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大怪物(三更)
    被一栋楼砸到脸上是什么感觉?

    陆辛觉得自己又多了一点人生的阅历。

    当两侧的建筑都被那只怪物扯倒,砸翻在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周围就已经变得一片漆黑,一层一层碎乱的建筑折叠在了自己身前,将所有的光线都彻底的挡住,堆积所有的空间。

    轰隆!轰隆!

    剧烈的声响,仍然在继续,那是怪物将更多的建筑,砸到自己的身上。

    它这是在玩堆积木吗?

    两边的建筑砸下来的时候,陆辛还试图抵抗了一下。

    只是,那种重量转化过来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精神冲击或是扭曲力场可以抵挡的。

    轰隆一声,就彻底砸落了下来。

    哪怕他可以借助妹妹的力量,也无法躲避,结结实实的被罩在了街道中间。

    后面那一栋栋的建筑砸落下来时,他就更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更何况,这时候的他,其实也并不想反抗。

    他只是抱住了小十九。。

    无论是这种拥抱的真实感觉,还是小十九插在了自己心口处的餐刀。

    都让他产生了一种可以填补那种空虚的感觉。

    能够借肉身上的疼痛,转移心灵里那种空洞感的人,无疑是幸福的。

    “哥哥……”

    妹妹这时候也有种不敢,或者说,不愿意打扰陆辛的感觉。

    她轻轻抱住了陆辛的胳膊,小脑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看着陆辛怀里小十九。

    “她现在不害怕了。”

    她轻声说道。

    陆辛也能感觉得出来,小十九这时候已经不再那样激烈的挣扎。

    甚至能够感觉到,她隐隐有种,想要将那把餐刀,从陆辛身体里拔出来的感觉。

    只是,这样夯实且逼仄的空间,这样的动作她也无法做到。

    这应该是那只怪物放弃了继续污染她,转而将一栋一栋的大楼砸在了陆辛的身上,所以,当陆辛被埋在了这条街道上的时候,在对小十九的污染上,他反而顺利的占据了上风。

    “该死,该死,该死……”

    黑暗里,父亲正在愤怒的骂着,因为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只能靠自己的感应。

    在陆辛的感觉中,好像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

    他站在身边,用自己厚实的肩膀,扛住了那砸落下来的建筑,撑起一个小小的空间。

    正是他的这个举动,救下了陆辛还有妹妹,以及小十九。

    只不过,那一栋一栋的楼,正在增加着重量,他的脾气,也已经彻底的被激怒。

    他本来不愿插手陆辛和小十九之间的事情,甚至在小十九袭击陆辛的时候,都选择了沉默,但这时候,他的怒火升了起来,就开始变得烦躁,各种不满的嘟嚷,阴沉沉的响起:

    “你只会抱着小姑娘在这里哭吗?”

    “你就只会任由外面的废物把一座城市砸到你身上吗?”

    “你不觉得,你表现的一切,都太虚伪了吗?”

    “……”

    父亲的咒骂声,让陆辛稍稍恢复了些理智。

    自己在怕什么呢?

    与小十九比起来,这只怪物当然不重要。

    但再不重要,也要清理掉,毕竟,一是自己做着这份工作,二是,还要考虑到教育亲人。

    所以,现在这才是怪物真正的力量?

    他想到了特殊污染培训课上讲的内容:清理特殊污染不是小孩子打架。

    重点在“打架”两个字。

    污染的特质,在于传播,所以切断传播,清理源头才是最重要的。

    把污染源打一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赵士明无疑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的本质,初时,他确实有种借着这个“神”的躯体,感觉到了力量层面的压制,因此对联合小队的能力者展开了追杀,那是一种让人愉快的感觉。

    但这只是一个人习惯于去理解的“强大”。

    他再疯狂,也是一位厉害的研究员,他很快就想到,“神”的力量不是这么用的。

    所以,他现在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污染!

    一是通过污染这水牛城,黑暗的角落里隐藏的那些血肉怪物,壮大“神”自身。

    再就是,通过污染水牛城里那十万以上的流民,壮大精神量级。

    精神量级的壮大,便可以更好的控制自身。

    ……

    而对于一位特殊污染清理者来说,阻止这种污染,解决掉污染源,才是自己的工作……

    但怎么解决?

    能够明显感觉到,就连父亲这时候都已经被压制了。

    除非,自己给予他更高的信任?

    自己最高给过父亲70%的信任度,但那是无意之中给的。

    现在自己给了父亲的信任程度,最多也就是在50%上下,不过已经明显解决不了问题了。

    那么,这一次,需要再给他超过70%的信任度吗?

    陆辛认真的思索着这个问题。

    他不确定,父亲有了超过70%自由之后,会做什么?

    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他……

    ……

    “废物,废物……”

    父亲的咒骂声,越来越响亮。

    周围的建筑,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巨大的震动,从周围传来。似乎,又有更大的建筑,砸落在了上面。

    用自己肩膀撑着建筑的父亲,身体也明显摇晃了一下,他本来就不擅长这样的保护,现在也是因为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但偏偏又保护不住,怒气已经彻底无法再控制住了。

    “大……大怪物……”

    忽然间,在他的怀里,响起了细细的声音。

    陆辛的身子微微一颤,脑海里再度闪过了那一幕幕被鲜血染红的记忆。

    自己确实是杀死过小十九的。

    小十九小小的身子,还在自己的怀里。

    抱着小十九的时间越长,心里那种空洞的感觉便越真实,深沉。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小十九被自己杀死时,满面血污的样子,脑海里也时不时的冒出许多其他的带血的面孔,用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那些……都是自己变成怪物时杀的吗?

    陆辛这时候确实在害怕。

    他害怕自己会再度变成……真正的怪物!

    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自己的朋友啊。

    如果自己变成了怪物,那么,会不会陈菁,壁虎,还有刚刚才认识的,中心城那个个子矮矮的小姑娘,气质让自己特别喜欢的医生……也会被自己杀死,就像其他的人一样?

    会不会某一天,他们也已经成为了自己回忆之中,一张张染血的脸?

    一种深沉的茫然,再度笼罩了陆辛。

    他感觉自己可以击败外面的那只“神”,但心里却在犹豫。

    就像抓起了刀,可以杀死敌人。

    但他不知道,拿起了刀之后,自己会不会一睁眼,发现自己杀了更多的人……

    ……

    轰隆!

    水牛城上空,鲜红色的触手,再度卷着一栋残破的楼,砸在了面前。

    看着面前山一样的建筑碎片,它六只眼睛都变得冷漠,身边的触手无意识的扬了起来。

    仿佛是真正的“神”,在宣示自己的强大。

    而在这座城市的各个空旷街道,还有幽暗的阴影里。

    血管与神经组成的诡异物质,已经蔓延向了外城,蔓延向了那些流浪的人聚集的地方。

    沙沙沙。

    它们发出蛇群爬行的声音,延伸向一座座建筑与房屋。

    城外,前哨站的人还在旁观着。

    一栋幸免于难的大楼前,中心城与青港的能力者们都呆呆的站着,仰视着那尊“神”!

    ……

    无尽废墟的下面,陆辛心里充满了疲惫的感觉。

    痛恨,怒意,悲伤,恐惧,种种情绪,同时交织在了他的心里。

    乱!

    他感觉异常的乱,乱到又一次生出了那种颓唐的感觉,想要将一切都忘记。

    “大怪物……”

    也就在陆辛这种情绪的交织,达到了极致时,一颗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位置。

    小十九像是终于适应了陆辛的怀抱,她老老实实的留在了陆辛的怀抱里。

    像是有些梦呓一般,轻声说着:

    “大怪物答应小怪物的,他会带着小怪物们逃出这里……”

    “……”

    “嗡……”

    陆辛忽然感觉,脑海里像是有一颗炸弹炸开。

    这一句话,像是一把钥匙,瞬间开启了他更多的记忆。

    各自坐在了苍白冰冷的实验室里,隔着小小的窗口,他们传递着彼此的声音。

    “怪物,这就是一群小怪物……”

    经常会有一些声音在门外响起,带着恐惧,以及不屑。

    这些声音像是可以减轻一些人的愧疚感,所以她们时常这般说起,仿佛只要把这些孩子当成了怪物,那么,手术台上所做的一切,便都有了正义的理由,自己便不必再为此受到谴责,而最可怕的是,她们不仅自己说着这是怪物,有些时候,还要让这些孩子自己承认。

    “说呀,你们是不是怪物?”

    “你们比城外的疯子还疯,你们变成了更讨人厌的怪物……”

    “……”

    孩子们都接受了这样的说法,毕竟大人的话是不会错的。

    只是,偶尔有些时候,他们的小小脑袋里面,也会生出一些疑惑。

    最胆小的小十九,缩在了角落里,哭泣都不敢大声,但陆辛记得她细细的声音:

    “可是,小怪物,也会怕疼的呀……”

    “……”

    一时间,陆辛表情彻底失控。

    脸上的肌肉,仿佛蚯蚓一般在扭曲爬动。

    那些碎片式的回忆,终于在这一刻,成了一个完整的圆。

    他还是没能想起所有事情的细节,但有一件事,完整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他想起了小十九以及其他很多人的脸,他们将自己当成了希望,他们都是一群小怪物,自己是大怪物,所以小怪物们用渴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盼望着大怪物能带他们逃离那个地方。

    大怪物曾经向小怪物们保证过,一定会带着他们,逃出那个可怕的地方。

    ……

    原来自己真得是怪物。

    我们全都是怪物。

    原来,小十九不是在害怕自己。

    她只是想起了自己……

    她从想起了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向自己求救……

    ……

    肌肉扭曲的脸上,陆辛的眼泪忽然涌了出来。

    他用力的抱着小十九,颤抖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