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正的污染(一更)
    “还有别的能力么?”

    陆辛顺着街道向前走去,笑容和气,轻声询问:

    “我能感觉到,这些都不是你真正的能力,所以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在他这么问着时,街道的尽头之前在实验室里一路被追赶过来的神,正冷漠的看着它。

    六只眼睛,四只迷茫,另外两只则死死的盯着自己。

    在他的脚下,一片蠕动而膨胀的血肉,像是一片黏稠的血海。

    而在他的身前,则垂落下了三个类似于“蛹”的东西。

    这三个“蛹”,被细细的血丝吊着,从街道上方垂下,吊在了半空之中。

    两个“蛹”都已经破开,这时候还剩了第三个“蛹”。

    从自己一路追过来遇到的事情来看,那两个“蛹”,便是地狱小队里的心魔与婴,这两只怪物,应该已经被中心城的能力者杀掉了,但是它们的力量,却出现在了这只怪物的身上。

    陆辛心里暗想着,这应该是最终这场实验的某一个环节?

    将其他的能力,也移植到这只怪物身上?

    那除了心魔和婴,还有什么?

    ……想不起来了,可能没有了吧?

    ……

    随着陆辛的脚步向前,目光也看到了第三个“蛹”上,便听得一声轻微的“喀嚓”声。

    那个“蛹”也破裂了。

    一柄餐刀,从“蛹”的内部伸了出来,剖开了血肉外衣。。

    然后,垂着黑发,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小十九,从那个“蛹”里钻了出来。

    再下一刻,更多的小十九从血肉里钻了出来,她们有的在两边空洞的窗口出现,有的在那些蠕动着的血肉里钻了出来,有的从地下钻了出来,有的从半空之中,慢慢的垂落下来。

    十几个小十九前后左右,包围住了陆辛。

    每一个,手里都握着餐刀,脑袋与四肢都垂着,粗大的刀疤明显,像是一个个的木偶。

    陆辛脚步微微停下,抬头看去,轻声道:“小十九,终于找到你了。”

    ……

    第一次抱住了小十九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抱的不是小十九。

    自己抱的,应该是一种精神改造人。

    但现在,终于找到真正的小十九了。

    “咯咯咯……”

    有木头关节碰撞时发出来的声音,连成了一片。

    所有的小十九,都在这时候抬头看向了陆辛,眼睛空洞而无神。

    陆辛继续向前走去,声音尽量的有耐心:“听话,跟我回去好吗?”

    “我不是很会哄小孩子,但我知道,你这几年,肯定过的很不好,很痛苦。”

    “所以……”

    “……”

    “唰!”

    在陆辛迈出了第二步时,他身侧的一个小十九,忽然身形诡异的向前冲出。

    锋利的餐刀,瞬间划到了陆辛的脖子前。

    陆辛的肩膀陡然塌陷了下去,脖子也像是折断一样歪在一边。

    与此同时,他的手向外掏出,洞穿了小十九的身体。

    这个小十九的身体像是零件受到了障碍一样,滞顿的动了几下,便歪下了头。

    陆辛继续向前走去,口中说着:“……我来带你回家!”

    “咯咯咯咯……”

    周围的关节扭动声忽然连成了一片,所有的小十九同时向着陆辛扑了过来。

    手里的餐刀划出一道道交错的寒光,无数的白色小裙子,在空中纷乱的飞舞。

    一种肉眼看不见的丝线,已经瞬间交织在了整条街道之上。

    陆辛低吁了口气,道:“妹妹!”

    他的身体瞬间变得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快速的向前扑出。

    在那些看不见的丝线交错里,空间被分割成了一个一个的小块。

    没有人可以从这小方格里面穿过。

    但陆辛却像是打破了这些常识,他的身体在快速的移动之中,做出了一个又一个不符合人类常识,但从某种角度上看去,又有着一种异样美感的姿势,飞快的穿过一条条丝线。

    他用这种方法,躲过了十几个小十九的攻击,突兀的出现在了最里面的小十九身前。

    那个小十九,正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里的餐刀。

    她眼神空洞,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陆辛,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刺下来。

    陆辛却向她透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然后蹲下了身,无视那把刀,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嗤”

    餐刀插进了陆辛的胸口,入肉十厘米深。

    陆辛脸上的笑容没有半点变化,他继续将小十九深深的抱进怀里。

    餐刀因此插得更深。

    有冰凉的疼痛感在胸口处传来。

    陆辛却感觉有种空洞在被填满的感觉,反而让他心情愉悦。

    鲜血顺着刀锋,溅到了小十九的脸上。

    小十九空洞的眼神里,忽然出现了异样的情绪,小小的身子,像是一下子僵硬了。

    “小十九……”

    陆辛的手按住了挣扎的小十九正在用力晃动着的小脑袋,慢慢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轻轻的,用一种担心会吓到她的口吻,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不要再害怕,我已经想起你来了。”

    “对不起。”

    “我不该把你忘了这么久,更不该忘了,我曾经……杀了你。”

    “你害怕我,觉得我是大怪物……都没关系。”

    “……”

    “大怪物……”

    脸色漠然的小十九,仿佛被这三个字勾起了什么。

    正在挣扎的她,动作慢慢停了下来。

    不仅她停了下来,在陆辛的身后,那十几个正飞在了空中不同的位置,沿着某根丝线向陆辛滑来的小十九,也忽然都停了下来,她们的脸上,同时露出了那种迷茫而又空洞的神色。

    她们从各个角度,看着陆辛将自己抱入怀中,像是分别想起了各种不同的回忆。

    有的像是回忆起了陆辛在大厦前,将自己逼进角落的回忆。

    有的像是回忆起了更多可怕的事情……

    空洞的眼神里,仿佛有一层雾气,正在缓缓的出现。

    “沽……”

    有一种空洞而虚无的声音传来。

    后面那只怪物身上,延伸出了无穷无尽的血丝,像花花绿绿的神经组织与血管。

    这些血丝,有很大一部分,与小十九身上的血丝连接在了一起。

    这时候,更多的血丝贴着地面与墙面爬行,向着小十九涌了过来,同时,也像是有某种意志灌输进了小十九的身体,这使得小十九的身躯微微颤着,眼中疯狂之意涌现。

    “嗤……”

    陆辛轻轻的呼气,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小十九,轻声道:“别害怕。”

    小十九的脸上,疯狂之意退去,迷茫的神色再度出现。

    疯狂与淡漠,飞快的在他脸上交错并变化着。

    小十九明显与那只被称为“神”的怪物,有着明显的连系。

    换句话说,她一直在受着那只“神”的影响。

    这种影响,自然也可以说是一种污染。

    陆辛并不知道该怎么切断这种污染,但他能够做的,就是抱住小十九。

    陈菁不久前,对自己说过一种叫作“反向污染”的概念。

    自己在能力者初级培训课程里,也学到过,有关于污染的概念与本质。

    普通人也有污染。

    大笑,大哭,甚至一个无意识的动作,都有可能是污染。

    那么,现在他唯一祈求的,就是希望自己的怀抱,可以“污染”小十九。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影子蔓延了出去。

    这么近的距离下,没理由要放任那只“神”在那里不管。

    ……

    “你也会忍受?也会拥抱?”

    在怪物催动着小十九的时候,它的胸口有张脸,正在狰狞的喊着。

    “这种层次的力量,是给你这种过家家的小孩玩的吗?”

    赵士明这时候似乎已经快要失去了自己,最起码,他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理智,而是越来越接近疯狂,就连他的声音,也已经完全不再像是自己,越来越被疯狂所浸染:

    “刚才我本来就不该跟你浪费那么多时间……”

    “但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也总算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属于神的力量……”

    “……”

    “嗡嗡嗡……”

    在他大声喊着时,陆辛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阴冷,忽然向它看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陆辛脚下的影子忽然拉长,向着怪物冲去。

    “唰啦……”

    这一次,“神”的反应较快,六只眼睛同时眨动,再一次释放精神冲击。

    精神力量的冲击与影子再次碰撞到一起,将地面横着割出了一道道深刻的划痕。

    只是,似乎是因为先前已经被影子突破过一次精神冲击,记住了它的特质的缘故,这一次影子突破的速度,远比之前更快,像是细密的黑色粒子锯齿,飞快的切割打磨,将代表了精神冲击的扭曲空气一层一层消磨吞蚀,短时间内,距离那只“神”便只剩了一米左右。

    那只“神”似乎感觉到了慌乱,又或者说是在咆哮。

    身上忽然弹出去了无数的血丝,像是密密麻麻,黏稠的丝线,钻进了周围各个空隙里。

    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这种丝线还有多少,又钻了多深。

    这种丝线,就像树的根须。

    “喀喀喀……”

    随着那些丝线延伸了出去,周围忽然有厚重的,黏稠物体覆盖住建筑物时的挤压声传来。

    “哗啦”一声,废旧的建筑破碎,鲜血色的肉块涌了出来。

    这些肉块已经与那些细密的血丝连结到了一起,活物一样涌来,与“神”融合在一起。

    这还只是开始。

    四面八方,都有这样的巨大肉块汇聚了过来。

    ……

    若是视角拉到半空,就会看到,这已经成了一座蠕动着无数怪物触手的城市。

    每个街道的阴影处,废弃的房屋里,都有着大量古怪的,不可名状的血肉飞快移动。

    它们所过之处,一座一座的建筑倒塌,倾倒,扬起无数尘埃。

    整座废弃城市,到处都是血肉在爬行。

    这座废弃的城市,像是通过这种方式,一下子活了过来。

    滋滋。

    血管与神经一样的物质,像是植物一样覆盖在了建筑表面,最终与怪物连接在一起。

    整个城市,所有的怪物,在渐渐成为一个整体。

    或者说,它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是在等待这颗“心脏”的降临。

    “哗啦啦……”

    随着血肉渐趋汇集,怪物的精神冲击,也越来越强大,瞬间将影子推到了三米之外。

    与此同时,“神”的躯体,也在渐渐抬高。

    无数血肉的聚集,像是底座,将他的身躯,抬向了整个城市最高的地方。

    赵士明的脸已经消失,或者说,彻底被融化。

    那尊“神”,只剩了一张漠然的面孔,在弯弯的红月之下,俯视着这座废墟城市。

    或者说,俯视着此时它的脚下,小小的陆辛。

    “嗡……”

    再下一刻,“神”的六只眼睛同时眨动,一浪接一浪的精神冲击,像是永不枯竭一样接踵而至,陆辛脚下的影子,非但立刻被挤回了陆辛的身边,那像是实质一样的冲击力,甚至直接蔓延到了陆辛的身上,地面都被刮起了一层一层的泥沙,像是子弹一般向陆辛打来。

    “啪啪啪……”

    陆辛身边出现了一团扭曲的力场,将迸溅过来的小石子弹向了四面八方。

    但下一刻,“神”的身上,忽然有无数条触手延伸了出来,瞬间缠住了两侧的高楼。

    轰隆!

    像是蛇躯一样收缩,勒紧,将这些坚挺了三十年的建筑与高楼,勒成了束腰葫芦的形状,然后向着中间砸去,参差不齐的断面与扭曲锋利的钢筋茬头,直接插向了陆辛得身体。

    泥石与建筑废料,滚滚落下,直接填满了这条街。

    陆辛的身影已经被彻底遮住,更不知道是否已经被这些建筑,压成了肉泥。

    但他还不满意,巨蟒一样的触手,又缠向更远处。

    一座座房屋,一栋栋楼,被它拉扯了过来,重重的砸向街心,填向地面。

    而这,似乎让它感觉到了力量的匮乏。

    于是,那些与它融合在了一起的血肉,便同时延出了一根根的血管状怪物,丝丝如蛇,飞快的向外城涌去,在那里,正生存着十万以上的流民,都可以当作是现成的“材料”。

    或者说,这些流民,本来就是高台桌准备的材料。

    这,才是真正属于“神”的力量。

    以强大且不可阻挡的气势污染整座城,控制整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