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第三次家庭会议(一更)(月初求票啦!!)
    地点:月亮台,老楼,四零一室。

    事件:第三次家庭会议召开

    此类家庭会议,之前已经召开过两次。

    第一次召开,陆辛一家人经过讨论,确定了陆辛要进入第二阶段,然后观看003号文件的事情。

    第二次召开家庭会议,是在看过了003号文件之后,确定了陈勋还活着时,那一次的会议,陆辛一家人决定了去中心城探亲,并且无意中解决了黑台桌的“造神”事件。

    现在,第三次家庭会议,已经开始。

    不开灯的情况下,总是显得有些阴暗,开了灯,光线又似乎总显得有些刺眼的四零一室内,电视已经打开,现在放的是葫芦娃,上面一个娃正喊着:“我的脑袋可不是面团捏的。”

    餐桌上已经摆了几碟菜,比以前丰富了不少。

    有一碟炒黄瓜丝,一碟辣炒蛤蜊,一碗萝卜虾米汤,四碗米饭,一瓶酒。

    参会人员:妈妈、父亲、妹妹、陆辛。

    还有只没皮的小狗,缩在了桌子底下,不知道算不算,反正它死赖着不肯走。。

    ……

    “无论是在荒野里露宿,还是中心城的酒店,都不如家里好。”

    陆辛笑的很开心,今天的饭是他做的,而且还帮父亲买了酒,甚至给他倒了一杯,一边自己捧起了碗,慢慢的吃着饭,一边随意的说道:“不过如今这么急着回来了,我的工作也很快就要处理了,之前在中心城,那位安博士说的话,不知道有几分真的,几分假的……”

    微微顿了一下,他好奇道:“深渊裂隙的问题,真的这么严重吗?”

    妹妹与父亲都面面相觑,然后转头看向了妈妈。

    妈妈似乎气质更优雅了,她坐在了这个破旧的老房子,老旧的餐桌面前,总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但她的表情却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听了陆辛的话,她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轻声笑着,点了点头,道:“站在研究院的角度看,这当然是非常危险的了。”

    “即使不套用研究的裂隙理论,仅从污染的角度也可以理解,一堆垃圾放在了那里,没有人管的话,还会越来越脏呢,更何况是那样的污染源?越拖越严重,是必然的事情。”

    “……”

    陆辛夹了一筷子菜,一边吃一边道:“若是这样,那真就不能不管了。”

    “无论研究院在想什么,只要是在做对的事,那我也应该尽一份力才是。”

    “毕竟我做的就是这份工作。”

    说着拿筷子指了指餐桌上的菜,道:“我们买的菜,都是拿他们发的薪水买的。”

    “呵,你一趟就赚个几百万,却只买这样的菜吃?”

    父亲露出了冷笑,举杯喝了半杯的酒。

    而且只喝酒不吃菜,似乎是用这种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抗议。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不饿,因为在他身后的厨房里,这时候已经堆满了不知名的肉,陆辛也不知道这些肉是怎么来的,总之这次一进门,就看到了,父亲可能想单独享用。

    “钱要省着花才对嘛……”

    陆辛慢慢说着。

    他知道父亲说的是自己倒卖一次消息就赚了两百五十万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这样的钱虽然赚的多,但心却不是很踏实。

    他已经决定,这样的事情,以后。

    少做。

    心里想着,笑着安慰道:“而且你们看,咱们现在一顿饭都吃两种海鲜了。”

    听着陆辛的解释,桌子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连妹妹都眼神古怪的看了陆辛一眼。

    蛤蜊和虾米,也能算两种海鲜?

    “这一次出去,你已经想起来了很多的事。”

    父亲的身子,有大半沉在了阴影里,再加上他微低着头,眼睛深陷,目光阴冷:

    “既然如此,那你还要继续过这样的苦日子?”

    “以前你将自己赚来的钱,都扔在了孤儿院里,那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欠他们的。”

    “现在呢?”

    “你忘了当你离开这里的时候,她的表现……”

    “……”

    陆辛正准备夹菜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什么反应,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

    妈妈顿时向父亲投去了一个埋怨的眼神,等了一下,才轻声笑道:“说这些做什么呢?”

    说着向陆辛投来了微笑:“你已经决定了?”

    陆辛继续夹菜,放在了自己的碗里,轻轻点了下头,道:“这毕竟是我的工作。”

    妈妈微笑,然后看向了妹妹。

    正在把弄着手里的惨叫鸡,注意力只在电视上的妹妹,冷不丁被妈妈的目光看中,顿时反应了过来,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正在讨论的是什么,只是举起了小手:“听哥哥的。”

    陆辛满意的点了点头。

    中心城这一趟回来,妹妹好像比以前听话了。

    她有了自己的思想与主见。

    ……什么事都听哥哥的,当然也是一种思想与主见!

    自己已经表了态,妹妹也表了态,陆辛便顺势向父亲看了过去。

    平时父亲是最喜欢唱反调的,但这一次,他迎着陆辛的目光,却忽然嘿嘿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我从第一次见那只怪物,就不喜欢她,就想撕碎她,只是那时候你们都不肯和我一起动手而已,既然这次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那当然要去撕碎她的蜂巢,好好耍耍了。”

    “这件事管是要管的,不过我的意见倒不一定非要撕碎她……”

    陆辛补充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了妈妈。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还是妈妈的意见,最重要了。

    妈妈脸上的笑容没有半点变化,只有温柔与精致,轻声询问:“有把握吗?”

    陆辛皱了下眉头,道:“问题就在这里。”

    微微沉默了一下,他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平时我做的都是一些送到了眼前的事,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去找人家……我心里老是有种我是个挑事的坏人那种感觉。”

    妹妹与父亲顿时都直勾勾的看向了陆辛。

    然后父亲“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就先不要考虑有没有把握的事情了。”

    妈妈微笑着看向了陆辛,道:“还有件事你是需要知道的。”

    “研究院没有骗人的,不仅仅是这些禁区的问题,还有她们提到的那个金字塔。”

    “……”

    “金字塔?”

    陆辛没想到,妈妈的话题忽然转到了这上面,微微怔了一下。

    正走神看电视的妹妹,忽然转过了头,表情有些兴奋的看着陆辛,嘴角扯到了耳根。

    身材高大的父亲,也慢慢转过了身。

    他的眼睛里,有血红色在浮动,看起来,他很兴奋,但又在压抑着。

    妈妈的表情依旧从容,优雅,冷静,只是嘴角带了些许温柔的笑意,轻轻的看着陆辛的眼睛,道:“是的,金字塔是存在的,而且你也确实已经在金字塔上,所以,对于你想处理工作的事情,家人自然会支持你的,但是,遇到了该做的正事时,你是不是也该加把劲了?”

    妹妹听着妈妈的话,眼睛越来越亮了,用力捏了一下惨叫鸡。

    父亲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头顶上的灯泡,开始轻轻的摆动,使得屋里光线摇曳。

    “真要走啊……”

    陆辛仿佛是有些为难似的开口,只是他也不知为什么,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

    是一种藏不住的笑容。

    “当然啦……”

    妈妈温柔的道:“也不仅是为了家人哟……”

    “我了解你,依你的脾气,怎么可能喜欢那种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呢?”

    “……”

    陆辛听到这里,又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

    他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道:“其实我不知道走这个台阶有什么用。”

    妈妈在这时候是沉默的,父亲脸上则是挂着冷笑,妹妹也受到了影响,怀里抱着惨叫鸡,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她向陆辛的方向靠了靠,但似乎觉得不对,又向着妈妈的方向靠了靠。

    桌子底下的没皮小狗悄悄向外伸了伸脑袋,瞅一眼,哆嗦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房间里的气氛,不知何时变得压抑了起来,空气像是已经凝固。

    “但既然你们都觉得应该走的话……”

    陆辛笑着,继续说了下去,道:“那就走一下也没关系呀。”

    说着向妈妈看了一眼,道:“其实你说的很对,我也确实不太喜欢被人欺负。”

    妈妈看着陆辛的表情,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

    “是的呢,我知道你是个老实孩子,不喜欢欺负别人,但别人欺负你也不行哦……”

    “呵呵呵呵……”

    父亲发出了冷笑,仿佛带了些讥讽。

    但与平时不一样的是,他以前擅长用笑容掩饰嘲讽。

    这次,却更像是在用嘲讽的表象,掩饰他心里真正的开心与兴奋。

    只有妹妹,下意识也跟着笑了笑,但笑的有些勉强,歪了歪脑袋,看向了陆辛。

    “那就这么定了?”

    陆辛笑道:“该做得工作得做,该走的台阶,也要走?”

    妈妈笑着点头,拿起了筷子,父亲将杯子里的酒倒满,呵呵的笑了起来。

    家人之间,目光交换,气氛顿时变得融洽。

    家庭会议是不是需要举手表决的,一个眼神,就已经互相明白了。

    “呜呜呜……”

    桌子底下传出了一声小声的呜咽,那是没皮的小狗。

    作为半个参会人员,它当然也是赞成的。

    ……主要是它没有资格不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