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哀亡之歌
    “有可以交流的吗?”

    汇报结束之后,陆辛向前走去,声音平静: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但是,因为你们做的事情,影响到了这片荒野,也影响到了我们青港的人,所以,现在我需要将你们这个地方彻底破坏掉,你们不要反抗我,不然,你们都会被毁掉。”

    用词很严谨,因为他也不确定这些人是生是死,所以用了“毁掉”这个词。

    这个厂房里,所有人都目光阴冷的看着他。

    有种原始的疯狂与敌意,开始从他们身上滋生,涌向了陆辛。

    陆辛迎着他们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这是向他们示意,自己要开始工作了。

    ……

    “呜呜呜……”

    在陆辛进入了厂房的时候,四下里黑沉沉的荒野之中,也忽然响起了一阵车声。

    有车灯的光芒划破了黑暗,分别从三个方向,来到了这片大坑前。

    从西边过来的,是一辆改装车,有着高大的车轮与底盘,还有坚实的车头,停在了大坑的边缘之后,就从车上,走下来了一位司机,帮着打开了后座的门。

    后座之上,坐着一位头发苍白,一脸疲惫之色的老人,他似乎有些畏惧车外的凄风寒雨,轻轻扯了下身上的大衣。。

    东边过来的,则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他穿着一件武装服,头上戴着一顶贝雷帽,哪怕是在这个黑暗到灯光似乎都会被吞噬的夜里,脸上也戴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墨镜,一脸胡须。

    北边过来的,则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她从一群死人之间走了出来。

    掀掉了斗篷,露出了火红色的头发。

    他们从三个方向,看向了大坑深处的厂房。

    在他们身后,则有一片片动作迟缓的死人从黑暗里涌了出来。

    他们的速度都不快,但却不停的向前走来,看不清有多少数量,只能看到一片在黑暗里晃动的人头,以及曝露在了周围的车灯里面,一张张枯瘦而惨白的脸庞。

    就像是一片森林在移动,大坑周围,堆满了一个个灌木也似的人影。

    厂房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的动静。

    外面的人,同样也不知道厂房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听到,厂房里面,忽然响起了巨大的爆破声响。

    那种声音如此巨大,让人不由得怀疑,厂房里面,是不是已经出现了一头疯牛,或是一只怪兽,它在厂房里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造成着破坏。

    无数的电花,从厂房周围的线路上燃起,周围的灯光,忽明忽暗。

    轰隆!

    忽然有巨大的声音响起,厂房上方,一片片铁皮变得扭曲,掀起,露出了一个个的大洞。

    周围的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像是发出了一场地震轰鸣。

    “哎哟哟……”

    有人被里面的动静吓了一跳,忍不住在频道里说道:“这是只什么样的怪物?”

    坐在了改装车里,因为畏惧外面的寒风,又将车门给拉上了的老人,低声在频道里说道:“他自己一个人进入了工厂,便可以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尤其是,工厂里面的力量,应该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他还是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说明他并不吝啬自己的精神量级。”

    频道里有女人的声音响起:“所以说,现在的青港,确实已经有了接近第三个台阶的人?”

    “咳咳……”

    头发灰白的老人轻轻咳嗽了一声:“不要低估自己的对手,可以把他估计的更高一些。”

    “应该不会吧?”

    频道里有人笑了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我们又不是在中心城。”

    “无论他是与不是,我们都不应该大意。”

    头发灰白的老人轻轻喘了一会,道:我不喜欢超过了掌握范围内的事情。”

    “神谕突然降临,让我们来执行接引计划,本来就是一件不在掌握范围内的事,来到了这里,发现青港已经开始了对开心小镇的观察,又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任务开始之后,又忽然出现了一个不怕死亡场域影响的能力者,则是我们遇到的第三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

    “但这个人毕竟很鲁莽,轻易就闯进了包围圈里。”

    女人的声音在频道里笑道:“我会解决掉他的。”

    头发灰白的老人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我会帮你一起解决掉他。”

    “这……”

    频道里面响起了男人的声音:“会不会太夸张了,毕竟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主教会完成里面的事,牧师会挡住青港。”

    头发灰白的老人道:“你去配合科技神官,准备重设场域的事情。”

    “我与蔷薇,则负责保证这片荒野上不会再有其他变数出现。”

    ……

    ……

    “呼,心里多少舒服了些!”

    陆辛看向了这片厂房,感觉还是挺满意的。

    他很确定,这片厂房,已经不可能再有人能看出来是厂房了。

    所有的机器,都已经被毁掉,各种精密的仪器,也已经成为了破烂。

    不得不承认,越是精密的仪器,在被毁掉的时候,越是容易产生一种满足感。

    “玩够了吗?”

    妈妈在一连串闪烁着火花的电线里,看着陆辛、父亲,和妹妹,将这片厂房给拆了,还拆的那么开心,有种溺爱的无奈感,她轻轻的摇了下头,道:“看样子,我之前交的那位朋友,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呢,对她来说,被人这样抽离力量,大概与凌迟的感觉差不多吧?”

    陆辛深深吸了口气,道:“那身为邻居,我们是不是该去探望一下她?”

    “是呢……”

    妈妈开心的看了陆辛一眼,她特别喜欢陆辛这种跟自己说话的方式。

    “只不过……”

    她好看的眼睛微微一转:“在探望老朋友之前,外面这些找上门来的朋友怎么办?”

    陆辛也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破烂的厂房墙壁,道:“来齐了吗?”

    妈妈轻轻点了下头,道:“应该还有其他人,但最起码,他们敢过来了。”

    陆辛点了一下头,抬头看去,厂房之上,垂下了很多凌乱的电线。

    他转头看了妹妹一眼,两人的意见瞬间达成一致,妹妹嘻嘻笑着伸出了小手。

    陆辛抓住了妹妹小手的同时,身形就变得灵活而迅捷,一把扯住了垂落下来的电线,身形轻巧,飞快的向穹顶攀爬了上去。穿过了厂房上面破开的一个洞,站在了厂房顶上。

    凄冷的雨丝滴落在了他的脸上,身上,四周惨白的灯光,穿透雨帘交织过来。

    他的目光像是可以穿透灯光,直接看向了周围。

    只见,这时候的大坑周围,都已经围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死人。

    他们人挤着人,木讷而僵硬的站在了大坑的边缘,静寂无声,远远的看去,就好像在自己进入厂房这么极短的时间里,这座大坑的周围,就已经悄无声息的长出了一片茂盛的森林。

    疯狂而又阴冷。

    “有活人在那边吗?”

    陆辛的目光,在死人森林里扫着,落定在了一处,然后高声喊道:

    “你要不要自首?”

    “我照规矩要问一声的……”

    “……”

    死人森林深处,似乎有人低低的笑了一声。

    旋即,隐隐约约,在这片凄风苦雨的荒野上,居然有轻柔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像是某种便宜的音乐盒在转动,内中夹杂某个哭泣着的尖细女声,缓缓回荡在了死人森林之间。

    “白色灵魂,腐烂肉身;苦闷心灵,绝望的人。”

    “地狱仰望,神的指引;爬出棺木,永恒降临……”

    “……”

    音乐声并不响亮,但在周围死寂的人群里,却传的很远。

    歌声带带着种抑扬激动的语气,吐词很快,而且清晰,仿佛有某种病态的狂热。

    陆辛不好形容这具体是什么,倒是隐约记得,以前在青港的时候见过有人出丧,那时候帮人哭丧的女人,好像就是在用这样的音调,使劲了拖长,半哭半念,似乎有些滑稽。

    在这个歌声响起的时候,周围的死人森林,忽然变得安静。

    就像是狂风忽然停止。

    陆辛的目力很好,他能够看到,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有一个看起来身量还小的死人,那是一个小女孩,她惨白的小脸上,忽然慢慢滴下了一丝掺杂着血液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

    然后,她颤抖着嘴唇,跟着唱了起来。

    单调的哭泣声,慢慢多了很多重合。

    越来越多的人,不知是自愿还是受到了某种影响,跟着唱起了这样的歌。

    不知是不是因为声带破损,或是别的原因,他们唱歌的声音嘶哑难听。

    完全不在调上。

    但是陆辛还可以听到这歌声里,那种异样的阴森与诡异感。

    ……

    滋滋。

    而随着那歌声响起,陆辛看到,周围的空气里,多了很多扭曲的波纹,一只只苍白的精神体,从黝黑干瘪的身体里爬了出来,就像是之前自己在观测点人员身上看到的一样,这些苍白的精神体,一半爬出了躯壳,另外一半,却在延伸着,与其他的精神体联合到了一起。

    有蕴酿着无尽怨毒与痛恨的感觉,从他们身上散发了出来。

    陆辛位于这漩涡的中心。

    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涌了过来,心脏像是破了个洞。

    那些精神体的哀伤,已经影响到了他。

    ……

    “真可怕啊……”

    陆辛低下了头,慢慢的说着。

    就在他身边不远处,妈妈脸上却带着微笑,轻声道:“你真的会感觉害怕?”

    “是的。”

    陆辛轻声回答:“我经常会感觉害怕。”

    一边说着,他一边慢慢抬起了头来:“但不是因为什么精神怪物。”

    “而是,我从来没想到,有些人可以坏到这种程度……”