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月蚀研究院(三更求月票啦)
    那只怪物有着长长的身子,一节一节,像是竹子。

    没有腿脚,但脑袋,却呈现了一匹马的样子。

    身躯足有水桶那么粗细,悄无声息的游走在草坪之上,周围的空气,不时会出现一点点的扭曲,就像是一种怪异的水生生物,正缓慢的,在清澈的水里游着,划起一圈圈涟漪。

    它就像是在巡逻。

    陆辛处理过的污染事件,已经不少。

    但他却很少看到这么清晰,这么真实并稳定的精神怪物。

    凭着他的经验,他甚至可以猜到这只精神怪物大致的精神量级。

    ……起码一万!

    精神量级达到甚至超过一万的精神怪物,无论到了哪里,都会造成极大的混乱。

    但在二号主城之外,它居然是守卫?

    ……

    车辆径直驶进了二号主城,然后一路往里,路边可以看到优雅的咖啡店与干净的超市,几乎每个路口,都可以看到漂亮的喷泉,以及一些或穿衣服或不穿衣服的白色雕像。

    干净利索,秩序井然。。这是二号城带给陆辛最直观的感受。

    这些新奇的景象,让陆辛甚至收不回目光来。

    直到车辆径直来到了一扇铁栅栏大门前,停了下来,他们几人才下了车。

    这里看起来与其他地方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地方,干净的墙面,漂亮的建筑。

    一条笔直的青石路向里延伸,旁边是一片新嫩的草坪。

    大门旁守卫的士兵过来,夏虫递出一张白色透明的晶状卡片,士兵检查了一番便打开了门。

    陈菁见到他们真的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研究院门前,脸色不由得有些不自然。

    “这样就进来了?”

    听她的语气,多少有些诧异。

    夏虫看了她一眼,道:“进入研究院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哪怕是心怀不轨的人,只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进研究院之后,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离开研究院,或是葬在哪里的问题。”

    陈菁微微一怔,看了看陆辛。

    见陆辛也是一脸的平静, 便深呼了口气, 脸色很快又变得冷静, 从容不迫,自信满满。

    研究院里面很宽敞,也有一种很特殊的气息。

    周围有人抱着书本来来往往, 有人坐在大楼底下捣鼓着几个烧瓶,也有人就在不远处吃着鸡蛋灌饼, 还有几个胖墩墩的, 正快活的奔跑在草坪上, 并不时的爆发出喊声“好球。”

    “这偏了九十度的也能算是好球?”

    陆辛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恰好有人一个抽射,球顿时偏的超过了九十度, 飞向了陆辛他们的前方。

    陆辛没有多想,一脚抽了出去。

    球在他的脚下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擦着球门的右上角飞了进去。

    “我只是稍微借一点妹妹的能力, 就可以踢的这么好了?”

    陆辛自己也有些意外, 心情顿时变得很不错。

    夏虫面无表情的提醒:“这些踢球的都是研究院里精英, 说不定有一天他们就会派到你们城市里的特清部去, 成为你的上级或是专属医师,得罪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你都要小心某一天受了伤,就忽然遇到了他正拿着手术刀,一脸记仇的盯着你的伤口看, 而你刚才……”

    顿了顿,她才道:“一脚就得罪了七八个!”

    陆辛顿时微微怔了一下, 回头看去,就见草坪上, 七八张脸阴森森的看着自己。

    “单兵……”

    陈菁走上前来,按着陆辛的肩膀。

    陆辛道:“可不可以不叫我这个名字?”

    陈菁反应了过来, 微微提高了声音:“走吧,壁虎。”

    陆辛顿时放下了心,快步向前走去。

    身后,几个满脸不高兴的研究员默默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个名字。

    ……

    他们一路穿过了草坪,来到了之前在直升机上,就远远看到了的大楼前。

    然后夏虫做了登记,领着他们几个刷卡进入。

    陈菁这时候已经变得非常冷静,倒像是并不关心陆辛究竟过来说什么了,在这大楼下略略驻足,似乎还欣赏了一下,询问道:“当年那位天才研究院,就是从这栋楼上跳了下来的?”

    夏虫点了点头,道:“我听人说,从那之后,通过天台的门就锁上了。”

    他们进入了电梯,直接来到了三十一楼,然后夏虫领着他们进入了一间宽敞的会议室。

    “我先去问问,你们在这里稍坐。”

    夏虫向陈菁与陆辛说了一声,便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伤口很疼吗?”

    陆辛见陈菁坐下来时,稍稍按下了一下小腹,微微皱眉,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陈菁看了他一眼,道:“没事,我可以让自己感觉不到疼痛。”

    “感觉不到疼痛,可不代表伤口不存在啊……”

    陆辛还是有些关切,看看周围,起身到饮水机边,给她接了一杯水。

    “……”

    陈菁有些诧异的看了陆辛一眼。

    类似的话他之前听白教授讲过一次。

    只不过,白教授与陆辛自然是不同的,他是根据实际情况说出了这样的话,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但陆辛说出这句话,却是自然而然的,出自一种关切……更为主要的是,陈菁从说出了这句话的陆辛身上,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之前不曾发现过的东西,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接过水杯之后,她沉默了一会,看着陆辛道:“这次探亲,很成功吗?”

    陆辛点了点头,露出整齐的牙齿:“是的。”

    陈菁若有所思,忽然意识到了陆辛身上多出了什么。

    自信。

    以前的陆辛,虽然是个性格很好的人,但眼中似乎总是有些迷茫,身上也有种阴郁气质。

    如今,这种气质还在,但却给人一种明朗的感觉。

    这让她被勾起了某种好奇心。

    不是因为自己的责任,而是发自于自己的内心,问道:“这次探亲……你经历了什么?”

    “想起了一些事。”

    陆辛向她笑着道:“想起来的不多,但已经让我知道要做什么了。”

    陈菁顿时微微紧张:“做什么?”

    陆辛怔了一下,笑道:“当然是找到其他的亲人,再力所能及的帮他们一下啊……”

    陈菁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毁灭世界。

    不对。

    她忽然反应了过来,这一次陆辛说的也是探亲,但动静却闹的不小哇……

    也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夏虫推门进来。

    她怀里已经抱了一叠文件,向陈菁道:“之前在我们联合的时候,我说过要跟你分享资料,没想到研究院很支持我这个决定,特清部也很快批准了下来,所以,现在就由我来向你解释这次事件中的一些机密信息,不仅有关这次黑台桌的实验,或许还牵扯到了一些别的。”

    她顿了顿,道:“一些有可能需要后续合作的事情。”

    陈菁看着她的表情,意识到了这可能会是一次重要的信息分享。

    看了陆辛一眼,她点了点头。

    “他的事情会有其他人负责。”

    夏虫说着,看向了陆辛,道:“她在3106号办公室,你现在可以过去了。”

    陆辛点了下头,便站了起来。

    陈菁有些紧张,也跟着站了起来,也不知这时候担心什么,她的脸色显得很难看,当着夏虫的面,她也不好明说,只是沉默了一下,向陆辛道:“小心,有事可以告诉我们。”

    陆辛笑着点了点头,道:“好的。”

    ……

    陆辛也不太明白,研究院这么快答应见自己,甚至还要将自己与陈菁分开来见,究竟是因为什么,他也能够看出,陈菁心里究竟在担心着什么,但他很坦然,步伐也很轻松。

    毕竟自己想要见研究院的人,也只是为了问一些问题,解开疑惑。

    比如,孤儿院的老院长,其实也是研究院的人,那么,现在是不是在这个研究院里,还有一些人认识自己,甚至说,当初孤儿院里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也与研究院有些关系?

    对于自己最为关心的一些事情,这个研究院里,是不是有人可以给自己一些答案?

    至于研究院见自己是为了什么,那当面问问就好了。

    自己一没犯法,二没犯罪,哪怕对方是研究院,也不能欺负人呀……

    大家都要讲道理才对!

    ……

    默默的想着这些问题,他脚步倒是轻快了。

    来到了3106号办公室前,望着那扇紧闭的合金大门,谁也不知道门后是什么。

    陆辛停下了脚步,微一沉思,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有个冷漠的女声响起。

    陆辛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目光低沉的在办公室里一扫,然后就怔住了。

    没看到什么黑洞洞的枪口或是一排不怀好意的人什么的,只看到这个装修的非常有格调得办公室里,拉着窗帘,开着光线柔和的灯,对面是一张办公桌,办公桌的左边靠近窗帘的位置,却是一扇打开的衣服柜,这时候正有一个女人站在衣柜旁边,洁白的美背对着自己。

    她两只手还在向身后探着,转头打量了陆辛一眼,只见她化着一种极富视觉冲击力的浓妆,五官娇美,身材窈窕,只是那么看人一眼,却总让人感觉她的眼睛里有钩子似的……

    “关上门……”

    她轻声开口,声音微有些嘶哑,听起来却很有女性魅力。

    “你来的正好……”

    她微笑着打量了陆辛一眼,然后道:“来,过来帮我把拉链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