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死人森林
    “发射器的摧毁数量,已经达到了四十二组,很快就会达到甚至超过一半。”

    随着卡车继续向前驶出,王松研究员的声音里,也已经有了压制不住的兴奋。

    陆辛点头,从他戴的眼镜上,也能够看到那一个个显示在了地图上的红点消失。

    看样子,所有的人都在竭尽全力的摧毁这些发射器。

    只不过,他还是想劝劝王松研究员,虽然进展顺利,但也不用这么兴奋。

    毕竟他一兴奋起来,脖子处的血就喷的到处都是,跟个喷壶差不多。

    自己靠右侧的衣服,都被染红了。

    ……

    一边踩下了油门,将卡车当成了疾驰的摩托来用,一边也在分心观察着。

    从发射器毁掉的数量来看,形势自然是好的。

    但是,陆辛也已经从一些细微处,分辨出了一些可怕的问题。。

    红点消失的速度,正在变慢。

    红点消失的轨迹,若是串连起来,就会形成几条不同的轨迹,那是因为正有不同的小队,从自己的位置,按着距离的远去去催毁那些发射器,就像一张网一般散开,但渐渐的,那几条线都消失了,悄无声息,如果不仔细去观察,甚至都无法发现这几条线很久没有再延伸。

    陆辛明白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

    转迹的消失,自然是因为做这些事的人消失了。

    刚才大家一起,都在各个地方摧毁着这些发射器,速度自然快。

    但如今,十分钟内,被摧毁的三个发射器,其中有两个,都是自己摧毁的。

    这毫无疑问,是暗中的对手已经开始行动。

    除了这片笼罩着荒野的死亡场域,黑暗里肯定还有着其他的敌人。

    从发现了这些同事的死因是因为自相残杀开始,陆辛就已经知道,暗中肯定躲藏着一些敌人,虽然不确定它是以什么形态存在,但这个敌人,应该是非常强大且怪异的类型。

    毕竟它可以在连面都不露的情况下,就让一队有着十几位精英武装战士糊里糊涂的死亡。

    怪异的地方,则在于,这些出了事的同事,间隔都是极远。

    有的相隔几十里,但推测他们出事的时间,却极为接近,有的甚至只有一两分钟。

    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他们这么快的消失?

    陆辛的脸色平静且深沉。

    因为在这片荒野上,没有相应的信号基站,他们的距离又已经拉开,因此在疾速行驶之中,他们是无法及时通信的,他无法知道那些同事面临了什么危险,那些同事或许也不在乎,现在每个人的目标都一致,那便是摧毁这个场域,一直行动到自己无法再继续行动为止。

    “呼……”

    陆辛深深的呼了口气,一边加快了卡车行驶速度,一边打起了精神。

    他急于快些摧毁超过一半的发射器,同时更知道,自己越接近目标,对手越有可能出现。

    对于这个隐藏在了黑暗中的对手。

    陆辛很期待。

    ……

    “吱……”

    在借了妹妹力量的陆辛这一次次超出极限的操作下,卡车的发动机,发出了有些不堪重负的声音,大约它这么大的块头,也真的没有经历过被人当成了摩托车来开的感觉。

    随着陆辛猛转方向盘,后轮胎贴着地面向前甩了出来,将泥泞的地面,刮出一条沟。

    后面车兜里坐着的几位战士,一个个双手用力把着车兜,身体坐的笔直。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呕吐的能力,真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已经吐了出来。

    “就在前方,九点位置,大约一百米……”

    王松研究员大声喊着,陆辛已经推开驾驶室的车门,窜了出去。

    借用了妹妹能力的他,这时候速度快的如同一只幽灵。

    瞬间就冲进了道路两侧,齐腰深的荒草里,就像是钻进了深海中的鱼一样消失不见。

    静静的过了五六秒钟后,远处响起呯呯几声枪响。

    再过了七八秒钟,陆辛诡异的从旁边的黑暗里钻了出来,坐回了驾驶座。

    “呜……”

    刚刚才略微低沉了下去的发动机,又立刻轰鸣了起来。

    轰鸣之中,甚至像是带了点受不住折腾的委屈。

    “四十三……四十四!”

    王松研究员低低的喊了一声,用力握了一下拳头。

    陆辛也有些惊喜:“两个?”

    “对!”

    王松研究员道:“在刚刚,其他地方也摧毁了一组,现在只差四组了。”

    “呼……”

    陆辛点头:“很好,很接近了……”

    说着,便已在一个极为狭窄的小路上,角度刁钻的强行调转车头,准备冲向下一个地方,西北方向,大约一千二百米处的一个发射器位置,将四十四这个数字,给他变成四十五。

    但这一次,刚刚才冲出了三百米左右,陆辛忽然抬头,皱眉看去。

    车灯穿破雨帘,扫向了前方,可以看到一条破破烂烂的柏油马路延伸向了前方,两边则是黑压压的荒草,在雨帘中静立,只有被车灯灯注的边缘扫到的时候,才露出了枯黄的颜色。

    这些荒草大都齐腰深,稀稀落落,淹没了除柏油马路之外,其他所有的地方。

    但是在他们车灯远远照过去的地方,光线能够达到的最远处,却忽然发现了一截一截狰狞的灌木丛。这灌木丛比旁边荒草高出了一截,远远的横在了光线的尽头,将柏油马路淹没,给人造成了一种灌木丛太过茂盛,已经将这本来就年久失修的马路,也给淹没的印象。

    陆辛看了一下眼镜,镜片上显示,这条路是笔直向前,不应该有灌木丛拦路。

    他微微皱眉,难道柏油马路,是在灌木丛中间穿过?

    还是稍微放慢了车速,向着前方的灌木丛驶去,车灯像是两把利剑,撕破了迷蒙的雨帘,一点一点逼退四下里漫无边际的黑暗,将前方的景物,一点点的拉近到了他们的眼前。

    然后陆辛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猛得踩下了油门。

    轮胎在地上打滑,向前滑出了两三米,然后才前后一颤,猛得停下。

    无论是副驾驶上的王松研究员,还是车兜后面的李建队长与几位战士,都差点摔倒。

    他们都是一惊,急忙抬头看去。

    然后,他们忽然都怔了一下,旋即铁青色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这时候,他们已经接近了灌木丛,也看到了那一片黑压压的灌木。

    车头灯的光芒里,雨丝唰唰打落,落在了那一片安静的“灌木”脑袋上。

    但那不是灌木,那是一个又一个枯瘦而扭曲怪诞的“人”。

    皮肤黝黑,长着脑袋,有着人的形状与五官,但却木然的站在了那里。

    身上还挂着一些褴褛的衣服,或是高抬着手,或是一只脚提在半空。脑袋或是微微歪斜,或是呆滞的看着夜空,已经干涸黯淡的眼窝里,偶尔会因为车灯反射出些许诡异的光芒。

    就这么静静的,在小雨之中,一动不动,犹如灌木。

    ……

    “他们……是死人还是活人?”

    王松研究员坐了起来,用力的贴住挡风玻璃,向外看着。

    似乎因为他已经死掉的原因,视力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不过,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看清楚了挡在前面的是什么,身体都似乎吓的抖了一下,颤声道:“怎么,这么多?”

    陆辛也沉默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

    确实,太多了。

    可怕的不是那些如同灌木一样挡在了前面路上的枯尸,而是那枯尸的数量。

    刚才离得远,依稀看着,像是一片灌木林,可现在他们已经发现,那所有的,都是人,一个一个枯瘦如干尸一样的人,他们的数量似乎无穷无尽,直接堆满了前面的那片荒野。

    这是一片死人森林。

    周围的小雨,忽然变得更为森寒,阴风刺骨。

    “我想……我们想错了一点……”

    王松研究员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声音微微发颤,低声道:“我们以为对手是个游荡在荒野之中的幽灵,但实际上,他们……他们却直接在这里种下了一片死人森林等着我们……”

    “太可怕了,他们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做?”

    “这么多的人,恐怕不下一千人吧……”

    “……”

    王松研究员的声音,已隐隐透着寒气。

    陆辛能够感受到他这时候的心情。

    数百人,一千人,听起来或许不是很多。

    但真正看到的时候,那黑压压的一片,数之不清的脸,数不清的人头,已经足以给人造成一种强大的压制感,尤其是当自己这边,只有四五个人的时候,悬殊更是大得吓人。

    对方仅仅是数量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已经可以像是黑色的浪潮一样,彻底将人给淹没。

    这么多的死人。

    对方怎么做到的?

    陆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是从中心城回青港的时候,他在俱乐部里买的一份资料。

    足足花了两百万。

    科技教会灾厄大主教现身水湾城,三个小时之后,水湾城成了空城。

    资料的内容很简单,甚至让他和陈菁,都觉得花了冤枉钱。

    但是,与现在自己看到的那一片森林连系了起来,陆辛心里,却不由微微一动。

    难道……

    确实是科技教会来到了青港?

    这些人,这些死人,或者说,这片死人森林,就是他们的杰作?

    ……

    “一定,一定要毁掉这个污染场域……”

    王松研究员,忽然用力抓住了陆辛的胳膊。

    他那已经显得黯淡无光的眼睛里,却露出了真正的惊慌与焦急之色:

    “单兵先生,无论对手是谁,这种没有底限的行为,都太可怕了,所以,请答应我,一定要毁掉这个污染场域!而且,要找到他们这个场域的核心,搞清楚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我会的。”

    陆辛深吸了口气,再次发动了车子。

    他们的道路已经被这些“人”挡住,彻彻底底的挡住。

    想要拆除其他得发射器,便只有穿过这些人。

    陆辛看了前方黑压压碾压过来的死人森林一眼,心里并没有害怕的感觉。

    他只是有些犹豫,看向身边的同伴:“现在我们的时间很紧急,所以只能选择从这片死人的地方穿过去,或许会很危险,但我必须得承认,其实我,不是很擅长保护别人……”

    王松研究员与几位战士闻言,都怔了一下。

    然后,王松研究员与那位脑袋上缺了一块的队长,都忽然笑了起来。

    “单兵先生,知道和死人组队的优势吗?”

    他们也抬头看向了周围,那黑压压的死人死人森林,轻声道:“死人是不怕危险的。”

    “所以,我们不需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