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辣个追逐神的男人
    “怎么还没死?”

    陆辛皱眉,身体在飞快的向后退去,脚下的影子却忽然冲向前方。

    父亲带着种不情不愿的劲儿,但又有什么办法。

    妈妈不在,家里就他一个大人。

    另外,似乎是刚才被这只怪物的精神冲击,足足拦下了二十多秒的缘故,这时候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相比起陆辛对于怎么杀死这只怪物的疑惑,他这时候更想着剁碎这只怪物。

    他的脾气,似乎一直都是这样。

    急躁!

    “唰”“唰”

    影子飞向了前方时,那一滩血肉,也飞快的膨胀了起来。

    影子本来已经覆盖了那一滩血肉,但随着血肉的膨胀,却还是有一大部分摆脱了影子的控制,旋即,越来越多的触手向着空中投去,仿佛青蛙的舌头一样射在了天花板上。

    “这也算是这只怪物的一种抵抗?”

    陆辛脑海里闪过了当初在汽车旅店,婴救走独眼西装男时的场景。

    当时的婴,就是通过血肉不停的膨胀,摆脱了影子的束缚。

    “哗啦……”

    同样也是在他这个念头升起时,就见眼前那一滩血肉,忽然向着空中冲去。。

    无数的触手,给了它一个借力的点。

    大半血肉被撕裂,留在了影子的覆盖下,而另一部分,却直接冲上了天花板。

    它居然从陆辛落下来时天花板上留下的洞里钻了出去……

    逃了!

    这只怪物,居然逃走了……

    陆辛心里并不敢大意,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已大声喊着妹妹。

    嗒嗒嗒嗒。

    他手脚轻快,沿着墙壁爬了上去,然后窜到那个洞的旁边,身子一缩,钻了过去。

    咬紧牙关,急急的赶向那只怪物。

    ……

    那个怪物速度很快,而且已经不像一个人形的生命。

    血丝勾连,弹射,挤压,使得它向上穿过了一层层陆辛开出来的“电梯”,逃向更远处。

    短时间内,它就已经换了好几种移动的方式。

    时而如蜘蛛系,借着弹射出去的血丝,拉扯着自己前进。

    时而如蛇,于地面之上快速的游走。

    时而血肉之上,生出尖锐又锋利的角足,嗒嗒嗒快速的攀爬。

    甚至有时候,它会直接身体缩起,借着血肉积蓄的力量,猛得将自己弹射出去。

    ……

    这使得它几乎在短短十秒之间,已经穿过了好几层的楼道,七八条走廊,三五扇门,两三个窗,逃到了地面,然后又飞快的向着这一座红月俯视下的废墟城市混乱的建筑间逃去。

    陆辛的速度很快,动作也很灵巧,甚至有许多超出了常人理解的不合理表现。

    他身体微屈,在墙壁与天花板上攀爬,瘦长的身躯在快速的奔跑追赶中,似乎只是微微一缩,就可以在极小的空间里钻过,黑暗中格局复杂的大楼,仿佛成为了他的乐园一样。

    因此,他一直紧紧的追赶着这只怪物,像是追逐着自己的猎物。

    嗖!嗖!

    怪物的血肉爬过两侧建筑狰狞支裂的门窗与空荡荡摇晃在了空气里的碎木架。

    随着它从旁边经过,那些空洞洞的建筑里,便不时有粗大可怖的触手,以及不可名状的血肉从里面涌了出来,有的卷向了紧紧跟在它身后的陆辛,有的则飞快的融合在了它的身上。

    “好胆小的神……”

    但追在了他身后的陆辛,神色却显得更为兴奋。

    他时而奔跑在旁边的楼面上,时而消失在一座空洞的建筑里。

    下一刻,他突兀的出现,身形高高的跳起在半空之中,影子散乱,面目狰狞。

    “唰啦啦……”

    不时有可怖的触手,从两侧的建筑之中突兀的出现,砸向他的脸。

    但他的速度,几乎不受影响,有时身在半空之中,却突兀的矮身,没有骨头似的缩成一团,躲过了触手的横扫,有的时候,则是借着奔跑在墙壁上的势头,抬枪向前射出。

    蓝色的电弧时不时炸在他前行的道路上,所过之处,是一地焦糊的触手状血肉。

    一前一后,瞬间就不知经过了多少路口。

    某个空洞的建筑之中,刚刚才找路爬了上来的中心城与青港城能力者小队,正因为这满城蠕动,散发出可怖气息的怪物们感觉到害怕,考虑着该如何尽快的向上面通报这里的事情。

    忽然之间,他们听到远处有噼里啪啦的声音一连串的响起。

    狂风向着前方挤压,卷起一地废墟。

    刀锋似的气机瞬间扫过了他们全身,让他们每一根都汗毛都竖了起来。

    猛得转头,就看到了一团可怕的血肉,正飞快向他们冲来。

    他们拔枪的拔枪,准备能力的准备能力,还有的直接闭上了眼睛准备等死。

    从精神力场的辩识度来看,他们能够看出,这血肉就是他们在地下实验室见到的“神”!

    然后,那怪物看也不看他们,就跑过去了。

    劫后余生的他们愣了一下,才怔怔的向那一只血肉怪物逃走的方向看去。

    然后就又听“呼”的一声,又一道黑影从他们身前窜了过去。

    依稀间,他们似乎还看到某个笑脸,向他们露出了关切的笑容,只是没来得及打招呼。

    所有人都一下子就懵了。

    过了好一会,壁虎才喃喃的开口:“组长……”

    他转头向陈菁看了过去:“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着那个神跑?”

    夏虫脖子也有些僵硬,看向了陈菁:“你们青港清理污染的方法……”

    “……都这么狂野的吗?”

    陈菁什么都回答不了,好一会,才默默的点了下头。

    ……

    “跑的可真快……”

    “是黔驴技穷,还是在憋着什么坏心眼?”

    陆辛这时候的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某种程度上,这时候的追赶,完全是妹妹在负责,因为只有妹妹,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身体利用到极致,发挥到最快最有效率的程度。

    整个城市,仿佛出现了无数可怕的血肉与触手状怪物,隐藏在了暗中。

    它们都兴奋了起来,纷纷从黑暗之中现身。

    这无穷无尽的怪物,给人一种感觉,这整座城市,都已经变成了血肉怪物的化身。

    当然了,有父亲在,这些血肉怪物,对陆辛造成的影响不大。

    ……

    转瞬间,已经赶到了中城附近,陆辛与这只血肉怪物的速度也在拉近。

    那只怪物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后越来越让他心惊的压力,慌不择路一般,忽然转进了一条街道之中,那条大路几乎完全漆黑,没有一点灯光,两侧的高大建筑,也挡住了所有的月光。

    陆辛毫不犹豫,跟着它冲进了这条街道。

    “嗡……”

    刚一进来,他便感觉到了一种异常的力量。

    那是一种,周围有着无数眼睛窥视着自己,甚至于要影响到自己的力量。

    他的速度微微一停,身边的影子扩散了开来。

    周围的黑暗,在陆辛开始试图看向周围时,变得越来越浅薄。

    他几乎瞬间就察觉到了那些目光的来源。

    这条街道的两侧,不知何时,已经生长出了粗壮可怕的触手,与他一路上绞碎并躲过的触手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这些触手之上,不知何时,已经长满了一只只血红色的眼睛。

    这些眼睛,观察着他,也影响着他。

    就像是让人走进了一条交错连接着无数丝线的街道,每一步都异常艰难。

    是在汽车旅店里见过的那个独眼西装男的能力。

    这时候,街道两侧的触手之上,都生长出了这样的眼睛,而且比面对西装男的时候更多。

    同样的,这种力量也越强。

    当时西装男一个人,就差点将陆辛逼进了绝境。

    如今,每一根触手,都似乎有着西装男的力量,等于十几个西装男在这里等自己。

    所以。

    陆辛大步向前走去。

    影子向着周围扩散,瞬间攀上了那一根一根的触手。

    啪啪啪啪。

    无数的眼球爆碎,溅落一地的血浆,像是两侧有红色的喷泉向外喷吐着血水。

    上一次在汽车旅店,自己身边有人,现在可没有。

    所以陆辛几乎没有停步,便又继续向街道深处走去,不再将周围这些目光看在眼里。

    “哇……”

    在两边的无数眼球带着种惊艳爆碎开来时,街道中途,响起了一声啼哭。

    是婴儿的啼哭声。

    与婴儿的啼哭不同的是,这个哭声,像是浸透了一种凄厉与绝望,还有浓的浸满了每一丝声音波动的疯狂,似乎可以通过这种哭声,让人的每一个细胞,产生强烈的生长欲望。

    呼喇喇。

    街道前面,忽然有暗红的颜色无尽的放大。

    那是一团团膨胀到让人汗毛直竖的血肉,从黑暗的阴影里一下子成长了起来。

    它变成了一堵血肉之墙,又膨胀成了一座血肉大山,足有十层楼那么高,遮住了街道上空那本就已经微弱的可怜的红月光芒,带着一种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向前挤了过来。

    血肉里面,一个直径二三十米的婴儿面孔,慢慢浮现了出来。

    它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低头俯视着陆辛,并伸出了胖胖的手,抓向陆辛。

    陆辛没有抬头看它,而是继续向前迈了出去。

    脚下得影子忽然缩成了一条线,瞬间在他身前的婴儿身上划过。

    巨大的婴儿,或者说那一堆血肉之山,从上面开始,脑袋出现了裂痕,然后向着两边分开,接着是脖子,胸口……血浆与一些不知名的物质,哗啦一声流了下来,同样也分作整齐的两堆,街道的地面,顿时弥漫起了一种腥臭难闻的气息,满都是厚达十厘米的血浆。

    陆辛从血肉的中间走过。

    身边的空气扭曲,让脚下黏稠的血液恐惧的逃向两侧。

    他抬头看向了街道尽头的“神”,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哟,堵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