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给青港一个警告
    “前方三百米,九点钟方向,十一点钟方向……”

    “……过去给他拔了!”

    小雨淅沥的夜色之中,卡车向前疾驶,后面的车厢里,坐着几位战士。

    驾驶室里,陆辛负责开车,或者说,应该是妹妹负责开车。

    王松研究员,显然在觉悟上比那几位战士低了一些,他是坐在副驾驶上的。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死亡,也知道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受到影响,冷不丁被人控制,但他还是不肯跑到后面去淋雨。对于自己有可能产生的异变,他是这么说的:

    “向我下手的时候,轻点!”

    “……”

    陆辛能怎么回答呢?

    当然是说好,并且保证出手一定够快,以免他感受到太多痛苦。

    但死人是否还能感受到肉体上的痛苦,倒是两说。

    从目前他们分享的感觉来看,他们几乎所有的痛苦,来都自于情绪,或者说精神体。

    肉体上的痛苦对死人来说是无效的。

    “嗖!”

    在王松研究员报出了方向之后,陆辛踩下油门,向着疾驰。

    到了接近目标的地方后,他立刻将车停在了荒凉的小路边缘,然后大步冲了下去。。

    同样也是在这时,后面车兜里的几位战士,也跳下了车,大步奔去。

    他们的速度都很快,冲到了王松研究员指定的位置,便打开手电,飞快的寻找,找到了那些插在地上的一组发射器时,或是开枪,或是直接一脚踹倒,然后用力踩成了碎片。

    再然后,快速回来,上车,继续驶向下一个地点。

    这时候,王松研究员手里抱着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着一个又一个的红点。

    陆辛脸上戴的眼镜,左边镜片上,同样也有这样一个地图。

    这是王松经过对发射器的波长计算,临时编写,设计出来的一个追踪程序。

    可以直接借助精神检测仪找到这些发射器。

    “现在能够被我们追踪到的发射器,一共有九十六组。”

    “间隔十里或二十里不等,在开心小镇西边的荒野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圈。”

    “也正是这些发射器,折射并稳定了某种精神辐射,造成了一个这种恐怖的污染场域。有他存在,那么我们的人只要进入这片荒野,就会面临无解的危险,不知何时会死去。”

    “现在我们所有人的任务,就是毁掉这所有的发射器……”

    “每毁掉一组发射器,这个污染场域,就会被削弱一分。”

    “我认为,如果可以毁掉其中的过半发射器,这个污染场域,就会因为自力压力而崩溃!”

    “……”

    王松研究员,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上,挂着狂热的表情。

    对于他,陆辛也是感觉有些奇怪的。

    那几位战士,是因为自身意志坚定,所以在得知了自己的死亡之后,暂时压下了那种恐慌与憎恶的情绪,保持了清醒,然后在妈妈的一剪刀帮助之下,稳定了自己的状态。

    但王松研究员却没有,他自己推测出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自己接受了这个结果,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非但没有异变,甚至还借此确定了异变根由就是情绪失控的解答。

    ……果然头发少的哪个都不好惹啊!

    “是!”

    答应下了王松研究员的人,不只是陆辛这一队。

    整个荒野上,已经有至少十支小队,各自向着目标冲了过去。

    如今信息采集部队大部也已经得到了命令,同时分散开来,寻找这样的发射器并摧毁。

    活人无法进入这片场域,不然会受到场域的压制。

    但死人,却恰好成为了这片场域的BUG。

    至于危险问题,则已经不在他们这些人的考虑范围内了。

    这个荒野之中,当然隐藏着危险。

    但危险对死人是没有作用的。

    彼此摧毁掉的发射器,可以在电脑屏幕上显示,什么时候摧毁的进程被打断了,便说明他们已经出了事,而对于已经成为了死人的他们来说,出了事,便也等于是一种解脱。

    ……

    整体上来说,进程还是很快的。

    陆辛这一行人,驾驶着卡车,在下着小雨的荒野上狂飙,已经摧毁了四组发射器。

    而其他的人,不知道在以什么路线散开执行任务,催毁的发射器,已经达到了二十余组。

    若是可以一直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

    天亮之前,他们便有希望直接催毁超过半数的发射器。

    “对我们来说,工作不仅仅是摧毁发射器,毁掉这个污染场域。”

    王松研究员在中间行驶的过程中,仿佛是要珍惜自己为数不多还可以运转这颗聪明大脑的机会,絮絮叨叨的道:“我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搞明白,无论是科技教会,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在这样空旷的荒野上,做出这样一个力场,究竟是想搞什么?”

    “只是为了对付我们吗?”

    “若只是为了对付我们这些人,根本不必布置这么大的污染场域。”

    “为了某种实验?”

    “这片场域里的绝大部分,都只是空旷的荒野,他们连实验的对象都没有……”

    “甚至说,这看起来都不像是人为的。”

    “毕竟如果是人为的,那么设下了这么大的污染场域,一定会掺杂一些个人的意志。”

    “但实际上却没有,因为我们虽然死亡并被唤醒,却都还可以保持理智。”

    “可以得出结论,他们只是布下了这么一个能量场,但这个能量场本身却是纯净的。”

    “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了,他们设下这个污染场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

    陆辛知道这都是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全部记了下来。

    除了王松研究员外,或许已经不可能有人在进入这里,得出这些观察结论。

    与此同时,他的心情,这时候也是微沉的。

    虽然没有拿到核心的证据,但从逻辑上判断,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些污染的力量,来自于那位开心小镇的女王,只是这种力量,已经经过了某种改变,并非单纯的污染。

    便如机械师提出来的四个问题。

    一种是让人自相残杀的力量。

    一种是将死人唤醒的力量。

    一种是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亡的力量。

    一种是变成精神怪物的力量。

    陆辛猜到了将死人唤醒的力量来自于女王,王松研究员猜到了变成精神怪物的原因。

    但这片场域,还藏着很多问题。

    当然,陆辛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现在,自己的首要目的,是打破这个污染场域。

    但之后,却要往开心小镇走一遭了。

    陆辛并不希望真的与开心小镇的女王为敌,毕竟在青港的计划中,现在对开心小镇的那位女王,是三个选项,或是清理,或是沟通,或是削弱,本来自己也是倾向于削弱或是沟通。

    但女王如果真的已经彻底失控,那么,便只剩了清理这个选项。

    好歹是妈妈的朋友,彻底撕破脸当然是不好的。

    不过,选择权在她。

    陆辛想着这些问题,缓缓的踩下了油门,再一次加快了速度。

    阴沉沉的荒野之中,随着一个个发射器被摧毁,仿佛有一个无形的罩子,正在渐渐变得透明,倾斜,而原本均匀散布的力量,也在这时候变得稀薄不定,就像是阵阵狂风。

    这是属于死人的反击,对抗荒野上那种无形的恐慌。

    ……

    “我们的稳定器正在被人拔掉,而且速度很快。”

    在陆辛和信息采集部队的人分散开来,摧毁一个个发射器的时候,同样也有人在观注着一个电脑屏幕。

    这是一个设在了距离开心小镇不远的某个废弃村庄之中的观测点,这里的人很少。

    只有四个人,一个是穿着件脏兮兮的风衣,眼睛红肿,正在端着咖啡狂饮的人。

    一边灌着咖啡,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上,一个个的绿色标记,正在以平均一分多钟就会消失一组的速度变成红色,他轻轻叹了口气,道:“真悲哀,摧毁永远比建设起来容易。”

    “这么容易就被摧毁了?”

    在这个破旧的房间门口位置,有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你的设计之中,这不应该是一个无解的污染循环吗?”

    “只要有人进来,就会受到污染,但是若不进来,又不可能会发现这里的污染。”

    “……”

    “喂喂喂,这能怪我吗?”

    灌着咖啡的人大叫了起来,猛得一敲键盘,画面便切到了另一个场景,看起来是以俯视的角度,看着下面一辆快速行驶的卡车,从车前玻璃看了进去,正好可以看到陆辛与王松研究员两个。

    一个开车,一个拿着平板电脑,一个脸色平静,一个惨白的像是死尸一样。

    能看到他们在聊着什么,脸上甚至还都带着笑容。

    “瞧瞧,瞧瞧,他跟死人合作啊,正常人谁能想到去和死人合作?”

    “……”

    望着监控上的画面,其他人也都微微哆嗦了一下,有人感慨:

    “与死人合作,好变态……”

    另外有人质疑:“在你之前的设计中,死人只会依循生前的惯性进行无意识行动,最后成为死人森林的一员,这片死亡场域是他们继续存在的根基,他们只会下意识维护场域。”

    “为什么如今却出现了他们在破坏场域的现象?”

    “……”

    灌着咖啡的人又喝了一大口,道:“有某种力量影响了他们,应该和这唯一的活人有关。”

    他将监控画面,切到了驾驶座的陆辛身上。

    那张平静的脸上,眼睛正直视着前方,但仔细去看,却让人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

    “他为什么还活着,是因为他能够对抗八音盒的力量吗?”

    靠在了门口,红色头发的女人诧异的问道。

    “呵呵,你们的想象力为什么这么匮乏?”

    这时候,坐在了屋子里的一角,嘴里咬着一根雪茄的男人呵呵笑了起来,他长了一副络腮胡子,脸上戴着硕大得墨镜,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贝雷帽,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初那支外围的骑士团,就是在青港城栽了的吧,这足以说明青港有了了不得的能力者。”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能是这个人在直接对抗场域的力量?”

    “……”

    整个房间,所有人都微微沉默了一下。

    很明显,即使是他们,也无法理解,什么样的人可以直接对抗这样庞大的场域。

    这个房间里,最后一位声音显得非常苍老,又吃力的人慢慢开口:

    “没关系。”

    “既然泄洪口已经被毁掉,那就启动第二计划好了。”

    他每说一句话,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喘息粗重,似乎非常的疲惫:“我们受神谕的指引而来,福音计划容不得有半点差池。既然有人成为了这个计划里的变数,那就摧毁他好了。”

    “正好也可以用这件事给青港一个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