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行政厅与研究院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酒吧里面,蜡烛的光芒不时出现颤动,将周围照的忽明忽暗。

    陈勋腰背挺直,坐在了高脚凳上,两只手被玻璃钉在了桌子上,鲜血已经流成了两滩。

    有钻心的疼痛传来,时时折磨着他,动也痛,不动也痛,锋利的碎玻璃碴,似乎已经顺着鲜血,流进了自己的血管里。手掌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每抖一下,疼痛更甚。

    所以他只能尽量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感受着周围的变化。

    他不是能力者,但也能够从楼面的颤动,以及仿佛隔了几层楼传来的隐约嘶吼声里,大体猜到正发生着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那个家伙,现在正在做什么?”

    “他真以为神之躯体,是可以用暴力杀得死的?”

    “赵士明博士又在做什么?”

    “到了现在,还没明白究竟什么是神真正的力量?”

    “……”

    他低声的想着,手掌不由自主,颤了一下。

    旋即,异常的疼痛,钻进了他的脑海,将他从理智的思维中拉了出来。

    好疼。

    他知道疼痛只是一种受创部位受到损伤刺激神经并传导至中枢神经引起的正常反应。

    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真的好疼啊!

    ……

    ……

    “实验已经成功,神……降临了!”

    当陆辛跟着那个爱钻洞的神,一层楼一层楼的追赶了上去的时候,中心城某个习惯了不开灯的会议室里,正坐了几个身上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分享着前哨站刚刚传递来的信息。

    负责传递信息的人,口吻明显显得有种按捺不住的激动。

    “黑台桌的实验已经成功,我们的投资,也看到了回报。”

    “诸位,祝贺你们。”

    “你们从此时开始,成为了可以驾驭神之力量的人!”

    “……”

    面对那位传递消息的人口中无法掩饰的兴奋,声音激昂,像是在朗诵诗歌。

    不过与他比起来,另外几个人,明显要冷静的多。

    “多支能力者小队已经赶往水牛城,可以确保不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影响么?”

    一个身材微微显得有些肥胖,声音则显得平稳冷静的男人,双手交叉在了小腹位置,靠着椅背,平静的发出了询问:“另外,那个实验体的安全可控方面,是否已经经过了检测?”

    “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得到答案。”

    通报这条信息的人,稍微冷静了一些,道:

    “那些能力者,本来就是我们检测实验体力量以及安全可靠性能的一部分,起码根据目前得到的回报,他们在实验体的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证明了实验体的强大。”

    “至于更高的安全可靠性方面……”

    “我想,之前黑台桌已经为我们做过足够的演示了!”

    “……”

    长桌周围的人,这时候都显得微微有些沉默,似乎在盘算着一些重要的事情。

    他们明显都不是那么容易被兴奋冲昏头脑的人。

    “既然如此……”

    些微的静默之中,另外一个身材瘦长的人,轻轻开了口:“什么时候与研究院摊牌?”

    在“研究院”三个出口的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仅仅是提到这三个字,他们的心脏,便不由自主的猛然跳动了几下。

    “研究院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任何反应。”

    “是他们没有发觉,还是……”

    “……”

    黑暗中的会议室里,沉默的气氛蔓延了开来。

    “啪!”

    忽然有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沉声道:“这件事是我们做的选择,那我们就需要做到底。”

    “研究院里,毕竟只是一帮书呆子,他们除了搞各种各样的研究,根本就不懂任何东西,放任一批只知道追求所谓‘真理’的人去胡作非为,是一种极度危险,并且疯狂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们阻止,中心城与其他高墙城,不会仍然以联盟的形势存在。”

    “再说……”

    他的声音放缓了下来,像是在考虑着什么,然后,他忽然间掀去了自己的黑色斗罩,一脸瘦长阴沉的脸庞,顿时借着院子里传进来的微光,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周围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很明显,他们认识这个人。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敢露出脸来。

    而这位露出了脸的人,则目光坚定的扫过了众人,低声道:“研究院确实强大过,但是这么多年来,背叛,内乱,实验失败,寄生物品丢失……接二连三的打击,早就已经严重的损害了研究院的实力……所以,是时候由我们行政总厅来接管研究院的具体事务了。”

    “……”

    其他人有的心里微微升起了些许激动,微咬牙关,下定决心。

    但也有人只是坐着,沉默不语。

    过了半晌,才有人仿佛是在讲笑话似的,道:“这件事已经准备了这么久,就没有中途而废的道理,由行政厅来掌握研究院,本来就是一种必然,所以,诸位尚请安心……”

    “研究院只是一帮象牙塔里的神经病,除了研究什么也不关心,反应慢些也正常。”

    “说不定到了这时候,他们还只顾着到餐厅吃饭呢……”

    ……

    中心城有大小两个主城。

    规模小了一些的二号主城,位于大主城的东侧,是一座异常干净,而且有条理的城市。

    在这里,似乎每一条道路的修建,都符合一种物理上的美感。

    建筑的墙面,干净的几乎要反光。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建筑群,还是绿植、河流、湖泊,都没有任何不对称的地方。

    城心位置,是一处座落着规整大楼,与大片草坪的建筑群。

    大门是两扇高达四米的铁栏栅,这时候门只半掩,轻轻伸手,就可以推开。

    如今的大门外面,正站着一位身穿军装,身材笔挺的男人。

    他的身后,则是停了一辆辆的军车,每一辆军车上面,都满满是全副武装的精英战士。

    男人没有推开那扇铁门,只是在门外等着。

    他可以看到,这时候铁门后面,正是一片休闲的景象。

    正是开饭的时候,有一个个怀里抱着书藉,或是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或是老教授,从不同的建筑里走了出来,有的秃顶,有的戴着假发,步履悠闲,向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草坪上,还有一些头发没掉完,精力也比较充沛的年轻人,在大呼小叫的踢着球。

    球技无疑是很烂的。

    穿着军装的男人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几度忍不住,要冲进铁门里去。

    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有种想要掏枪把那些人踢的球给他妈一枪打爆的冲动。

    不知等了多久……事实上是三十七分钟零四十二秒。

    研究院里,终于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留着乱糟糟的长头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孩跑了过来,她看起来跑的很吃力,气喘吁吁的,只是那个速度,可以被一只乌龟套圈……

    “院长给回复了……”

    她跑到了铁门前,喘了两口气,手撑着膝盖歇了下,才着急的说道。

    穿着军装的男人顿时有些焦急,忙向前迎了两步,沉声道:“他同不同意?”

    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腕表,道:“对方现在极有可能已经行动,我怀疑已有多支武装部队通过各个方向进入了一号主城,另外据水牛城那边传来的消息,黑台桌的禁忌实验已经成功,如果对方选择用研究出来的怪物攻击研究院,那么我们将没有任何可做的准备……”

    “你……”

    女研究员摆了摆手,又喘了口气:“……先让我说完,不然我脑子乱。”

    穿军装的男人被噎了一下,只能沉默而又焦急的,等着她脑子不乱,把话说完。

    “院长……院长说,他现在很忙……”

    女研究员说着,声音总算清晰了些。

    “很忙?”

    穿军装的男人顿时又忍不住,沉声道:“你说清楚了吗?什么事情值得这时候去做?”

    “你……别说话!”

    女研究员用力的挥了下手,才说了下去:“院长说……他快胡了。”

    “胡……”

    穿着军装的男人瞬间懵住,难以置信:“糊了?”

    “对!”

    女研究员道:“清一色。”

    穿军装的男人很想告诉自己听错了,但他又听得很清楚,因此他一下子沉默了。

    如果说内心的想法,只有两个。

    要么是闯进去,在那个院长的脑袋上来一枪。

    要么直接在这里,朝自己的脑袋上来一枪。

    靠着强大的自制力,他沉默了很久之后,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什么该怎么做?”

    女研究员说话总算快了起来,看了穿军装的男人一眼,道:“院长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

    “处理禁忌实验也好,特殊污染也好,不都是行政总厅的事情吗?”

    “当初可是说好了的,研究院不管行政方面的事,行政厅也不会来干涉研究院的事,大家各司其职,互相扶持,才可以相安无事,让中心城与整个联盟都和平安好得发展。”

    “……”

    “可是……”

    穿军装的男人,硬是被她这些大话套话,说得脑子都乱了。

    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那如果,已经有人不希望再继续这样相安无事了呢?”

    “呵呵,那就是他们的问题了。”

    女研究员听了,笑着摆了摆手。

    “好了,我要去吃饭了,今天餐厅里有糖醋排骨。”

    一边说一边转身走去,又于心不忍的回头看了穿军装的男人一眼,好心的劝道:

    “你也回家吃饭吧,不看看都几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