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七十章 深渊的窥视
    “这……”

    听着陆辛的回答,夏虫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她是个老实姑娘,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看陆辛的眼神,怎么也回不去了。

    倒是站在了一边,饶有兴致看着的安博士,若有所思的向自己的办公室门边看了一眼。

    点了下头,然后便轻轻上前,扶住了夏虫的胳膊,笑吟吟的道:“深渊里面,千变万化,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很正常。你先去陪着青港那边的人吧,我来说就好。”

    “是!”

    夏虫答应,然后看了陆辛一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这一次她开门的时候,身上没有那种虫出现,打开的门,便是普通的门。

    而那位安博士,则笑吟吟的来到了陆辛身边,轻轻俯下身来,红唇微微翘起:

    “看清楚了吧?”

    “看清楚了……”

    陆辛下意识的回答,忽然反应了过来:“看清楚什么?”

    安博士只是看着他笑,双手抱在胸前,显得更丰盈了些。

    “污染的源头。”

    她轻声道:“也可以说是精神怪物的故乡!”

    “……”

    “嗯?”

    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她。。

    女研究的神色,似乎也有些感慨,轻声道:

    “作为第一次看到深渊的人来说,你的反应算是比较冷静的。”

    “而其他的,除了一些天生有被深渊里的怪物选中,并且保护着的人来说,他们看到深渊之后,无非两个下场。一种是直接疯了,另一种是,迫切的想留在那里。”

    陆辛深默了好一会,才问了出来:“所以,这深渊究竟是什么?”

    “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安博士抬头看向了陆辛,笑着问道:“当你凝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

    陆辛迟疑了一下,点了下头。

    对文明时代的文化稍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句话。

    “这句话可以帮你更好的了解深渊。”

    安博士轻声道:“深渊,你可以理解为集体潜意识海洋一类的存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力量,也有自己的精神辐射,这些辐射交织,将人类连系成了一个整体。”

    “它是我们精神世界的投射,也是我们的欲望与情感交织体。”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海洋的一滴水,这个海洋,也永永远远与我们每个人相关。”

    “……”

    “集体潜意识?”

    陆辛听了她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以前为了研究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他看过很多精神方面的书藉。

    在这个书藉里,自然也看过这一类的概念。

    说起来,这应该是指一个心理学的术语,大意是指人类祖先进化过程中,普遍拥有并遗传下来的一种精神沉积物,处于人类精神的最底层。

    这种集体潜意识的世界虽然只是一个猜想,但却无时无刻不在人类的文化之中表现出来,宗教、神话、艺术,大都与此相关。

    “你说的深渊,应该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

    陆辛有些笨拙的,努力表达自己的观点,眼睛看着安博士:“可我刚才经历的,却像是真的……而且,就算真有这么一个集体潜意识海洋,人类所有的思维与感情都会投映在这里,交织成另一个层面的世界,那它投射的,应该也是恶念与善念,怎么可能,只有负面?”

    “……”

    “哦哟……”

    安博士有些惊喜的打量了陆辛一眼,道:“你给了我一点小惊喜。”

    说着,她咬了咬嘴唇,目光柔软的看着陆辛,轻声笑道:“小弟弟,你在这个文明几乎断层,人人都只知道吃饭睡女人的时代,能够提出这些疑问,表现算是出人意料了。”

    陆辛顿时有些无奈。

    自己很少和人这么正经严肃的讨论学术问题的。

    怎么偏偏到了这时候,这女人的话却怎么都听着有点不正经?

    “你说的很对。”

    安博士轻声笑着:“精神底层的世界,应该有恶念,也会有善念,有负面,也有正面,甚至说,善念应该总是高过于恶念的,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生存下去,才会一直向前发展。”

    “即使是深渊这个称呼,也是指精神底层世界的恶念压过了善念。”

    “如果那里的善念压过了恶念,倒应该称之为天国了。”

    “……”

    说着,她两根手指夹着香烟,轻轻抽了一口,徐徐吐出了淡淡的烟气。

    这个女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抽烟!

    “我们有过猜测,在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前,旧的文明时代,出现了一种可怕的变化。”

    “因为这变化,全世界所有人的恶念,都压过了善念,而且达到了一种可怕的比例,几乎就此导致崩溃,所以,精神沉淀的世界,不仅形成了深渊,甚至还几乎溢到了现实世界。”

    安博士继续说着,声音轻柔:“正是这种现象,导致了红月亮事件的发生。”

    “……”

    “集体的恶念压过了善念?”

    “还是严重性的?”

    陆辛听着,又吃惊,又觉得迷茫:“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

    安博士说到了这个问题,冷艳的脸上,也像是蒙了一层阴影:

    “有可能是因为某种外部的原因,使得这个精神底层世界形成了异变。”

    “也有可能是现实中的一些事,导致当时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产生了无穷的恶念,使得精神底层世界严重失衡,更有可能是因为……”

    “人类的存在,欲望与恶意的积累,本来就会导致这样的局面出现……”

    “……”

    说到这里,她轻声一叹,道:“研究院知道很多事情,但这件事情却没有答案。”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正是因为某一段时间精神底层世界恶念与善念的失衡,导致了红月亮事件的发生,继而导致了旧文明时代的终结,最终便是我们刚才看到的,深渊成为了真实……”

    “而且,已经在窥视着现实世界!”

    “……”

    陆辛沉默了下来。

    他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红月亮为何会出现,一直是困扰着所有人们的一个话题。

    每每有人讲起,旧时代文明多么的好,多么有秩序,生活多么的富足,阳光多么的明媚,自然也就引申出了另一个话题,那么好的一个世界,究竟是怎样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人人都知道,就是因为红月,红月就在天上。

    但是红月是怎么来的?

    谁也不知道。

    如今,听这个女博士的意思,不是因为出现了红月,所以人的恶念压垮了善念。

    而是因为人的恶念压垮了善念,才导致了月亮变红?

    既然如此,又是怎么回事,会让这世界上的人,一下子涌出这么多的恶念?

    ……

    “无论世界毁灭的真相是什么,红月毕竟已经出现了。”

    “那么,深渊,就是我们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

    “就像在红月之下,人的恶念,或是其他的负面情绪,可以变成污染源,以及一部分精神怪物。深渊,便是这样一个类同的地方,可以理解为,它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污染源……”

    安博士不需要陆辛询问,便轻声讲了下去:“很多人直观的认为,污染源就是红月。”

    “但是月亮是没有生命的,也从来没有人在月光里检测到精神辐射,所以,研究院早就在推测,红月会不会只是一个特征,污染的来源,一切污染的源头,其实在别的地方?”

    说到这里,她弹了弹烟灰:“随着深渊组的能力者被发现,这个问题渐渐得到了解答。”

    “深渊组的能力者比较少见,而且,这个组的能力者往往都受到很强的恶意支配,或是有强烈的轻生欲望,因此一开始寻找并发现并不容易,很多直接就被当污染源清理掉了。”

    “但当有了那么一两个稳定一些的能力者被发现,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决。”

    “我们通过深渊组的能力者,确定了深渊的存在。”

    “……”

    安博士说着,脸色正经了些,看向了陆辛,道:

    “污染,或者说我们平时清理掉的精神怪物,其实有两类,一类是人群之中自然诞生的,说不定哪个人会因为各种情绪问题崩溃,引发精神失常,形成污染,或者说精神怪物。”

    “另外一种,便是自深渊里面渗透了我们这个真实世界的……”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已可称之为严肃:“深渊与现实世界,已经出现了很多裂隙。”

    ……

    听着她的话,陆辛又想起了当初那个叫作老乡会的神秘组织。

    当时有个问题困扰着他与酒鬼,那就是,他们操控的精神怪物,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忽然得到了答案。

    “因为深渊的存在,导致很多问题变得复杂。”

    安博士这时候正用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眉心,道: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污染的增多。”

    “而且,不仅是普通的污染,在深渊里,还会有一些精神怪物……”

    “比如说你们两个刚才遇到的那种。”

    “它们本来只会处于深渊之中,就相当于噩梦里一样,不会出现在现实。”

    “但深渊的力量越来越强,它们便从底层精神世界,来到了表层,甚至是现实……”

    “……”

    “你可以这样理解……”

    她慢慢说着,稍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着如何让陆辛更好的理解:

    “现实世界与深渊,本来是互相覆盖、并重叠着的。”

    “以前,他们中间有一道无形的墙,这堵墙很结实,偶尔有一点裂缝出来,流出来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可怕,但是,当这堵墙上的裂隙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时候,就可怕了。”

    陆辛急忙点了下头。

    裂隙越来越多,进入现实世界的东西自然也越来越多。

    同样的,越来越可怕。

    身为特殊污染清理人员,他更是很专业得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岂不是等于,自己在清理一个池子,把这个池子里的水变得清澈,但与隔壁的水池连接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洞,不停的有脏水流进来,那自己这个清理,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随着裂隙越来越多,进入现实世界的精神怪物与污染无疑越来越可怕。”

    女研究说着,忽然看向了陆辛,道:“但你想到没有,最可怕的是什么?”

    陆辛脑袋微微一变,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错愕。

    安博士点了点头:“是的,最可怕的不是会有多少裂隙出现。而是,从压力特性上来讲,如果深渊里的压力不得到削减,那么,当第一道裂隙出现之后,裂隙只会越来越多,口子越来越大。”

    “便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谁也不知道,这堵‘墙’,是不是也会有一天,忽然彻底崩溃……”

    她说到了这里时,脸色也微微变得凝重。

    “当这堵墙彻底崩塌,深渊完全污染了现实的时候……”

    “我们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