忽然笑着开口,道:“再多的能力,也没有办法。”

    迎着众人的眼神,他轻柔的道:“这个怪物对我们来说,已经达到了不可直视的程度,这说明它的精神量级远远的高过了我们,在这种差距面前,能力的差异性便可以抹除了。”

    “一滴毒药,放在酒里,可以毒死人。”

    “放在水缸里,也可以让每个喝了水的人肚子疼。”

    “但如果,这滴毒药是放在了河里,甚至是放在了大海里呢?”

    “……”

    他轻柔的说着话,拿洁白的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而声音显得有些模糊,仿佛带着种自嘲的笑意:“现在我们面对这只怪物,某种程度上,就是几滴不同的毒药面对……”

    医生接过了话口,道:“湖水,就是面对湖水。”

    说着看了那怪物一眼,道:“它应该还没有达到海洋的程度,毕竟海洋那么大……”

    ……

    在他们快速对话,并以一种接近绝望的态度看向了那个怪物时,这个怪物正保持着沉默。

    它静静的垂着头,周围都是肉眼可见的扭曲力场,这种力场如今已经收束的差不多,从四面八方回归,一丝一丝的归拢,在它的身边,形成了一种半径十米,并不再扩散的力场。

    而在它身后,玻璃房中的赵士明,则在飞快的敲动着一个个的仪器。

    “开始自检……”

    “我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一些影响……”

    “身体特征,头晕,刺痛,情绪失控……”

    “浑身如蚁在爬,每个毛孔里面,都像是钻出了一只虫子……”

    “是因为我非能力者,所以这反噬超过了我的承受吗?”

    “但是,尚可忍得下……”

    “……”

    他喃喃自语过后,猛然抬起了头。

    脑袋上戴着的铜色头盔,让他这时候显得有些滑稽。

    头盔下面的眼睛,瞳孔紧缩,眼白部分布满血丝,更是显得非常怪异。

    但他自己却像是毫无察觉,只是看向了实验室门口位置的能力者们,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所以,神之躯体力量实验……继续!”

    话音落下,那只怪物,忽然抬起了头。

    头部左右两侧的六只眼睛,同时闭上,然后又猛得睁开。

    维持在身周十米范围内的扭曲精神力场,瞬间便向外扩散了出去,仿佛毫无止境。

    “啪……”

    但在那怪物抬头看了过来的一霎那,一直在旁边警惕的某个蜘蛛系能力者,立刻丢出了两颗电浆手雷,他不敢直接扔向怪物,担心会被怪物的扭曲力场将手雷弹回自己身前。

    手雷先丢在了实验室半开合的门框,然后又弹在地上,顺着某个沟槽滚向前方。

    “呯!”

    电弧炸开,位置与角度,爆炸的时间,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直径约两三米的电团,仿佛一堵墙,暂时性的挡住了那怪物侵袭了过来的精神力场。

    当然,只是暂时的。

    “还有谁可以应付眼前的局面吗?”

    “现在可不是聊天的好时候啊,真想聊呆会死了在下面聊不行吗?”

    “……”

    有人嘶声大吼着,焦躁而愤怒。

    “现在只有夏虫队长了。”

    精致男人看向了夏虫,平静道:“到了这时候,也只有你还有希望再开一次门离开这里。”

    “所以我们才回来救你。”

    “用我们所有人的命,换取你最后一个逃生的机会,是最有效率的事情。”

    夏虫猛得抬头,紧紧握了一下自己的小拳头,然后无力的松开。

    “没用,我开不了门了……”

    “在对付完那个恶心的巨婴怪物时,我就已经没有能力开门了,如果我现在强行开门,只会陷在深渊里,如果再带上你们所有人一起开门的话,也只会大家都落在那个地方。”

    “你们觉得,是所有人一起进入深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好?”

    夏虫有些无力的抬起了头:“还是直接死在这只怪物的面前,更痛快些?”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很多。

    身后,噼噼啪啪,那是如巨蟒一般的触角在拍打着地面,向着他们冲了过来的声音。

    身前,那个怪物已经迈开了脚步,精神冲击扫去了炸弹余波,抬步向他们走来。

    扑通,扑通。

    强大的心脏跳动声,将空气荡起了一层层细密的波纹,并快速向他们接近。

    一种绝望的情绪降临。

    “玩个游戏吧……”

    医生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握紧了手术刀,看着众人:“看谁先死……”

    “谁晚死谁是狗!”

    “……”

    众人都懵了一下,眼神古怪的看着医生。

    然后,他们心动了……

    “等等……”

    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弱弱的道:“呆会再玩,或许,还有个办法……”

    “唰”“唰”“唰”

    忽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那个人看了过去。

    壁虎吞了口口水,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下,有些不自在。

    其他人也都有些不解,这位青港过来的同行,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蜘蛛系。

    兴许在能力的开发上,还不如之前夏虫的那位女队员,在面对这样一只强大的怪物的时候,这么多小队长级的人都已经束手无策,他这样的普通能力者,又还能有什么办法?

    壁虎深深呼了口气,脸上是一片绝然。

    然后面对着那只像是正在适应身体,一点点走了过来的怪物,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他猛然扯着嗓子大叫:

    “救命啊队长……”

    “……”

    一下子,所有人都彻底懵圈了。

    就这?

    但也就在他们眼神都变得诡异了起来时,忽然感觉到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震动。

    初时他们以为是那只怪物向前走来的脚步声,或者是那些粗大可怖的触手,在拼命挤过楼道的声音,但细细分辨之下,他们忽然察觉了这声音是来自于哪里,猛得抬头看去。

    “哗啦……”

    实验室的天花板,忽然出现片片尘埃与泥砂,混杂着玻璃与混凝土塌陷下来。

    然后从那个天花板的洞里,一道人影灰不溜丢得掉落了下来。

    这人影出现的突兀至极,尤其是这个位置十分巧妙,正好掉在了那个怪物的脑袋上。

    “啪”

    那个人影用异于常人的平衡能力,踩着怪物软软的脑袋站直了身体,像是有些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场景,然后目光才落在了正站在实验室门口,保持着大声喊救命的壁虎身上。

    “是你在喊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