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让他过去
    “呜……”

    沉闷的发动声,爆发出了强烈的喘息,加足马力向前冲去。

    既然确定了只有冲过去这一条路,也决定了要冲过去,陆辛便没有再产生任何犹豫。

    他没有时间去浪费,也不希望有任何无关的情绪影响到自己,所以直接冲过去。

    无论那片森林,有什么怪异,也要先冲这一脑袋。

    “唰唰唰……”

    车胎甩着泥泞,速度越来越快,直向前方狂冲了过去,像是一头愤怒的猛兽。带着一种蛮不讲理的凶狠,直直的向着那些木讷的堆在了马路上的死人们直直的冲撞了过去。

    不过,毕竟对方无论生死,都还有一点人的样子,直接就这么撞过去似乎也不太好。

    所以陆辛给了他们足够的尊重。

    他按了喇叭。

    “滴滴滴……”

    响亮的喇叭声与发动机的轰鸣,打破了这飘着小雨的夜里那份宁静。。

    车灯更像是利剑,直直扫向前方。

    按了喇叭,就说明我要冲过来了,该让开的就赶紧让开。

    但那一片森林,却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在最前方的几个干枯瘦削的人形生物,仿佛被车灯刺到,慢慢的,向着车头看了过来,动作僵硬而笨拙,仿佛可以听到骨头的噼啪声。

    它们的嘴巴,也在以一种缓慢的方式张开,仿佛想要发出某种嘶吼。

    他们不让,陆辛也就不客气了。

    在这些怪物缓慢的张开嘴巴,声音还没有发出来时,车头就直接撞了过去。

    “轰隆……”

    这些生物的身体似乎非常的脆弱,也就是一般人的强度。

    在卡车的冲势之下,最外围的几个人瞬间就被撞成了碎片。

    一堆碎肢飞了出去,更有不少直接被卷进了车底。有某种黏稠到了极点的物质,崩溅出来,洒在了车头的前玻璃上,像是一片片抽象风格的涂鸦,甚至还直接贴上来了一条手臂……

    “就这……”

    陆辛心里微微一凛,加紧了油门向前冲去。

    车光照亮了越来越多的人头,缓动的攒动,看起像是潮水。

    “啪啪……”

    车轮碾过骨头的声音,发闷,响起一片。

    起初似乎很容易,但随着卡车进一步驶向深处,陆辛忽然意识到了不对。

    这个死人森林,正在变得活跃了起来。

    越在森林深处的“树”,越灵活,它们甚至在卡车冲到它们身前之前,就爬了起来。

    张牙舞爪,似乎有些口中还在发出咒骂,迎着卡车,飞快的向上爬来。

    甚至连车前挡风玻璃上的那条手臂,手指都抓挠了几下,然后向车厢爬来。

    “呯呯呯……”

    后车厢里的李建队长等人,已经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从前视镜里,陆辛可以看到,已经有不少“人树”,直接爬进了车厢。

    虽然它们的动作还是很缓慢,但在这个数量下,也已经形成了极为可怕的画面。

    “给我把枪,给我把枪……”

    就连王松研究员也大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拿平板电脑拍着那些伸进来的手掌。

    “啪啦……”

    陆辛这一侧的车窗也被打碎了,几只枯瘦干瘪,因为肌肉萎缩而显得指甲锋利细长的手掌向他抓了过来,陆辛一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抓去,瞬间就将几条手臂齐唰唰撕断。

    然后他顺手向下一掏,先拔出了一把枪,扔给了王松研究员。

    又顺势拿出了一把,探出车窗,一枪打飞了一个正爬到了车前盖上的枯尸。

    “这样不是办法……”

    后车厢里,李建队长打掉了几只枯尸,忽然向前面喊了一声。

    陆辛明白他的意思。

    镜片上显示,这时候距离第四十五个发射器已经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了。

    但是卡车的行进,却已经越来越慢。

    周围的枯尸,不仅是会爬到车上来这一种攻击手段。

    它们有的已经被卷进了车下,不知卡在了什么地上,越堆越多,形成了巨大的磨擦,也有一些,被卷入了车轮之下,黏稠的液体,使得车胎打滑,越来越咬不住湿华的地面。

    这时候,他们就真的像是冲进了森林里一样,被无数的藤蔓与枯木给卡住,拖慢。

    既然这样,便只有弃车了……

    只是……

    陆辛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王松研究员和李建队长他们一眼。

    一旦弃车,他们将会陷入死人围攻之中。

    ……

    “呵呵,单兵先生,不是说过我们不需要保护吗?”

    王松研究员刚刚开枪,打中了一具爬到跟前的枯尸的胸膛,这似乎让他感觉非常得意。

    笑着转头看向了陆辛,道:“单兵先生,面对这个任务,追求效率才是最主要的。从现在的观察结果来看,我们还可以保持自己的理智与思索,那些荒野上在执行拔除稳定器的其他小组,也证明了我们还具备单独执行任务的能力,所以,我现在向你提出分兵的建议。”

    “由我们,去拔除第四十五组稳定器,而你,则直接去清理第四十六组稳定器。”

    “……”

    他的声音很理智,也很有道理,甚至很轻松。

    但陆辛知道他这番话代表什么。

    这时候,直接答应才是最好的选择,最有效率,但陆辛说不出来。

    “单兵先生,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好了。”

    李建队长,这时候也在后面开了口,沉声道:“起码,我们也想用最后的时间做点事。”

    在他说出了这番话时,只见他身边的几位战士,都已经扯过了自己的背包。

    他们在计算武器,尤其是其中的几颗黑色炸弹。

    “呼……”

    陆辛深深呼了口气,推开了旁边的车门,一脚将一颗进了进来的脑袋踢碎。

    “我不是很会说话。”

    陆辛转头,看向了这些人,轻声道:“也很少与人合作,但起码,跟你们的这次合作……”

    “很开心……”

    “……”

    王松研究员和李建队长,都静静的看着陆辛,就像他们第一次见时一样。

    那是一种信任的表情。

    “我会做好我的工作!”

    陆辛向他们做出了保证,便扯上了自己的袋子,借用着妹妹的力量,忽然从车厢里钻了出去,他的身形,在这时候变的异常的灵活并矫健,踩着一颗颗的脑袋,向前冲了出去。

    “呜……”

    在陆辛冲出了车厢的同时,有人接过了方向盘,卡车再次加速。

    一个剧烈的甩尾,直接冲向了大路旁边,一片布满了荒草的野地。

    发动机呜呜作响,直向着第四十五组稳定器的方向冲了过去。

    原本卡车是不能驶下大路的,因为在这种泥泞的荒野,卡车进去之后,轮胎很容易就会就会陷进松软的泥土里面,但如今,遍地的死人森林,反而帮助卡车暂时解决了这个难题。

    比起寸步难行的马路,两边的野地反而更好行驶一些。

    卡车速度微微提升,车轮碾过无数白骨,径直的冲向了几十米外。

    卡车的咆哮,与闪亮的灯光,也在某种程度上,吸引了死人森林的注意,大批的黑色潮水,纷纷向着卡车涌了过去,陆辛独自冲进了死人森林,但身边的压力,反而小了些。

    这时候,本来应该一心直冲向前。

    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身子在空中时,转头看过去。

    轰隆……

    他看到了卡车冲向第四十五组稳定器的所在时,忽然停了下来。

    再下一刻,蓝色电弧冲天而起,搅飞了一片残肢断骸。

    镜片之上,第四十五组稳定器消失,陆辛的心脏,跟着沉重的跳动了一下。

    实际上,这几位战士的做法,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也没有帮自己节省多少的时间。

    只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一是因为,到了这时候,他们只能这样做,才能够起到一点些微的作用,另外就是,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归宿,所以,他们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清理污染。

    他猛得停了下来,向着那个爆炸传来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

    ……

    “做人本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不是吗?”

    “做好了自己的事情,就已经是件特别好的事情了……”

    再次转过了身的时候,陆辛的身体,猛然之间绷紧,速度加快。

    此时他目光所及,到处都是惨白腐烂的脸。

    一张张,一排排,带着死人所特有的铁青僵破表情的脸在他身前不停的晃动着。

    腐臭又怪异的气味,不停的从他的鼻孔里向大脑钻了进去。

    但他反而感觉已经木然。

    忘了害怕了。

    只是有点烦人。

    他的身影被淹没在周围的黑暗中时,也瞬间变得怪异而灵活。

    他飞快的从周围那些干瘦而散发着腐臭气味的死人森林之间穿过,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木讷而笨拙,他甚至可以直接冲到这些死人的头顶之上,像是一只轻巧的蜘蛛,踩着它们的脑袋,飞快的冲向前方。

    “哗……”

    有一堆黑压压而又灵活的死尸向他冲了过来,但陆辛却连躲都没躲。

    黑暗之中看不清他做了什么,只能看到,他有冲到了他身前的死尸,忽然四分五裂。

    ……

    “这是怎么回事?”

    死人森林深处,有人看到了陆辛快速穿过的一幕,脸色瞬间变得瞠然。

    她向着耳机里低吼:“那是什么怪物?”

    很明显,频道的另一端,也有人正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看着陆辛,声音还显得十分冷静:

    “看起来似乎是蜘蛛系,但又绝不仅仅是蜘蛛系,他在污染场域里面,似乎完全不受影响,拥有一种强大而未知的进攻能力,难道说……青港也有高于第二阶段的能力者?”

    “……”

    “呵呵,青港是不是有高于第二阶段的能力者我不知道。”

    另外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但这个人,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一般的第二阶段能比。”

    “蔷薇暂时不要靠近这个人。”

    一个每说一句话,都要重重喘息一下的声音响起:“我怀疑你不是他的对手。”

    女人听了这话,顿时大吃了一惊:“我若不是出手,他很快就能摧毁场域!”

    “让他去。”

    那个十分疲惫且喘息着的声音道:“不过是重构几个稳定器的事情罢了,并不麻烦。”

    女人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沉声道:“你有什么计划?”

    “由他闯进场域核心。”

    那个声音休息了一下,才又道:

    “我们会趁这个时间过去与你汇合,然后请他观赏一下,死亡之花。”

    “现在吗?”

    女人怔了一下之后,瞬间警惕:“这本来是我们准备来对付青港军队的武器。”

    疲惫的声音慢慢道:“在我看来,他就是青港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