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研究院的合作请求
    当这个美艳的女博士眼神变得狂热,几乎脸贴着脸,靠近了陆辛的时候。

    陆辛的眼神,却忽然变得冷漠了起来。

    他没有躲,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神淡漠的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

    一个狂热一个淡漠,像是火与冰的交锋,不知道是冰熄了火,还是火化了冰。

    但起码从表面上看起来,冰的温度似乎更低一些。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

    安博士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陆辛也没有躲开的意思。

    两人像是有些较劲似的。

    ……

    过了很久,陆辛慢慢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啪”的一下点燃了,烟气缓缓飘了起来。

    安博士只好后退,还被呛得轻咳了一下。。

    “我不喜欢你口中的‘创造’这个词,尤其是‘被创造’。”

    正常情况下,陆辛出于礼貌,是不会在不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在别人的办公室抽烟的。

    但这次要破例,因为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习惯离人太近。

    现在看效果很好,于是他慢慢吐着烟气,思索着说道:“但我也确实想了解一下,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我是第三阶段,又为什么,会觉得我有走过那几个台阶的潜力?”

    “还没明白过来吗?”

    安博士顺手拿出了一根红色软糖,本来想放进嘴巴,但看到了陆辛老神在在抽烟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无形中压了一头,怏怏的放下了。

    不是很有精神的道:“七个台阶的理论,只是给我们指引了一个方向,但是,该如何走上这七个台阶,却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最典型的,就是该如何从第二个台阶,走向第三个台阶,我们已经做出了无数的尝试,有的成功,也有的失败了,但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始终都让我们感觉并不是那么满意……”

    “无法进入第四个台阶的第三台阶,其实也算是失败的。”

    “倒是你,在青港的资料中,野生野长出来的能力者,反而更稳定,也更有潜力……”

    “……”

    说到这里,她眼珠微微一转,忽然笑道:

    “你是不是担心我们会想把你拆开来看看,好了解王景云教授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嗯?”

    陆辛没有太大反应,只是静静的抬头,看向了她。

    “其实,我们也是真的想啊……”

    安博士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兴奋:“对你的状态,其实也是一种猜测,或者说,通过仔细观察而进行的推论。按理说,应该对你进行更仔细的研究与检测,才能确定你真正的状态。”

    但说着说着,她又有些遗憾,叹道:“只可惜,我们不敢……”

    “……”

    “为什么?”

    陆辛有些好奇,这个女人不像是会说“不敢”这两个字的。

    安博士声音又变得软绵绵的,轻声笑道:“当然是因为担心你吃不消呀……”

    陆辛顿时一脸的别扭。

    这女人微微笑着,转过身去。

    快速的拿过了一只纸杯,几只笔,几根白色的丝线,一个放在了桌子上、不停碰撞的黑色磁石球等等物品,手指非常的灵巧,变魔术一般的来回放置了起来,先将纸杯一侧斜放在桌上,又在上面搭了一支笔,然后另一只笔立在上面,又用丝线缠着石球,小心挂了起来。

    于是,让人觉得惊奇的一幕出现。

    纸杯只是一边着地,两支笔一横一竖,却全无支撑。

    明明看起来随时会掉落,但偏偏因为石球的垂落,保持了精准的平衡。

    “看到了吗?”

    她转头看了陆辛一眼,道:“这就是你的状态。”

    “复杂的多元个体,理论上是不可能达到平衡状态的,就如同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但是你却偏偏能在这种极具危险的状态下,保持了平衡,趋近于完美的平衡。我们固然想搞明白,这种平衡是怎么来的,但我们能够做的,却只有在旁边,尽可能细微的观察……”

    说着,手只轻轻一点小磁球,整个平衡瞬间打破,纸杯与笔,散落满桌。

    “否则的话,就不只是散架这么简单的事故了。”

    “……”

    陆辛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或许,也是研究院通过这个方法,向自己表明他们的态度?

    于是他也诚恳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没有时间让你们观察!”

    慢慢抬起头来,他说的很坦然:“我要去找到老院长,问清楚当年在孤儿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作为被他照顾过的孩子,向他表达我,还有很多兄弟姐妹们对他的谢意。”

    “另外,我不知道当年还有多少活下来的人,但我要找到他们。”

    “因为我答应过,会带着他们,离开那里!”

    “……”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的认真。

    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很诚恳,传达自己的态度。

    但这种认真,本来就是一种态度。

    “可以理解。”

    那位美艳的女博士,似乎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微微俯身,取下了沾在自己丝袜上的一点纸屑,顺势抬头,看向了陆辛,轻声笑道:“有人向往真理,有人崇尚现实,而我则认为那个台阶才是该不惜一切去追求的东西,但我可以保证……”

    “这世界上大部分男人,都会认为我这样的女人胜过了真理。”

    “……”

    陆辛怔了怔,竟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但只是微微沉吟,便又矜持了起来,反正自己肯定不是。

    “不过,”

    那位美艳的女博士话音一转,声音温柔了起来:“这也不代表我们不能合作呀……”

    “比如说,我们都想找到王景云教授……”

    “……”

    陆辛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放进了水杯里,抬起头问道:“你们也想找到他?”

    “只有研究院才可以找到他。”

    安博士神色显得非常自信,轻声道:“甚至也只有我们才可以确定他还活在世上。”

    “嗯?”

    陆辛捕捉到了她话里的重点,目光唰的一声向她看去。

    迎着陆辛疑惑的眼神,安博士轻轻轻叹了口气:“王教授是个很厉害,也很小心的人。”

    “我们找了他很多年,一度怀疑他已经去世。”

    “但是,南方科技教会的兴起,西方开采公司的壮大,还有东边那群住在海上的人身上发生的异变……很多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异常现象,都让我们感觉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

    “我们怀疑,是有人在利用研究院里的知识,改造着这个世界。”

    “拥有研究院的知识,甚至是寄生物品,并且叛逃了的,其实还有几个人。”

    “但是,研究院经过一番仔细的调查和辨别,最终得到了一致的答案,能够将事情做的这么完美,能够将局势把握的这么好的人,只有王教授了,这,就是我们确定他活着的证据。”

    “……”

    说到这里,她倒是轻轻笑了一下道:

    “研究院向来除了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之外,不打算接触任何权力,但是,我们还是打造了一支独特的队伍,外面的人,都称他们为潜伏者,这支队伍,可以说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情报组织,他们无处不在,没有他们潜入不了的地方,也几乎没有他们打探不出来的消息。”

    “很多人都认为,潜伏者的建立,是为了对付研究院的敌人……”

    说到这里,她微微笑了笑,道:“但事实上,潜伏者的建立,最初只有一个目的。”

    “找到王景云教授!”

    “……”

    陆辛的脸色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不是个矫情的人,也一直知道工作需要找准方法。

    老院长确实是很难找的,这么多年来,自己甚至一直当他已经去世了。

    直到如今,在陈勋口中,自己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可以想见,真想找他出来会有多么难。

    那么,自己是不是真的就需要和研究院合作,借他们的力量找他出来?

    他想着,又慢慢的取出了一根烟。

    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抽,毕竟剩的不多了。

    对面忽然伸过来了一只手,安博士轻轻将他手里的烟盒拿了过去,在陆辛惊讶的眼神里,她取出了两根,放在自己红唇间,又接过了打火机,慢慢的,将两根烟一起点燃了。

    “咳……”

    她轻咳了一声,将一枝夹在指间,又将另一枝递给了陆辛,烟蒂上还沾着她的口红。

    “当然了,研究院,也有些工作,需要你来帮忙。”

    “……”

    陆辛眼睛都有些直了,看了看这根烟,又看了看那位一脸慵懒的女博士。

    “我一共就剩五根了……”

    他不想浪费,还是接了过来,只是有些幽怨的看了女博士一眼。

    安博士怔了一下,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人正在嫌弃自己抽他的烟?

    ……

    “我不想和你们研究院有太多的接触……”

    陆辛毕竟是个挺大方的人,没有在烟这件事情上多埋怨她,只是闷闷的说了下去,道:“你们都是一群不正经的疯子,我对你们那个什么台阶也不感兴趣,我不喜欢回忆里出现过的任何一种感觉,也不喜欢为了让自己强大或是什么的,再度躺回那张插满管子的床上……”

    “我尤其不喜欢,你们叫我实验体。”

    “……”

    这话他说的很认真。

    他本来就不喜欢,如果不是妈妈告诉自己进入第二阶段才可以了解一些事。

    他甚至都不会对第二阶段产生兴趣。

    ……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或许不必急着下结论。”

    听着陆辛的话,安博士笑了笑,轻柔道:“我说的需要你帮忙,不是指被研究的事……”

    “嗯?”

    陆辛抬头看向了她。

    安博士笑了笑,向陆辛眨眨眼,道:“我让另外一个人来给你说。”

    说着,她转过了身,背对着陆辛,弯腰趴在了桌子上,拿起了桌子上电话的话筒,轻轻拨了几个键,声音显得懒洋洋得,道:“你那边完事了没?现在可以过来我这边了……”

    “这个小家伙还是太幼了,愣头青一个,不解风情……”

    “我觉得他应该喜欢你这样的……”

    “对,我们两个一起对付他,才能让他不要那么硬嘛……”

    “……我说是嘴不要那么硬!”

    “……”

    陆辛听得苦恼极了,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在那位安博士放下了电话之后,陆辛便也暂时耐心的等着。

    他现在倒也有了些好奇,想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鬼。

    不一会,走廊里走脚步声响起,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出人意料,是夏虫。

    她这时候的伤势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处理,看起来人也精神了很多。

    但是她的目光,却显得有些担忧,向安博士道:

    “我现在精神不足,撑不了太久。”

    “看出来了。”

    那位安博士轻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夏虫,道:“但没关系,主要是让他体验一下。”

    夏虫点了点头,便向陆辛走了过来,伸出了自己的手。

    “进去的时候温柔些哦……”

    安博士笑吟吟的看着陆辛,轻轻眨了眨眼:“毕竟是第一次,千万不要太粗鲁。”

    陆辛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有些话自己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懂,到底懂了不正常,还是不懂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