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这里就是深渊(四千字)
    “来吧!”

    夏虫见陆辛迟疑,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道:“不要浪费时间。”

    “这……”

    面对这个要求,陆辛只好满足她,并以一种感觉有些尴尬的姿势面对面站着。

    “记住,进去之后,要安静,不要乱动。”

    夏虫则直接转过了身,向着办公室门口走了过去,陆辛这么大个子,被她像是小孩一样的拉着走,并且听着她严肃的吩咐:“然后,无论你感觉到了什么,都一定要保持冷静……”

    “对对对……”

    安博士在一边道:“小年轻经验不足,往往一下子就投降了……”

    陆辛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这时,夏虫就已经拉着他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前,然后轻轻拉开了门。

    陆辛整个人便忽然僵住了,身体还轻轻哆嗦了一下。

    夏虫站在这个办公室里,拉开的是办公室的门,外面自然是走廊。

    但陆辛被她牵着手,向前看去,却发现这扇门是通往一个红色的世界。

    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看过去之后,就发现这里所有的影子都是散乱重叠的。

    数之不尽的精神扭曲力量,充斥在这个世界每一分空气里。。

    自己只是看了这一眼,便感觉有阴冷的风从这扇门后吹了出来,汗毛根根竖起。

    干燥而又充满燃烧铁锈味道的空气,充斥了自己的鼻腔。

    “这……”

    他下意识开口,但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夏虫拉着进入了门后。

    那扇门后,似乎有着强大的力量,在陆辛看到了这个世界时,就被吸引了进去。

    “嗡……”

    无法形容的杂念,忽然充斥在陆辛的脑海中。

    他像是听到了数以百计的人,在这里呐喊,哭嚎,带着种疯狂的呓语,这所有的声音,每一个都似乎很清晰,但交织在了一起,却显得无比混乱,争着抢着,钻进他的耳膜。

    “保持注意力,不要去仔细听任何一个人的声音……”

    有一个虚幻的声音大喊,同时有冰凉的小手,用力捏住了陆辛的脸。

    陆辛被这个世界惊醒,抬起头来,才看到了夏虫近在咫尺的脸。

    她正认真的看着自己,贴着自己的脸,大声提醒着。

    晃了晃脑袋,陆辛微微定了定神,他向夏虫作出了一个了解的手势,这才向周围打量。

    身后的门,已经消失不见。

    陆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残垣断壁的建筑上。

    经过了很努力的辨认,他才意识到,这时候自己仍然在二号主城,研究院大楼位置,只是,自己所在的位置,头顶上的大楼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了,脚下也只是一片废墟。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燃烧着。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似乎裸露在了烧红的钢铁前,被烤炙的每一寸都火辣辣的疼,而且这种疼,还不仅仅是炙热,更像是每一寸的肌肤都在被空气一次次的割裂。

    远处,猩红迷离,炙热的光芒下,残破的建筑在空气中摇曳着扭曲着。

    看起来街道与楼层都活了过来,还在夸张的在跳舞。

    红色笼罩着整个世界,像是一个深沉的噩梦,彷徨无助,恐惧而又孤寂。

    更远处的天空上,依稀看到一轮圆圆的月亮。

    陆辛的手在空气中挥舞了几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一切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甚至产生了一丝丝荒谬的熟悉感。

    这里像是虚无的,但又是这么的真实。

    ……

    “这是哪里?”

    陆辛下意识的询问了出来。

    “深渊。”

    夏虫回答的极为简单。

    歪着脑袋看看,确定陆辛没有慌乱,似乎也有些意外。

    但她并不啰嗦,直接拉着陆辛的手向前走去。

    迈开脚步的一刻,周围的一切影物,都开始变得迷离抽象。

    陆辛发现,他与夏虫每走出一步,周围的景象都快速的后退,仿佛速度加快了一般,只不过走了几步,他们就已经到了大街上,一辆辆破损古怪的汽车,幻影般快速的穿插。

    “我的力量,便是深渊系的契约。”

    只有夏虫生硬而且没有起伏的声音,还能给陆辛一点真实的感觉:“我与深渊里的门之虫签订了契约,所以它们可以带着我进入深渊,并给我最简单的保护,本来签了三只,但是之前在水牛城被杀了一只。除了这三只虫,我本来还与一只厉害的精神生物签订了契约。”

    “但是,它已经在我面对黑台桌的那只怪物时被杀掉了。”

    “所以,我现在在这里,也没有自保的能力,我们只能快速的进来,出去。”

    “……”

    陆辛这才留意到,这时候夏虫的左右肩膀上,分别趴着一只胖胖的虫子,自己之前在水牛城,确实在她身上看到过,只是,当时自己看到的,却远不如在这时候看到的清楚。

    在这个世界,一切实体的物品,都变得模糊不清,这东西居然更真实了?

    “唰唰”

    在向前走着的时候,陆辛忽然察觉了什么,低头看去,顿时有些毛骨悚然。

    地面上,不是外面的柏油马路,而是一只一只的手。

    自己和夏虫,这时候居然走在了无数的手上。

    这些手黑漆漆的,皮肤干瘪,上面有着蚯蚓一般扭曲的青筋,它们混乱的,狠辣用力的胡乱抓着,似乎要抓到一切它们能摸到的东西,指甲锋利,就像是一柄柄的匕首。

    陆辛终于明白,之前看到夏虫腿上的那些伤口是哪里来的。

    这是被指甲抓出来的。

    她每一次走进门后世界,都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无法躲,无法逃,因为这个世界的地面,所有的地面,都是这个样子。

    “嗤”“嗤”

    这些指甲,甚至也在刮着自己的腿,接触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阵冰冷锋利的感觉。

    “习惯了就好。”

    夏虫说着,回头看了陆辛一眼。

    “如果你担心会留疤,那没事,我的虫可以治好你,光溜溜的,像没伤过一样。”

    “……这是留不留疤的事情吗?”

    陆辛心里憋得难受,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是这世上最廉价的恶意,与最基本的,抓住的一切的欲望。”

    夏虫声音没有起伏的回答:“因为廉价,所以最多,铺满了这个世界,一层又一层!”

    “深渊……”

    陆辛深深叹了口气,向远处看去。

    忽然发现,这个红色的世界里,也是有着淡淡的人影,以及各种诡异的生物的。

    他看到一些地方,有着蘑菇一样的奇异植物,也看到在那一栋栋破损燃烧的大楼里面,有枝节状的,或是像蜘蛛、蛇一样的生物,时不时的探出头来,阴森森的盯着自己。

    “精神怪物?”

    陆辛忽然想到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深渊。

    在青港的时候,配合酒鬼清理那个信奉“真实家乡”的组织时,就遇到了一些精神怪物,那些精神怪物,虽然和现在自己看到的不同,但它们的气质上,却分明极为相似。

    在海上国的S级能力者袭击青港的时候,自己同样看到了许多精神怪物。

    本来好奇这些精神怪物从哪里来,现在忽然明白了。

    “真实家乡,和深渊,都是指这里?”

    他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应该说,真实家乡,就在深渊里,但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

    夏虫低声说着:“就像中心城在这个世界,但中心城并不等于这个世界。”

    陆辛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夏虫太会举例子了。

    “所以,你带我过来看的是……”

    陆辛微微警醒,明白了过来。

    “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污染源,也是我们马上就要处理的事情……”

    夏虫说着,一直拉着陆辛的手,不停向前走去。

    周围的景物似真似幻,瞬息向后退去。

    有的地方,陆辛像是走过来的,更有一些,居然像是从中间穿过来的。

    他看到了一片片的废墟,看到了堆积如山的骸骨,看到了那些骸骨之上,快速的爬来爬去,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人的奇异生物,仅仅是它们本身的样子,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看……”

    感觉也就过了几秒,夏虫忽然抬起手来,指给陆辛。

    陆辛猛得抬头看去,就见前面变幻不定的空气之中,居然有着一道光线。

    那光线清晰透亮,像是封冰的水底世界看向外界。

    在这个世界扭曲不定的空气里,通过那道光线,可以感受到外面的阳光,清新的风,与时不时掠过的人影,就好像是,他们如今在通过一个人的视角,看着外面那个真实的世界。

    “这就是……”

    夏虫向陆辛解释,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大吃了一惊。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或者说比夏虫还要早,陆辛也感觉到了一种汗毛炸起的阴冷。

    他瞬间转头,向一个方向看去,就见一片片的空气扭曲,火一样的燃烧了起来,旋即,周围那些扭曲而阴森的怪物,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哗啦啦的向着四周散去。

    而在远处,隐隐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快速接近。

    “快跑……”

    夏虫反应了过来,忽然拉着陆辛向原路冲去。

    在他们跑起来的时候,下面那些伸出来的手,忽然更狂乱的抓着他们。

    这些手也感受到了那种可怕的压力,它们同样害怕,但它们逃脱不了,所以它们只是拼命去抓陆辛与夏虫的腿,似乎这时候把它们抓住,留在这里,就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些似的……

    咕。

    空气里传来了受挤压的空洞声音。

    远处的东西,正在快速的接近他们,将这里挤压的不成样子。

    夏虫两条小短腿跑的噼哩啪啦响。

    陆辛毕竟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更不习惯,这时候被她扯着跑,快飞了起来。

    刚才他们花了一分钟左右走过来的路,这时候只花了十几秒便回去了。

    付出的代价,就是被那些手划出来的伤痕,也多了七八倍。

    在这里,每一步都像是在荆棘之中行走。

    终于,陆辛被夏虫拉着,回到了他们进来的地方,夏虫猛得伸出了另一只手。

    有一只胖胖的虫顺着她的手臂滑了下去,并用它圆滚滚的身子,卷住了一个地方。

    被它卷住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门拴的形状。

    夏虫一把抓住了门拴,用力拧下,那扇门被打开。

    但同样也在这时候,身后的威压达到了最大。

    陆辛有种后背被某种东西贴住的感觉,下意识的回过头去。

    他只看到了猩空的空气里,一张巨大的面孔突兀的出现,快速接近了他。

    这张面孔惨白,僵硬,像是一个面具。

    只在这张脸的眼睛位置,有两个鲜血淋漓的洞,里面是一只一只,鲜红色的手掌。

    它们攒动着,抓挠着,痛苦的抽搐着,似乎拼了命的从眼眶里钻出来,抓向陆辛。

    陆辛与这张脸对视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

    那张脸也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眶里钻出来的手,居然迟疑了。

    甚至有一些手掌,快速的缩回了眼眶之中。

    这种迟疑,使得怪物追击的速度,明显慢了一些。

    借着这个功夫,夏虫终于拉着陆辛,从那扇门里扑了出去。

    ……

    “哗啦……”

    门在身后关闭,陆辛微微一个踉跄,站稳了脚步。

    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还是在原来那个办公室,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但夏虫腿上的伤痕,明显不是梦。

    纵横交错,鲜血淋漓,有些地方的皮肉,都翻了过来。

    “哟,十二秒……”

    安博士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腕表,赞许的看着陆辛:

    “第一次来说,还不错了。”

    “……”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陆辛还没有回答,差一点跌倒的夏虫就已经惊恐的喊了起来。

    “对啊……”

    陆辛想着那张脸的样子,也不由得有些后怕,道:“太吓人了。”

    夏虫猛得回头,看在了他得脸上:“我说的是你……”

    “你只进入了深渊十几秒,怎么就吸引来了领主级的怪物注意?”

    “这个级别的精神怪物,一般只会对威胁到它的事物才会发起攻击……”

    “……”

    “这……”

    望着夏虫的惊恐,与身边那位女博士若有所思的样子,陆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道:“这明显不是我的问题吧?”

    “你应该去问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